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 机会来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26章 机会来了



    中村机关,中村俊办公室。

    影佐祯昭神情凝重的说道:“将军阁下,综合各个渠道反馈回来的消息,孤军营与公共租界工部局之间,必定是达成了某种协定,孤军营释放人质,租界工部局则保证孤军营之安全并将之收编为西区之巡捕营。”

    “巡捕营?”中村俊心下已经泛起惊涛骇浪,这个徐锐,真是到哪都不安生,逼迫租界工部局让步,将孤军营收编为巡捕营只怕只是他的第一小步,再接下来,徐锐肯定还会有更大的动作,这些动作一旦展开,必将成为驻沪日军之噩梦。

    影佐祯昭还仅仅只是猜测,中村俊却已经可以肯定了。

    不过,在中村俊的表面上,却是显得波澜不惊,说道:“看来这孤军营也堕落了,居然沦落到替洋人打工,甚是可悲。”

    影佐祯昭却摇摇头,说道:“将军阁下,卑职不这么看。”

    稍稍停顿了下,影佐祯昭又接着说道:“卑职十分担心,这是孤军营的权宜之计,孤军营之所答应被租界工部局收编,不是因为他们堕落了,而是因为他们想在上海站住脚,然后依托上海租界的几百万中国人,持久抗战。”

    “持久抗战?”中村俊哂然说,“就凭孤军营几百号人?”

    影佐祯昭说道:“将军阁下,孤军营虽然只有四百多人,但是淞沪会战之后,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却超过了五万人,既便相当一部分老兵已经伤愈归队,但是至今仍滞留在上海的老兵恐怕也超过了三万之数。”

    “那又怎样呢?”中村俊不以为然道,“这三万国民军老兵之所以宁可滞留上海,也不愿意归建,那就说明他们不愿意再上战场,就算再退一步,就算他们愿意再次上战场,光有人就行吗?有了人,还得有枪,可孤军营有这么多枪支吗?还有弹药怎么解决?”

    影佐祯昭便立刻无言以对,因为他只知道孤军营跟租界工部局达成了协议,却不知道这份协议的具体内容,所以,从局外人的立场来看,孤军营的经费都得仰赖租界工部局,根本就不会有多余的闲钱购买武器弹药。

    没有武器弹药,又何谈扩充部队规模?

    沉默片刻之后,影佐祯昭又闷闷的说:“既便是这样,孤军营的威胁也一定会超过军统的飓风队,军统飓风队只是区区几十号人,就已经把整个上海搅动得漫天风雨,孤军营可是足足拥有四百多人,那就更加可怕,所以我们绝不可掉以轻心。”

    “这个我同意。”中村俊深以为然的道,“既便孤军营成不了什么气候,我们也仍旧需要严阵以待,只不过,七十六号在这次的解救行动中遭受了重创,人手方面是否还足够?要不然这次就让梁武义的和平促进会来唱主角?”

    “将军阁下明鉴。”影佐祯昭微一顿首,又道,“卑职也是这么考虑的。”

    说话之间,中村俊的副官便进来报告说:“将军阁下,梁会长已经到了。”

    “知道了。”中村俊挥了挥手,示意副官先退出去,然后对影佐祯昭说:“影佐桑,我就不见梁武义了,具体该怎么做,你跟他说吧。”

    “哈依。”影佐祯昭一顿首,转身离开了。

    影佐祯昭回到自己办公室时,徐锐却已经拿着茶具在自顾自的煮茶了。

    看到这幕,影佐祯昭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缩,心忖这个家伙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他的这套宜兴紫砂壶茶具可是费了不少钱才买到的,可别弄坏了。

    徐锐也几乎是同时看到了影佐祯昭,笑着起身打招呼说:“大佐阁下,没想到你还有这套极品紫砂壶茶具,所以就见猎心喜煮了壶茶,你该不会见怪吧?”

    “当然不会。”影佐祯昭摆了摆手,又说道,“梁桑也很喜欢茶道吗?”

    “这倒不是。”徐锐摆了摆手说道,“只是以前在蒲田习武时,学过一段时间茶艺,所以这次就一时手痒,倒让大佐阁下见笑了。”

    影佐祯昭走到茶几边跪坐下来,这时候茶水已经煮开了,待茶水稍微冷却,影佐祯昭又拎起茶壶冲泡了一壶龙井茶,然后给自己和徐锐各斟一小杯,影佐祯昭的整套动作可谓行云流水,一看就是浸淫此道已久的老兵了。

    茶过三巡后,影佐祯昭直接就进入了正题。

    “梁桑,这么晚把你叫来,就为了一件事。”影佐祯昭盯着徐锐眼睛,说道,“今后你不能再胡闹了,你不能只把精力放在女人的身上,而必须抽出大部分精力干正事,东亚和平促进会的特务处也必须尽快组建。”

    “哈依。”徐锐脸不给心不跳的道,“我一定尽快组建特务处。”

    “哟西。”影佐祯昭欣然点头,徐锐的态度还是让他很满意的,对于徐锐的能力,影佐祯昭也是丝毫不担心的,停顿了下,影佐祯昭又道,“特务处组建起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严密监视租界的巡捕营,而如果发现有合适的机会,果断予以打击!”

