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先解决日本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16章 先解决日本人



    徐锐闻言一下就乐了,原来弗格森想歪了,他在看到杨瑞率领三连离开军营之后,便误以为孤军营准备要撤离了,继而联想到徐锐离开前曾经威胁过他,说要抛下所有人质,率领孤军营从上海突围,弗格森便以为徐锐真的要这么做。

    弗格森大叫道:“你们这些混蛋,你们不能够这么做,不能!”

    “不能这么做?为什么不能?”徐锐哂然,“弗格森准将,其实就算你不想见我,我也要上来向你告别了,我们的先谴队已经出发了,孤军营的主力很快也要开拔了,不过,你们廓尔喀皇家步兵营还有这些人质,恐怕就只能祈祷日本人大发善心了。”

    日本人发善心?上帝啊,日本人又怎么可能发善心?日本人巴不得杀了他们呢!

    弗格森急声说:“你把我们留给日本人,我们固然活不成,可你们中国也会完蛋,你们中国会最先完蛋的,难道你就不在乎你的国家,不在乎你的同胞了吗?我没有开玩笑,如果我们全都被杀害了,你们中国一定会遭到孤立,你们中国真的会完蛋。”

    “那又能怎样?”徐锐哂然,“两年前,国民政府和蒋委员长抛弃了我们孤军营,两年后的今天,我们就犯不着再替他老蒋卖命,这叫一报还一报!”

    弗格森就慌了,孤军营可以一走子之,可他们却真活不成了。

    更为糟糕的是,他们如果被日军所杀,最终极有可能引发不利于大英帝国的结果,这是弗格森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的,孤军营的这些混蛋可以不顾及中国的安危以及存亡,但是他弗格森身为准将,却是不能不顾及大英帝国的利益。

    当然,弗格森最在乎的还是他自己的老命及荣誉。

    徐锐说完就站起身要走,既然弗格森害怕这个,那老子就往死里吓你。

    看到徐锐起身要走,弗格森连屁都快要吓出来,当下哀求说:“不不不,哦不。”

    徐锐却是嘿然一笑,说:“为什么不?眼看这天色也是不早了,我们该突围了。”

    说完徐锐转过身又要走,这时候弗格森终于崩溃了,急声说道:“欧凯,欧凯,我同意合作,欧凯,我同意合作了。”

    “是吗?”徐锐微笑说,“可现在我的条件又加码了,你们不仅是需要向我们提供足够的武器弹药,而且,廓尔喀皇家步兵营还得按受我指挥。”

    “喔特?”弗格森很无奈的说,“可是我没这个权力。”

    如果仅仅只是武器弹药,弗格森作为驻沪英军的最高长官,还是有这个权力的,但是如果要廓尔喀皇家步兵营接受中国人的指挥,他就没这个权力了,因为这叫联合作战,需要英国外交部门的特别授权才行。

    徐锐接着问道:“那么谁有这个权力?”

    弗格森回答说:“英国驻华公使,史蒂夫男爵!”

    “史蒂夫男爵?”徐锐皱眉问道,“他人现在哪里?如果不在上海的话,时间上恐怕来不及,再过四小时,日军就要开始行动了。”

    “他就在上海。”弗格森苦笑说,“而且就在你们的战俘营里。”

    徐锐闻言略微有些意外,他还真没想到,那晚抓获的人质中,竟然还隐藏了这样的一条大鱼,不过没关系,现在也还来得及。

    “带我去见他。”徐锐说,“立刻,马上!”

    有了弗格森的指引,很快就找到了混在人质中的史蒂夫男爵。

    弗格森好歹是军人,表现得还算是硬气,但是史蒂夫的表现就很不堪了,看到弗格森带着孤军营的人直直的向他走来,史蒂夫还道是被弗格森给出卖了,先是破口大骂,接着又开始痛哭流涕的求饶:不,不要,请不要杀我。

    史蒂夫这样的表现,真的让人大跌眼镜。

    同为英国公民,弗格森尤其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烧。

    好在徐锐并无取笑的意思,带着史帝夫走进一个无人的房间,徐锐便直截了当的对他说道:“史蒂夫公使,你受惊了。”

    史蒂夫惊疑不定的说道:“你,不杀我?”

