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0章 全面宣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40章 全面宣战

早上七点,李肖夏一如平常起床,刷过牙、洗过脸,再拿起公文包匆匆出门,准备前往租界东区的洋行上班,到了楼下巷口,李肖夏买了一副大饼,一边吃一边等电车,车站广播里边正在播送毫无营养的广告,使人毫无兴趣。

  李肖夏是留美归来的化工学博士,跟那些仰慕西方文明、学成之后留在美国的留学生不同,李肖夏从骨子里就透着对中华文明的挚爱,所以博士后毕业之后,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母校的高薪聘请,毅然决然的回了中国。

  然而,李肖夏刚回到上海,便生了一场病,在他病中时,淞沪会战爆发,紧接着上海沦陷,之后李肖夏便滞留在租界,为了生计所迫,李肖夏不得已在一家经营化工产品的洋行寻了个差事,再然后一耽搁就到了今天。

  现在,李肖夏就有心报国,也不知应该上哪了?

  国民政府都撤到大西南了,国民军也撤退到了华中腹地,他一个文弱书生,根本不可能穿过几千里的敌占区前去投奔,真要不顾一切过去,没准走到半路就已经饿死,或者被土匪乱兵什么的给干掉了,乱世人命贱如狗哪!

  忽然,广播里播送的毫无营养的广告忽然停了,然后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现在插播一条消息,租界西区巡捕营有重要宣言公布。”

  听到这个声音后,所有人全都屏住了呼吸。

  原本在路边摊吃早餐的食客也停下了筷子。

  片刻的寂静之后,广播里忽然响起一个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

  “上海的同胞们,我是巡捕营的营长谢元。”

  “最近几天,百老汇大厦匪徒假称斧头帮,在我租界西区恣意妄为、公然抢掠,此举严重破坏了租界西区的治安秩序,更严重威胁到租界西区全体同胞的安全,我巡捕营作为租界西区的守护力量,保护治下百姓可谓责无旁贷。”

  “作为巡捕营的最高长官,今天我在这里严正宣告,我们巡捕营决定对百老汇大厦全面宣战,我们将会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一切手段,但求杀敌保国!自今日始,我巡捕营将与百老汇大厦无日不战,无时不战,至死方休!”

  “另外,我在此强烈呼吁,滞留上海之国民军老兵及有志之士,别再袖手旁观,勇敢站出来,跟侵略者和民族败类血战到底!我谢元将在巡捕营驻地恭迎有志之士的到来,也将与你们并肩战斗,直至马革裹尸、为国而死!”

  听到马革裹尸、为国而死这两句,李肖夏的血一下就燃烧起来。

  电车来了,只要踏上电车,就会把他带到租界东区,然后就会开始又一天忙碌又无聊的工作,然而在上车前的一刹那,李肖夏却忽然顿住脚步,电车停了片刻很快又启动,沿着铁轨缓缓往前驶,李肖夏却始终没去追。

  直到电车彻底消失在街头,李肖夏才猛然一握拳头,做了决定。

  下一霎那,李肖夏便毫不犹豫的将手里的公文包往大街上一扔,然后转身就走,直奔租界西区的巡捕营而去。

  半小时后,李肖夏便来到了巡捕营的驻地。

  巡捕营驻地的大门右侧的门房,已经改成了招兵处,十几个青年正在窗口排队,李肖夏没有一丝犹豫,站到了队伍最后。

  片刻之后,就轮到了李肖夏。

  “姓名。”窗口后面的老兵抬头掠了李肖夏一眼。

  “李肖夏。”李肖夏答道,“木子李,不肖子孙的肖,夏天的夏。”

  老兵又抬头看李肖夏一眼,迅速写好了名字,又问:“籍贯哪里?”

  “哈尔滨,佳木斯。”说到籍贯时,李肖夏脸上的神情便黯淡下来。

  老兵第三次抬头看李肖夏,又问道:“有什么特长?”

  “特长?”李肖夏闻言愣了一下,当兵还需要特长?不过下一霎那,李肖夏便立刻反应过来,说道,“我会制作炸弹,这个算不算特长?”

  “你会制作炸弹?”老兵闻言顿时眼睛一亮。

  “嗯。”李肖夏点头道,“我是学化工的。”

  “大学生?”老兵的眼睛更加亮了。

  李肖夏微微颔首,说道:“也算吧。”

  “跟我来。”老兵说完便站起身,把登记的工作交给旁边另一个老兵,然后带着李肖夏直入军营之内。

  (分割线)

  与此同时,徐锐再次被影佐祯昭叫到了中村机关。

  “梁桑,你听广播了吗?”影佐祯昭指了指摆在桌上的收音机。

  “广播?”徐锐心知肚明,脸上却装傻,茫然道,“什么广播?”

