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9章 坐山观虎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39章 坐山观虎斗

事实上,徐锐命令巡捕营假借斧头帮的名义,去抢劫那些肥羊的家资,并不仅仅只是为了转移财产,同时也是为了给巡捕营找一个借口,好让巡捕营跟百老汇大厦全面开战,这也是徐锐整个计划中的关键一步。

  只有让巡捕营跟百老汇大厦长时间处于战争状态,百老汇大厦才有借口扩充武装,只有让巡捕营跟百老汇大厦长时间处于战争状态,当巡捕营从海外进口武器时,才不会显得那么的引人瞩目,才不会引起小鬼子的提前警觉。

  当然了,百老汇大厦和巡捕营只是在唱双簧而已。

  斧头帮在租界西区公然打家劫舍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最先知道这个消息的,是公共租界工部局下属的警务处,因为租界西区的吃瓜群众在向巡捕营报警无效后,便直接把电话打给了租界工部局警务处,不过让吃瓜群众失望的是,租界工部局警务处在接警后,也没有派出巡捕。

  虽然没有派巡捕前往,但是警务处长约翰逊还是第一时间赶到了工部局,把这一消息报告给工部局总董事乔纳森。

  不过,乔纳森知道消息之后非但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

  没错,租界工部局确实已经跟巡捕营达成了协议,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双方就真的已经握手言和了,且不说巡捕营事实上从公共租界割走了租界西区,就说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六百多名官兵,都还让巡捕营关着呢,乔纳森又怎可能没有芥蒂?

  “真的吗?斧头帮今天再次大闹租界西区,还抢了平民?”乔纳森闻言大喜,又用猪脚似的胖手用力的挥舞了下,大笑道,“抢的好!哈哈!”

  乔纳森自然是有理由感到高兴,因为如果百老汇大厦仅仅只是抢劫了大烟馆、财馆以及地下钱庄等祸害人的营生,租界西区的老百姓只会拍手称快,巡捕营也可以不管,但是现在百老汇大厦抢了平民百姓,巡捕营就必须管了。

  巡捕营如果这都不管,立刻就会民心丧尽。

  但如果管,就势必会跟百老汇大厦爆发正面冲突。

  百老汇大厦和巡捕营都是过江的强龙,打起来就热闹了。

  乔纳森直恨不得搬一张小板凳,坐到租界西区去看热闹。

  约翰逊却皱紧了眉头,小声说:“不过,总董事先生,百老汇大厦的人做的也确实有点儿过分了,前几天只是抢劫大烟馆、赌场还有舞厅什么的,那也就算了,还不至于威胁到租界的治安!但这次他们抢的是平民,这是会引发整个租界秩序的崩溃的。”

  乔纳森吸了一口雪茄,淡然道:“所以呢?约翰逊处长,你认为应该怎么做?”

  约翰逊道:“我认为应该警告一下日本人,让日本人去约束一下百老汇大厦,他们拿租界西区的烟馆、赌馆还有舞厅什么的当肥羊宰,我们没意见,但是绝不能扩大化,更不能威胁到租界中区、租界东区,以及老西区的安全。”

  “先不急。”乔纳森摆了摆胖手,淡淡的说,“还是先让巡捕营跟百老汇大厦掰一掰手腕吧,这两家都是一样嚣张,对大英敌国都一样的不友好,那就先让他们去斗一斗,中国有句话,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他们最好能够打个两败俱伤。”

  “可是,总董事先生,任由百老汇大厦这么胡闹下去,整个公共租界的治安就会急剧恶化,到时候,就有可能出现辖区内的富豪大举外迁的情形。”约翰逊是警务处长,他优先考虑的却是整个租界的治安。

  “不会,租界的治安不会崩溃的。”乔纳森却摆了摆手,自信的说道,“因为,巡捕营也绝不会看着租界治安崩坏。”顿了顿,乔纳森又嘿嘿低笑道,“所以,约翰逊处长,我们尽管坐山观虎斗就是了,看着巡捕营跟百老汇大厦斗个两败俱伤。”

  “好吧。”乔纳森都这么说了,约翰逊只能作罢。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极司菲尔七十六号。

  警卫总队长兼特务一大队的大队长吴世宝第一时间来到李士群的办公室。

  看到吴世宝进来,李士群便立刻蹙紧了眉头,很不高兴的问道:“阿宝,你又请假?”

