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徐锐的计划-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35章 徐锐的计划



    徐锐才刚回到百老汇大厦副楼七层的办公室坐下,王沪生就进来了。

    “老徐,你真打算把黄金荣当肉票给扣押下来呀?”王沪生一进来就问道。

    “为什么不?”徐锐笑着反问道,“黄金荣可是一头大肥羊,而且其肥美的程度丝毫不会比段宏野和卢小嘉这两个公子哥差,值老鼻子钱了。”

    王沪生说道:“可问题是,黄金荣的身份不一般哪。”

    “是吗?”徐锐微笑着说,“可我怎么没觉得有什么不一般?”

    “老徐,你这不是抬杠么?”王沪生瞪了徐锐一眼,又说道,“黄金荣可是上海青帮划时代的人物,说他是青帮的教父也是毫不为过,虽说他现在老了,已经不怎么过问帮中的事务了,可是他的影响力仍旧在。”

    徐锐嗯哼了一声,笑着说:“所以呢?”

    王沪生没好气道:“我担心扣押黄金荣的这一举动会触怒整个青帮,到时候整个上海青帮联合起来对付我们,那我们的日子可就十分的难过了。”

    “老王你多虑了。”徐锐摇摇头,又说道,“先一个,黄金荣并没有你所说的那么大的影响力,更加算不上上海青帮的教父,早十年前他的声势地位就已经不如杜月笙和张啸林,现在更是连咸鱼都不如,这样的杂鱼还想翻身?”

    稍稍停顿了一下,徐锐又说道:“再一个,上海青帮也没什么可怕,他们要不识相,敢跟我们百老汇对着干,那就灭了青帮又能如何!不过就是一群欺男霸女、坑蒙拐骗偷外加黄赌毒无恶不作的流氓,灭了他们那叫为民除害!”

    “你说的倒容易。”王沪生轻哼了一声,不过也没有再在这件事情跟徐锐争执下去,而是把话题转到了别处。

    王沪生接着说道:“不过老徐,你这次一家伙绑来这么多肉票,而且基本都是肥羊,只要你能够顶得住压力,最后到手的赎金想必也不会少,我刚才跟老叶粗略的估算了一下,极可能会有上亿元法币,甚至更多!”

    说到这里,王沪生停顿了下,咕嘟一声咽下一口唾沫,然后又说道:“这么多钱,你真打算跟影佐那个老鬼子四六分账?”然后不等徐锐说话,就又接着说道,“我在这里,事先跟你表个态啊,这事我是不会同意的,这么做那叫资敌!”

    “好怕怕。”徐锐笑道,“老王,我要是非这么做呢?”

    “你?!”王沪生闻言先是一愣,遂即怒道,“那我就跟你绝交!”

    徐锐哈哈一笑,然后起身拍了拍王沪生肩膀,笑道:“老王,咱们认识也有这么长的时间了,你啥时候见过我给鬼子占便宜?”

    王沪生想了想,点头说:“好像还真是,从来只有你占鬼子便宜,从来就没有鬼子占你便宜的时候……”说到这里,王沪生忽然神情一动,急切的说道,“老徐,你是不是早就想好应对之策了?你个狗曰的,对老子居然还敢保秘?”

    徐锐咧嘴一笑,又说道:“我又没问我,我说什么说?”

    “那我现在就问你了。”王沪生急声道,“你快告诉我。”

    “这事,其实很简单。”徐锐嘿然说道,“无非就是转移财产。”

    “转移财产?怎么个转移法?”王沪生茫然道,“公然将勒索来的钱财送到巡捕营?这也太过明显了吧?这保密工作恐怕不太好做,因为涉及的钱太多,很容易就会走漏风声,一旦走漏风声,咱们就前功尽弃了。”

    “我说老王,你这脑子真应该开个窍了。”徐锐拿手指轻轻敲击着王沪生的后脑勺,取笑说,“怎么就是学不会拐弯呢?”

    “少卖关子。”王沪生一把拨开徐锐的手,火道,“赶紧的说。”

    徐锐便说道:“直接送钱到巡捕营肯定是不行的,因为这很可能涉及到上亿元甚至更多金额巨款的转移,目标太大,保密工作很难做,所以这是不行的!”说到这里停顿了下,徐锐又道,“但是,送情报却是可以的。”

    “送情报?”王沪生反应过来了,“你是说,把我们从肥羊嘴里拷问出来的情报,送给巡捕营,然后让巡捕营的人去弄这钱?”

