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司令是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20章 司令是谁?



    十分钟后,伴随着两发照明弹的冉冉升空,鬼子开始了进攻。

    由于交战战场是在租界西区,所以小鬼子没敢在进攻之前进行常规的炮火准备,而是一上来就投入步兵直接发动了攻击,这也是小岛俊强烈反对的原因,因为在没有进行炮火准备的前提之下,巷战对于攻击一方是极其不利的。

    但小岛俊不是这次解救行动的最高指挥官,他只能服从命令。

    战斗很快就进入到了白热化,第九师团的小鬼子在经过两年多的实战锻炼之后,战术素养有了很大幅度提升,尤其是那些伤愈归队的老兵,作战经验极其丰富,无论是单兵之间的配合还是火力的运用,简直是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只不过,小鬼子这次的交战对象也不是吃素的。

    廓尔喀皇家步兵营虽然完败给了孤军营,但其实败得非常冤。

    要不是宋子文配合孤军营,对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实施了完美的欺骗,要不是弗格森和所有英国籍中级军官被人一锅端,廓尔喀皇家步兵营根本就不会败,既便是最后战败了,也是绝对不会败得这么惨,正因此,弗格森才耿耿于怀。

    但这次,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却是没有轻敌大意,而是发挥出了全部战斗力,甚至,由于徐锐更换了营连军官,使得整个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战斗意志变得更加的坚决,战斗力也变得更加强悍,所以这次鬼子也是遇到对手了。

    战斗一开始,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就在实战中展现出了顽强的战斗意志,无论鬼子的攻势有多猛,他们都始终坚持在阵地上,有好几次,甚至跟鬼子爆发了白刃战,这要是换成澳大利亚或者加拿大仆从军,早就已经崩溃多次了。

    鬼子猛攻了半小时,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防线都是岿然不动。

    这时候,影佐祯昭就像是输红了眼的赌徒,又把剩下两个步兵中队中的一个押上,而且切入点选在了廓尔喀皇家步兵营正面阵地跟右翼的结合部,这下,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终于是顶不住,防线开始松动。

    只可惜,还不等影佐祯昭投入最后的半个步兵中队发动总攻,早就已经借着夜幕掩护悄然运动到鬼子侧翼的孤军营主力便发动了总攻,此时影佐祯昭手里只剩下了半个中队,而孤军营而却是全师来犯并且养精蓄力了半个晚上,结果就可想而知。

    只片刻,鬼子便兵败如山倒。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重庆。

    虽然美国公使詹森负气而去,但是蒋委员长却一点也不着忙,因为经过与詹森的第一轮交锋,国民政府已经基本摸清楚美国或者说英国的底线,那就是在不诉诸武力的前提下争取尽量多的权益,所以蒋委员长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只要中英两国不会全面开战,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也就是说,美国公使詹森迟早都会回到谈判桌上来,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孤军营却必须尽快联络上,还有他们的底线,也必须尽快的摸清楚,只有知道了孤军营的底线,才能够跟美国公使詹森展开有效的谈判,不是么?

    这件事情,还是只能够交给军统上海站去办。

    但是蒋委员长一直等到深夜,都没有等到军统回复,便忍不住问侍卫长王世和道:“世和,军统那边还是没什么消息么?”

    王世和上前一步,小声答道:“委座,我刚才打电话问过了,戴老板说很快就过来,应该会有关于孤军营的最新消息吧。”

    蒋委员长便说道:“那我就等着他来。”

    等了大约一刻钟,戴笠便匆匆赶到了。

    “委座。”戴笠脱下宽檐礼帽,向蒋委员长躬身见礼。

    蒋委员长摆摆手,问道:“雨农,孤军营联络上了吗?”

    戴笠摇摇头,说:“委座,王天木赶过去时,孤军营的主力已经离开了,所以没能见到孤军营的那什么司令,联络渠道也就没能建起来。”

    “离开了?”蒋委员长的脑门上立刻浮起两条黑线,“这又是什么情况?”

    戴笠喘息着说道:“根据上海区所掌握的情报,孤军营是去了越界筑路,所以我推测,应该是鬼子有所异动,孤军营多半去迎击鬼子了。”

    “迎击鬼子?”蒋委员长失声说道,“鬼子敢打租界?”

