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摊牌-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7章 摊牌



江南说道:“雁子,姐现在就交给你一项任务。”

肖雁月便立刻起身,江南却又拉着她坐了下来。

江南说道:“雁子,你回去挑几个伶牙利齿的,多跟暂编七十九师的老兵接触接触,多跟他们讲讲我们新四军的政策,让他们知道,我们新四军才是真正替老百姓打仗的部队,暂编七十九师的老兵多是苦出身,等到他们了解了咱们党的主张,还有咱们新四军的政策,他们一定会心生好感的。”

“那是一定的。”肖雁月说道,“咱们新四军就是穷人的队伍。”

江南点了点头,又特别叮属道:“雁子,基层官兵的工作可以让别人去做,但是暂编七十九师几个主要军官的工作,比如那个老兵,不知道你发现没有,这个老兵打仗其实也非常厉害,像这些个军官的工作恐怕还得你去做。”

“行,我去做。”肖雁月很爽快的答应下来。

来这里之前,肖雁月的心里其实是抵触的,觉得国民党军不值得他们花费这么大精力去争取,肖雁月觉得,不就是一伙从松沪战场上败退下来的溃兵么,有啥了不起?这些散兵游勇的战斗力往往都差得离谱。

而且从战场上溃退下来的溃兵,往往都带有旧军队的恶习,比如打骂体罚,比如赌博耍钱,有的甚至还会干祸害女性的事,这样的兵肖雁月宁可不要,她宁可从农家子弟当中招募新兵来慢慢的训练。

可是接触之后,肖雁月却发现暂编七十九师的兵跟他们新四军没什么区别。

尤其是经历了南通这场大战之后,肖雁月对暂编七十九师更有了新的认识,暂编七十九师独立营,绝对是一支特殊的部队,这支部队跟她以前所接触的国民党军队截然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这支部队军纪严明,打仗勇猛。

是的,独立营太会打仗了。太勇猛了!

肖雁月觉得,如果他们游击队以前遇到的国民党军是暂编七十九师独立营,那恐怕连半小时都撑不下来,就得被人家收拾得清洁溜溜。

所以,肖雁月现在对于江南交待的工作再没有一点的抵触心理,她现在只想早日将暂编七十九师独立营争取到新四军中来。

不过,能否将暂编七十九师独立营争取过来。关键还是徐锐。

当下肖雁月说道:“不过,江南姐。能不能将独立营争取过来,关键还在徐营长哪。”

“这个我知道的。”江南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徐营长的工作,就由我亲自负责吧。”

“可是你的身份……”肖雁月只说了半截就没有往下说了。

肖雁月的意思是,江南现在的公开身份是复兴社上海站派来的联络员,如果由她去做徐锐的工作,他的身份就没法再隐瞒了,如果工作做成了。那自然没有什么,可万一要是工作没有做成,徐锐又把江南的身份泄露出去,那就麻烦了。

“没事,姐有信心。”江南安慰肖雁月,心里却想,杜书记的原话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徐锐和独立营争取到党的阵营中来,这个不惜一切代价,自然也包括牺牲她自己,何况直觉告诉江南,徐锐不会泄露她的身份。

尽管跟徐锐接触不多,但是江南却清楚的感觉到了。徐锐对国民党缺乏基本认同,这点从他对待三战区派来的特派员杨八难的态度就能看出来,如果徐锐内心还认同国民党,就不会不给杨八难留半点情面。

所以,江南有理由相信,既便最后徐锐不肯加入新四军,既便他想做一个新军阀。他也不会把她的真实身份泄露给国民党知道。

当然,江南认为争取徐锐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不过肖雁月却似乎有些信心不足,小声问道:“江南姐,你说,咱们真能把徐营长和独立营争取过来吗?”

江南笑着说:“总得试过才能知道。”

肖雁月说道:“那,要不现在就去?”

“现在?”江南小嘴微张,错愕的看着肖雁月,这妮子性子可真够急的,这大半个夜的去找徐锐做工作?知道的自然不会说什么,不知道的还道她江南没羞没臊的想趁着夜深人静之时勾引徐锐呢,当然,复兴社分明就是这个意思。

肖雁月吐了吐舌头,又道:“我瞧见徐营长了,他刚才去前边的小山包上把守夜的哨兵换回来,现在正放哨呢。”

江南当下有些心动,如果只有徐锐一人在放哨,还真是个好机会。

“行,姐这就过去。”江南沉吟片刻,便站起身。

(分割线)

