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割土赔款-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12章 割土赔款



    好半天后,宋子文才终于反应过来,冲徐锐叫道:“你疯了么?你怎么可以跟英国人如此狮子大开口?”

    “宋部长,你觉得这是狮子大开口?”徐锐说道,“我可不这么觉得。”

    宋子文说:“你要无条件收回公共租界和法租界,还要外国驻军留下所有武器装备,这还不算狮子大开口?”

    “这是很正当的要求好吧?”徐锐说,“上海原本就是我们中国的土地,西方各国凭什么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面驻军?我们凭什么就不能收回自己的国土?再一个,他们在我们的国土上作威作福这么多年,难道不该付出一点代价?”

    “你这这,这,这这这这……”宋子文哑口无言,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好半天后,宋子文才愤然说,“你这样做不仅会彻底得罪英国政府,还会把态度相对温和的法国政府、美国政府也一并得罪,到时候局面可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徐锐哂然说道:“法国政府和美国政府的态度难道就很重要么?”

    “什么?”宋子文瞠目结舌的道,“你这,简直就是无知无畏,你完全不懂国际政治是个什么概念,你完全不知道其中利害,你以为国民政府就不想收回上海租界?你以为国民政府就不想赶走中国土地上的外国驻军?但是我告诉你,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在我们中国还没有足够强大之前,这么做只会招致灭顶之灾。”

    徐锐哂然说道:“宋部长,我看你是跪久了,都忘了怎么站起来当人了。”

    “你说什么?”宋子文白皙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罕见的羞愤之色,这个该死的大兵,居然敢嘲弄他跪久了,久到甚至忘记了怎么站起来当个人,这让他这个堂堂部长情何以堪?不过说真的,在面对西方列强时,宋部长真的很没自信啊。

    徐锐却再不理会宋子文,扭头对王天木说:“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我们孤军营的答复转告重庆?”

    王天木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太过分了吧!

    他娘的,老子怎么也是堂堂军统上海区长,可你小子却拿老子当个小喽罗般使唤?

    不过无论内心有多气愤,王卫木还是只能把这口气暂且咽下,小子,且由得你猖狂一段时间,过了这段,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孤军营,哼哼!

    目送王天木的身影远去,徐锐又扭头对宋子文说:“宋部长,吃面。”

    “我刚说了,没有胃口。”宋子文闷哼一声,又说,“还有,你到底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叫你司令?”

    “司令?”徐锐道,“他们瞎叫的,我就一无名小卒。”

    在孤军营站稳脚跟并发展壮大之前,徐锐并不打算公开他的身份,因为根据影子所提供的情报,日本天皇裕仁以及日军大本营的一些高官,已经视他为死敌,徐锐如果这个时候公开身份,立刻会招致小日本的疯狂报复。

    所以说,这个时候徐锐绝不能够公开他的身份。

    事实上,在整个孤军营,也只有谢元、杨瑞以及叶铭等几个人知道徐锐的身份,甚至连谢长庆等几个连长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而只知道徐锐是**派来的一个司令,是专门领导他们在上海市区抗战的。

    “无名小卒?”宋子文哼声说,“不想说就算了。”

    “宋部长无论如何要吃点,要不然把你饿坏了,我可没法向蒋委员长交待。”徐锐说完又将面往宋子文面前推了一推,然后站起身离开了,目送徐锐的身影远去,宋子文犹豫了一下,还是端起面碗,吃了起来。

    再说徐锐,出了宋子文的宿舍,迎面就遇到了谢元和杨瑞。

    谢元和杨瑞刚才就在宿舍外面,也听到了徐锐跟宋子文还有王天木的对话。

    谢元跟着徐锐,一边往楼下走,一边忧心忡忡的说:“司令,这么做能行吗?我怎么觉得宋部长说的在理,你这么狮子大开口不仅会彻底激怒英国人,甚至连法国人还有美国人也会被激怒,到时候,就连中间斡旋的人都找不着了。”

    在谢元的面前,徐锐就不能再玩虚的了,当下说道:“谢营长,你做过生意吗?”

    “做生意?”谢元摇了摇头,茫然说道,“没有做过,这事跟做生意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徐锐笑道,“我们现在跟英国人就在谈生意啊,既然英国人通过美国人让我们先开价,我们跟他们客气啥,当然必须得漫天要价,然后美国人再坐地还价,然后我们再一点点的降价,最终再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

    “原来是这样。”谢元恍然道,“那司令,你能给我透个实底么?”

