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6章 储备物资-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46章 储备物资

王沪生道:“好,那就建一家精细化工厂,还有别的吗?”

  “还有啊?”徐锐想了想,又说道,“恐怕还得储备一批粮食、被服以及药品。”

  “粮食、被服还有药品?”王沪生不以为然道,“老徐,这个怕是没有必要吧?咱们守着公共租界,难道还愁买不到粮食、被服以及药品?”

  列席会议的柳眉、江南还有吴寒几个也都表示赞同。

  只要日军不封锁租界,只要手中有钱,什么物资不能够从洋行买到?

  在他们几个看来,日本海军虽然强大,但是也绝对不敢封锁上海租界,因为封锁上海租界就意味着跟美英法等西方强国正式宣战,这样的局面是日军承担不起的,说到底,还是柳眉她们几个的国际眼光有限,看不清大局。

  但徐锐是有战略眼光的,而且他还是个穿越者。

  徐锐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战略家都更清楚,世界格局的未来走向。

  再过两年多时间,日本海军就会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就会爆发,到那时候,小鬼子就不是封锁上海租界,而是直接占领上海租界了。

  就眼下,日军确实不会封锁租界,更不会占领租界,但是这是建立在上海租界与日占区相安无事的前提之下,如果上海租界成了**的地盘,很难说日本政府就不会冒着与美英法国全面开战的风险,封锁甚至占领整个租界。

  所以,趁着现在局势还算缓和时,未雨绸缪、尽量多储备物资是很有必要的。

  于是,徐锐乾纲独断道:“这事你们就听我的,粮食、被服还有药品必须储备,且数量越多越好,储备的标准就按,保证五十万人五年基本生活所需!”

  五十万这个数字,是徐锐根据列宁格勒保卫战的经验估算的。

  眼下上海整个租界的总人口是四百多万,但是当巷战全面爆发之后,不仅华界,连整个租界也会成为战场,那个时候租界的居民肯定会大批的逃离,但是随着进入上海市区的日军越来越多,市区通向外界的道路就会逐渐被封锁。

  所以,既便是按最保守的估计,也会有超过五十万人滞留在市区内,徐锐绝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五十万市民饿死,不仅因为他们是自己同胞,更因为这五十万市民是淞沪分区的最大倚仗,淞沪分区要想在上海持久抗战,就必须有老百姓的鼎力支持。

  根据列宁格勒保卫战的经验,如果能有五十万人口,差不多就可以支撑淞沪分区在上海市区内的持久抗战,至少支撑五年是不成问题的,因为在列宁格勒保卫战中,被围困的人口差不多就是五十万,最后苏联红军不仅坚持了将近三年,而且迎来了大反攻。

  小鬼子的战斗力根本无法跟德军相比,所以,只要租界人口保持在五十万以上,徐锐就有信心在上海坚守至少五年时间,五年后,差不多也可以迎来战略大反攻了,那时,徐锐完全可以抢在国民党之前光复上海。

  而且,经过五年的残酷巷战之后,淞沪分区肯定已经锻炼出了一支、战斗力十分强大的精锐之师,再加上大梅山分区的部队,新四军就完全有机会抢在国民党之前,光复整个江浙沿海地区,那时候,国共两党的实力对比就将出现颠覆性的大逆转!

  因为新四军加上八路军,再加上东北,**就将控制中国人口最密集的华北、最富的江浙沿海,以及工业基础最为雄厚的东北,而国民党控制的仅仅只是贫瘠的大西南,而且那时候双方军队的战斗力完全不具备可比性。

  这样,内战说不定就真的可以避免,既便避免不了,内战也不会持续三年之久,说不定三个月内就结束了,如果真的这样的话,**就顺利成章的取代国民党成为雅尔塔协定及波茨坦公告的缔约方,国际地位将大大提升。

  这样,**将毫无争议的成为战胜国,不仅可以理所当然的在琉球及日本驻军,而且完全不必为了改善国际环境而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款索求。

  历史上,新中国之所以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款索求,是因为当时中国政府正遭到全世界的经济封锁,政府为了民族福祉和国家富强,为了获取日本的经济以及技术援助,才不得已放弃了对日本的战争赔款索求。

  现在,这一切却终于有机会改变。

  不过,眼下这只是一个战略构想。

  但是,王沪生他们几个却被徐锐说的话吓了一大跳,我的乖乖,保证五十万人五年基本生活所需?那得多少粮食被服?