徐锐靠坐在一颗老槐树下,整个身影几乎与树干完全的融为一体,如果不是走到离他很近的距离,你根本就发现不了。

时间,在夜色的静谧中悄然流逝。

某一刻,徐锐从江面上收回目光。

回头望,整座南通市都沐浴在静谧的夜色中。

包括暂编七十九师独立营的两百多残兵在内,所有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

战事激烈之时,所有人都没什么感觉,因为当时他们都沉浸在亢奋之中,沉浸在创造历史的亢奋中,所以,根本就感觉不到疲惫。

可是当战斗结束之后,所有的残兵便立刻感到了漫无边际的疲惫、困倦,这时候,他们就格外的需要休息,最好是大吃大喝一顿,然后睡个昏天黑地,现在大吃大喝是不行,不过好好的睡一觉还是可以的。

几乎是刚一回到江北,独立营的残兵就随便找个地方躺下了。

徐锐却没有睡,而是一个人抱着三八大盖来到了南通市郊外一座小山上,把守夜的哨兵换下去睡觉。

任何时候,徐锐都不会放松警惕。

尽管南通之战已经结束,重藤支队也已经被独立营全歼,可这仅仅只是一个重藤支队而已,除了重藤支队,日军在华东战场还有九个师团,鬼知道鬼子又会派多少部队过来?他只要一个疏忽,就有可能给独立营带来灭顶之灾。

而且,身为一名身经百战的铁血老兵,徐锐知道这个时候才是独立营最为松懈之时,也往往是最危险之时,在古今中外的战争史上,因为大胜之后的松懈而导致的反胜为败、并且一败涂地的战例,可谓数不胜数。

所以,身为指挥官,徐锐绝不敢有一丝的疏忽大意。

时间在枯寂的守候中缓慢流逝,无尽的疲惫如山一样袭来,徐锐强撑着才没有睡着。

忽然,一阵悉悉碎碎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听到这脚步声,徐锐便立刻清醒了过来,侧耳怜听片刻,徐锐嘴角便立刻露出一抹笑意。

很快,一个身影就走到徐锐身边,然后坐了下来。

不用回头徐锐就知道来的是老兵,徐锐笑着说道:“我估摸着,你也该来找我了。”

“愿赌服输。”老兵抱着三八大盖,幽幽的说道,“我冷铁锋没有食言而肥的习惯。”

“冷铁锋?”徐锐微微一笑,说道,“好名字。”

“一个符号而已。”冷铁锋淡然道。

徐锐没有接茬,静等冷铁锋的下文。

冷铁锋走过来,在徐锐身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坐定,看着前方星空之下的浩瀚江面,幽幽的说道:“我原本是八国银行税警总团的一个连长。”

“八国银行税警总团?”徐锐讶然道,“宋子文的部队?”

对于八国银行税警总团,徐锐当然不陌生,因为这是一支特殊的部队,这支部队不属于国*军的战斗序列,也不从军政部拿饷,这支部队是宋子文以八国银行的名义招募的安保部队,军饷也是从八国银行返还的盐税款。

多某种意义上讲,这其实就是宋家的私人武装。

享有“东方隆美尔”美称的孙立人将军,曾经在缅甸活埋日本鬼子的国*军悍将,就是八国银行税警总团出身。

淞沪会战打响之后,以上海为大本营的江浙财阀极力要求国民政府出兵在上海与日寇决战,蒋委员长是靠的江浙财阀的支持才攥取的最高权力,当然不能逆了江浙财阀的意,不得已只能将他所有的嫡系部队都派到上海,与日寇进行战略决战。

八国银行税警团也被宋子文调到了淞沪战场,且基本拼光。

不过,徐锐还真没有想到老兵会是八国银行税警总团的人。

“算是吧。”冷铁锋自潮的笑了笑,语气中却分明带着一丝不满。

顿了一下,冷铁锋又道:“我原本只是八国银行税警总团的一个小连长,因为枪法还算不错,再加上又练过几年拳脚,便有幸被上峰给选中,派往美国西点军校深造了两年,不过没等到我毕业,淞沪会战就爆发了,我就应召回国了。”

徐锐说道:“然后在淞沪战场,你跟你的部队就被打散了?”

冷铁锋摇摇头,说道:“我回国之后并没有随大部队行动,而是奉命执行了一项秘密任务,不过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却出现了差错,最后不仅任务失败,还受了重伤,要不是暂编七十九师正好路过把我救了,此时,我只怕早就成了黄浦江中一具枯骨。”

“秘密任务?”徐锐道,“什么秘密任务?”

冷铁锋皱了皱眉,说道:“能不说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