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 外交胜利-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10章 外交胜利



    王宠惠和九国公使一场大吵,双方不欢而散。

    很快,中国政府的强硬态度,就通过各国公使传回欧洲,这其中,像荷兰、卢森堡等几个小国都是打酱油的,法国和美国态度相对平和,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嘴脸,只有英国和意大利的反应最为激烈。

    比较有意思的是,英国和意大利不是一伙的。

    尽管德意日三国仍还没有签订军事同盟条约,但是谁都能看出来,德意日轴心军事同盟的形成已是板上钉钉,很难逆转,眼下德意日三国之所以还没有签约,不过是因为其中的条款有分歧,都想争取更多的权益,更少担负责任。

    而英国,则跟苏联一样,是这个即将成型的军事同盟的主要敌人!英国希望这个即将成型的军事同盟能将矛头对准苏联,推行绥靖政策,对于德国的许多过分的行为一忍再忍,甚至不惜签订慕尼黑协定出卖捷克。

    所以从根本上,西方九国就不可能统一行动。

    看到吓唬没用,几个小国便立刻决定放弃了。

    美国和法国也开始置身事外,事实上,美国和法国对中国是充满了同情的,对孤军营的遭遇也是深表同情,因为这根本就是英国人背信弃义在先所惹出来的,要不是当初英国人背信弃义羁押孤军营,又怎么会有今天的事?

    所以,真正下不来台的只有意大利还有英国。

    英国尤其尴尬,不管怎么样,英国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的工业制造实力虽然已经超过英国,但是说到综合国力尤其是军事实力,却要比英国差得远了,德国和苏联的工业实力也很强,但是国际影响力远不如英国。

    所以,对于中国政府的强硬,英国是尴尬的。

    根据以往经验,英国人原以为只要吓唬一下,中国就一定会认怂,可是谁又能想到,这次中国人居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根本没有认怂,反而呲出两排獠牙,摆出了要跟英国人较量一番的架势,这个就很尴尬了。

    中国人的回复传到伦敦,张伯伦立刻召开内阁会议。

    张伯伦并不是好战分子,所以对于德国的咄咄逼人,他一忍再忍,但是这绝不意味着张伯伦就是好好先生,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德国人的工业实力及军队太强大,张伯伦是绝对不会这么好说话的。

    而中国,在张伯伦眼里,一贯是软弱可欺的。

    两次鸦片战争,将中国人面对西方人时的自信打得荡然无存,却也将英国人面对中国人时的自信高高托起,事实上,张伯伦从来就没有拿正眼瞧过中国,中国在他的眼里,就是个英国的商品倾销地,一个任由欺负的弱小的国家。

    所以,张伯伦在接到驻渝公使的回复之后,还是想要开战的。

    不过,打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军队从哪里调拨?

    英军除了本土陆军以外,还有印度、南非、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仆从军,眼下欧洲的局势剑拔弩张,从本土调兵显然是不行的,而且从本土调兵去中国距离太远了,在路上就要消耗好几个月,等到中国时黄花菜都凉了。

    最可行的还是从香港或者新加坡调兵过去。

    不过香港原本就只有一万驻军,用来防备广东日军都显得不足,这么一来,就只能从新加坡调兵,新加坡的驻军倒是足够,足有五万!

    但是,要想把新加坡的五万陆军运到上海,需要动用大量船只,这个光靠远东舰队是完成不了的,还需要将印度洋上的舰队也调过去,但是如果将印度洋上的舰队调过去,又势必会引起日本的反弹,所以必须先搞好外交交涉。

    另外,动用这么庞大的海军以及陆军,军费开支也是十分巨大,虽然在中英战争结束之后,可以通过中国政府赔款来补偿,但是在刚开始的时候,这笔军费开支那必须由英国政府先行垫付,这对于原本就财政拮据的英国政府来说,是个巨大负担。

    财政部长就首先开始大声哭穷:“首相阁下,我很遗憾的通知你,财政的账上已经没有更多的钱,根本支撑不起这样一场大的军事行动,别说动用两个舰队运输五万人的陆军到万里之外的中国战场,就是调一个师的部队到印度,都已经很难做到了。”

    “钱不是问题,可以发行公债。”张伯伦摆摆手,说道,“我们唯一要考虑的,就是日本人的反应,如果日本人站出来干涉,那就有些棘手。”

