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3章 损失惨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43章 损失惨重

中村机关。

  影佐祯昭刚刚趴在办公桌上眯了一小会,便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

  “麻西麻西。”影佐祯昭条件反射般坐起,一把抓起摆在桌上的电话,片刻之后,影佐祯昭的脸色立刻变了。

  新垃圾桥的哨所遭到袭击,四名皇军玉碎?

  百老汇大厦遭到不明武装分子大规模突袭?!

  不用说,这肯定是巡捕营干的!除了他们,不可能再有别人!

  当下影佐祯昭摁铃把副官河本亮太叫进来。

  河本亮太移门进来,顿首说:“大佐阁下?”

  影佐祯昭一边摇动电话手柄,一边对河本亮太说:“命令,宪兵第四中队立刻集结!再通知梁桑,立刻回援百老汇大厦!”

  “哈依!”河本亮太重重顿首,转身走了,这时候,影佐祯昭这边的电话也接通了,便对着话筒说,“请给我接第九师团!”

  片刻后,第九师团的司令部接通。

  “麻西麻西,这里是第九师团司令部。”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

  影佐祯昭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说:“我是中村机关副机关长,影佐祯昭,请立刻报告吉住将军阁下,火速调谴一个步兵大队前来百老汇路!”

  “哈依。”电话那头的女声答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影佐祯昭也放下电话,然后戴上军帽,抓过军刀大步出了办公室。

  院子里,一个中队的鬼子已完成集结,影佐祯昭下楼,直接上了院子里停泊着的一辆装甲车,然后率领着一个中队的鬼子宪兵直扑百老汇路而来。

  车厢里,河本亮太向影佐祯昭报告道:“大佐阁下,梁桑联系不上。”

  影佐祯昭皱了下眉头,然后摆摆手说:“算了,他那边肯定已经开始行动了,百老汇大厦这边的事,就暂且由我们来替他摆平吧。”

  河本亮太说:“梁桑也太大意了,居然没有留下足够兵力把守老巢。”

  “这个倒不能怪梁桑,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判断,百老汇大厦也不会倾巢而出去洗劫法租界,这个得怪我。”影佐祯昭摆摆手,又道,“但愿百老汇大厦的留守人员能多坚持一阵,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到我们宪兵队赶到。”

  “哈依。”河本亮太重重一顿首,便不再多说什么了。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百老汇大厦。

  巡捕营已经完全控制主楼,百老汇大厦的留守人员退守副楼负隅顽抗。

  发现副楼的抵抗很“顽强”,谢元便很果断的放弃了对副楼的继续强攻,转而开始大肆搜刮百老汇大厦主楼里的物资。

  “营座,二楼发现物资仓库!”

  “是吗?仓库里的装的什么?”

  “武器弹药、被服鞋帽还有粮食。”

  “全部带走,一粒米都不准留下。”

  “报告营座,三楼发现一个金库。”

  “全部带走,一个大子不许留下!”

  “报告营座,地下三层发现地牢。”

  “地牢?里边关押的是些什么人?”

  “肉票,百老汇大厦绑回来的肉票。”

  “带走,统统带走,一个都不许留下!”

  前后不到十五分钟,百老汇大厦二层仓库的物资就被搬空,全部装车,地下三层的肉票也被押解到了地面之上,这些天真的肉票还以为是救星到了呢,一个个高兴得不行,黄金荣甚至涕泪交流的迎上前,问警戒官兵是不是林桂生派来救他的?

  结果,被问的那个警戒官兵却不由分说砸了黄金荣一枪托,让他闭嘴。

  黄金荣便立刻懵了,其余肉票也立刻噤若寒蝉,再不敢多说半句废话,再然后,几百个肉票便在巡捕营的押解下开始往垃圾桥走。

  等到影佐祯昭带着宪兵中队赶到之时,巡捕营早已经带着抢到的物资、钱以及肉票撤离了百老汇大厦,巡捕营的这次行动计划得十分周密,整个过程仅耗时不到半个小时,等到鬼子的宪兵赶到,已经只能看到卡车的灯影。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第九师团的援军也赶到了。

  影佐祯昭留下了一个中队协助防守百老汇大厦,然后带着宪兵中队和另外三个步兵中队直扑新垃圾桥,不过到了新垃圾桥头一看,便看到桥对面的巡捕营早已经严阵以待,面对着巡捕营那黑洞洞的机枪,鬼子就没敢轻动。

  一周之前的那次解救行动,留给影佐祯昭的阴影还没有消散,影佐祯昭很担心,如果这时候悍然跨过新垃圾桥,又会不会重蹈上次的覆辙?这么一犹豫,影佐祯昭就彻底打消了率部进入租界西区的念头。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日本没有准备好。

  如果日本已经准备好跟西方全面开战,影佐祯昭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犹豫,立刻就会从金泽师团调来一个联队甚至一个旅团,到时,巡捕营根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不过现在,影佐祯昭却不敢轻举妄动,以免打乱了大本营的计划。

  在新垃圾桥北桥头等了半小时,河本亮太忽然过来报告说:“大佐阁下,梁桑已经带着特务三大队回到百老汇大厦,不过……”

  影佐祯昭闻言脸色一沉,问道:“不过什么?”

