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 攻势受挫-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19章 攻势受挫



    叶铭和谢元躲在一栋公寓二楼的走廊上,正通过水泥护栏中间的空隙冷冷的注视着前方正沿着马路往前挺进的鬼子。

    五十多个鬼子端着刺刀,猫着腰,小心翼翼往前走。

    转眼间,鬼子就已经迫近到了五十米内,一声清脆的枪声骤然响起,却是孤军营一连长石长庆开枪了,紧接着从越界筑路两侧的民房以及临时堆砌的街垒后面,就冒出了四十多个孤军营的将士,三挺机枪还有三十多杆步枪同时猛烈开火,交织成了一张严密的火网,向着前方弯腰挺进的五十多个鬼子罩了过去。

    走在最前面的六七个鬼子立刻倒了下来。

    后续跟进的鬼子便立刻卧倒在地,举起枪对射起来。

    孤军营一连一排立刻跟鬼子的攻击小队展开了对射,双方无论是兵力还是火力,都是差相仿佛,战术素养也差不多,所以短时间内谁也压不倒谁,不过交火十几秒钟之后,小鬼子的支援火力就上来了,只是咚咚两发掷榴弹,一连一排的机枪就哑了。

    叶铭便本能的举起了步枪,正要开火时,谢元却微微的摇了摇头。

    下方的交火继续,片刻后,一连一排便开始往后撤,看到孤军营开始后撤,鬼子便纷纷站起身,一边开火一边往前追,很快,鬼子便已经追到了谢元、叶铭他们所埋伏的那栋公寓楼附近,直到这时候,小鬼子都没有关注过两侧的楼房。

    这倒不是小鬼子大意,而是他们根本就顾不上分兵去搜索。

    谢元很狰狞的笑了笑,轻轻压下了搭在扳机上的右手食指。

    只听叭的一声响,一个挺着军刀大吼大叫的鬼子军官的耳后立刻绽起一篷血雾,然后噗的往前倒在地上。

    下一个霎那,叶铭也扣下了扳机,一发7.92mm口径的尖头毛瑟弹高速旋转着,瞬间飞越不到五十米的虚空,一下就射穿了另外一个鬼子军官的头颅,子弹从鬼子军官的右侧太阳穴射入,再从左侧脸颊穿出来,一下掀飞大半个头盖骨。

    谢元的枪声就是命令,早就埋伏在越界筑路两侧的公寓楼、民房以及厂房顶上的四十多名神枪手便纷纷开火,原正正往后撤的一连一排官兵也转过身,猛烈开火,在一连一排和狙击排的双重打击之下,正沿着越界筑路往前推进的鬼子,便纷纷倒了下来,转眼之间五十多个鬼子兵便已经倒下了一大半。

    剩下的一小半甚至连受伤的同伴都顾不上,转身仓皇后撤。

    打完一枪,谢元便立刻端起恩菲尔德步枪,冲叶铭一摆头:“撤!”

    下一霎那,谢元和叶铭两人便毫不犹豫的撤离了之前藏身的那栋公寓楼,埋伏在其余各处的另外四十余名神枪手也相继撤离,没一丝迟疑,孤军营的素养是真不错,每一名神枪手都一丝不苟的执行了徐锐下达的命令。

    谢元还有狙击排的四十多名神枪手才刚刚撤离,鬼子的报复火力就到了,一排排的掷榴弹还有迫击炮弹瞬间就将狙击排刚刚的狙击位淹没,谢元和叶铭藏身的那栋公寓楼更是同时被好几发迫击炮弹命中,瞬间就垮塌下来。

    (分割线)

    在劳勃生路的尽头,有一栋三层洋房。

    这栋三层洋房已经成为日军的临时指挥部,甚至在三楼天台上弄了个观察哨,还架了一架炮队镜,以便观察前方越界筑路的战况。

    此时,影佐祯昭就蹲在炮队镜的后面。

    不过,影佐祯昭的脸色已经一片阴沉,都快能刮下霜来了。

    显然,刚刚发生的一幕大大的出乎了影佐祯昭的预料,影佐祯昭完全没想到,一个被英国人羁押了将近两年时间的国民军残兵营,竟然没有垮掉,竟然还保持着战斗力,虽说刚才的攻击只是一次试探性的攻击,影佐祯昭也根本没有指望,只是一次试探性的攻击就能够打垮孤军营,但是,投入进攻的这个步兵小队会这么快就被打垮,而且败得这么惨,却是影佐祯昭无论如何也是没有想到的。

    其实,这也是因为影佐祯昭没参加过淞沪会战。

    如果影佐祯昭参加过淞沪会战的第一阶段战事,他就绝不会掉以轻心。

    “八嘎牙鲁。”影佐祯昭从炮队镜后面直起腰,回过头对李士群说道,“李桑,接下来的攻击由你们七十六号的人负责。”

    第一次试探性攻击的惨败,虽然打了影佐祯昭一个措手不及,但也打醒了他,于是影佐祯昭便毫不犹豫的把试探攻击的任务给了七十六号。

    “哈依。”李士群虽然满心不愿,却只能够点头。

    “不过……”李士群停顿了一下,又紧接着满脸谄媚的说道,“大佐阁下,我能不能提一个小小的要求?”

