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 终于硬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09章 终于硬了



    “我晓得了,夫人放心,我晓得了。”蒋委员长轻拍着蒋夫人小手,轻声宽慰。

    宋子文是必须要保的,这个蒋委员长比谁都更清楚,不仅是因为蒋夫人的缘故,更因为宋子文是宋氏财阀的长子,如果对宋子文的事视而不见,蒋委员长立刻就会失去宋氏这个最大财阀的支持,到那时候,就麻烦大了。

    这个麻烦,可比得罪英国人大多了!

    对于英国,蒋委员长有着基本判断,鉴于目前形势,英国其实根本不可能真的跟中国全面开战,蒋委员长其实也很清楚,英国人摆出这副姿态,不过只是恫吓,不过是为了迫使中国屈服,若没有特殊情况,蒋委员长还是希望息事宁人。

    但这不是出现特殊情况了么?宋子文不是让孤军营给扣下了么?

    从根本上,蒋委员长是靠着宋孔以及江浙财阀支持,才当上领袖的,不然蒋委员长根本不可能在宁汉之争中胜出,更不可能在中原大战中胜出,而蒋委员长之所以能在宁汉之争以及中原大战中胜出,主要就是靠着金元攻势。

    所谓金元攻势,就是拿大把的钱财去砸敌对势力的高级将领,汪精卫的武汉国民军的高级将领,及冯玉祥、阎锡山手下的高级将领,就这样暗中倒向蒋委员长,帮助蒋委员长赢得了战争,一步步坐稳了国民政府领袖的位置。

    而蒋委员长的金元,就是宋孔及江浙财阀所提供的。

    毫不夸张的说,蒋委员长是靠着金元攻势爬上来的,所以对于金元攻势有多厉害,他有着十分深刻的认识,这种认识无形之中就加重了各大财阀在蒋委员长心目当中的地位,因为蒋委员长担心有朝一日这些财阀会抛弃他另外支持别人。

    正是因为这个,蒋委员长才会百般的迁就各大财阀,这也为之后的败亡埋下祸根,因为资本家都是贪婪的,如果失去了必要的约束,他们就会无休无止的肆意吸食民脂民膏,等到了吸无可吸的时候,政府的垮台就成了必然。

    为了救宋子文,蒋委员长眼下只能够得罪英国人了。

    安慰好蒋夫人,蒋委员长很快就又回到了会议大厅。

    这时候,大厅里的幕僚们已经分成两派,正在激烈的争吵,不过看得出来,站在白崇禧一边的人非常之少,大部分幕僚还是支持何应钦的意见,认为应该请日军干预,还很不要脸的说,中日两国战而不宣,从法理上仍然是正常邦交国。

    既然属于正常邦交国,请日军帮忙也就不算什么了。

    看到蒋委员长走出来,十几个幕僚的目光便齐刷刷的投了过来。

    陈诚刚要起身,却忽然注意到了蒋委员长神情有异,当下便又坐回椅子上,陈诚不仅自己坐了回去,甚至把身边的何应钦也拉回去。

    侍从室第二处主任陈布雷却是懵然不知,起身说道:“委座,我们一致认为有必要请日军出面干预,孤军营公然违抗统帅部的命令,此风断不可长……”

    “闭嘴!”陈布雷还想趁机发表一下长篇大论,表示忠心,却不料才说了没几句,就被蒋委员长一声冷冷的断喝给打断了。

    蒋委员长喝阻了陈布雷,又环顾四周接着说道:“请日军出面干预的话就休提了,虽然我国并没有对日本正式宣战,但是中日两国早已经处于事实上的战争状态,所以日本跟我们中国绝不是什么正常邦交国。”

    陈布雷闻言立刻傻在那里,委座你骗人。

    其余的幕僚也都面面相觑,这什么情况?

    蒋委员长轻哼一声,又说:“至于孤军营,抗命不遵固然不对,但也是事出有因,如果不是英军逼迫他们太甚,他们又岂会做出如此冲动之举?身为领袖,身为中国国民革命军的最高统帅,我为之前不分青红皂白就下达的错误命令感到深切羞耻。”

    听到这里,连陈诚和何应钦这两大幕僚也傻了,不是,这画风不对啊,委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硬气了?

    白崇禧的嘴巴也是一个比两个大,怎么会这样?休息了几分钟,就跟变个人似的,莫非其中另有隐情?不过,说真的,蒋委员长刚才说的几句话,让白崇禧感到莫名的振奋,早应该这样了,西方人就了不起么?我们中国人也不是好惹的!

