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 我就是规矩(求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34章 我就是规矩(求票)

半个小时后,黄金荣的汽车到了百老汇大厦。

  不过,黄金荣来的不是时候,徐锐正好率队外出了,守门的两个特务死活不肯让黄金荣进入大厦,黄金荣就多说了一句,结果就惹恼了其中一个守门的特务,这个二愣子特务竟反手扇了黄金荣一耳光,让他闭嘴。

  这一耳光却把黄金荣打懵了。

  梁武义嚣张跋扈,黄金荣是早就知道的,梁武义连张啸林、傅筱庵这样的人物都是说拍死就拍死,又岂是一个嚣张得了?但是黄金荣万万没想到的是,梁武义的手下,百老汇大厦一个看门的小喽罗都如此之嚣张,居然都敢扇他黄金荣的耳光!

  黄金荣捂着刚刚挨了打的脸,目光呆滞,开始怀疑人生了。

  想他黄金荣不到三十岁就当上了法租界的探长,娶了林桂生之后更是扶摇直上,成为整个上海滩的地下教父,就连凶名赫赫的杜月笙都曾经拜在他脚下,口称他为老头子,可是现在却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喽罗扇耳光。

  跟着黄金荣过来的几个打手反手要拔枪,却让黄金荣制止了。

  黄金荣虽然生气,却也知道,打死百老汇大厦看门的小喽罗,并非难事,可是打死人家之后的善后却是难事,梁武义的难缠可是出了名的,杀了他的人,岂能有好?何况,现在他黄金荣还有求于他呢,所以这口气只能够忍。

  黄金荣心里淌血,忍气回到车上开始等。

  这一等就是半天,一直到傍晚时分,才终于等到梁武义回来。

  不过梁武义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跟着他的奔驰车一起回来的,还有十几辆卡车。

  远远看到奔驰车引领着十几辆卡车过来,刚刚扇了黄金荣一耳光的特务便赶紧带着同伴推开了铁门,奔驰车片刻都没有停,径直从大铁门驰进了院子里,之后的十几辆卡车也是呼啸着开进去,卷起漫天的烟尘黄土。

  紧接着,百老汇大厦里的一层办公楼里便冲出了一大群特务,上前打开十几辆卡车的后拦板,然后,先是一群黑衣人从车上跳下来,再然后押着一串串的“肉票”下了车,远远看到这些肉票,黄金荣的腮帮子便不自禁的抽搐起来。

  百老汇大厦对租界西区的“洗劫行动”仍然在继续。

  不用想,这十几车的肉票又是从租界西区的大烟馆、赌馆以及妓院里抓过来的,这也意味着租界西区又有十几家黑产业遭到洗劫,这更意味着他的黑色收入又少了一大块,他奶奶个熊,这样下去他黄金荣的产业就全完了。

  当下黄金荣便示意司机把车子开过去。

  司机一脚踩下去,将油门踩的轰轰响。

  汽车引擎的巨大轰鸣声很快就引起了院子里那群特务的注意,下一个霎那,便有十几个身穿黑衣的特务蜂拥而出,将黄金荣的座驾包围了起来,有个脾气躁的直接就一拳头砸在前引擎盖上,把锃光瓦亮的前引擎盖砸出了一个巨大凹坑。

  黄金荣的脸肌便抽搐了一下,苍天啊,我的限量版劳斯莱斯!

  剩下的十几个特务也都不是好相与的,使劲拍车门,几乎要将车子拍散架。

  都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反之,如果将跋扈,手下的兵也一定跋扈,百老汇大厦有梁武义这样的处长,底下的特务又岂能是善茬?就算没有梁武义的刻意纵容,这些家伙也会很嚣张,更何况还有梁武义的刻意纵容。

  “下来,快下来!”

  “麻溜的,赶紧滚下来!”

  “竟敢在百老汇门前撒野,活腻歪了?”

  “他奶奶个熊,老子管你是黄公馆的,还是蓝公馆的,赶紧给老子滚下来!”

  黄金荣的司机摇下车窗,才刚说了一句我们是黄公馆的,便已经被群情激愤的特务硬生生从车窗提溜出去,然后不由分说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暴打,紧接着暴怒的特务又拉开了后车门,将黄金荣也提溜下车。

  眼看黄金荣也要挨打时,徐锐终于露面了。

  “住手。”徐锐叉着双手,懒洋洋的走过来。

  围住黄金荣的十几个特务便立刻往两侧让开,徐锐走进人群,低头一看,只见黄金荣已经被放倒在地,额头磕破了,一张胖脸也蹭破了,就黄金荣现在这副鬼样子,说他曾是上海滩的****教父,谁他妈信啊?

  “唉呀呀,这不是黄老板吗?”