  影佐祯昭摇了摇头,说道:“就刚才,巡捕营跟你们百老汇大厦宣战了。”

  “宣战?”徐锐的眉毛猛的扬了一下,然后笑道,“大佐阁下,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做会咬人的狗不叫,会叫的狗它不会咬人,巡捕营公然在广播里叫嚣宣战,不过是恫吓,虚张声势而已,何况,它就真的宣战,我们也丝毫不惧。”

  影佐祯昭说道:“我只是提醒你,千万别掉以轻心,巡捕营的实力还是非常强大的,上次解救行动,我们就曾在他们手下吃大亏,足足损失了三个半中队!七十六号也遭重创,到现在都还没能恢复元气呢。”

  徐锐连忙顿首,说道:“多谢大佐阁下关心,我们一定会小心的。”

  影佐祯昭摆摆手又道:“对了,你们百老汇大厦开始抢掠行动也已经好几天了,到现在为止,一共捞了多少好处?”

  徐锐闻言立刻叫苦道:“大佐阁下,根本就没捞到多少好处。”

  “纳尼?”影佐祯昭明显不太相信,皱眉道,“没多少好处?”

  “大佐阁下,真没多少好处。”徐锐苦着脸道,“也就在那几家赌馆缴了些赌资,可是满打满算也就四五万块大洋,就这么点钱,用来给阵亡弟兄发放抚恤金都还远远不够,眼下我正在发愁不知道上哪找钱。”

  “梁桑,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影佐祯昭说道,“你想要藏私?”

  “藏私?”徐锐赌咒发誓道,“大佐阁下,我要是敢藏私,就让我……”

  “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影佐祯昭打断了徐锐,没好气的道,“你从租界西区的大烟馆绑了那么多肉票,当我瞎呢?这些肉票加起来怎么也得二三百个,就算是每个肉票只勒索五千大洋,那也是一百万大洋!”

  徐锐道:“大佐阁下有所不知,这些肉票都还没赎呢,哪来的钱?”

  影佐祯昭皱眉道:“你们抓了这么多肉票,就没一个家属来赎人?”

  “那倒不是,还是有人来赎的。”徐锐连忙道,“不过开的价太低,我没答应,反正我又不急,就这样熬着呗。”

  “好吧。”影佐祯昭闷哼一声,又道,“就算肉票还没赎身,可你昨天从霞飞路一百零八号抢的大户,这个你总赖不掉吧?你给我老实交待,抢了多少?”

  徐锐道:“大佐阁下,这个我也正想跟你报告呢,昨天抢了霞飞路一百零八号的根本就不是我的人,我冤死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冒充我们干的。”

  “纳尼?不是你的人干的?!”影佐祯昭便立刻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瞪着徐锐,仿佛要从徐锐的眼睛看出他是否撒谎。

  徐锐却非常坦然的跟影佐祯昭对视。

  这事徐锐确实是问心无愧,霞飞路一百零八号确实不是他抢的。

  片刻后,影佐祯昭眸子里的厉色才渐渐的隐去,影佐祯昭相信,在这件事情上,梁武义应该没撒谎,因为他如果撒谎,很容易就会被拆穿。

  想了想,影佐祯昭又说道:“这事我会让人彻查的。”

  影佐祯昭话音才刚落,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忽然响了。

  “麻西麻西。”影佐祯昭抓起电话说了一句,再然后,脸色便立刻阴沉了下来。

  片刻后,影佐祯昭便放下电话,对徐锐说道:“梁桑,巡捕营的报复行动开始了,不过他们的报复方式让我有些没有想到。”

  “是吗?”徐锐自然是知道的,表面上却茫然的问道,“大佐阁下,怎么回事?”

  影佐祯昭说道:“巡捕营刚刚同时袭击了苏州路上的十一家大烟馆,不仅抢走了烟馆柜上所有物资及钱款,还掳走了一百多个烟民!”

  “什么?”徐锐瞠目结舌的道,“巡捕营竟然也学我们?!”

  影佐祯昭默然,心下却忽然有了一丝悔意,他早应该想到的,让百老汇大厦洗劫租界西区的黑产业,那么负责租界西区治安的巡捕营自然也可以反过来洗劫租界北区、以及租界东区的黑产业,这样的战争打到最后,不可能有胜利者,只可能两败俱伤。

  或许不应该让百老汇大厦挑起这场战争的,不过,现在却是再没有退路了。

  片刻后,副官河本亮太走进来,顿首说道:“大佐阁下,宪兵队已经集结完毕!”

  “哟西。”影佐祯昭从刀架上抓过军刀就往外走,临出门又对徐锐说,“梁桑,你也跟我一起去苏州路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