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并肩作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17章 并肩作战



    与此同时,在中村机关已经组建了临时指挥部。

    因为这次军事行动的特殊性,日本军方不好直接出面,所以第九师团只抽调了一个最精锐的步兵大队,暂时归由中村机关指挥,为了更好的完成这次任务,中村机关专门组建了一个临时指挥部,由影佐祯昭担任总指挥。

    中村俊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完全放权给了影佐祯昭。

    下午四点,参与行动的步兵大队便已经进入指挥位置。

    只等天黑,日军就将发起这次代号为“拯救”的行动。

    不过在行动开始之前,潜伏在租界的七十六号眼线却传回来一个意外的消息,十几辆悬挂着公共租界警务处号牌的卡车开进了孤军营控制的军营,由于卡车篷布的遮挡,所以不知道卡车里装的是什么物资。

    但是从轮胎的受力看,车上装载的物资分量应该不轻。

    影佐祯昭的眉头一下就蹙紧,沉声问道:“看清楚了吗?确定卡车悬挂的是公共租界警务处的车牌号?”

    “这个……”河本亮太闻言也有些犹豫。

    如果是中村机关布设的眼线,河本亮太就敢肯定的回答,但这次发现这一情况的却是七十六号的眼线,河本亮太就不敢肯定的回答,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人员良莠不齐,河本亮太可不敢打保票说他们的情报就一定没有问题。

    正说话间,卫兵进来报告说,丁默村到了。

    影佐祯昭正好有话想问两人,当即让卫兵把李士群带进他的办公室。

    片刻之后,李士群便进了影佐祯昭办公室,赶紧点头哈腰的打招呼。

    影佐祯昭摆了摆手,又问道:“李桑,你确定开进意大利军营的十几辆卡车,悬挂的都是公共租界警务处的号牌?”

    李士群赶紧谄媚的说:“确定,我确定。”

    影佐祯昭轻嗯了一声,又问道:“那你知不知道车里装的是什么物资?”

    影佐祯昭原本并未抱什么期望,而只是随口一问,却不想李士群还真的知道,别忘了公共租界的巡捕房里有七十六号的人,其中两个内线甚至已经当上了巡捕房的警长,所以李士群很容易就弄清楚了那十几辆卡车里装的是什么物资。

    当下李士群满脸谄媚的回答说:“大佐阁下,根据我们七十六号的内线报告,那十几辆卡车里装的全都是枪支弹还有弹药。”

    “枪支弹药?”影佐祯昭的脸色一下就阴沉下来。

    这可是一个绝对意外的新情况,公共租界警务处居然向孤军营提供枪支弹药?!

    按照道理说,不应该是这样啊,孤军营全歼了廓尔喀皇家步兵营,还抓捕了这么多的英国侨民充当人质,英国人应当视孤军营如寇仇才对啊,又怎么会反过来给孤军营送去十几卡车的枪支弹药呢?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啊。

    虽然不明白,不过影佐祯昭并没有打算放弃行动。

    一来这次拯救行动已经是箭在弦上,如果这个时候喊停,不仅会辜负中村长官对他的期望,更会让大本营对他定个无能的考评,如果真让“无能”这个考评落在自己头上,那他影佐祯昭今后就别再想在军中有什么发展。

    再一个,影佐祯昭也不认为区区十几卡车的枪支弹药就能改变双方的力量对比,孤军营总共也就四百人,就算这两天聚集了一些国民军老兵,加起来也绝不会超过五百人,区区五百人,就算全副武装也不是日军的对手。

    要知道,日军方面参与拯救行动的,除了七十六号的两个特务大队,还有来自第九师团的一个步兵大队,这可不是什么守备队,而是从前线下来的第一线部队,乃是日军十七个常设师团中的精锐,战斗力可谓极其强悍。

    因此,影佐祯昭根本就不怎么担心。

    所以,稍稍一错愕之后,影佐祯昭立刻把这事抛到脑后。

    影佐祯昭又问李士群道:“李桑,七十六号的人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李士群笑着说,“俩特务大队五百多人,都已经准备好了。”

    说完,李士群还不忘在影佐祯昭的面前恶心一下梁武义,又说:“大佐阁下,刚才在院子里,我怎么没见和平促进会的人?”