    徐锐微笑说:“老王,你终于开窍了。”

    “去去,少在那里调侃老子,老子可是政委。”王沪生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还是有个问题啊,巡捕营的人怎么下手去捞钱?不管怎么说巡捕营都是租界西区的守护者,你却让他们跟我们百老汇一样去抢劫,这也不是个事。”

    “老王,我可没说让巡捕营跟我们一样去抢。”徐锐没好气道,“巡捕营将来还要立足上海坚持抗战,他们真要学我们去公然抢劫,岂不是把形象给败坏了?今后还有老百姓支持我们抗战才怪,所以这事绝不能做。”

    王沪生便茫然的问道:“那么,巡捕营怎么弄钱?”

    徐锐便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老王,我刚说你聪明,结果你又笨上了,巡捕营当然不能公开出面去抢钱,但是他们也可以派人冒充斧头帮的人去抢啊,顶多就是不要做得像我们百老汇这么明目张胆就是了。”

    “对哦!”王沪生一拍大腿,兴奋的道,“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

    说完了,王沪生便一下子全都明白了,接着说道:“老徐,你明白了!我说呢,你明明说过要冒充斧头帮的人去租界西区绑肉票,可真到了动手之时,却又是开你的大奔,又把影佐给你的卡车都带上,仿佛恨不得别人不知道你是梁二少似的,原来你是在埋伏笔,为巡捕营冒充斧头帮打掩护。”

    徐锐只嘿嘿一笑,算是默认。

    事实上,这确实是徐锐事先打的伏笔。

    因为他已经借过了斧头帮余孽的名义,那么后面,当巡捕营的人也借助斧头帮余孽的名义去抢劫时,既便事有不慎露出了少许马脚,也不会太过于引人注目,别人还是会习惯性的把这笔账记在梁武义还有百老汇大厦的头上。

    但是徐锐到了影佐祯昭那里,却是有了推脱的理由。

    钱都让巡捕营的王八蛋抢了,老子哪有钱给你分账?

    必须得承认,徐锐的思维还是很缜密的,几乎无懈可击,但是在具体执行的过程当中会执行成什么样子,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分割线)

    黄金荣被百老汇大厦给扣下了,而且还是在上门谈判的时候被扣的,梁武义甚至还派人给黄公馆送信,让黄金荣的夫人林桂生准备好黄家所有的财产前去赎人!不过,如此石破天惊的重大事件,却并没有在上海引起太大的波澜。

    没有别的,实在是因为上海的百姓已经对此感到麻木了。

    要说势力,黄金荣不过是一个退居二线的青帮过气大佬,跟张啸林这个真正的上海滩之王根本没法比;要说权力,黄金荣不过租界界一个退休探长,跟傅筱庵这个正当红的维新政府行政院长根本没办法比。

    然而,就是这权势熏天的傅筱庵还有张啸林,却让梁二少像拍苍蝇似的拍死了,所以梁二少绑票黄金荣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甚至就连第二天的报纸都没怎么报道。

    事实证明,黄金荣太过高估自己的分量了,什么道上的规矩?****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规矩!或者说从来就只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实力为尊!百老汇大厦现在拥有碾压青帮的实力,所以就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搞谁就能搞谁!

    不过,黄金荣的夫人林桂生却是一个厉害人物。

    林桂生能够从一个柔弱的女子,成为上海滩最有名的白相姐,那可不是侥幸的!

    无论心机、手腕还是临机决断,林桂生都一点不输须眉男子,黄金荣之所以能从一个小小的法租界探长成为上海滩的教父,主要还是靠着林桂生的助力!

    接到百老汇大厦的勒索信之后,林桂生就立刻判断出麻烦大了。

    林桂生敏锐的意识到,黄金荣这次的麻烦,只怕比卢小嘉那次还要大,卢小嘉那次的事情还可以通过杜月笙转圜,而且卢小嘉只是个胸无大志的纨绔子弟,只要给他面子,再把露兰春送给他,事情就解决了一大半。

    但这次,林桂生却连居中转圜的人都找不着。

    梁武义虽然跟卢小嘉一样也是个纨绔子弟,但是两个人的行事作风,却是完全没有可比性,卢小嘉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偶尔也会办点正事,但是梁武义却是一个杀伐决断的枭雄式人物,这点,从他大闹百乐门,痛下杀手干掉张啸林和傅筱庵就能看出来,至少卢小嘉是绝没有这样的狠劲的。

    经过权衡,林桂生认为,就算是通过层层关系找到日本人出面调停,也未必能有好的结果,说不定反而会被日本人也趁机撕下一块肉,日本人可不是善男信女!所以,与其求日本人出面去换取那渺茫的机会,还不如铤而走险,博一条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