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嫁祸-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47章 嫁祸

“你说什么,鸦片?”王沪生闻言,一对浓眉便立刻蹙紧了,“还留着这些祸国殃民的东西做什么?我们不是一开始就说好了,这些鸦片全部销毁的么?”

  徐锐说:“可是老王,你又想过没有,如果现在把鸦片销毁了,回头影佐问我,为什么要销毁鸦片,我怎么回答?”

  “这还用得着回答么?”王沪生道,“直接给他一枪不就得了?”

  旁边柳眉、江南还有吴寒闻言顿时神情一振,终于不用再当什么卧底了?

  本来按照徐锐的计划,百老汇大厦只是过渡,目的是为了在上海站稳脚跟,只要在上海站稳了脚跟,也就不用再披着百老汇大厦这身狗皮了,完全可以摆明车马干了,虽然没有干过什么坏事,但是老披着狗皮终归不爽。

  只不过,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为了壮大百老汇大厦的力量,徐锐把主意打到了滞留上海的几万国民军老兵头上,准备将尽可能多的国民军老兵引入百老汇大厦中来,等到积蓄了一定的力量,就可以跟鬼子翻脸了。

  再然后,徐锐就通过叶铭找到了孤军营。

  再然后,整个计划就完全偏离了预定的轨迹。

  按照原来计划,徐锐是打算先募集一两千人,然后差不多也该暴露形迹了,到时就要摆明车马跟鬼子干了,然后通过巷战中的不断胜利,激励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使越来越多的国民军老兵加入到抗战阵营中来。

  但是孤军营的出现,却彻底改变了整个计划,但是不得不说,眼下的局面比他们之前预计得好的多!现在他们不仅是在上海站稳了脚跟,甚至还在公共租界内拥有了另外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而且,影佐祯昭对他们还信任有加!

  到现在,站稳脚跟这一步早已经圆满完成了。

  接下来,那就应该进入到打开局面的环节了。

  这时候,就完全不必藏头露尾,再披着汉奸二鬼子的狗皮了。

  但是徐锐却摇了摇头,沉声说:“但是我觉得,现在揭盖子太可惜了。”

  江南也附和道:“我也觉得现在揭盖子可惜了,眼下影佐这个老鬼子还是很信任我们百老汇大厦的,他完全没有怀疑过我们,就算有过怀疑,通过上次跟巡捕营的那出戏,也应该打消疑虑了,所以,如果我们留下来,还可以利用现在的身份做很多事。”

  柳眉也点头说:“我也觉得眼下的局面来之不易,应该尽量维持下去。”

  “你们的意思,是不揭盖子?”王沪生皱眉说道,“其实继续留在鬼子这边当卧底也没有什么,也确实可以有许多便利,但是这几十吨鸦片,却必须销毁,不然让它们重新流回到黑市上,不知道得祸害多少同胞。”

  “这个我同意,这几十吨鸦片绝不能再流回市场。”柳眉说道。

  “我也支持政委的意见,这些鸦片还是销毁的好。”江南也道。

  柳眉和江南都表态支持,只有吴寒保留意见,但他保留不保留意见已经无关紧要,因为根据党内**********的原则,现在五个人中已经有三个人支持销毁,无论徐锐和吴寒反对或者保留,销毁这几十吨鸦片烟已经是势在必行了。

  徐锐沉声说道:“销毁鸦片可以,但是不能由百老汇大厦动手。”

  “不由百老汇大厦动手?你是说,嫁祸他人?”王沪生闻言顿时便眼睛一亮,说道,“老徐,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办法。”

  “少给我戴高帽子。”徐锐撇撇嘴,又道,“不过这事就算能成,也很难不留下破绽,影佐祯昭又是老情报出身,事后极有可能会对我们百老汇大厦起疑心,今后我们的日子可不会有现在这么好过了,这个你们得有思想准备。”

  “怕他个鸟。”王沪生道,“大不了揭幕盖子。”

  顿了一顿,王沪生又问道:“老徐,你说嫁祸给谁合适?”

  徐锐说道:“以眼下之局面,可供我们选择的对象实在不多,合适的也就两个,除了军统也就是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了。”

  王沪生道:“那我倾向于七十六号。”

  江南也道:“我也认为应该让七十六号来背这黑锅。”

  柳眉也道:“军统虽然干尽了坏事,但在抗日战场却终归是我们**的友军,所以让他们来背这黑锅是不适合的,而七十六号却是汉奸走狗,为了一己之私,跟着日本人不知道害了多少同胞,他们最合适!”

