第1105章 疯狂的计划(求月票,求推荐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05章 疯狂的计划(求月票,求推荐票)



    宋子文被强行“请”到公寓楼的二楼休息去了。

    徐锐之所以留下宋子文,不只是为了让宋子文给孤军营的行动背锅,更是为了让远在重庆的蒋委员长给孤军营撑腰。

    蒋委员长不是不愿意给孤军营撑腰么?那我就逼着你撑腰!

    谢元深深的看徐锐一眼,问道:“徐司令,这么做,好吗?”

    谢元问话时,眼前再次浮现起傍晚的时候,当徐锐把他的计划和盘托出时,杨瑞和几个连长的吃惊表情,不过在吃惊过后,杨瑞和几个连长脸上却露出了狂热的神色,因为徐锐的这个计划,让他们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

    必须得承认,徐锐的整个计划真的太狂疯!

    首先,徐锐告诉他们说,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营救他们,他们要的仅仅只是平息事态,给西方的洋大人们一个交待,至于说孤军营四百将士的诉求,根本不在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的考虑范围之内。

    并且,徐锐直接断言说,宋子文表面上在竭尽全力替他们孤军营争取权益,但是最终肯定会一步步退让,退到最后,结果跟两年前不会有任何两样,还是要释放人质,还是要他们孤军营放下武器,接受英军的处置。

    对这个判断,谢元他们几个是完全相信的。

    接着,徐锐就开始鼓动孤军营的几个连长。

    既然蒋委员长敢做初一,那就别怪我们做十五!

    既然蒋委员长要把我们孤军营卖给英国人,那就别怪我们拿他小舅子当筹码,逼着他给我们孤军营撑腰!

    一听到这话,杨瑞和几个连长的眼睛立刻亮了。

    两年前,他们服从国民军统帅部和蒋委员长的命令,放下武器向英国人投降,紧接着英国人就背信弃义,将他们长期羁押,在此期间,国民军统帅部和蒋委员长对他们也是不闻不问,要说他们内心没有怨言,那绝对是骗人的。

    所以,如果真能逼着蒋委员长给他们撑腰,整个孤军营四百多将士,无疑能够狠狠的出一口胸中的恶气:蒋委员长,你也会有今天啊?

    再然后,徐锐就把他的整个计划和盘托出。

    徐锐的计划说来也简单,你宋子文不是要跟英国人唱一出双簧好戏,骗我们孤军营上当么,那好啊,那我们孤军营就将计就计,利用你们唱这出双簧戏的时机,利用英军放松警惕的这个机会,出奇兵全歼了廓尔喀皇家步兵营。

    那时候,英国人立刻就会反应过来,表面上是宋子文和英军唱双簧,欺骗孤军营,可是实际上却是宋子文和孤军营在唱双簧欺骗英军,这时候,英国政府的滔天怒火就会全部倾泄到宋子文的头上,宋子文还没办法自辩。

    宋子文已被孤军营羁押,怎么自辩?

    如果换成别人,哪怕是实业部长孔祥熙,没准蒋委员长都会直接舍弃。

    但是宋子文却不一样,不仅因为蒋夫人,更因为宋子文背后的整个宋氏家族,到现在为止,宋氏家族一直都是鼎力支持蒋委员长的财阀之一,如果失去宋家支持,蒋委员长虽然不至于立刻就会垮台,但地位不稳却是一定的。 浪子逍遥行

    所以到那时候,蒋委员长就只能出面死保宋子文。

    那么怎么死保?蒋委员长就只能自己出面把这口锅背过来,亲口承认,这出双簧戏是他一手主导的,目的是为了向英国人争取权益!当然话又说回来,蒋委员长未必有这勇气,但是他退缩的代价是,宋子文将随同整个孤军营跟英军玉石俱焚。

    以徐锐的估计,蒋委员长虽然很想退缩,却大抵是不敢的。

    不退缩肯定会激怒英国人,但激怒英国不会使中国的局面变得更糟,但是如果退缩,他不仅仅会失去宋氏财阀的支持,还会导致整个国民军离心离德,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孤军营的事情肯定会公诸于众,幕后的一切的阴微,都将大白于天下!

    如果让国民军的全体将士知道,蒋委员长仅仅只是为了平息洋大人的怒火,就能毫不犹豫的舍弃孤军营的官兵,那么他们会怎么想?如果让国民军的全体将士们知道,他们的领袖是这样的一个软蛋,他们还会有抗战的信念?

