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 大幕拉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29章 大幕拉开

巡捕营在租界西区搞出这么大动静,很快就惊动了日本人。

  影佐祯昭昨天晚上跟徐锐谈完工作后,就住进了海军医院,不过今天一上午,不断有眼线来向他报告发生在租界西区的治安严打,影佐祯昭意识到事态非同寻常,在海军医院就再也呆不下去,当即就乘车回到了中村机关。

  一回来,影佐祯昭就找到中村俊向他报告租界西区的严打。

  “严打?”中村俊哂然道,“无非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借机立威而已。”

  作为一个高级间谍,中村俊很容易就能猜到这是徐锐所为,徐锐借助巡捕营之手在租界西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背后肯定有所图,而且所图绝对不小!不过作为一个有着很高职业操守的间谍,中村俊却必须对此不闻不问。

  影佐祯昭却摇摇头,说道:“可是,从严打的力度看,像是动真格的,因为遭到严打的不仅只是街头的小混混,甚至连青帮的帮众也在严打之列,黄金荣的徒弟,青帮四大金刚之一的林天羽,也让巡捕营抓了,为此黄金荣都闹到了租界工部局。”

  “是吗?”中村俊哂然说,“这么说巡捕营还真打算整顿租界的治安,不过,他们想的也未免太天真了,上海的治安,岂是靠着严打就能搞好的?”

  中村俊这么说其实也没错,因为上海治安差的根据就是租界,只要租界还在,上海的治安就绝对好不了!

  影佐祯昭说:“将军阁下,我担心的是,巡捕营这么做,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阴谋?”中村俊摇头说,“影佐君,我知道你是搞特工出身的,怀疑一切是你的职业习惯,不过,你也不能够什么事情都怀疑,要不然我们中村机关根本忙不过来嘛,毕竟我们的人力物力,还有精力都是有限的,是吧?”

  “哈依。”影佐祯昭顿首说,“让将军阁下费心了。”

  顿了顿,中村俊又接着说道:“对了,影佐君,还有个事,刚刚关东军司令植田大将阁下发来电报,催促我们将之前三个月的鸦片款项付清。”

  关东军在东北大肆种植并提炼鸦片,上海就是其倾销之地。

  事实上,鸦片销售的收入已经成为关东军的主要军费来源。

  影佐祯昭皱了皱眉说道:“将军阁下,不是说好了半年一结的么?”

  中村俊摆了摆手,说道:“影佐君你不知道,这半年多来,石原花钱如流水,植田将军也顶不住了,所以才会催着我们结清货款。”

  关东军在大肆扩充装甲部队,而且新上马了几条火箭筒的生产线,所以急需要用钱。

  “可我们这也不宽裕啊。”影佐祯昭皱眉说,“支给华中派谴军的经费都还没有付清,皇协军更是已经三月没支饷了,要是再拖欠下去,我担心皇协军会闹兵变,所以,我们自己用度都十分紧张,又哪有多余款项支付给关东军?”

  中村俊说道:“华中派谴军的经费先欠着吧,至于皇协军的军饷,就让中储行增发一千万中储券先顶着,大不了到时候再收回来,但是,关东军眼下可是正在节骨眼上,千万不能够断了他们粮饷,你还是尽快想想办法吧。”

  影佐祯昭说:“那就只能够加征商税了,可是现在正月都还没出,就已经先后加征过两次商税,再加征,我都找不着什么借口了。”

  中村俊说道:“找什么借口,你就直接说是明年的商税!”

  两人说话间,河本亮太走进来报告说:“将军阁下,梁桑过来了。”

  中村俊便对影佐祯昭说道:“影佐君,梁武义找你一定是有急事,你快去吧,另外千万别忘了那事,尽快结清关东军的鸦片款项。”

  “哈依,那卑职就先告辞。”影佐祯昭重重一顿首,然后吊着胳膊回了自己办公室。

  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影佐祯昭见到了梁武义,不过,这次梁武义却是没有再煮茶了,因为影佐祯昭已经把那套价值不菲的紫砂壶茶具收起来了。

  看到影佐祯昭进来,梁武义也就是徐锐立刻起身说:“大佐阁下,不知道你听说没,巡捕营正在租界西区搞治安严打,可热闹了。”

  “我也是刚刚听说。”影佐祯昭说道,“梁桑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大佐阁下,我还真有点小小的想法。”徐锐低声说,“我不管巡捕营是出于什么目的搞的严打,反正我只知道,巡捕营是皇军的敌人,他们是皇军的敌人,那也就是我们和平促进会特务处的敌人,所以,他们越是想要做什么,我们就越要搞破坏。”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说道:“他们想搞严打,我们就要搞反严打!”