    “要求?”影佐祯昭的表情又冷了两分,说道,“什么要求?”

    李士群继续满脸谄媚的笑,说道:“能不能把越界筑路的路灯打了?”

    “路灯?”影佐祯昭也立刻反应过来,当即冲李士群竖起大拇指说,“哟西,李桑你的大大的聪明。”说完,影佐祯昭又回头吩咐身后的副官河本亮太,“河本君,让小岛桑立刻派出一个小组,把越界筑路两边的路灯打了。”

    小鬼子的枪法其实也很不错,六百米内打人形标靶基本上能百发百中,四百米打路灯也是十发九有,所以不到片刻功夫,劳勃生路两侧的所有路灯便全部被打灭,甚至连电线都被打断,整条劳勃生路便立刻陷入黑暗之中。

    李士群的意图是,趁着天黑,发挥出七十六号特务的偷鸡摸狗的优势,在乱战中消灭孤军营,然而李士群想的太天真了,先不说孤军营将士根本就不怕夜战近战,更何况孤军营这边还有徐锐和地瓜这两个特种兵。

    马王爷叶铭,也不是个善茬。

    无边黑暗中,一场杀戮盛宴华丽上演。

    不到半个小时,投入进攻的特务第一大队就被杀得七零八落,一百多个特务,最后只逃回去十几个,剩下的不是被杀就是被俘虏,特务一大队的大队长刘子尘也受了伤,要不是见机得快钻进下水道,只怕也已经成了俘虏。

    到了这个时候,影佐祯昭终于意识到,他有些轻敌了。

    这时候最理智的选择是立刻选择撤兵,放弃这次行动。

    但是影佐祯昭却有些不甘心,因为这次军事行动是他第一次独立指挥,如果第一次独立指挥就遭到挫败,那对他的前途无疑是极其不利的,因此,影佐祯昭不顾步兵大队长小岛俊的强烈反对,下达了强攻的命令。

    为了博一分战功,影佐祯昭也是拼了。

    小岛健反对无效,只能够集中了两个步兵中队,从劳勃生路以及两侧的小巷展开,同时向前方平推,影佐祯昭意图迫使孤军营正面迎战,这样日军就可以凭借兵力、火力的优势获取战场优势,并最终化优势为胜势,获得最终胜利。

    (分割线)

    鬼子才刚刚展开,徐锐就已经察觉到了,凭借敏锐的六识,徐锐虽然听不清远处的鬼子在说什么,却可以清楚的分辩出一千米范围以内鬼子的脚步声,然后根据这些脚步声分辩出鬼子数量,以及推进路线。

    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徐锐霍然睁开眼。

    “司令员!”地瓜便立刻热切的问道,“怎么样?”

    “小鬼子看样子,是让我们给打毛了。”徐锐说着嘴角就绽起一抹狰狞的杀机,又接着说道,“这次居然一反常态,不再严格按照步兵操典发动进攻,而是一次就出动了两个步兵中队,直接从正面碾压过来。”

    “两个步兵中队?”地瓜悚然说,“真是拼命了。”

    徐锐又回头冲身后跟着的警卫排长玛丹招了招手。

    玛丹就是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直属警卫排的排长,不过现在是徐锐的警卫排长,看到徐锐招手,玛丹便赶紧小步跑过来。

    “玛丹。”徐锐用英语说道,“命令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步兵一连立刻进入阵地,接替孤军营的一连,廓尔喀二连以及三连负责保护两翼,机枪连和平射炮连配属步兵一连,协同防御阵地,阿油克莱尔(听清楚了吗)?”

    “耶搜!”玛丹跺脚答应一声,又回头叫来几个士兵。

    片刻后,几个廓尔喀籍士兵便分头而去,迅速消失在夜幕中。

    地瓜常年出入在各种娱乐场所,接触的老外也是不少,居然也能听懂一点英语,当下问徐锐道:“司令员,你把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全都调了上来,那孤军营可就没事做了,你不会是想带着孤军营去捅小鬼子腚眼吧?”

    徐锐便轻拍了下地瓜的后脑勺,笑骂道:“这都让你猜到了?可以呀。”

    地瓜嘿嘿一笑,说:“我就知道,只挨打不还手,从来就不是司令员你的风格。”

    “可惜,对面的小鬼子却不知道。”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所以,这次小鬼子注定要栽个大跟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