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寻求合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14章 寻求合作



    中村俊便长久的沉默。

    中村俊当然知道影佐祯昭说的把水搅混,是什么意思?

    影佐祯昭的打算就是,借着这个机会让日军以七十六号特工的名义,大举进入租界,但目的并不是真的为了救人,被孤军营羁押的一百多意军战俘是必须救的,但是英军战俘以及被孤军营羁押的西方人质,却是一个不能留!

    影佐祯昭打算杀掉这些人质,然后栽赃到孤军营头上,把事情闹大。

    这样一来,就算中国不会跟英国打起来,中国在国际上也会陷于孤立,就连美国也会停止对中国的军事经济援助,虽然被绑架的人质中并没有美国人,但是美国在很多时候都会跟英国保持一致,如果中英断交了,美国就算不跟中国政府断交,也绝无可能再向中国提供什么援助,这样,对于日本来说无疑是好消息。

    因为中国没有完整工业体系,一旦被国际社会孤立,只会越来越虚弱。

    这样的话,要不了几年时间,国民军就会丧失战斗力,中国事变也就可以解决了。

    见中村俊长时间不吭声,影佐祯昭又接着说道:“皇军只要不穿军装,换上七十六号特工的便装,就不会过于刺激英国人,既便事后英国人知道是皇军所为,也是无话可说,这就是中国人说的一句老话,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中村俊实在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因为从日本的立场,这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如果中村俊非拦着不让影佐祯昭去做,没准影佐祯昭就会发现点什么,当下中村俊点头说:“哟西,影佐桑,那你就大胆去做吧。”

    “哈依。”影佐祯昭兴冲冲去了。

    影佐祯昭离开之后,中村俊却从大班椅上站起身,又绕过大班桌,走到了窗前,透过百叶窗往外看,一眼看到了中村机关对面的大东亚洋行。

    想了想,中村俊从钱包抽出一张百元面额的日币,然后用特制药水写了几行密字,等药水干透隐去,中村俊又将他的副官叫进来,再把那张写有密字的百元面额的日币给他,然后让副官去大东亚洋行替他买一盒香烟回来。

    (分割线)

    中村俊的情报很快就到了王沪生面前。

    王沪生不敢怠慢,又赶紧派吴寒将情报送往西区。

    徐锐接到情报后,立刻决定暂停谈判,先应付日本人的威胁。

    徐锐原以为日本人不会介入其中,既便最终介入,也不会这么快,但是日本人的反应却比他预期中要迅速得多,也敏锐得多,不过这没什么,徐锐对此也是早有预案,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讲,鬼子的介入未必就是坏事。

    因为日本人的介入,给了一个和英军合作的契机。

    原本,和英国人之间还有得扯皮,英国人就算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就算有不得不妥协的理由,但是孤军营要得到他们想要的,还是不容易的,但是因为日本人的介入,中英两军有了共同的敌人,事情却反而变简单了。

    徐锐甚至有了一个更好的解决事件的办法,不过现在还为时尚早,还是先把眼前这场危机度过去再说,对现在的孤军营来说,日本人的威胁绝对不能够小觑,因为孤军营的实力还不够强大,尤其是武器弹药十分匮乏。

    别看孤军营刚刚歼灭了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外加意大利军一个连,也缴获了不少的武器装备,但是缴获的弹药却是没有多少,就凭缴获的这点弹药,也就打一场小规模巷战,然后他们孤军营就只能够唱空城了,这个是不行的。

    当下徐锐便径直来到了羁押弗格森的宿舍,门开,徐锐一眼就看到弗格森的双手被反缚住,整个人正垂头丧气的萎顿在墙角,这倒不是存心想要羞辱弗格森,而是担心弗格森会自杀,弗格森这样的筹码,如果自杀了,那就太可惜了。

    看到徐锐推门进来,弗格森便立刻挣扎着坐起来,大声的咆哮道:“你们这些该死的黄皮猴子,你们太卑鄙了,居然假装交涉来迷惑我们,然后趁机偷袭我们,卑鄙,实在是太卑鄙了,简直是卑鄙至极,卑鄙至极……”

    弗格森说的是英语,但是徐锐无论听还是说,都毫无障碍。

    “卑鄙?”徐锐直接用英语说道,“你们英国人仗着坚船利炮,肆意欺负我们中国,难道就不卑鄙?”