    这样子的结果,是蒋委员长承担不起的。

    所以到那时候,国民政府才会真正的开动外交机器,跟西方各国据理力争。

    所以到那时候,蒋委员长的腰杆子才会真正硬起来,向着西方各国呲出他嘴里并不怎么锋利的獠牙,当然,再不锋利的獠牙也是獠牙,也是能咬死人的,面对同仇敌忾、众志成诚的中**民,内忧外患的英国政府未必敢硬撼。

    毕竟对于英国政府而言,日本的威胁要远大于中国!被中国人咬一口,顶多就是丢点面子,但如果被日本人咬一口,却是可能要命的,那么为了抵消日本的威胁,英国政府就必须扶持中国人,所以,英国政府最终妥协是完全有可能的。

    谢元必须承认,徐锐的想法很大胆很疯狂,但是条理清楚、逻辑清晰。

    真的执行起来,谢元也有理由相信,最终成功的可能性也是非常大的。

    但是,这个计划有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几乎拿蒋委员长当猴子耍!不管怎样,蒋委员长都是国民政府最高领袖,这样好吗?

    谢元吸了口气,再问道:“徐司令,这样好吗?”

    “怎么不好了?”徐锐微笑着说道,“我这可不是戏耍蒋委员长,而只是帮助蒋委员长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免得后世的历史书给他一个‘缺钙’的最终考评,从这个层面说,蒋委员长他还得感谢我,感谢我帮助他正名。”

    谢元苦笑摇头,这又是哪一家的歪理?

    徐锐抬起手腕看看时间,然后扭头招呼地瓜:“地瓜,时间到了,我们走!”

    谢元立刻说道:“徐司令,要不然还是我去吧,你还是留在指挥部坐镇吧?”

    “还是我去。”徐锐却已经走到了作战室门外,头也不回的说道,“谢营长你留守。”

    目送徐锐的身影消失在作战室大门外,谢元的脸色却是阴晴不定,足足好半晌后,谢元才对旁边的叶铭说:“叶副官,把宋子部长看好了。” 界王

    “是!”叶铭大声的应喏,心下却是松了口气。

    (分割线)

    街对面,英军阵地。

    都已经过了零点了,宋子文却迟迟没有回来,孤军营也是迟迟没有出来缴械投降,弗格森、乔纳森还有约翰逊三人便有些不耐烦。

    “这些该死的黄皮猴子!”弗格森怒道,“他们还想拖到什么时候?”

    “无论拖多久都是一样的结果。”乔纳森闷哼一声,满脸狰狞的说道,“这次,我们一定要严惩这些该死的卑贱的黄皮猴子,一定要公开审判,然后当众绞死他们,对了,我们要在外滩的广场上设立一整排的绞刑架,将他们逐一吊死。”

    “对,必须严惩。”约翰逊大声附和道,“必须得吊死他们,给整个租界的中国难民竖立一个榜样,跟租界工部局作对,是绝不会有好下场的!”

    三人正说得兴起,帐篷里边的电灯却突然间熄灭了。

    “法克,这又是怎么回事?”乔纳森感到很没面子,因为在短短的两天内,这已经是第二次停电了,尤其还当着弗格森准将的面,这就使他更加的下不来台,当下转身对着他的女秘书詹娜说,“你立刻给工务处打个电话,问问这群蠢货究竟在干吗?”

    “好的,总董事先生。”詹娜答应一声,扭动着肥硕的******去了。

    一直到这个时候,乔纳森都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弗格森也一样是懵然不觉。

    事实上,不仅是乔纳森还有弗格森准将,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全体官兵也是一样的没有意识到危险,在他们看来,事件都快结束了,中国人就快要缴械投降了,许多官兵甚至已经在等着天亮后返回军营了,这么冷的天驻扎在街头,可不是什么好体验。

    所以说,上至弗格森,下至每一个士兵,整个廓尔喀皇家步兵营都对孤军营的即将到来的突袭毫无心理准备,所以在攻击开始之后,廓尔喀皇家步兵营一下就被打懵,廓尔喀皇家步兵营是精锐这没错,但无论再精锐的部队,一旦丧失了应有的警惕心,立刻就变得跟渣渣没什么两样,历史上,这一点已经无数次的被验证。

    孤军营发起突袭仅仅五分钟,一连的前锋排便已经突入英军的腹心。

    由徐锐亲自率领的尖刀班更是已经突进到了弗格森的临时指挥部外。

    “法克,法克法克,外面究竟怎么回事?”弗格森掏出勃朗宁手枪,隔着窗户对着外面胡乱的放枪,一边扭头大声问他的副官库克,“这些该死的黄皮猴子难道还会飞不成,居然这么快就推进到了我的指挥部外?”

    “不知道,先生,我不知道。”库克又哪里知道。

    “法克,你这个蠢货。”弗格森立刻大怒,冲着库克大声的咆哮道,“你这头蠢猪,还不赶紧带人反击,把这些该死的黄皮猴子给我顶回去!”

    “耶搜。”库克说完,扭头大吼,“警卫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