    “好的。”徐锐跪坐起身,答道,“回去我就安排人手监控巡捕营。”

    影佐祯昭点了点头,又道:“但是你们在执行任务时也一定要尽量保证自身安全,孤军营的人可不是好相与的,这次的解救行动,皇军还有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就吃了大亏,你们可不要重蹈我们的覆辙。”

    徐锐满脸谄媚的道:“多谢大佐阁下关心,我们一定会无比小心。”

    “哟西。”影佐祯昭欣然道,“天也不早了,那我就不再留你了。”

    当下徐锐起身告辞,影佐祯昭竟起身将徐锐送到了大门口。

    (分割线)

    一回到百老汇大厦,徐锐便立刻召集了特务处的头脑开会。

    参与会议的除徐锐、江南、柳眉和王沪外,还有特务一大队的大队长吴寒,特务二大队的大队长陈柏西及特务三大队的大队长刘一鸣,这其中,吴寒的特务一大队的成员主要是之前在上海的地下党,人员较少,只有十几个人。

    但这十几个党员都是知道真相的,是骨干!

    套用江南的话,这些党员都是久经考验的老党员了,忠诚度完全不用担心。

    陈柏西的特务二大队主要由淞沪支队的老兵所组成,人员也不多,只有二十来人,这些老兵并不知道真相,只知道他们的支队长跟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会长梁武义是生死兄弟,他们之所以进入和平促进会只是为了保存有生力量。

    其中人员最多的,是刘一鸣的特务三大队。

    刘一鸣是中央军三十六师的一个上尉连长,淞沪会战时受了重伤,战区主力撤离,他们这些重伤员却被遗弃在了江湾,一群路过逃难的难民看他们实在可怜,就带上了他们,把他们抬回到了公共租界,并且送到了一个收容站。

    刘一鸣和几个重伤员这才得以保住了性命。

    不过在伤愈之后,刘一鸣却拒绝回归部队,因为他的心已经凉了!当初他们三十六师第一批开进上海,与小鬼子浴血拼杀将近三个月,可是最后仅仅因为一次战斗没有打好,就遭到了战区长官部抛弃,这让刘一鸣十分的心寒。

    一转眼两年过去,刘一鸣原本以为他会就这样一直留在上海当个人力车夫,然后王沪生和江南先后找到了他,江南首先出面,并亮出了她的军统身份,邀请刘一鸣加入军统,却遭到刘一鸣的无情拒绝。

    然后王沪生出面,游说刘一鸣为民族而战。

    经过几次接触后,王沪生便亮出他的身份。

    面对**人的开诚布公,尤其是当王沪生向刘一鸣勾勒出城市游击战的蓝图后,刘一鸣身上沉寂了两年的鲜血终于再一次沸腾起来,再然后,刘一鸣加入和平促进会并担任特务三大队大队长也就顺理成章了。

    刘一鸣加入和平促进会后,立刻为特务处带来了大量的三十六师老兵。

    三十六师跟八十七师、八十八师合称为蒋委员长的三大御林师,在淞沪会战之前,可以说是国民军两百个师中战斗力最强的,就是相比中央军校教导总队也毫不逊色,此外,三十六师跟八十七师、八十八师也是首批进上海抗战的部队。

    自然而然的,三大御林师也是所有参战部队中伤亡最为惨重的!其中的三十六师,先后补充了九次兵员,淞沪会战溃败之后,像刘一鸣这样的,被遗弃在战场,最终被担架队收容进租界的重伤员,估计都有好几百人。

    刘一鸣在公共租界的这两年时间,除了拉人力车维持生计,还在暗中四处寻找并帮助三十六师的老弟兄,王沪生找到他之前,刘一鸣已经找到百多人,然后刘一鸣直接带着这一百多老兵加入了东亚和平促进会特务处。

    所以,刘一鸣的特务三大队足足有一百多人,而且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

    言归正传,等特务处几个主要首脑到齐之后,徐锐便立刻嘿嘿一笑,说:“弟兄们,机会来了,咱们很快就可以大干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