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4章 影佐的信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44章 影佐的信任

徐锐的反应,让影佐祯昭有些意外。

  刚刚赶到的李士群也感到有些意外。

  李士群是刚刚才赶到百老汇大厦跟影佐祯昭汇合的。

  不过,李士群的意外跟影佐祯昭的意外并非一回事,影佐祯昭的意外带有欣赏,而李士群的意外,则带着明显的不屑。

  说狠话谁不会?想要报仇,也得有那个实力。

  于是李士群假惺惺的劝道:“梁会长,千万不可意气用事。”

  “意气用事?”徐锐哂然一笑,对李士群说道,“李主任,要不然我们打个赌?”

  “打赌?”李士群阴阴的一笑,又对徐锐说道,“梁处长真是好雅兴,赌什么?”

  “赌我三天之内把场子找回来。”徐锐笑道,“如果我三天内就找回了场子,李主任你就输了,如果不能在三天内找回场子,那就是我输了。”

  看着自己的两个手下在那交锋,影佐祯昭并没有阻止。

  当初之所以把梁武义扶植起来,可不就是为了,促成百老汇大厦跟七十六号之间的良性竞争?所以,影佐祯昭乐于看到梁武义跟李士群间的争斗。

  当然了,前提是不能够撕破脸,不能直接冲对方下手。

  李士群撇了撇嘴,说道:“输了如何?赢了又当如何?”

  徐锐嘿嘿的一笑,说道:“如果我输,我这辆奔驰车就归你了。”拍了拍身边停泊的那辆豪华大奔,徐锐又道,“但是,如果李主任你输了,你就得把七十六号那两朵交际花,柳尼娜还有钮美波让给我,怎么样?赌不赌?”

  “呃,这个嘛……”李士群闻言顿时语塞。

  梁武义的这辆豪华奔驰,李士群是真想要,这可是高档货色,不过万一输了,柳尼娜和钮美波这个赌注他给不起哪,钮美波的背后站着南京的某位大员,柳尼娜更是影佐祯昭的眼线兼情人,他李士群哪敢拿她们送人?

  不过,梁武义这家伙也真敢开口,居然当着影佐祯昭的面索要柳尼娜,想到这,李士群便立刻拿眼角余光看向影佐,倒要是看看影佐这个老鬼子会是怎么个反应?会不会将梁武义训斥一顿,然后再忌恨在心?

  不过,李士群明显高估柳尼娜在影佐祯昭心中的份量了。

  在影佐祯昭心里,柳尼娜不过就是泄欲的工具兼情报员。

  但是,影佐祯昭也不会容许徐锐和李士群拿柳尼娜打赌。

  “八嘎,你们怎么可以如此荒唐?竟拿女人做赌注打赌!”影佐祯昭把两个人都训斥了一通,又对徐锐说道,“梁桑,你刚才说的可是认真的?”

  “当然。”徐锐轻哼了一声,又道,“自从我来到上海,还从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无论是张啸林这青帮大佬,还是傅筱庵这蠢货,我都是想杀就杀,唯独巡捕让我吃了大亏,这次要是不能够找回场子,岂不是要让人看轻?”

  影佐祯昭对徐锐的这种性格很欣赏,只不过,要想找回场子,只凭狠话可不够,还得有实力作保证。

  当下影佐祯昭说道:“不过,梁桑,你想过没有?眼下巡捕营已经是今非昔比,从今晚的行动来看,我们之前收集的关于巡捕营的情报明显有误,巡捕营的实际兵力肯定已经不止一个加强营,甚至一个团都有了!”

  顿了顿,影佐祯昭接着说道:“而且,巡捕营的武器装备也有了很大幅度改善,这之前他们装备的主要是恩菲尔德步枪,自动火力很少,可现在,却装备了大量的冲锋枪,你们百老汇大厦无论是从兵力还是火力,全都处于劣势,怎么打?”

  徐锐闷哼一声,狞笑着说道:“大佐阁下熟知我们中国历史,那么就应该知道,兵力或者火力从来就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巡捕营人是多,火力也确实强,但只要筹划得当,我们百老汇大厦并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顿了顿,徐锐又自信的说道:“大佐阁下,你就瞧好吧,不出两天,我一定会让巡捕营栽个大跟斗,不敢说一仗灭了它,但是把巡捕营加诸我们百老汇大厦的损失送还它,却是一定能做到的,也是必须要做到的,哼哼。”

  听到这,影佐祯昭竟不由自主的受到了徐锐这种气势的激励。

  “哟西,梁桑能有这种必胜的信念,我很欣赏。”影佐祯昭欣然点头,又说道,“既然梁桑决定要报仇雪恨,那我理当有所表示,经费我暂时是无法提供,不过,再给你们百老汇大厦补充一批驳壳枪,却是没什么问题的。”