    “不会。”徐锐微笑摇头,“我们不杀人。”

    史蒂夫闻言长出一口气:“呼,吓死我了。”

    因为时间紧,徐锐也懒得再跟史蒂夫玩虚的,直接就摊牌了。

    等徐锐说清楚原委之后,弗格森又拉着史蒂夫走到了一侧,两人嘀咕了半天,史蒂夫才彻底的放下心来,看来这条小命是真保住了。

    徐锐又说道:“史蒂夫公使,我也不跟你玩什么漫天要价、坐地还价的游戏,直接就跟你摞底牌了,我们的底线是,整个租界西区归我们孤军营控制,此外你们还需要向我们提供至少三个师半年作战所需的给养。”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说:“不过,这事先不着急,眼下我们还是先只管合作,先粉碎小日本的阴谋再说,我刚才也已经跟弗格森准将说过了,我们不仅是需要武器弹药,而且需要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协同作战。”

    生命安全得到保障之后,史蒂夫立刻进入到了外交官的角色当中。

    “不不,我们先不说这个。”史蒂夫摇了摇手说道,“对于你们冒犯廓尔喀皇家步兵营以及无辜英国公民的鲁莽行为,大英帝国可以既往不咎,但是,杀害看守所十几个英国籍看守的中国士兵,必须交给公共租界警务处发落,再还有,遭到你们无理羁押的西方各国的无辜公民以及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官兵,必须立刻释放。”

    史蒂夫还是想先声夺人,从气势上首先压倒对手。

    顿了顿,史蒂夫又说道:“只有首先释放了所有遭到你们无理羁押的西方公民以及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官兵,我们才能谈接下来的合作问题。”

    徐锐一下就乐了,先放了人质还有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全体官兵,然后再谈合作?你他娘的当老子是傻缺呀?真要是放了所有的人质以及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合作还有得谈?你们不跟鬼子合起伙来打我们就不错了。

    史蒂夫身为外交官,察颜观色的本事也是很强的。

    从徐锐的脸上表情,史蒂夫立刻猜到他心中所想,当下便宽慰说:“你尽管放心,我们大英帝国,可是一个信守契约精神的文明国家,所以你完全不必担心我们会出尔反尔,我们大英帝国是一定会信守承诺的。”

    徐锐却再懒得跟史蒂夫说,只把目光转向弗格森,

    弗格森的脸皮猛的抽了下,史蒂夫是一个外交官,只想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问题,也相信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能够无往而不利,可是弗格森却是一名军人,他更加崇尚通过武力手段来解决问题,而徐锐恰恰也是名军人。

    从徐锐冰冷的眼神,弗格森已经看出不耐烦之色。

    弗格森还真怕徐锐会一走了之,当下又将史蒂夫拉到一边,脸红脖子粗的吵起来,两人吵了半天之后,史蒂夫才走回来说:“日本人居然敢算计大英帝国的无辜公民以及国王陛下的勇士,简直不可饶恕,那就让我们先解决了日本人再说其他。”

    徐锐微笑说:“怎么,史蒂夫公使终于还是想通了么?”

    史蒂夫却是毫不脸红,慨然说道:“这叫求同存异。”

    徐锐便拿起桌上的电话,微笑道:“那就打电话吧。”

    史蒂夫便接过了电话筒,摇了两下手柄后用英语说:“给我接租界工部局。”

    片刻后,电话通了,那头立刻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你好,这里是租界工部局总董事办公室,我是金尼詹娜,请问你找谁?”

    史蒂夫便说道:“我是史蒂夫,你让乔纳森听电话。”

    电话那头响起一声低低的惊呼,然后电话再次转接。

    稍顷,电话里便传来了乔纳森的声音:“史蒂夫阁下,我很高兴再次听到您的声音,您这是从孤军营的魔爪下逃出来了吗?”

    听得出来,乔纳森还有一些心有余悸。

    当时要不是他反应够快,提前钻进了下水道,那他也就成了孤军营的俘虏了,不过,在下水道里他差点被污水淹死,因为他实在太胖了,几乎把整个下水道都给堵死了,然后污水就积蓄了起来,形成了水池。

    史蒂夫懒得多做解释,直接下命令说:“乔纳森,你立刻从警务处调一批军火过来,哦不,你立刻把警务处所有的备用枪支以及弹药全部送到意大利军营,听着,我是说全部,全部的备用枪支及所有弹药,你听明白了吗?”

    “耶搜!”乔纳森本能的挺起胸脯再跺脚。

    然后在挂断电话之后,乔纳森却又懵逼了,这是个什么情况?意大利军营现在不是孤军营的巢穴么?史蒂夫公使居然让他把警务处的所有备用枪支还有全部的弹药,统统都送到意大利军营去,这是要送给孤军营,还是做交易?

    只不过,尽管内心非常困惑,乔纳森却还是按照史蒂夫说的去做了,要知道史蒂夫不仅出身于世家,而且名声也非常大,还有消息说,他很可能就要进入内阁,成为大英帝国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外交部长,这样的新贵乔纳森可得罪不起。

    PS:觉得更新慢的,可以去我的另一本抗战小说《抗战老兵之不死传奇》,已经修改过,解封了,而且是完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