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2章 端了老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42章 端了老巢



    一回到百老汇大厦,徐锐就把特务三大队召集了起来。

    就这短短几天时间,特务三大队已经吹气球般膨胀到了三百多人。

    特务三大队的成员,除了最初的一百多名骨干是由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组成之外,后面招募的两百多人基本上都是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有流氓混混,甚至还有赌棍和瘾君子,人员成分可谓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徐锐可以肯定的说,特务三大队的三百多个特务中,一定有各方势力派来的卧底,国民党方面的军统、中统就不用说了,汪伪七十六号甚至中村机关也肯定派了他们的眼线,这个也属于秘密战线的常态。

    徐锐之所以要招募这些渣滓,是为了掩人耳目。

    说白了吧,徐锐之所以要招募这些渣滓,就为了使百老汇大厦看上去更像个鬼子控制之下的特务机构,当然了,特务三大队的特务是没有资格参与百老汇大厦的机密事务的,活动区域也被严格限制在主楼,后面的副楼不准踏入半步!

    必要时候,这些临时招募的渣滓还可以充当炮灰。

    三大队的三百多个特务齐聚在主楼前的大操场上,黑压压的一大片。

    徐锐一纵身跳到身边卡车的前引擎盖上,大声道:“弟兄们,巡捕营的那帮王八羔子刚刚把租界中区给抢了,而且还冒名说斧头帮,他娘的,这是要把屎盆子扣到我们头上,这个黑锅咱们可不能白背,你们说是不是?”

    “是!”

    “是!”

    “是!”

    三百多特务轰然应喏。

    徐锐两手叉腰,又道:“那你们说,怎么办?”

    底下的三百多个特务便立刻七嘴八舌的叫嚷起来。

    “干死狗曰的巡捕营,竟然敢让我们百老汇大厦背锅。”

    “对,必须干死他们,得让这些白痴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居然敢让我们百老汇大厦背黑锅,简直就是活腻歪了。”

    徐锐却大手一挥说道:“巡捕营当然不能放过,不过现在还有更要紧的事要做。”停顿了一下,徐锐骤然提高音量,大声说道,“现在更要紧的事情是,必须抢在巡捕营的这群王八羔子之前,把法租界抢了,法租界这头肥羊可不能便宜了别人!”

    底下的三百多个特务便轰然叫好,一个个神情热烈。

    徐锐再次挥了挥大手,说:“分批出发,开始行动!”

    三百多个特务再次轰然应喏,然后三五成群出了百老汇大厦。

    这些个特务原本就穿着便装,走到街上往人群里一钻,便立刻分辩不出来了。

    徐锐却没有选择步行,而是钻进了轿车,只片刻功夫,停泊在操场上的十几辆轿车、吉普车或者卡车便纷纷离开。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巡捕营。

    至少两个连的老兵已经在操场完成集结。

    令人吃惊的是,这三百多个老兵胸前挎的竟是一色的MP38冲锋枪,身上还携带了五个三十发的弹夹。

    原来,林桂生捐赠的五十万美元的资金,已在昨天到位,谢元遵照徐锐的指示,立刻从德**火商那里购买了五百枝MP38冲锋枪,外加两千五百个弹夹和五十万发子弹,徐锐倒是想买更多的,可惜军火商那里已经没货了。

    这五百枝冲锋枪正好装备一个营,现在的巡捕营已经是鸟枪换炮了。

    当然,现在的巡捕营已经远不只四百人,就这几天时间,巡捕营就已经召集了六百多国民军老兵,现在巡捕营的总兵力已经扩充到了一千一百余人,几乎有一个团的兵力,而且兵力仍在持续扩充中。

    谢元就像是一杆标枪,笔直在插在老兵的队列前。

    谢元没有吭声,三百多个老兵也是鸦雀无声,只有军营外的大街上,小贩的叫卖声、汽车的喇叭声、电车的铃声,各种声响不绝于耳。

    这时候,营副杨瑞忽然从值班室里冲出来。

    “营座,妥了!”杨瑞兴冲冲的说道,“刚刚潜伏在百老汇路上的眼线报告,百老汇大厦的人已经倾巢而出,奔着法租界过去了。”

    “好!”谢元闻言顿时精神一振,狞声说道,“百老汇大厦倾巢而出去抢法租界,我们正好趁虚捣了他老巢,上车,走!”