    “日本人应该不会站出来干涉,毕竟这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外交部长耸了耸肩接着说道,“问题是,首相阁下你真的打算那么做吗?你难道没有想过,一旦英国介入中日战争之中,并且站到日本人的一边,中国很可能会迅速败亡。”

    “中国亡了就亡了吧,无所谓。”张伯伦沉声说,“只要日本在吞并中国后,将矛头对准苏联就行,我觉得这还是很可能的。”

    “我却不是这样认为。”财政部长摇摇头,说道,“从战略角度而言,日本人北上进攻苏联并不能获取他们急需的石油、钢铁及橡胶等资源,但是如果南下进攻东南亚,却立刻可以获得橡胶、原油及钢铁等资源,所以日本在成功吞并中国后,南下可能性更大。”

    关于日本人在吞并中国后,究竟会北上还是南下,英国国内争论得非常激烈。

    张伯伦反驳说:“情报部门不是说,日本的关东军正在紧锣密鼓准备对苏作战?”

    “那只是日本人的一次试探性行动。”军情部长接着说道,“如果结果理想的话,并不排除日本人会对苏联全面开战,但是我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日本人的军事冒险,很可能会以失败而告终,既便是胜利,也一定是惨胜。”

    张伯伦便很郁闷的说道:“这岂不是说,我们不能与中国开战?”

    “我想是的,首相阁下。”几位与会的部长齐齐点头说,“中国人的强硬表态,只是造成了一点脸面损失,但如果任由日本吞并中国,并且将战火烧向东南亚,则无疑会将德意日这个即将成型的轴心同盟引向帝国,这个却是关乎帝国生死存亡的危机。”

    “好吧。”张伯伦颓然的说道,“那就让美国人出面调停吧。”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重庆。

    整整一天,蒋委员长都是在坐立不安中度过的。

    虽然英国政府出兵的可能很小,但凡事无绝对,万一英国政府真的出兵呢?那对于中国来说真不啻于灭顶之灾!

    所以,表态是表了,但是蒋委员长的内心还是无比忐忑的。

    一众幕僚也没离开,都留在蒋委员长官邸等待最新的反馈。

    时间,在令人窒息的等待中缓慢流逝,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逐渐昏暗下来。

    蒋委员长抬头看了看墙上挂钟,只见时针已指向傍晚七点,旋即又扭头问外交部长王宠惠道:“亮畴,伦敦现在应该快到中午了吧?”

    “是的,委座。”王宠惠恭敬的回答道,“伦敦现在应该是上午十一点左右。”

    “十一点钟了,内阅会议应该开完了。”蒋委员长幽幽的说了一句,又说道,“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出来了,是吧?”

    王宠惠苦笑说:“应该是这样的。”

    蒋委员长环顾在场的十几个幕僚,问道:“你们说,英国人会跟我们开战吗?”

    “肯定不会。”白崇禧笃定的道,“英国人除非疯了,否则不可能跟我们开战。”

    “卑职等也觉得不会。”何应钦和陈诚也罕见的认同白崇禧的判断,没有别的,因为蒋委员长现在希望听到这个,但是就本心而言,何应钦和陈诚两人却不是这么认为的,他们认为英国人肯定会与中国全面开战的。

    几句话之后,会议厅便再次沉寂了下来。

    好在这次沉寂没并未维持太久,没过多久,侍卫长王世和便兴冲冲的走了进来,神情激动的向着蒋委员长报告说:“委座,詹森大使打来电话,说他等会就要过来,出面调停我们与英国人之间的这场纠纷。”

    “詹森要出面来调停?”

    “竟然是美国人出面?”

    “英国人自己不肯来?”

    “你们刚才没听见么,这是一场纠纷!”

    “美国人对这次事件的定性,是纠纷!”

    “哈哈,看来英国人不想跟我们开战。”

    “我早说了,英国人不会也不敢开战!”

    在场的十几个幕僚闻言,都是神情振奋。

    外交胜利,这绝对是一场外交战线的重大胜利!

    不可一世的英国人,在中国人面前,终于低下了他们高傲的头颅!

    蒋委员长的脸上也不由得涌起一抹红光,面对西方的恐吓和讹诈,蒋委员长极少有强硬的时候,这一次的强硬也是被迫的,但这仅有的一次强硬,却竟然取得了意料之外的良好效果,这样的结果,真的不能够再苟求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