  徐锐俯视着黄金荣,神色中绝无一丝的怜悯。

  还是那话,解放军跟黑恶势力是天生的死敌,作为一名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解放军战士,徐锐的眼睛里绝对容不下任何的黑恶势力,这些欺男霸女、开设赌馆、赎卖毒品的流氓混混全部名列于必杀的名单。

  之所还没杀黄金荣,是因为还不到时候而已。

  黄金荣纵横上海滩将近半个世纪,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从徐锐冷漠的眼神中,黄金荣看出了毫不掩饰的杀机,黄金荣忽然间有些后悔,或许今天他不该来百老汇大厦的,但愿梁武义这纨绔公子能守点儿规矩。

  当下黄金荣狼狈的爬起身,拱手一揖后说道:“梁二少。”

  徐锐走过来,绕着黄金荣转了两圈,笑问道:“黄老板,找我有事?”

  “呃,没事,没什么事儿。”黄金荣连忙摇头,“就是刚好路过这里,知道二少你就在百老汇大厦,所以进来拜访一下。”顿了顿,黄金荣又干巴巴的一笑,说,“不管怎样,二少都还是三鑫公司的大股东,我理应来拜访一下,嘿。”

  “有劳黄老板挂念。”徐锐肃手说道,“那就,里边请吧?”

  “呃,不了,我忽然想起来还有急事,所以就不进去了。”黄金荣赶紧摇头,他现在只想早些逃离这里,离得百老汇魔窟、离得梁武义这魔王越远越好!不然,万一梁武义这魔王一个转念,他就想走也是走不成啦。

  说完,黄金荣转过身就想离开。

  徐锐没阻拦,只是冷幽幽说道:“黄老板,这就打算走啊?”

  听到这话后,周围的十几个特务便立刻又呼啦啦的涌上来,将黄金荣围住,黄金荣的司机还有两个保镖想掏枪,可不等他们掏出枪,十几枝二十响盒子炮便已经顶住了他们的脑门还有后腰,黄金荣的司机和保镖便不敢再动。

  徐锐从地瓜手里接过雪茄,地瓜又叮的一声打着打火机替徐锐点着。

  徐锐深吸了一口烟,然后慢腾腾的踱到黄金荣面前,冷森森的说道:“黄金荣,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既然都来了,那就不用再走了,留下吧,什么时候林桂生把你的万贯家财都送过来,你再离开也是不迟!”

  黄金荣闻言顿时瞠目结舌:“姓梁你,你绑我的票?”

  “怎么,很奇怪吗?”徐锐微微一笑,“你这又不是第一回,对吧?”

  黄金荣的脸便立刻垮下来,这还真不是他第一次被人绑票了,早在民国十二年,他就曾经被卢小嘉绑过票,最后还是靠着杜月笙的斡旋,再加上林桂生舍弃了小半的家产,才终于把他从牢里捞出来,却没想到,年过七旬,居然又被人给绑票了。

  更令黄金荣感到气恼的是,这次还是他自己送上门给人绑的。

  早知道是这样,就应该缩在法租界里不出来,费沃里害人哪!这狗曰的法国佬,出的什么馊主意啊?这下,可把我老黄给害苦喽。

  徐锐却根本懒得管黄金荣心里怎么想的,冷然道:“带走!”

  当即便有两个国民军老兵虎狼般抢上前,推着黄金荣就走。

  黄金荣急了,垂死挣扎道:“姓梁的,你真就不打算遵守道上的规矩?我今天可是专程来拜访你的,你却帮了老子票,你这么做,会激起上海滩整个地下势力的公愤的,到那时候你在上海滩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慢着!”徐锐一扬手,两个老兵便立刻停下脚步。

  黄金荣还道是刚才的威胁发挥作用了,当下又道:“姓梁的,我知道你背后有你的老叔梁鸿志还有日本人给你撑腰,但是上海滩,不是日本人一家说了算的,更不是你老叔梁鸿志说了算,你要在上海混下去,就必须遵守上海的规矩……”

  徐锐缓步走过来,停下,先微微一笑,然后照着黄金荣的脸上喷出一口浓烟。

  黄金荣便立刻剧烈的咳嗽起来,自从过了六十岁,黄金荣就再没抽过一口烟,因为医生告诉他,他的肺不好,再抽烟就活不成了。

  黄金荣长时间没有抽烟,被这口浓烟呛了个半死。

  “上海的规矩?什么规矩?”徐锐先是微微一笑,然后一张脸马上就垮下来,杀气腾腾的说道,“狗屁规矩!我就是规矩!我梁武义说的话就是规矩!你让你死,你就活不了,我让你献出全部家财,你就不能留下一文钱,这就是规矩!”

  说完,徐锐又拍拍黄金荣的胖脸,说:“懂了吗?”

  PS:追更没书看的,可以看看我的老书《抗战老兵之不死传奇》,非穿越,无意淫,虽然沉重,但绝对是好文,绝对是剑客的巅峰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