    杨瑞也忍不住说道:“是啊,也好让我们心里能有个底,要不然,弟兄们的心老这样悬着,他也不是个事,你说是不是?”

    徐锐想了一下,说:“也行,那我就给你们透一个实底。”

    这个时候,三个人已经前后脚回到作战室,徐锐便往沙盘上一指,沉声说:“我们的底线是租界西区,还有至少维持一个军半年作战所需的给养!如果满足了这两条,我们就立刻释放所有人质,当然,意大利战俘不包括在内。”

    谢元和杨瑞闻言面面相觑,这不还是,狮子大开口么?

    好半天后,谢元才小声说:“司令,英国政府能答应吗?”

    “我觉着,他们不能答应。”杨瑞说道,“他们要答应了,脸面何存?”

    “脸面?”徐锐哂然说道,“廓尔喀皇家步兵营才是英国王室的脸面,他们连皇家步兵营遭到全歼的羞辱都能够忍下,让出租界西区又算得了什么?毕竟跟整个租界相比,租界西区的面积还是很小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说道:“至于说提供一个军半年作战所需的给养,这就更加不算什么了,当然,为了让英国人脸上好看些,在提供给养的方式上可以适当的进行变通,比如说通过青帮什么的进行地下交易,也可以。”

    杨瑞挠了挠头,小声说道:“可是,我们就一个营,要这么多给养干吗?”

    “就只一个营?”徐锐摇摇头说道,“这你可错了,在上海我们可不止一个营,甚至一个军都不止,至少有一个集团军的人马!”

    “一个集团军?”杨瑞闻言愣在那里。

    谢元却一下就想到了那些因伤滞留在租界的国民军老兵,淞沪会战结束后,因伤滞留在租界的国民军老兵至少有十万人,此后相当一部分老兵乔妆成难民撤离了上海,但是留在上海的老兵也有不少,至少五万人。

    如果把留下的老兵召集起来,还真能够编成一个集团军。

    当然,实际情况没这么乐观,留在上海的这些老兵有相当一部分已经残疾,已经永远不可能再踏上战场了,没有残疾的,也未必愿意再一次站出来,但是徐锐不要多,只要能有一个师的人,只要有一万名的老兵,就足够了!

    从五万老兵中间召集一万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召集上万的国民军老兵在租界西区跟小鬼子巷战,谢元的情绪一下就被点燃了,当初淞沪会战,谢元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够在市区跟小鬼子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巷战,现在,却终于又有了弥补的机会!

    当下谢元说:“司令,英国政府会让步吗?”

    徐锐点点头,说道:“一定会的!”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重庆。

    蒋委员长提供了一顿丰盛的晚宴,来招待詹森大使。

    晚宴真的非常丰盛,但是蒋委员长却是没什么食欲,因为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孤军营会开出什么样的价码?

    蒋委员长非常希望,孤军营最好能够识相一些,千万别提出什么太过分的要求,但是直觉却分明告诉蒋委员长,孤军营绝对不会如他所愿,孤军营的这群骄兵悍将连统帅部的命令都敢违抗,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向詹森敬了杯红酒,蒋委员长便借口上厕所离开了餐厅。

    一出餐厅,蒋委员长便把王世和叫到面前问道:“军统那边还没有消息?”

    王世和刚要说还没,身后却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两人回头一看,便看到戴笠一溜小跑冲过来,喘息说:“委座,王天木有回复了。”

    蒋委员长急切的问:“怎么说,孤军营开出了什么价码?”

    戴笠喘了口气,说:“孤军营开出的价码是,割让整个公共租界外加法租界,给孤军营当军事基地,此外,西方各国所有驻上海军队的武器装备,全部都交给孤军营,包括停泊在黄浦江上的西方各国的海军舰只。”

    “啊?”蒋委员长闻言,立刻傻在那里。

    割让整个租界给孤军营当据点?娘希匹,真亏他们想得出来,从来只有中国割让土地给西方好吧,什么时候反过来要西方割让土地给中国人了?娘希匹,这是在做梦么?我怎么感觉这么的不真实呢?对,我这一定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