    “和平促进会?”影佐祯昭的眉头立刻蹙紧。

    原本影佐祯昭也准备让和平促进会的人参与这次行动的,和平促进会虽然刚草创,但也拉起了一支两百人的队伍,但是梁武义这家伙却实在不像话,这几天就一直躲在百老汇大厦胡天胡地,而且每到晚上就会派车把柳尼娜和钮美波接过去,供他彻夜淫乐。

    当下影佐祯昭没好气的说:“和平促进会才刚刚草创,暂不参与这次行动。”

    李士群讨了一个没趣,只能乖乖的闭上嘴巴,心里却是暗恨不已,小鬼子也未免太厚此薄彼了吧?梁武义就这么好命,成天没正经事做,只是睡睡交际花就可以了,他李士群就得巴巴的给鬼子卖命?这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影佐祯昭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对李士群说:“开路!”

    “哈依。”李士群弓着腰,谄媚的道,“开路的干活。”

    (分割线)

    与此同时,谢元挑选的四十多名神枪手已经完成集结。

    “都给我听仔细了。”谢元背着手从四十多名神枪手的队列前走过,一边说道,“你们的唯一任务就是狙杀鬼子的军官、旗手以及机枪手,记住了,打完一枪,无论有没有命中目标都必须马上换一个阵地。”

    这后一句是徐锐要求谢元说的。

    谢元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但他还是照着说了。

    被挑出来的四十多名神枪手同样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服从命令,孤军营将士的战术思维呆板或者说僵硬,但是他们的军事素养是绝对过硬的,只要向他们灌输先进的战术理念,他们的战斗力就会成倍的提升。

    “是!”列队的那四十多名神枪手轰然应喏。

    “出发!”谢元一挥手,转身就往军营外走。

    四十多名神枪手立刻转身跟上,不到片刻,便消失在外面的大街上。

    地瓜凑到徐锐的面前,小声问:“司令员,要不然让政委把我们的弟兄都调过来,跟孤军营并肩作战?”

    徐锐摇头,说道:“不行,不能让我们的人跟孤军营有过多的接触。”

    确实不能有过多接触,徐锐的设想就是同时掌握两支部队,一支在明处公开抗战,另一支在暗处配合,这样既可以更有效的打击敌人,也可以更好的保全自己,然后最终使上海滩成为埋葬日本鬼子的坟墓。

    这一支在明处的部队就是孤军营。

    而在暗处的部队就是和平促进会。

    这两支部队的高级指挥员,像谢元、柳眉,当然是知道其中内情的,但是底下的绝大部分官兵却是不知道的,这并不是不信任,而是个原则问题,因为一个秘密要想守住,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所以,和平促进会的人绝不能和孤军营的人并肩作战,至少在淞沪地区的抗战局面还没打开之前,是绝不能这么做的。

    地瓜挠了挠头,担心的道:“司令员,单靠孤军营能行吗?”

    徐锐咧嘴一笑,说道:“这不是还有廓尔喀皇家步兵营么?”

    “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地瓜瞠目结舌的道,“司令员,你是认真的?你真打算放了这些英国佬,然后带他们上战场?”

    徐锐嘿然说道:“我像是在开玩笑么?”

    “可是,可是……”地瓜可是了半天,说道,“可是这些英国佬能信任吗?两天前他们才刚被我们狠狠的收拾了一顿,连他们的那个狗屁准将也当了我们的俘虏,他们难道不会怀恨在心吗?万一要是怀恨在心,然后在战场上倒戈那可麻烦。”

    “行啊,小子,学会动脑子了?”徐锐摸了摸地瓜脑袋,又接着说道,“不过,你的担心是多余的,英国佬确实不能相信,但是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官兵,却不是英国人,他们来自一个叫尼泊尔的国家,而这个国家的人,素来以忠诚著称。”

    徐锐说的确实不假,不仅是这个时代,既便是到了徐锐穿越过来前的那个时代,廓尔喀佣兵甚至尼泊尔籍佣兵,都以忠诚而著称,如果团里没几个廓尔喀或者尼泊尔佣兵,你都不好意思自称是国际大型佣兵团。

    所以,徐锐丝毫不担心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忠诚。

    徐锐唯一担心的就是弗格森还有所有连以上军官的忠诚,因为连以上军官全都是清一色的英国人,所以在跟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并肩作战之前,还得先做件事,那就是把廓尔喀皇家步兵营中,所有连以上军官给解职。

    徐锐带着地瓜来到军营后院时,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已经集结完毕。

    昏暗的灯光下,六百多名身着土黄色军装的廓尔喀籍雇佣兵和几十名身着鲜艳的大红色军装的英国籍军官,显得径渭分明,不过,无论是廓尔喀籍的雇佣兵,还是英国籍军官,全都空着手,武器还没有发还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