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 借机伸手(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49章 借机伸手(求月票)

徐锐心里说,来了!

  影佐祯昭并未说错,这次洗劫行动的大头,确实是鸦片!

  因为绑票所得跟他们在行动中抢到的鸦片的价值比起来,简直就是零头,既便是巡捕营所得的赎金,也不过只是跟鸦片价值勉强持平!

  要知道,鸦片相关产业的税收可是占据了上海总税收的三分之一!

  还有青帮这个百年大帮的财富,也大多沉淀在了鸦片相关产业上。

  尽管还没有统计过,但是只是粗略的估计,百老汇大厦从各个租界劫得的鸦片膏就至少有四五万箱,这其中主要是从青帮手里抢到的,光是三鑫公司总部就抢了一万多箱,足足装了数百卡车才全部拉走。

  按市价,鸦片到岸价平均是五百大洋一箱。

  但这仅只是半成品,因为鸦片到上海之后,还得经过鸦片作坊的加工,添加各种香料以及添加剂,做成鸦片膏,这个过程中,鸦片的价格将会大幅度上扬,一箱鸦片膏的最终售价甚至会上涨到两千大洋。

  而百老汇大厦和巡捕营抢到的就是鸦片膏。

  这也就是说,百老汇大厦抢到的四五万箱鸦片膏,价值至少八千万大洋!

  而且,百老汇大厦抢到的鸦片膏只是小头,大头还在巡捕营那边,百老汇大厦这边抢到的鸦片膏大约有五万箱,而巡捕营那边抢到的鸦片膏却足有十几万箱,如果按照市价全部卖出去,至少可以收回两亿银元!

  而银元可是硬通货,不像法币已经在急剧贬值。

  银元跟日元的汇率始终稳定在一比一左右,币值还是非常坚挺的。

  这也就是说,百老汇大厦的五万箱鸦片膏,价值至少有一亿日元!

  这个数字虽然还及不上巡捕营肉票的价格,但是也差不了多少了,毕竟巡捕营的肉票也不是他们一家的,其中最值钱的那几个肉票还是百老汇大厦送过去的。

  停顿了一下,影佐祯昭又问道:“梁桑,明天我就会让中村机关的车队去百老汇大厦运走全部的鸦片膏,你不会有意见吧?因为按之前的分账约定,这次洗劫所得,我们中村机关跟你们百老汇大厦****分账,所以,赎肉票的那一千多万法币就归你们所有,但是这些鸦片膏却得归我们中村机关处置。”

  “大佐阁下,你这是抢劫啊。”徐锐立刻叫道,“法币现在已经大幅贬值,十块法币都及不上一块大洋了,赎肉票的那一千多万法币,顶天了也就只值一百多万大洋,可是这五万箱鸦片膏却至少值一亿块大洋,这哪是****开,九一开都不到!”

  “梁桑,账不能这么算。”影佐祯昭难得还跟徐锐解释道,“这些鸦片膏,我们中村机关拿到手之后,不能马上变现,而是还得设法卖出才行,但是你们的洗劫行动,几乎将全上海的大烟馆都端了,这就导致了鸦片膏的需求总量锐减。”

  停顿了一下,影佐祯昭又道:“所以,这些鸦片膏能卖出几百箱顶天了!我们中村机关能够得到的资金也就一两百万大洋,这么一算,其实还是****分账,对不对?”

  徐锐坚持说道:“大佐阁下要是这么说,那鸦片膏也得****分账,你们中村机关拿走三万箱,剩下两万箱归我们百老汇大厦处置。”

  影佐祯昭的眉头便立刻蹙紧,沉声道:“你们要那么多鸦片干吗?”

  “开大烟馆哪。”徐锐嘿然道,“眼下青帮控制的大烟馆已经被我们全端了,正好趁这机会开设我们自己的大烟馆,这样,销售鸦片膏的利润就全归我们了。”

  “这绝不可能!”影佐祯昭脸色阴沉,开什么玩笑,如果真让百老汇大厦开大烟馆,再把这几万箱鸦片膏卖出去,那百老汇大厦很快就能回笼数千万银元,这么一大笔的财富,落在百老汇大厦手里未免太浪费了。

  而且,梁武义原本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如果再给他这么多的钱,百老汇大厦的实力将肯定会出现大幅提升,到时候会不会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个道理影佐祯昭还是明白的,所以必须防着梁武义。

  “为什么不可能?我们原本说好了的。”徐锐的脸色也垮了下来。

  看到徐锐甩脸色,影佐祯昭先是大怒,什么东西,不过就是条狗,居然还敢跟主人甩脸色?但是很快,影佐祯昭就控制住了情绪,无论如何百老汇大厦现在都还有用,如果现在杀了梁武义,百老汇大厦转眼之间就会崩溃。