    戴笠沉声说:“直接发动军事打击然后军事占领租界,鬼子估计是不敢,但是找个什么借口进入租界办事点,相信他们是敢的,如果再穿上便衣,那就更没有顾忌,所以我怀疑鬼子是想借机进入租界,把这潭水给搅浑。”

    戴笠不愧是老情报员出身,判断还是非常准的。

    日军的行动可以说是绝密,虽然这次的行动征召了七十六号的特务参加,但是在行动开始之前,七十六号的特务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任务,而在行动开始之后,七十六号特务与外界的联络渠道就被彻底的切断,任何消息都送不出。

    所以到现在为止,军统方面都还没有得到任何情报。

    **方面也是因为有影子这个高级间谍存在,否则也一样被蒙在鼓里,由此也足见戴笠这个老情报人员的厉害,只是凭借一些蛛丝马迹,就把真相基本猜了出来,这个本事,也真可以说是没几个人能及。

    蒋委员长皱着眉头说:“那这件事可就复杂了。”

    “确实复杂。”戴笠沉声说,“小鬼子进入租界,未必真是为了救人,怕就怕他们非但不救人,反而趁机杀人,然后栽赃给孤军营,这样的话麻烦就大了,就算是西方各国政府知道这是日本人所为,西方的舆论也多半会遭到不明真相民众的挟裹,再然后不得不做出不利于我们中国的决定,甚至孤立我们。”

    蒋委员长闻言一张脸便立刻黑了下来。

    不过这时候,摆在书桌上的电话机忽然响起来。

    王世和便走过去抓起电话筒:“你好,这里是委员长侍从室。”

    片刻后,王世和的脸上忽然间流露出古怪之色,然后捂着话筒扭头对蒋委员长和戴笠说道:“委座,戴老板,电话是毛主任打来的。”

    “毛人凤?”戴笠神色微动,问道,“他怎么说?”

    王世和说:“毛主任刚刚在电话里说,鬼子被孤军营给打败了。”

    “是吗?孤军营打败了鬼子?”蒋委员长不由长长的松了口气,邀天之幸,最坏的那种情况并未发生,否则,真要是让鬼子进入租界并且杀害了孤军营所劫持的人质,那中国的麻烦还真就大了,所幸孤军营干败了小鬼子。

    蒋委员长心情好,戴笠还有王世和的心情便也跟着变得好起来。

    戴笠说道:“委座,孤军营虽然不听话,但是战斗力还是过硬。”

    “嗯,孤军营正经是八十八师的老底子!”蒋委员长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对了,那个司令到底是什么来历?孤军营什么时候冒出来个司令?”

    戴笠立刻小声说:“委座,卑职已经让王天木去查了,只不过,直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查到这个司令的底细,但是据我分析,这个司令原本很可能不是孤军营的人,而是后来加入的孤军营,而且孤军营之所以能越狱,多半跟这个什么司令有关系。”

    蒋委员长皱眉说:“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这个司令不会是孤军营的人?”

    戴笠便分析说道:“原因非常简单,孤军营是八十八师的老部队,而八十八师素来纪律严明,下级对上级是绝对服从,这种情形下,怎么可能有士兵凌驾于谢元这个营长之上,成为孤军营的什么司令?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嘛。”

    “嗯,说的有理。”蒋委员长深以为然道,“那么你说,这个司令又会是什么来历?”

    “这就不好说了。”戴笠摇摇头,又说道,“他有可能是别的部队的老兵,有可能是某个青帮大佬,也有可能是汪伪七十六号的奸细,甚至于也有可能是**的人,从这次孤军营挫败鬼子这件事情看,是汪伪七十六号奸细的可能性不大。”

    蒋委员长的脸色便立刻沉下来,因为按照戴笠的分析,这个司令是**的人的可能性反而最大,这对于蒋委员长和国民军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如果孤军营真投了**,并且在公共租界站稳脚跟,那局面就相当之复杂。

    当然,就算孤军营真投了共党,要想在上海站稳脚跟也绝不容易,上海是远东最大的国际大都会,其繁华的程度甚至尤要胜于东京,不仅西方各国十分看重,就是小日本也是十分重视上海,所以小日本绝不会容忍**的武装染指上海。

    但是,蒋委员长仍旧耿耿于怀,当下黑着脸对戴笠说:“立刻彻果,一定要查清楚这个什么司令的来历,若是**的人……”说到这停顿了下,又接着说道,“雨农,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就不用我来告诉你了吧?”

    “是。”戴笠无比恭敬的回答道,“卑职知道该怎么做。”

    “嗯。”蒋委员长轻轻的点点头,又说,“那你去忙吧。”

    “是,卑职告退。”戴笠再微微一鞠躬,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