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交际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25章 交际花



    徐锐并没有马上就离开意大利军营,而是一直等到晚上,然后才换上一身黑衣,借着夜幕的掩护悄然离开了军营,以徐锐身手,要想跟踪并暗杀他,根本就属于痴心妄想,真要有人不开眼敢这么做,必定遭到无情反杀。

    跟着徐锐一起离开的,还有地瓜和马王爷,叶铭。

    不过,叶铭并不是要跟徐锐回百老汇大厦,而只是送行。

    “叶铭,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给我盯着些谢营长他们,尤其要密切注意他们跟军统局之间的往来,一旦发现什么异常,必须在第一时间报告给我。”徐锐一边走一边说,对于叶铭他还是很放心的,比对谢元要更放心。

    这绝不是因为徐锐曾放叶铭一马这么简单。

    谢元是个纯粹的军人,如果蒋委员长派出八十八师的老师长孙元良或者副师长冯圣法来上海做谢元的工作,很难说谢元就不会重归国民军战斗序列,但是,叶铭却不一样,叶铭对国民军或者说蒋委员长是彻底死心了的。

    这点从他宁可去当杀手赚钱,也不愿意加入军统就能看得出来。

    本来,以叶铭的身手,如果加入军统上海军,少说也是副区长,这样他就可以得大笔的活动经费,王天木也确实曾经亲自出面招揽叶铭,却被叶铭拒绝了,因为通过孤军营遭羁押这件事情,让叶铭看清楚了国民政府以及蒋委员长的真面目,他已经彻底绝望了。

    “司令员,你就这么相信我?”叶铭摇摇头说,“你别忘了,谢元可是我长官,我现在都还是他的副官呢,你就不怕我跟谢元合伙来骗你?”

    “我不怕。”徐锐笑道,“因为你绝对不会这么做。”

    “司令员,我谢谢你的信任。”叶铭收起笑容,严肃的说道,“你放心,我们营座是个真正的军人,他说过从此接受贵党的领导就一定会做到,当然了,国民政府和蒋委员长也肯定不会死心,一定会派军统来联络,我会帮你盯着他们。”

    “行。”徐锐便收住脚,又回头拍了拍叶铭的肩膀,“那就送到这里吧,你回吧,如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去百老汇大厦,也可以去租界西区的日升百货。”

    “是。”叶铭收脚立正,向徐锐敬礼一记军礼,然后转身走了。

    目送叶铭的身影远去,徐锐又对地瓜说:“地瓜,走了,我们回家。”

    徐锐说完,转身就走,地瓜便赶紧屁颠屁颠的跟上来,虽然才几天,可地瓜却真有些想他姐了,当然,他也想百乐门的那些交际花。

    (分割线)

    两小时后,在百老汇大厦的七楼最顶层,柳尼娜和钮美波这两朵娇美交际花,正在等待着被梁二少蹂躏。

    高志银在一楼的大浴池里泡了个热水澡,然后披着浴袍直接乘电梯上了七楼。

    不过,就在高志银准备回房间去淫乐时,一个身影却在过道里拦住他的去路。

    拦住高志银的不是别人,赫然就是徐锐,徐锐打量着高志银,高志银却有些忐忑。

    过去的五天,高志银就没有踏出过房间,都是白天呼呼大睡,然后到了傍晚,就派车把柳尼娜和钮美波给接过来,三个人大被同眠、胡天胡地,高志银的战斗力真不赖,五天下来都还是生龙活虎,仅仅只是脚步有些飘而已。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高志银攒了二十多年的存货也基本上出清了。

    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高志银照例又派车把柳尼娜还有钮美波从七十六号接了过来,不过说真的,他现在已经没有最初那么饥渴了,柳尼娜和钮美波这两朵交际花虽然很诱人,但是再诱人的美人旦旦而伐,那也是会腻味的。

    一看到徐锐,高志银便立刻长出一口气,总算是可以休息几天了。

    徐锐微笑说:“这几天表现不错,接下来你就好好休息吧,想吃什么尽管提出来。”

    看到徐锐的态度不错,高志银便立刻打蛇随棍上,笑着说:“那个,二少,我能不能先回一趟家?我老娘这么长时间没见我,我怕她会担心……”

    “这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们都安排好了。”徐锐直接就拒绝。

    开什么玩笑,让高志银这西贝货跑出去,鬼知道会捅出什么篓子。

    高志银便立刻乖乖的闭上了嘴巴,然后乖乖的跟着警卫回了房间。

    回头再说柳尼娜和钮美波这两朵交际花,在房间里等了快半个小时,原本虚掩着的房门才被推开,然后就看到“梁武义”光着上身走了进来,昏暗的灯光之下,梁武义身上的肌肉线条分明,长腿健壮有力,五官轮廓更是拿刀子雕刻出来一般。