    “这不叫卑鄙,这个叫做实力。”弗格森闷哼一声说道,“我们大英帝国凭的是实力,只有你们这些该死的黄皮猴子才会使用这些卑鄙的阴谋诡计,如果你们不用诡计,如果两军堂堂正正交锋,你们根本不是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对手。”

    “是吗?”徐锐也不生气,只是神情淡淡的说,“可是据我所知,你们在镇压苏格兰起义军的时候,也是使用了并不光彩的诡计才俘虏了威廉华莱士,还有英法百年战争之中,你们也是靠着收买法国内奸才打败了圣女贞德,对吗?”

    “这个……”弗格森哑然,这个好像真无法否认,威廉华莱士和圣女贞德都是英国人十分疼痛又畏惧的历史传奇人物,英国人也是靠着不光彩的阴谋诡计才最终打败的这两人,不过眼前这个中国人怎么会知道?

    中国人不都是群狂妄而又无知的猴子么?怎么会知道英国历史?

    当下弗格森凛然说道:“你怎么会知道我们英国人的历史?还有,你的英语为什么说的这么好?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我为什么会知道你们英国人的历史,也同样不重要。”徐锐摇了摇头,又道,“重要的是,你还有你的部下,正面临着生命威胁。”

    “你这是威胁么?”弗格森能当上准将,却也不是吓大的,冷然说,“如果你们敢公然践踏国际法,敢公然杀俘,那你们尽管动手就是了,不过我想要提醒你,你们的这种******行径,将会给你们的国家招来灭顶之灾。”

    “将军,你错了。”徐锐再次摇头,说,“想杀你们的,并不是我们,而是日本人。”

    “什么,日本人?”弗格森很茫然的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日本人跟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

    徐锐说:“现在是没什么关系,但是很快就会有关系了。”

    顿了顿,徐锐又说道:“我刚刚获得内线消息,日本人很快就要参与到这次事件,而且他们的意图十分阴险,他们名义上是应意大利之邀前来解救意大利战俘,但是实际上,他们的意图是要把水搅混,更确切点说,他们要把我们抓捕的人质全都杀死,然后栽赃给我们孤军营,籍此恶化我们中国跟西方各国的关系。”

    弗格森闻言一愣,然后脸色立刻阴沉下来。

    虽然只是徐锐的一面之词,但是弗格森有他的基本判断,理智告诉弗格森,眼前的这个中国人应该不是瞎说,从日本人的立场,这种可能性非常大!

    因为杀死人质后,中国跟西方各国的关系肯定恶化,既便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主观上没有跟**的意愿,客观上也不得不断交,因为有民意的挟裹,这一来,中国十有**会遭到国际社会的孤立。

    中国并没有完整工业体系,一旦遭到了孤立,亡国恐怕在所难免。

    弗格森并不在乎中国人的死活,中国是否亡国,他也丝毫不在意,但是他不能不考虑一旦中国灭亡,日本人接下来的行动,中国一旦灭亡,日本很大概率会进攻东南亚,将矛头对准他们英国,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再一个,一旦日本人介入这次事件,他弗格森的个人前途也完了,显而易见,如果被孤军营羁押的一百多名西方人质以及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四百多官兵全部遭到杀害,他弗格森肯定会遭到军事法庭的审判,就算不被判处绞刑,名誉却肯定完蛋了,对立志于成为贵族的弗格森而言,这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

    片刻后,弗格森沉声说:“你这时候才想起来寻求英国政府帮助?不觉得晚吗?”

    “不晚。”徐锐嘿然说道,“因为这同样也是在救你们英国人自己,更是在救你,现在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为什么不能并肩作战?”

    “并肩作战?”弗格森面露嘲弄之色,又道,“你觉得,我们大英帝国会跟你们中国人并肩作战吗?这完全没有可能。”

    “你们不愿意跟我们并肩作战也没事,其实,我还嫌你们英国陆军碍手碍脚呢。”徐锐嘿然一笑说,“这样,只要你们英国政府能够提供一批弹药,我们孤军营就能完全保障你们英军战俘以及西方人质的安全,如若不然……”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说道:“大不了我们孤军营一走了之,但是你和你的部下,还有那些西方人质,恐怕就很难幸免,将军阁下,你还是好好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