  徐锐说道:“但相对来说,嫁祸给军统要比嫁祸给七十六号更容易,不过既然你们都反对嫁祸给军统,那就七十六号吧,而且现在脚跟站稳了,局面也打开了,确实该腾出手来收拾七十六号了,不能再任由这条恶狗嚣张下去了。”

  顿了一顿,徐锐又接着说道:“不过,这事急不来,我得慢慢筹划,最重要的是得找一个合适的契机,不然做得太生硬,根本骗不过影佐祯昭。”

  “行,这事老徐你慢慢琢磨。”王沪生笑道,“反正你是玩阴谋诡计的行家。”

  王沪生话音刚落,地瓜忽然推门进来报告说:“司令员,影佐祯昭让你去中村机关。”

  “肯定是为了分账的事。”徐锐说完站起身,又对王沪生四个人说道,“那我就先去一趟中村机关,你们继续。”

  江南跟着起身说:“阿锐,你可一定要小心。”

  徐锐说:“放心吧,影佐对我信任着呢。”

  江南柔柔的说道:“那也要小心。”

  “我会的,走了。”徐锐低下头在江南的玉唇上轻轻一吻,转身走了。

  直到徐锐走远了,江南才肯回到会议桌边,王沪生这才轻咳了一声,又道:“现在进入下一个议题,关于陈柏西、刘一鸣两位同志的入党申请的问题,我个人先表态,我认为这两个同志的进步倾向很明显,可以酌情考虑,现在举手表决。”

  (分割线)

  再说徐锐,带着地瓜直奔中村机关而来。

  中村机关的卫兵早就认识徐锐的奔驰车,看到是徐锐的车,他们甚至连盘问都没有盘问一下,直接就放行了。

  奔驰车长驱直入,嘎吱一声停在院子里。

  影佐祯昭听到这阵刺耳的刹车声,便走到窗前扳下百叶窗,一眼就看到徐锐打开车门走下车。

  这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大佐阁下,我就不跟梁处长见面了吧?”

  影佐祯昭松开手,百叶窗便立刻恢复如初,挡住了外面的光景,影佐祯昭这才走回到办公桌前,对那人说道:“李桑,你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的。”

  原来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七十六号的副主任李士群。

  李士群这次前来中村机关,只为了一件事,重整租界北区还有租界东区的黑产业!

  百老汇大厦和巡捕营发动的持续长达十天的洗劫行动,给上海的整个租界的黑产业带来了灭顶之灾,不仅是公共租界、法租界,就连日本人控制的租界北区、租界东区的黑产业也被一锅端了,现在满上海滩已经找不出一家还敢营业的大烟馆、赌馆或者妓院了。

  是真不敢营业哪,百老汇大厦和巡捕营的眼线真的是无孔不入哪,你这边刚开张,那边百老汇大厦或者巡捕营的人就立刻打上门来了,最开始的几天,许多人还不信邪,但现在十天时间过去,所有人都相信了。

  然而,市场却并不会消失。

  上海的大烟馆、赌馆还有妓院确实关张了,但是瘾君子、赌徒还有嫖客并不会消失,需求还是大量存在的!就算是相当一部分瘾君子、赌徒还有嫖客被绑票,至今还关在百老汇大厦或者巡捕营的地牢里,但是没被绑票的更多。

  要知道现在上海租界集中了两百多万难民,其中富人也不在少数,诸如卢小嘉、段宏野这样的过气纨绔也是不在少数,这些曾经的纨绔子弟,父辈多是军阀,多在割据一方时积攒下了极丰厚的家产,足够他们的子女挥霍几辈子有余。

  这些纨绔子弟、富贵闲人的消费能力还是极强的,在黄赌毒方面的需求也极大。

  所以,李士群就想把日本人控制的租界北区还有租界东区的黑产业重新扶持起来,尤其现在青帮也遭到了毁灭性打击,没了青帮擎肘,就可以少分一大块肉,所以黑产业就更加的有利可图,这简直是一本万利。

  不过,如果没有日本人的支持,李士群可不敢做。

  不然,百老汇大厦碍于是同一个阵营,或许不敢对他们下手,但是巡捕营却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别到时候他们才刚开张,结果巡捕营就立刻打上门来,那时候别说是赚钱,搞不好会把小命都给搭进去。

  所以,李士群今天来中村机关,就是来寻求影佐祯昭支持的。

  这事,只有获得日本人的支持,才有可能做得成,如若不然,强大如号称拥有十几万帮众的青帮,也被巡捕营打得是灰飞烟灭,更何况是他们七十六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