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3章 求告无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33章 求告无门

徐锐一边对逮到的肥羊进行熬鹰,一边却并没有停止对租界西区的“抢掠行动”。

  继第一天抢了福寿楼之后,之后两天又连续出动特务二大队以及特务三大队,对租界西区的各个街区进行了公开抢掠,短短三天时间,整个租界西区的十多家大烟馆全部遭到了洗劫,赌馆、妓院以及地下钱庄也纷纷遭到洗劫。

  不过特务处的针对性很强,专只对大烟馆、赌馆以及妓院等涉黑的产业下手,整个租界西区的涉黑产业有一家算一家,全部遭到血洗。

  不过,别的正当行业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所以,对百老汇大厦的这一行动,有人欢喜有人忧,甚至于还有人幸灾乐祸。

  李敬贤就在拜访上海总商会会长虞洽卿时,幸灾乐祸的说:“这些祸国殃民的东西,早该有人出来收拾他们了。”

  李敬贤是宁波小港李氏的当代家主。

  小港李氏还有骆驼方氏是宁波商帮中的两个主要成员,而宁波商帮则是江浙财阀中的主要组成部分,小港李氏和骆驼方氏除了金融业还兼营实业,因而对诸如大烟馆、赌馆以及妓院这样的涉黑产业,可以说是深恶痛绝。

  赌为万恶之源,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赌博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大烟馆就更加不用说了,一个人只要染上了大烟瘾,这辈子乃至整个家庭基本上就全毁了,因此像李家跟方家这样的正经商家,对赌和毒是深恶痛绝的。

  虞洽卿道:“可也没想到,最后竟然还是百老汇大厦收拾了他们。”

  在上海滩,百老汇大厦已经成了跟七十六号一样让人闻之色变的魔窟。

  不过对普通老百姓而言,百老汇大厦却没什么可怕的,因为他们并不欺负老百姓。

  真正畏惧百老汇大厦的,是那些沪上豪绅及权贵商家,如李敬贤这样的沪上豪绅,就很怕百老汇大厦,虽然说现在百老汇大夏只挑涉黑产业下手,但谁又敢肯定,将来他们不会对别的产业下手?不管怎么说,百老汇大厦都是跟七十六号一样的特务组织,都是日本人蓄养的恶犬,早晚都是会咬人的。

  李敬贤道:“这样才好呢,狗咬狗,一嘴毛,最好双方来个同归于尽,这样一来,上海滩就少了两个祸害,我们的日子也能好过一些。”

  作为正经商家,李家还有方家可谓深受黑恶势力之害,无论是他们创办的工厂还是经营的店铺,除了给租界的商税外,每个月还得额外拿出相当一部分钱财上贡给青帮,如果不上贡的话,他的工厂还有店铺根本别想正常营业。

  李家也抗拒过,可面对青帮的各种损招阴招,最后只能妥协。

  说句真的,李敬贤是真恨不得青帮的流氓立刻全死绝,所以,对于百老汇大厦抢掠租界西区黑产业的做法,李敬贤心下说不出的高兴。

  对李敬贤的话,虞洽卿却不置可否,说道:“李老弟,我跟意大利商人泰米那齐组建了一个轮船公司,专事从越南、泰国运输大米前来公共租界,眼下租界的人口暴增,粮价一日三涨,贩粮想必是有利可图,你是否要参一股?”

  “这可是好事,我们李家当然得要参一股。”李敬贤想了想,又说道,“不过,我们李家账上的周转资金已所剩无几,恐怕拿不出太多。”

  虞洽卿淡然道:“不知道李老弟能拿出多少?”

  李敬贤沉吟道:“虞老哥,要不然这样吧,我们李家也还有三条商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要不然就以这商船入股?不知道行不行?”

  虞洽卿闻言顿时眼睛一亮,说:“那敢情好。”

  虞洽卿坚持留在上海不走,其实还肩负着一个艰巨使命,那就是筹措经费。

  眼下大半个中国已经沦陷,国民政府的税源已近乎枯竭,而军费开支却日趋庞大,政府行政开支更是呈几何级数增长,单靠大西南的税收已经根本不敷使用,所以,蒋委员长就给了虞洽卿一个任务:筹措经费。

  中意轮船公司,就是虞洽卿用来筹措经费的产业。

  中意轮船公司才刚刚草创,正是急需商船的时候,李家的商船虽然吨位不大,也只能在沿海航行,而无法深入到大洋,但是对于刚刚草创的中意轮船公司来说,却仍是不可或缺的宝贵运力,有了李家的这三条商船,公司的运力就更加的可观。

  正说话间,秘书忽然进来报告:“会长,法租界巡捕房探长,黄金荣求见。”