  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加武汉会战,四次大型会战下来,国民军损失了超过一百万的军队,而比人员损失更加大的,则是武器装备的损失了,因为许多时候,国民军在溃败的时候会扔掉武器逃跑。

  所以四次大型会战下来,日军缴获了大量武器,这些缴获的武器中,除了拿出很小一部份装备伪军外,其余大部份武器都放在仓库里发霉,光是日军在上海的几个仓库里就储存了超过二十万件的国民军武器。

  这其中就有至少上万枝的驳壳枪。

  所以,影佐祯昭从仓库里拿出几百枝甚至上千枝驳壳枪,来装备百老汇大厦,真的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当然了,影佐祯昭能够提供的也只有驳壳枪,冲锋枪他是拿不出来的,因为那得拿钱从西方各国去购买。

  影佐祯昭说话算话,第二天就把一千枝驳壳枪送了过来。

  凭这一千枝驳壳枪,徐锐只用两天就募集了五百多地痞,组建了一个手枪营,然后经过精神策划,终于在第三天的傍晚找到了报复的机会。

  那晚,巡捕营又一次窜入租界北区,洗劫了河南路上的大烟馆、赌场和妓院,然而当巡捕营准备从天后宫桥撤退进租界中区时,却从河南路两侧的坟山路、天通路涌出数以百计的武装分子,对着撤退中巡捕营猛烈开火。

  十五分钟激战之后,巡捕营终于不支败退。

  等到影佐祯昭率领宪兵中队赶到时,巡捕营的残部已经退过天后宫桥,不过,此前窜入租界北区的五百多官兵,最后撤过天后宫桥的,却只剩不足三百人!在河南路上,却横七竖八躺满了巡捕营官兵的尸体,少说也有两百具。

  紧接着赶到的还有七十六号的特务一大队。

  看着横七竖八铺满河南路的尸体,李士群很吃惊。

  李士群还真没想到,梁武义这家伙居然说到做到,说三天之内把场子找回来,居然就真的在三天之内找回来了!不过更让李士群感到吃惊的,却是梁武义埋暗桩的能力,巡捕营今天的行动,明显已经被梁武义事先知道了。

  不然,巡捕营绝对不可能吃这么大亏!

  但是,百老汇大厦打成立到今天为止,总共才多长时间?他们七十六号打进巡捕营的暗桩都还没有混入核心层,根本得不到任何的核心机密,可是,百老汇大厦打进巡捕营的暗桩却居然已经混进了核心,并且参与了机密。

  这样的结果,让李士群感到十分吃惊。

  这足以说明,梁武义绝不只是个武夫!

  李士群感到很吃惊,影佐祯昭却感到十分的兴奋!

  是的,没错,梁武义的表现让影佐祯昭感到十分的兴奋!

  因为今天对巡捕营的这次伏击足可以表明,梁武义绝不是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莽夫,事实上,这家伙的心思还是十分缜密,或者说十分阴险。

  不过,比这个发现更让影佐祯昭感到高兴的,却是梁武义的忠诚。

  因为,今天晚上,百老汇大厦对巡捕营的痛下杀手,完全排除了影佐祯昭对梁武义的怀疑,原因也非常简单,如果梁武义真的是个卧底,则无论他是国民党的卧底还是**的卧底,都绝不可能对巡捕营下这样的杀手。

  秘密战线上其实也有苦肉计,比如说不久前,军统上海站一个骨干分子前来投奔中村机关,当时就带过来了一分见面礼,帮助中村机关捣毁了军统上海站的一个联络点,并且逮捕了六个刚从重庆过来的军统特务。

  但是,这仅仅只是六个小特务而已,根本微不足道。

  然而,梁武义这次干掉的却是足足半个营的巡捕营!

  就算现在巡捕营已经扩充到千余人,那也是四分之一个巡捕营的武装力量了!

  虽说现在巡捕营名义上是隶属于公共租界工部局的武装力量,在之前也跟国民政府闹得很不愉快,但是影佐祯昭几乎可以肯定,巡捕营跟国民政府私底下肯定还有联络,甚至于很可能仍然效忠于国民政府。

  所以,如果梁武义真是军统的奸细,就绝对不可能对巡捕营痛下这样的杀手。

  **奸细就更加不可能,因为梁武义的行事作风完全不符合**的作风,作为秘密战线上的一个老手,影佐祯昭对**地下党的作风并不陌生,据他所知,**人是绝对不可能像梁武义这样乱搞的,尤其是跟柳尼娜和钮美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