  柳眉、江南和王沪生闻言面面相觑。

  徐锐沉声说道:“老王,这事你们必须听我的。”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道:“保证五十万人五年基本生活所需,听起来似乎十分吓人,但其实做一下分解,你们就会发现,其实也不需要多少粮食及被服,先说大米,要保证一个成年人基本的需求,一天大约需要半斤米。”

  王沪生点点头,说道:“五十万人就是二十五万斤!”

  柳眉计算之后又说道:“五年就是四万万五千六百二十五万斤。”

  再度计算之后,柳眉又接着说道:“约合二百八十五万石,米价为每石十块银元,按法币的话一天一个价,所以索性用银元,两百八十五万石,那就是两千八百五十万银元,现在银元兑美元汇率是四比一,也就是说,需要七百万美元!”

  “但这只是理想状态。”王沪生立刻说道,“现实情况是,上海根本没这么多粮食,如果我们大批量的购入,必定会导致米价疯狂上涨,到时涨到一石二十银元甚至三十银元,都是完全有可能的,所以实际消耗根本远远不止七百万美元。”

  “问题是,我从来就没有打算在上海买粮。”徐锐微微一笑,又说,“我的打算是,委托一个轮船公司,到东南亚去购买大米,东南亚一年四熟,米价十分便宜,上海的米价,每石要二点五美元,而东南亚的米价却不足半美元。”

  “这个我知道。”江南立刻点头说,“虞洽卿刚刚和一个意大利商人合资组建了一个中意轮船公司,专门从事从东南亚往上海购销大米,据估计,刨去所有开支之后还有两倍以上的丰厚利润,东南亚的米价确实很便宜。”

  徐锐笑着说道:“所以,实际上三四百万美元就差不多够了。”

  “真要是这样,倒也是可以考虑。”王沪生闻言便有些心动,东南亚的米价便宜,多买些粮食备着总是没什么错的,因为在战争年代,最缺的就是粮食!眼下他们新四军的各个抗日根据地,也就大梅山的日子好过些,别的根据地全都在饿肚子。

  所以,就算淞沪分区吃不完,也完全可以拿来支持兄弟分区。

  “行,这事我没有意见。”王沪生点头说,“不过具体怎么操作?”

  徐锐沉吟着说:“我准备抽个时间,跟虞洽卿见一面,跟他谈谈。”

  “虞洽卿?”王沪生闻言神情一凝,说道,“这个人可是蒋委员长的铁杆支持者,你想跟他合作,岂不是与虎谋皮?”

  “但是如果不跟虞洽卿合作,我们就算可以从东南亚买到米,也没有办法把米从东南亚运回上海。”徐锐说,“但是如果虞洽卿愿意跟我们合作就不同了,因为他跟意大利商人合开了一个中意轮船公司,拥有几十条商船。”

  王沪生说:“我就担心他不愿意跟我们合作。”

  “那就先不要暴露身份。”徐锐说道,“以巡捕营的名义出面。”

  王沪生又说道:“但是购入的数量也太大了些,虞洽卿肯定会起疑心。”

  “这个也好办。”柳眉忽然说道,“眼下涌入租界的难民足有两百多万,这些难民的吃饭早已经是个大难题,几乎每天都有几百个难民饿死,到时完全可以跟虞洽卿说这些粮食是给上海的难民准备的。”

  江南也补充道:“以前在上海时,我跟虞洽卿有过接触,这个人还是有爱国心的,在傅筱庵之前,日本人原本是准备邀请他出面担任伪上海市长的,不过却让他断然拒绝了,然后日本人才退而求其次找到了傅筱庵。”

  “行,那就先试着接触一下吧。”王沪生点点头,又道,“现在只剩最后一个问题,影佐祯昭那里你打算怎么交待?这老鬼子可是说过要跟我们****分账的,我们忙活这么久,抄了这么多的地下产业,总不能一丁点好处都不给他吧?”

  徐锐道:“这个我早就想好了,就拿鸦片打发他。”

  在这次十多天的洗劫行动中,百老汇大厦除了绑回大量肉票,还抢回来不少鸦片,真正抢到的现金却不多,这些肉票的赎金已经转移给了巡捕营,但是鸦片却是没办法转移,一直就堆放在百老汇大厦的仓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