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 漫天要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11章 漫天要价



    美国驻华大詹森很快就赶到了。

    詹森是代表英国政府来交涉的。

    英国政府开出来的底线是,体面的结束这次纠纷。

    蒋委员长带着几个主要幕僚在会客厅接见了詹森,跟蒋委员长和几个幕僚握过手,詹森微笑着说道:“蒋先生,我得承认,你们这次的外交欺骗非常成功,不仅骗了英国人,甚至连我们美国政府也被你们给骗了,你们顶好。”

    说完,詹森还冲着蒋委员长竖了下大拇指。

    “这,这个嘛……”蒋委员长脸上带着笑,心里却在哭,詹森先生,这个真不是外交欺骗,其实我们也被孤军营绑架了,真的好尴尬。

    詹森还道蒋委员长是在谦虚,东方人就这点不好,明明心里很得意,可脸上却还是摆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当下詹森耸耸肩说道:“好吧蒋先生,回归正题,英国人已经决定要跟你们谈判解决问题,现在你们可以开价了。”

    “开价?什么价?”蒋委员长一下子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詹森便眉头一蹙,不悦的说:“蒋先生,我都已经说过了,你们的外交欺骗很成功,英国人完全被你们骗了,这也直接导致英军的廓尔喀皇家步兵营被你们全歼,现在你们手里握有更加有分量的筹码,英国人也决定妥协,所以现在你们真不必再打太极,我知道你们东方人富有智慧,任何事情都不肯直截了当说,但是现在真没有必要拐弯抹角,所以请你们坦率的开出价码,我一定会如实转告英国政府。”

    这下蒋委员长终于反应过来,不过张了张嘴,蒋委员长一句话都没说。

    蒋委员长倒是很想跟詹森说:既然是英国政府这么好说话,那么我们也就不自己甚,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被俘的廓尔皇家步兵营及西方各国公民,我们马上就无条件释放,唯一的条件就是保障孤军营的安全。

    问题是,蒋委员长真不能说,他不敢这么说。

    因为蒋委员长真不知道孤军营是个什么意思?

    蒋委员长也不敢随随便便的替孤军营拿主意,做决定,因为他已经被孤军营打过一次脸了,可不想被孤军营再一次打脸。

    蒋委员长张张嘴,却一个字都没能够吐出来。

    好在陈诚真不愧是小委员长,他立刻从蒋委员长的表情猜到了他的心意,当下急中生智说:“委座,你看天色也不早了,詹森大使这么急着过来,一定没有吃晚饭,要不然,咱们先吃晚饭,等吃完晚饭再说不迟。”

    蒋委员长如释重负,连声说:“对对,吃饭,先吃饭。”

    詹森耸了耸肩,无可无不可的说道:“好吧,先吃饭。”

    趁着陈诚肃手延请詹森前往餐厅的短暂间隙,蒋委员长将侍卫长王世和叫到近前,小声吩咐道:“立刻让王天木安排联络小组前往孤军营,让孤军营开出和谈的条件!另外,警告王天木,不要节外生枝,只管给孤军营传话就是了。”

    在吃过一次亏之后,蒋委员长终于认清现实了,不再命令孤军营做这做那,而是学会跟孤军营平等对话了,这就很好嘛。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上海。

    徐锐端着一碗面条上到二楼,进了关押宋子文的宿舍。

    宋子文倒是没有摆大员架子,也没有大吵大闹,估计,他也是已经认识到,跟一群大头兵吵闹也没用,所以索性就不费这个力气和精神了,不过,宋子文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倒是真的,因为他牙龈上火,吃不下。

    徐锐将面条放到宋子文面前,笑着说:“宋部长,吃点?”

    宋子文指了指自己微微肿起的腮帮子,苦笑说:“牙疼,吃不下,也不想吃。”

    “不吃东西可不行。”徐锐微笑着说道,“要不然,我让军医来给你看一下牙?”

    “不用,老毛病了,我这牙一着急上火就疼。”宋子文摆了摆手,又说,“不过,过段时间就会好了。”

    “原来是上火了呀。”徐锐笑道,“你着的哪门子急?”