  最近这几天,梁武义的百老汇大厦干的是风生水起,他们七十六号的风头已经完全被百老汇大厦盖过了,所以李士群的心情非常的恶劣。

  昨天影佐祯昭把他叫去开会,当着他的面把梁武义一通狠夸。

  看着当时梁武义得意的嘴脸,李士群心里就跟吃了苍蝇似的。

  再加上李士群在租界西区的好几家大烟馆也有股份,梁武义此举无形中也断了李士群的财路,这就使得他心情更加恶劣。

  所以这几天,李士群对吴世宝也没什么好脸。

  吴世宝知道李士群心情不好,赶紧赔笑脸道:“主任,我不请假。”

  李士群抬头看了吴世宝一眼,哼声说:“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主任,瞧您说的。”吴世宝挠了挠头,又道,“我刚听到个消息。”

  “消息?”李士群又掠了吴世宝一眼,淡然道,“什么消息?说来听听。”

  吴世宝便小声说道:“主任,我刚接到手下报告,说是斧头帮刚刚在租界西区公然打家劫舍,而且这次劫的不是大烟馆、赌场、舞厅这种娱乐场所,而是正常住户,这梁武义的胆子未免太大了,真当自己是土匪山大王?”

  “公然打家劫舍?”李士群愕然道,“抢的还是正常住户?”

  “就是正常住户,不过是大户。”吴世宝小声说,“霞飞路一百零八号,我记得好像是段宏野一个外宅,那娘们以前也是百乐门讨生活的舞女。”

  七十六号干的就是特务的活,沪上名流的**那是必须要搜集齐全的。

  “就算是舞女,就算是大户,那也是正常住户啊!”李士群瞠目结舌道,“这个梁武义还真是嚣张到没边了,正常住户也敢抢劫?他就不怕开罪沪上整个豪绅阶层?到时沪上的豪绅阶层一旦联合起来,日本人也保他不住,更别提他那个老叔。”

  “是啊,这小赤佬真是狂到没边了。”吴世宝连声的附和。

  只不过,李士群更关心抢到了多少好处,当下又问吴世宝:“阿宝,斧头帮从段宏野的外宅抢了多少好处?”

  “听说不老少。”吴世宝道,“足足装了两大卡车。”

  “我艹!”李士群便立刻破口大骂道,“倒是便宜了梁武义这狗曰的。”

  吴世宝又说道:“主任,这些天百老汇大厦的人都快骑到我们七十六号脖子上了,您看要不要借这个机会,整一整他们?”

  李士群冷然道:“整他们,你怎么整?”

  吴世宝小声说:“暗中撺掇沪上豪绅,联合起来给梁武义施加压力!”

  “没那么容易。”李士群却摆了摆手,眯着眼睛说道,“昨天影佐这老鬼子把我和梁武义叫去中村机关开会,听影佐话里话外的意思,百老汇大厦在租界西区的行动,背后应该有中村机关的暗中支持。”

  “不会吧?”吴世宝瞠目结舌的道,“中村机关会支持梁武义这么胡闹?”

  “为什么不会?”李士群闷哼一声,说,“只要梁武义能帮日本人搞钱,影佐那个老鬼子就会全力支持,你不要忘了,眼下日本人的日子也是过的紧巴巴的,南京维新政府、二十多万皇协军、还有华中派谴军,全都指着上海的税收过日子呢。”

  吴世宝说道:“正因为日本人指着上海税收过日子,所以才不会由着梁武义胡闹,因为上海税收的大头就是鸦片税收,按梁武义的这种搞法,分明是要把鸦片行业连根拔起,这叫杀鸡取卵,日本人难道就不懂?”

  李士群却冷然说道:“就算杀鸡取卵,杀的也是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鸡,取的也是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卵,关日本人鸟事?”

  “可这只是日本人的一厢情愿。”吴世宝说道,“难道巡捕营就只会挨打不会反击吗?万一他们把火烧到租界北区还有东区,到时候整个租界北区还有租界东区的鸦片行业也被巡捕营连根拔起,日本人就知道厉害了。”

  “管他娘的。”李士群哼声道,“反正我只知道,如果百老汇大厦真跟巡捕营干起来,那就有乐子可瞧喽,巡捕营可不是什么善茬,真要是打起来,可够梁武义那小子喝一壶的,他的百老汇大厦没准也就干到头了。”

  “倒也是。”吴世宝小声说道,“主任,要不然我们帮他们添一把火?”

  “添把火?”李士群下意识的摩挲着自己光溜溜的下巴,阴声说道,“怎么添?”

  吴世宝阴笑着说道:“咱们也派一队人,也冒充斧头帮的人到租界西区干一票,最好还能杀几个平民,这一来,我们不但可以从中捞点儿汤汤水水喝,还可以让巡捕营跟百老汇大厦之间的仇恨更加的深,然后两家非拼个你死我活不可。”

  李士群想了想,还是决定先观望一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