  河本亮太便低着头答道:“特务三大队非但没捞到什么好处,还吃了亏!”

  “纳尼?”影佐祯昭闻言便心头一凛,梁武义居然也有吃亏的时候?该不是因为他的误判的缘故吧?当下对河本亮太说道,“走,去百老汇大厦。”

  片刻后,影佐祯昭便带着河本亮太来到了百老汇大厦。

  一进门,影佐祯昭便看到百老汇大厦的特务正从卡车上往下搬尸体,影佐祯昭再扭头扫了一眼院子,发现已经摆了几十具的尸体。

  看到这,影佐祯昭的心便立刻沉下去。

  这时候,徐锐也已经看到了影佐祯昭,当即带着地瓜迎了上来。

  “大佐阁下,我们中计了!”徐锐上来就向着影佐祯昭大倒苦水,“巡捕营对苏州路还有厦门路的抢劫只不过是他们放出的烟幕弹。”

  “纳尼?”影佐祯昭说道,“只是烟幕弹?”

  “哈依,那只是巡捕营放出的烟幕弹。”徐锐说道,“目的就是为了引诱我们,引诱我们跟着他们一起倾巢而出去抢劫,然后,等到我们倾巢而出前去洗劫法租界的时候,巡捕营却兵分两路,一路直捣我们老巢,一路却在半路伏击我们。”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说道:“巡捕营的真正的目标,却是我们!”

  “八嘎牙鲁,这些该死的狡猾的中国人。”影佐祯昭脸上立刻感到火辣辣烧,因为做出巡捕营浑水摸鱼、洗劫租界的判断的,不是别的人正是他影佐祯昭,还有,授意百老汇大厦去洗劫法租界的,也还是他影佐祯昭。

  换一句话说,百老汇大厦眼下的损失,都是他影佐祯昭造成的。

  这样的结果让影佐祯昭感到十分挫败,因为他完完全全被耍了。

  费了好大劲,影佐祯昭才终于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沉声问道:“梁桑,这一次百老汇大厦之所以失败,主要责任在于我,我也会为此负责的!”

  徐锐心下冷笑,老子费那么大的波折,好不容易才设下这个局,不就是为了把这次惨败的责任推到你身上?要不然,老窝让巡捕营端掉,之前几天洗劫行动中所得的好处以及所有的肉票全被人抢走,这么大的损失,还不得被你埋怨死?

  不过在表面上,徐锐却没有表现出来,说道:“大佐阁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行了,梁桑,你不用再说了。”影佐祯昭摆了摆手,又说道,“这次你们百老汇大厦的损失可曾清点出来?”

  徐锐点了点头,回答道:“损失很大,之前几次洗劫行动中所得的所有钱物,还有绑回来的那几百个肉票,全都让巡捕营抢走了,还有,大佐阁下你给我们的枪支弹药,也让巡捕营抢走了一小部分,除此之外……”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道:“特务三大队在浙江南路遭到伏击,虽然最后我们打退了巡捕营的进攻,但是也付出了极惨重的代价,整个三大队三百多弟兄,死伤近半数,其中阵亡数字就将近有五十。”

  说完了,徐锐又回头看了眼操场上一字摆开的尸体。

  影佐祯昭的目光跟着转移到操场上,神色越发阴沉。

  半晌后,影佐祯昭又说道:“梁桑,接下来这几天,你们就不要外出行动了。”

  说这话的时候,影佐祯昭胸中可以说是十分气闷的,因为百老汇大厦如果在接下来的几天不再外出去洗劫,就意味着他之前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上海日军就一分钱的好处都得不到了,也就无法结清关东军的鸦片货款了。

  丢脸还是小事,如果影响到关东军的战备,那干系可就太大了。

  不过,让影佐祯昭感到有些意外的,徐锐却猛的一摆手,说道:“大佐阁下,有仇不报从来就不是我梁武义的作风,别人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是我,却是有仇就报,而且必须马上就报,巡捕营这个场子,我必须得找回来!”

  PS:剑客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拿过月票奖了,所以请大伙无论如何支持几张月票,帮剑客留在分类月票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