  百老汇大厦一旦崩溃,上海的局面那可就严峻了。

  因为现在的七十六号,根本就不是巡捕营的对手,这也就意味着,日军必须在上海投入更多人力、物力来应付巡捕营的威胁,这对于皇军和帝国来说就是极大的消耗,所以,跟皇军和帝国的利益相比,他个人的脸面根本就不算什么。

  当下影佐祯昭的脸色便缓和下来,说道:“梁桑,你别误会,我说不可能,不是要变更之前说好的分账比率,我不是这意思,大日本皇军是言而有信的,说过要跟你们百老汇大厦****分账就一定****分账,这个你不用担心。”

  徐锐见好就收,脸色也缓和下来:“那大佐阁下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影佐祯昭说到这里,脑子里便立刻想到之前李士群找他的事。

  原本,影佐祯昭对是否把日占区的鸦片产业交给七十六号打量的事情心存疑虑,因为他知道李士群和七十六号的人贪婪成性,如果把鸦片产业交给李士群和七十六号打量,中村机关的所得会少得多,所以他内心是倾向于另外弄一个专门的机构。

  但是这样一来,李士群和七十六号肯定会不满,肯定会捣乱。

  本来,如果仅只是七十六号捣乱,问题还不大,因为七十六号的实力十分有限,而且还要应付军统的威胁,根本就没有太多的余力去捣乱。

  但是,如果再加上了百老汇大厦,则局面就立刻大不相同了。

  所以现在看来,这事却是不行了,因为徐锐现在也明显不满,如果再另外再弄一个专门机构的话,根本就招架不住百老汇大厦和七十六号这两只豺狼的联合攻击,这就会对鸦片产业的培植以及发展构成极大的威胁。

  而如果鸦片产业不能够快速恢复,不仅会导致日占区税收锐减,更会导致鸦片货款无法及时回流,到时候,中村机关不仅是付不出应给关东军的鸦片货款,就连划拨给华中派谴军的经费也无法提供,这麻烦可就大了。

  所以,鸦片产业只能交给百老汇大厦和七十六号中的一家。

  日本政府或者日军是绝不可能直接从事鸦片产业的经营的,因为日本官方是禁烟的,西方国家也是禁烟的,如果日本政府公然出面经营鸦片产业,既便是在海外殖民地,无疑也会严重损害国家形象,所以这事必须找代理人。

  既然是二选一,那就只能选七十六号了。

  因为从制衡的角度来考虑,现在百老汇大厦的实力相对七十六号已经强太多,双方的实力已经严重失衡,也确实需要扶持一下七十六号了。

  影佐祯昭整理了一下措辞,对徐锐说道:“梁桑,眼下巡捕营气候已成,已经对租界东区、租界北区乃至上海的整个华界都构成了严重威胁,再加上巡捕营又在这次洗劫行动中获得了这么多好处,再接下来肯定还会大肆的扩充武装,这样威胁就更加的大!”

  停顿了一下,影佐祯昭又说道:“我是这么考虑的,你们百老汇大厦,今后就专注于应付巡捕营的威胁,至于说开大烟馆、培植鸦片产业的事,还是交给李士群吧,七十六号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大事上他们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巡捕营确实是个威胁!”徐锐点点头,又道,“不过鸦片的销售所得……”

  “梁桑你放心,就按我们之前说好的,****分账!”影佐祯昭立刻说道,不过,在内心深处影佐祯昭却想,到时候鸦片卖出去了,卖了多少还不是中村机关说了算?大不了就是让李士群做一套假账,把梁武义给蒙混过去。

  “好吧。”徐锐想了想,终于还是点头,“不过,大佐阁下,你也知道,巡捕营的实力是越来越强了,不仅是人多,而且装备也好,他们装备的是清一色的冲锋枪,是不是也能帮我们百老汇大厦从德国购入一批MP38冲锋枪?”

  “这个……”影佐祯昭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难堪,还真会找机会伸手。

  帮你们百老汇大厦从德国购入一批冲锋枪?连皇军都还没有装备冲锋枪好不好?不过话又说回来,皇军不装备冲锋枪并非装备不起,而是因为既得利益者作梗,因为引入冲锋枪生产线之后,步枪的生产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犹豫了一下,影佐祯昭最终还是答应下来,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购买这批冲锋枪的钱款,还是得从百老汇大厦的应得利润中扣除的。

  PS:月底了,讨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