  “反严打?”影佐祯昭眼睛一亮,饶有兴致的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从徐锐话里,影佐祯昭敏锐的发现了一个机会,一个不用加征商税就可以筹措到支给关东军鸦片款项的好机会!如果搞好了,这次不仅可以一次性结清拖欠关东军的鸦片货款,甚至还能有所盈余,说不定拖欠华中派谴军的经费也能补上。

  徐锐低声说:“我打算建一个帮会,以斧头帮的名义,公然进入租界西区收保护费,借机跟巡捕营冲突,我们这么做不仅可以打击巡捕营,甚至还可以借机那啥……”徐锐说到这里搓了搓手指头,挤眉弄眼说,“大佐阁下,你懂的。”

  影佐祯昭真听懂了,而且是正中下怀,他这正打瞌睡呢,梁武义就把枕头送上来了。

  这事妙就妙在不用日本政府或者维新政府背黑锅,因为这完全是黑帮的自发行为嘛,租界工部局和巡捕营就算知道这事是中村机关支持的东亚和平促进会特务处干的,他们也是无话可说,想找我们麻烦,你的证据在哪里?

  当下影佐祯昭说道:“既然决定了要做,那就索性狠一点!”

  从影佐祯昭的语气,徐锐听出了毫不掩饰的森森杀意,这老鬼子想玩大的?

  当下徐锐心领神会,低声说道:“大佐阁下放心,我们‘斧头帮’一定会把租界西区的大烟馆连根拔起,而且,所得好处,与中村机关****分成。”

  影佐祯昭的老脸立刻垮了下来,凶狠的瞪着徐锐不吭声。

  影佐祯昭一点不介意徐锐拿租界西区的大烟馆当肥羊宰,反正租界西区又不属于他们日本人的管辖区域,闹得再大也跟他们无关,更何况,梁武义若真把租界西区所有的大烟馆连根拔起,那些烟民就会涌入日租界,他们这边的生意就更好。

  影佐祯昭不满意的,是徐锐提出的五五分成的分赃方案。

  徐锐有些讪讪的笑了笑,又说:“那就,五五分账怎么样?”

  影佐祯昭闷哼了一声说:“梁桑,你知不知道租界西区有多少家大烟馆?你又知不知道把这些大烟馆一锅端了,能得到多少好处?”

  “这个嘛……”徐锐搓了搓手,说道,“应该有三五十万大洋吧?”

  “三五十万大洋?”影佐祯昭的脑门上立刻浮起两道黑线,说道,“你也太小看那些大烟馆的家底了,以我的估计,三五百万大洋都不止!你要是足够聪明,能把那些大烟馆历年积攒下来的家旗都给敲出来,三五千万也是有可能。”

  停顿了下,影佐祯昭又哼声说:“你们东亚和平促进会现在总共多少人?用得着这么多的经费?所以,你们留下三成就差不多了,其余七成全部上缴。”

  徐锐笑道:“大佐阁下,话不是这么说,眼下我们人是不多,可正因为人不多,所以我们才急需招人,所以才急需要用钱,你想啊,招人需要买装备吧?人多了需要车吧?还有给弟兄们安家费,各种费用累加起来,不菲哪。”

  影佐祯昭闻言心中暗骂,这纨绔子弟不是一向花钱大手大脚的嘛,怎么突然间变得精明起来了?当下没好气的说道:“好吧,那就四六,你们和平促进会四,中村机关六,就这么定了啊,不许再讨价还价了!”

  “好嘛,那就四六分账。”徐锐点头答应了,还不忘再要点好处,“不过,大佐阁下,我们特务处装备不足,弹药也是不多,你得给点。”

  “你这,可真是会找时候伸手。”影佐祯昭无奈,只能签了单子,然后让徐锐拿着单据去后勤处领取枪支还有弹药,最后,徐锐临走又拉了足足一卡车的枪支弹药回去,而且卡车在到达百老汇大厦之后还让扣下了。

  徐锐让卡车司机坐黄包车回去,还让鬼子司机给影佐祯昭带话,说卡车暂时借用了,等到这次行动结束后再还给中村机关。

  影佐祯昭接到报告后只能苦笑,他知道,这辆卡车肯定有借无还了,不过影佐祯昭对此也是不太在意,只要这次行动成功,东亚和平促进会少说也能给中村机关带来几百万大洋的收入,区区一辆卡车又能算得什么?

  一场好戏,正在缓缓拉开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