    谢元一声令下,三百多老兵便立刻上了停泊在操场上的十辆卡车。

    稍顷,满载着全副武装的巡捕营官兵的十辆卡车便鱼贯驶出军营,顺着西藏路直扑租界北区的百老汇大厦。

    很快,车队便到了新垃圾桥。

    新垃圾桥是连接租界西区跟租界北区的其中一座桥梁,紧挨着北桥头就是声名在外的四行仓库,巡捕营曾经在这里跟鬼子血战七昼夜。

    事过境迁,现在新垃圾桥的南桥头却由巡捕营把守了。

    远远的看到巡捕营的车队过来,南桥头的巡兵营官兵便立刻搬开路障,车队便立刻在漫天灰尘中穿过,直扑北桥头的小鬼子阵地而来。

    截止今天,巡捕营和百老汇大厦的所有行动都是化装潜入,而且是分散潜入,就没有一次是公开行动,这也就是说,双方都严格的遵守着最后的底线,没有彻底撕破脸,所以北桥头的鬼子也没有足够的警惕。

    看到十几辆卡车开过来,北桥头的鬼子还道是哪个洋行的送货车队呢,领头的鬼子军曹背着三八大盖,正要上前示意停车,前头的四五辆卡车的副驾驶舱却突然探出人,所有人胸前挎着冲锋枪,然后突然就开火了。

    “哒哒哒……”密集的枪声中,上前来的鬼子军曹还有缩在街垒后面的另外四个鬼子便立刻倒在了血泊中,可怜的小鬼子,甚至还没有闹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密集如雨点般的子弹打成筛子,死得不能再死。

    转眼之间,北桥头的鬼子警戒哨就被端掉。

    十辆卡车却是片刻不停,满载着两个连的巡捕营官兵,呼啸而过。

    一刻钟后,车队便来到了百老汇大厦之前,还没等卡车完全停稳,十辆卡车的后栏板便已经同时打开,然后全副武装的巡捕营官兵便跟下饺子似的跳下车来,接着,两个连的巡捕营官兵便火力全开,向百老汇大厦发动了进攻。

    这激烈的枪声,一下就惊碎了暗夜的寂静。

    (分割线)

    与此同时,徐锐的奔驰车已经驰入法租界。

    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时针已经指向零点。

    正专心开车的地瓜便立刻扭过头来,笑道:“司令员,算算时间,巡捕营现在应该已经开始进攻了吧?”

    “闭嘴!”徐锐笑骂道,“专心开好你的车。”

    “放心,我车技好着呢。”地瓜嘿嘿一笑,双手猛的一抡方向盘,座下的奔驰轿车便立刻一个急转,接着一个甩尾,便穿过了一个近乎直角的转角,然后进入一条幽深的小巷,再往前走不远,就是三鑫公司的总部所在了。

    没错,徐锐这次的目标就是三鑫公司总部。

    三鑫公司作为上海滩最大的鸦片贸易公司,光是仓库里存放的鸦片就是个天文数字,而且每天晚上十点到凌晨零点,是出货高峰时段,到时会有上海以及周边上千个大烟馆的商家带着海量现金前来这里提货。

    徐锐是打算搂草打兔子,要把三鑫公司以及这些前来提货的商家一锅端,徐锐已经大概估计过了,这一票少说也能捞取几千万的好处。

    很快,轿车便已经驶入小巷的最深处,最后停泊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稍顷,便有两个黑影鬼魅般靠近奔驰轿车,地瓜摇下车窗,探头出来跟那两个黑影轻声低语几句,然后回头对徐锐说:“处座,妥了!”

    徐锐便立刻拉开车门下车,又迎着阴冷的寒风紧了紧大衣,然后往前走。

    往前走没几步便出了小巷,迎面就是三鑫公司巨大的门面,只见灯火中,三鑫公司的大门口及院子里停满了各式车辆,有轿车、卡车、平板车,甚至于还有人力车,更有一队队的脚夫正扛着一个个的麻包装货。

    不必多说,这些车辆全是来提货的。

    而那些脚夫肩上扛的,全都是鸦片!

    徐锐扬手勾了勾手指,地瓜便立刻递过来一支雪茄,又替徐锐点上了。

    徐锐深吸了一口,然后从鼻孔里吐出两股细细的烟气。

    足足过了十几秒,徐锐才终于吐尽了烟气,然后说道:“动手!”

    地瓜闻言便立刻从后腰拔出了勃朗宁手枪,对着头顶就是叭的一枪。

    下一刻,从三鑫公司总部四周的小巷子里,便立刻涌出了三百多人,这三百多人全都穿着黑色披风,披风下摆全部敞开,露出别在后腰上的两把二十响盒子炮,这三百多特务分成了几个小队,将三鑫公司总部围了个水泄不通。

    不等三鑫公司大门口的打手、脚夫以及车夫反应过来,百老汇大厦的三百多个特务便已经拔出手枪,对着前方连续开火,一霎那之间,三鑫公司的大门、后门及侧门便已经被密集的枪声充满,几十个打手还没反应过来,就倒在了血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