    “我着的哪门子急?”宋子文道,“我是替你们着急,你们真的是无知所以无畏,你们是真的不知道厉害深浅,你们替国家、替民族惹下大祸了,知道吗?”说到这摇摇头,宋子文又叹息说,“唉,算了,现在说这些也已经晚了,晚了。”

    徐锐嘿然说道:“有那么严重么?不就是吃了英军的一个步兵营。”

    “不就是吃了英军的一个步兵营?”宋子文吃声说道,“你说的可真是轻巧,知不知道这个营是英国陆军唯一拥有皇家称号的步兵营?知不知道这个营是英国王室脸面?知不知道吃掉了这个营对于英国意味着什么?”

    “知道啊。”徐锐很没所谓的说道,“我们当然知道廓尔喀皇家步兵营是英军唯一拥有皇家称号的步兵营,吃掉这个营,等于是打了英国王室的脸,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我们才会对廓尔喀皇家步兵营下手,要不然还懒得打他们呢。”

    “嘎?”宋子文瞠目结舌的说道,“你们知道还敢打?”

    “为什么就不敢打?”徐锐理所当然的道,“要想逼英国人就范,那就得给英国人一点厉害瞧瞧,所以,再没比廓尔喀皇家步兵营更好的目标了,你瞧着吧,英国人吃了亏,认识到了我们的厉害,很快就会乖乖就范,跑来跟我们谈判了。”

    “英国就范?谈判?”宋子文冷笑着说道,“痴人说梦。”

    “痴人说梦?”徐锐笑道,“宋部长,要不然我们打个赌?”

    “打赌?你还有心情打赌?”宋子文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徐锐,心里直哀叹,老天,这得一根筋到什么样的程度,才会这么轴?

    徐锐笑着说:“宋部长,你敢不敢赌?”

    宋子文却实在没心情跟徐锐打什么赌,摇头说:“年轻人,好好享受最后的时光吧,我们很快就要跟这世界说再见了,而且这一别,更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这世间了,遗憾,真的遗憾哪,我还有好多事没有完成哪。”

    正说话之间,一个警卫敲门进来报告说:“司令,上次那个自称是军统上海区区长王天木的家伙又来了,还说什么有要紧事想见你。”

    “王天木?”宋子文闻言心头一动,军统这个时候派人来,难道事情还有转机不成?这倒是一个好消息。

    徐锐却说道:“不见,让他从哪来滚回哪去。”

    宋子文急道:“嗳嗳,你这人,见见总无妨。”

    宋子文自然是希望能有转机,因为这意味着他不用死了。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他宋子文不仅是高官,还是个富翁。

    徐锐便笑道:“也行,既然宋部长都开口了,那就见见吧,带他上来。”

    警卫答应一声,领命去了,不到片刻功夫,便带着一个身材高大的胖子走进宿舍,这胖子一脸福相,扔人堆里很难把他找出来,不过,这才是从事谍报工作的合适人选,像徐锐这样气宇轩昂的男人,或者江南这样娇媚的女人,其实是不适合在谍报战线工作的。

    这个胖子自然就是军统上海区区长王天木,王天木一进来对徐锐说:“你是谢营长?”

    “我不是谢营长,我只是孤军营一介小卒。”徐锐摆了摆手,又说道,“不过,孤军营的事我大概还是能够做主的。”

    王天木眉头一皱,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徐锐便淡淡的说:“还是直接说你的来意吧,免得浪费时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重庆那边想必还在等你的回复。”

    王天木心头一凛,连这个你也知道?

    徐锐哂然一笑说:“不用这个表情,事实上,连你的来意我都知道。”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一定是英国政府已经妥协,已经托美国政府出面前来斡旋,然后重庆政府才让你们军统来探我们孤军营的口风?”

    宋子文眼里立刻流露出希冀之色,一瞬不瞬的盯着王天木。

    王天木深深的吸了口气,沉声说:“现在我相信,你真可以做孤军营的主。”顿了顿,王天木又说道,“不错,我就是奉命来探你们的口风的,所以,还请你务必把你们的条件告诉我,你们究竟想要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我们想到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徐锐嘿然说道,“你转告重庆方面,我们孤军营想要得到的结果很简单,就是所有外国驻军立刻撤离上海,整个公共租界以及法租界立刻无条件移交给我们孤军营,此外,所有的外国驻军人可以走,武器装备必须留下。”

    “什么?”王天木闻言立刻傻了,来到这里之前,王天木已经预料到,孤军营是一定会狮子大开口,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孤军营的狮口居然会大到这个程度,孤军营居然要求上海的外国驻军全部撤走,还要把武器装备全部留下。

    宋子文闻言也是傻了,奶奶的,还能再嚣张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