    只是看着,柳尼娜和钮美波就已经醉了,这真的是个强壮的美男子。

    尽管名义上她们是被梁武义强行接来的,但她们内心其实并不抗拒,作为一交际花,她们反正要被形形色色的男人曰,左右都是被男人曰,被梁二少这样孔武有力又富有男子气概的男人曰,心理上总好受得多,这甚至是一种享受。

    不过,两朵交际花隐隐有一种错觉,她们觉着今晚的梁武义看上去竟格外孔武有力,也格外有男人魅力,另外还有一点点陌生,不过,她们并没有多想,一看到梁武义走进来,便立刻自觉的从大床上站起身,迎了上来。

    好嘛,两朵交际花身上竟然也是一丝不挂。

    其实,还真不是错觉,这次进来的可不是高志银那西贝货,而是真正的梁家二少也就是徐锐本人,徐锐都回来了,高志银自然也就可以回避了,不过,徐锐并没有打算跟这两个交际花上床,他是喜欢女人,但绝不是交际花。

    所以,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客厅的电话适时的响起。

    听到铃声,柳尼娜和钮美波便脚步一顿,停在那里,梁武义也是立刻转身往外走,接听电话去了,片刻之后梁武义便又返回到房间,却并没有走过来跟柳尼娜、钮美波亲热,而是将手里拿的一摞中储券扔过来,说道:“这是给你们的。”

    柳尼娜接住那一摞中储券,媚笑着问道:“二少,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梁武义又淫笑着说,“这几天你们辛苦了,这点钱你们拿着,回去买点阿胶、人参什么的,好好的将养下身子。”

    钮美波斜着眼睛说:“二少,我们的身子好着呢,不要你的钱。”

    柳尼娜和钮美波还真有些意外,因为之前五次,梁武义都没有给钱,原本以为这五次都属于白陪,可既便白陪她们也愿意,却是没有想到,今天梁武义竟给了这么一大笔钱,这都足够包养她们两个半年都还有余裕。

    柳尼娜摆了个自认为最冶荡的姿势,媚声说道:“二少,你过来呀。”

    “今天怕是不行了,最近估计也没什么时间了。”梁武义也就是徐锐淫笑着说道,“刚刚影佐太君打电话过来了,叫我过去开会。”

    柳尼娜和钮美波便立刻吃吃的笑起来。

    日军在这次解救人质的行动当中惨败,不仅日军损失惨重,便是参与行动的七十六号特工也是伤亡惨重,当初跟着李士群走的两个特务大队两百多人,最后能够活着回到七十六号只有不到五十人,剩下的不是死了,就是躺进医院了。

    这么大的事,柳尼娜和钮美波当然不可能不知道。

    柳尼娜一边吃吃笑,一边说道:“二少,得亏你这次没去,不然就惨了。”

    “是呢,你是不知道,这次我们七十六号有多惨。”钮美波也是吃吃的笑。

    “嘿嘿,也不瞒你们,本少爷就是预先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所以才没去,要不然这种好事还能轮到李士群那蠢货?”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行了,你们回去吧,等我什么时候有空了再派车去接你们俩。”

    说完了,徐锐转身就走。

    直到徐锐身影消失不见,柳尼娜和钮美波才又回了房间。

    钮美波一边穿衣服一边问柳尼娜:“尼娜,你还回七十六号吗?”

    “都这么晚了,还回去做什么。”柳尼娜摇摇头说,“直接回家了。”

    “可主任还等着咱们呢。”钮美波小声说,“不回去,怕是不太好吧?”

    “要回你回吧,反正我是不回。”柳尼娜却毫不在意,李士群可不敢把她怎么样,要知道她也是有台后的,而且她的后台还是李士群的顶头上司,正好今晚影佐祯昭这老鬼子要找梁二少谈话,她也就有了自由时间。

    徐锐并未撒谎,刚才还真的是影佐祯昭打电话过来了。

    影佐祯昭这么晚找徐锐,就只为了一件事,那就是巡捕营的事情!

    无论公共租界或法租界,都遍布着日军以及七十六号的密探眼线,所以,孤军营跟租界当局的谈判以及巡捕营的成立并不是什么秘密,几乎是巡捕营刚成立,影佐祯昭就已经从多个渠道得到了消息,这却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

    影佐祯昭并不是一个光吃饭不干活的饭桶,其实他还是很能干的!

    从巡捕营的成立,影佐祯昭就立刻预见到,在不久的将来,这个巡捕营必将成为上海日军的心腹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