    蒋委员长又扭头对外交部长王宠惠说:“王部长,九国公使来了吗。”

    王宠惠小声说:“都已经到了,这会正在外面大厅里向我们示威呢。”

    “尽管让他们示威去。”蒋委员长说道,“我们中国是绝不会屈服的,他们如果以为仅凭外交恫吓就能够迫使用我们屈服,那可就大错特错了,黑的终究是黑的,说破了大天也不可能变成白的,你告诉他们,他们如果愿意坐下来谈判,我们欢迎,如果不愿意谈,想要诉诸武力,让他们尽管派兵来!”

    “好的,我一定将委座的意思带给他们。”王宠惠闻言,清瘦的脸上立刻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神色,娘的,老子干了十几年的外交部长,今天终于可以挺起腰杆当回人,今天终于可以像个男人一样,硬了!

    (分割线)

    当下王宠惠便昂着头,来到了官邸的前大厅。

    前大厅里,美英法意比卢荷匈波等九国公使已经等了半天了。

    看到王宠惠进来,九国公使便立刻站起身来,将王宠惠围在中间,意大利驻渝公使克林德激动的说道:“王部长,给贵国政府的时限已经只剩八个小时,如果八个小时之内你们还不释放被羁押的意军官兵,我们意大利政府就只能够诉诸武力了。”

    “诉诸武力?”王宠惠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冷然说,“好啊,那就来吧!我们中国人可也不是吓大的。”说完,王宠惠又环顾四周说,“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这一句话我送给诸位,也送给诸位所代表的各国政府。”

    “喔特?!”克林德闻言立刻傻在那里,这画风不对啊?在他大声质问后,中国的外交官不是应该点头哈腰、小心翼翼的赔罪么?影像中中国的外交官一直都是这样,怎么突然间也变得跟日本人一样蛮横无礼了?不对啊。

    其余的八国公使也是面面相觑,这什么情况?

    这样强硬的中国外交官,完全颠覆了他们的感观。

    不过回过神来之后,克林德却又感到出离的愤怒,大声咆哮道:“王部长,你的表态代表的就是贵国政府的态度吗?”

    “是的。”王宠惠看了看其余八国公使,义正词严的说道,“我刚才的回复,代表的就是中国政府的最终态度,孤军营一事,完全是事出有因,错不在我们中国人一家,难道你们西方人就没错?如果你们愿意坐下谈判解决,我们欢迎,如果你们以为我们中国人好欺负,那就尽管诉诸武力好了,看最后吃亏的是谁?”

    最初的错愕过后,克林德和另外八国公使都反应过来了。

    紧接着,克林德和另外八国公使便围着王宠惠凶狠表态。

    “王部长,既然中国政府是这个态度,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你们就等着大英帝国的军舰出现在外滩,就等着大英帝国的皇军海军来跟你们武力谈判吧!”

    “王部长,我必须非常严肃的告知你,中国政府的无礼蛮横并且公然践踏国际法的粗暴行为,已经激怒了高贵的意大利国王以及尊敬的墨索里尼首相阁下,作为回应,意大利王国将派出他们最精锐的海军以及陆军,来向你们中国讨还公道。”

    “王部长,我对你今天的表态,感到非常非常非常失望,我们虽然不会参与针对中国的军事行动,但是一定会加入针对中国的经济封锁,这种时候,你们中国居然得罪大英帝国以及这么多西方强国,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王部长,贵国政府的表态是对西方世界的公然羞辱,我这就报告国内,要求总统下令封锁桂越铁路,在你们失去所有的沿海港口之后,你们紧接着又将失去桂越铁路这一条通向外界的生命线,你们的抗战局面将变得更加糟糕。”

    “王部长,我们卢森堡大公国也将参与针对中国的报复行动。”

    “王部长,我们比利时王国绝不会袖手旁观,必将参与此次的军事行动。”

    “王部长,我们荷兰王国一贯就是国际法以及国际秩序的维护者,我必须得告诉你,你们中国政府的野蛮行径已经严重的践踏了国际法,所以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不出三月,我们荷兰王国的海军就会出现在黄浦江上。”

    面对九国公使的恐吓,王宠惠只是连连冷笑。

    “我要说的,还是刚才的那一句话。”王宠惠冷笑连连,硬得就像块石头,“我们中国人绝对不是吓大的,你们如果想诉诸武力,尽管来!日本人没有办法打倒我们,你们西方人也一样不行,中国,永远不会屈从于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