  “黄金荣?肯定是为了黑产业遭抢掠的事情来的。”虞洽卿看了一眼李敬贤,然后又吩咐秘书道,“你跟他说我不在。”

  “对。”李敬贤深以为然道,“虞老哥可不能给黄金荣撑腰。”

  虞洽卿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李老弟你高看我了,我就是想给黄金荣撑腰,只怕也是撑不起来,你不知道,梁武义这个纨绔子弟的风头现在有多劲!人家不仅有个当南京行政院长的老叔,还有日本人给他撑腰。”

  “这小子确实够嚣张的。”李敬贤点了点头,又道,“竟然敢跟土匪似的,大摇大摆的进入到租界西区去抢掠,抢就抢吧,好歹藏个头尾,人家拦路打劫的好歹还蒙个脸,可是这小子却偏不,这小子是明目张胆哪!”

  虞洽卿道:“不是说斧头帮么?”

  李敬贤道:“斧头帮啥啊斧头帮,这小子嘴上说的斧头帮,可就他那排场、那形象,满上海滩谁不知道他就是之前大闹百乐门的梁二少?黄金荣还有青帮这回不仅是丢了里子,就连面子都丢尽,我倒是好奇,他们又会如何反击?”

  “管他们闹去,你刚才不也说了,反正是狗咬狗。”虞洽卿摇摇头,又说道,“不过李老弟,你家的那三条商船可要尽早交付。”

  “行,我这就回去安排。”

  李敬贤说完就起身走了。

  (分割线)

  回头再说黄金荣。

  黄金荣其实并不想出面,他已经七十多了,人生七十古来稀,现在他也已经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了,只想着安度晚年,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哪,梁武义那个小赤佬这几天在租界西区所干的事,这要是断他们青帮的根本哪!

  其实,黄金荣也不在乎青帮的死活,黄金荣从来就没有正儿八经的拜过老头子,所以他甚至算不上正宗的青帮门徒,不是青帮人,对青帮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感情,青帮,对于黄金荣来说,不过就是一样赚钱的工具而已。

  所以,黄金荣一点不在乎青帮的存亡。

  但是,黄金荣不能不在乎他的黑产业!租界西区的这十几家大烟馆、赌馆还有妓院几乎都是他黄金荣的产业,梁武义要把租界西区的黑产业一锅端,这是要他的命,黄金荣又岂能够不着急?又岂能不寻门路挽救他的产业?

  打劫的是梁武义,梁武义的叔叔是南京维新政府的行政院长,梁武义的背后又有日本人给他撑腰,所以向南京政府和日本人求助都是没用的,黄金荣想到的第一个求助对象,就是国民政府,现在也只有南京政府能救他了。

  军统的飓风队不是正在搞铁血锄奸么?

  像梁武义这样的铁杆汉奸,就应该头一个被铲助!

  于是黄金荣带上百两黄金,匆匆前来上海总商会,向虞洽卿求助。

  然而,黄金荣却没有想到,在上海总商会,居然吃了一个闭门羹。

  从虞洽卿的态度,黄金荣就立刻揣摩出来,国民政府是不可能给他撑腰了,因为上海总商会会长虞洽卿是江浙财阀的代表人物,也是蒋委员长的铁杆支持者,某种程度上来讲,虞洽卿的态度那就是蒋委员长本人的态度。

  国民政府不肯出面干预,军统的力量是指望不上了。

  黄金荣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到法租界,回到他的公馆。

  不过让黄金荣意外的是,法租界的总巡捕费沃里居然在他的公馆。

  看到费沃里,黄金荣眸子里便立刻流露出一抹希冀之色,如果法国人愿意出面的话,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转圜余地,在黄金荣想来,梁武义再嚣张,日本人的话他总不敢不听,所以只要法国政府能对日本政府施加压力,事情就有转圜余地。

  当下黄金荣谄媚的说道:“费沃里先生,您是来帮我的么?”

  “哦不不不,黄先生你别误会,我没那么大的能量,可帮不了你。”然而,让黄金荣感到无比失望的是,费沃里却摇头说,“我只是有个小小的建议,你难道忘记了,梁武义也是三鑫公司的股东,而且还是大股东!”

  黄金荣闻言先是愣了一下,遂即眼前一亮。

  是啊,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梁武义可也是三鑫公司的股东,而且还是最大的股东,百老汇大厦在租界西区的这种搞法,可是会严重影响到整个鸦片行业的健康发展,三鑫公司作为上海鸦片行业的龙头,收益也会受到严重影响。

  费沃里笑着说道:“黄先生,你应该直接去找梁武义本人。”

  “我这就去找他。”黄金荣说干就干,当下又从家里拿出了一百两黄金,然后驱车直奔百老汇大厦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