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收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1章 收编



徐锐根本不按常理出牌,搞得江南的一颗心忽上忽下,方寸大乱。

然后不等江南回过神来,徐锐就已经离开了江南身边,扬长而去。

江南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徐锐远去的背影,耳畔仿佛仍能感受到徐锐说话时从他嘴里喷出的温热气息,一时间真是又羞、又气,又急。

这个坏蛋,真是太欺负人了,我跟你没完。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清早,南通废墟上就响起了尖锐的哨子声。

听到哨声,暂编七十九师独立营、第六十七军、复兴社别动队还有苏南游击队的队员们便纷纷爬起身,打点行装,准备上路。

不管是一起走还是分道走,南通终究不是久留之地,对吧?

趁着打点行装的间隙,游击队的大兵不着痕迹的走到东北虎身边,先是向东北虎借火点了一颗烟,然后两人又聚在一起嘀嘀咕咕说了半天,直到打点好行装,再吃了早餐,大兵才又晃晃悠悠的回了自己队伍那边去了。

大兵一走,万营副就把东北虎叫到跟前,问道:“虎子,刚才你跟人嘀咕了半天,说什么呢这么热乎?别忘了,人可是共党。”

东北虎道:“没说啥,就是瞎聊呗。”

“就瞎聊?”万营副的表情冷了下来,冷然说道,“虎子,跟大哥也不肯说实话?”

“大哥,真没有说啥。”东北虎便急了,皱眉说道,“就唠了唠家常,大兵那人实在,虽说人家是共党,可是实在,值得咱们结交。”

万营副道:“虎子我可告诉你,悠着点。”

东北虎的表情便有些僵,又有些不以为然。

当下东北虎说道:“大哥,之前在陕西时。你对共党不也挺有好感的,怎么现在对共党的成见却变深了呢?”

“我对共党从来就没成见,现在也没有。”万营副摆了摆手,又小声说道,“可如今不比以往了,以往咱们有少帅在呢,要人有人。要枪有枪,要地盘还有地盘。可现在呢?少帅被老蒋软禁起来了,二十万大军也是死的死,散的散了,咱们现在得夹着尾巴过日子,能不跟共党掺和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东北虎看了看左右,说道:“大哥,你担心徐锐?”

万营副点了点头,又说道:“徐锐这人太会打仗,瞧着就不像一般人。要说他不是中央军校毕业再派往西方留过学的高材生,打死我也不信,虎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这个徐锐很可能是老蒋门生。”

“老蒋门生?不能吧。”东北虎道,“我听大兵说,徐锐在包兴镇还曾经赶走三战区万副总司令派过来的特派员呢。”

“这才更加可疑。”万副营长说道,“徐锐要是没底气,他敢这么做吗?徐锐的底气是打哪来的?就因为他是老蒋门生!所以咱们还是跟共党保持点距离的好。要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惹来杀身之祸,唉,今时不同以往了。”

东北虎沉默片刻,小声道:“大哥,就算徐锐真是老蒋得意门生。他应该也不会对共党下手吧?毕竟现在是国共合作,枪口一致对外嘛。”

“那谁知道?”万副营长摇摇头,皱眉说道,“政治层面的事情可说不好,当年北伐时国共两党不也是合作得好好的,可老蒋还不是说清党就清党了,这次说是合作。鬼知道能合作几年,说不定就只有几个月。”

东北虎沉默片刻后又说道:“大哥,要不然咱还是自己走?”

万营副看了东北虎一眼,没有说话,这个问题他已经想了半天了,但是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办,徐锐已经明确的流露出了要收编他们的意思,万营副相信,手下这三百多残兵里的大多数也是愿意加入独立营的。

更何况老话怎么说来着?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他们拿了独立营一大批武器弹药,现在就提出走人,好像也不合适,虽说他们帮着独立营打了一个胜仗,还一家伙歼灭了小鬼子整整一个旅团,可是在这里面,他们并没有出啥大力。

好半天,万营副才把目光转向东北虎,幽幽的问道:“虎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是希望跟着独立营走,还是想着自己走?”

“大哥,要我说还是跟独立营走。”东北虎闷声说道。

第六十七军已经在青浦让小日本给打残了,军座吴克仁也战死了,现在他们这三百多号人已经成了一支孤军,如果说维持自己的建制,军饷从哪来?兵员又从哪里补充?更重要的是武器装备,又应该找谁要去?

如果加入独立营,那问题就简单了,一切自然有徐锐操心。

而最让东北虎心动的一点,是徐锐跟别的中央军不太一样,徐锐没有拿他们当炮灰,非但给了他们武器装备,而且拿他们跟独立营的残兵们一视同仁,至少在南通这一场战斗,徐锐做到了同等的对待,所以东北虎服他。

万营副的脸色便阴郁下来,皱眉道:“可他毕竟是老蒋门生。”

万营副言语之间,对蒋委员长的怨气不是一般的大,事实上,进关的二十万东北军,就没一个不对蒋委员长心存怨念,不抵抗的命令是蒋委员长下达的,可是丢失东三省的责任却要他们二十万东北军将士来背。

还有,蒋委员长不仅软禁了少帅,还通过收买、挑拨、恫吓等不光彩的手段,挑起东北军的内斗,致使二十万弟兄互相残杀,从此沦为丧家之犬,他们这些大头兵虽然大字不识几个,却也知道这都是蒋委员长搞的鬼。

东北虎吭噗半天,最后黯然说道:“大哥,我听你的,你说咋整就咋整。”

万营副叹息一声,拍着东北虎肩膀说道:“虎子,好兄弟,这样吧,你去把大彪他们几个叫过来,咱们合计合计。”

东北虎嗳了一声,去把几个连长、排长都叫了过来。

众人一合计,还是赞成留在独立营的意见占了上风。

这边才刚商议出结果,那边徐锐就派何书崖过来了。

“万营副。”何书崖冲万营副敬了记军礼,说道,“我们营座请您过去。”

万营副跟东北虎、大彪等几个连、排长交换了一记眼神,便站起身跟何书崖走了。

不出万营副所料,徐锐请他过去说的就是收编的事,不仅仅只有六十七军的溃兵,还有共产*党的苏南游击队以及复兴社特别行动队。

万营副过去时,肖雁月和江南、崔九已经在那里了。

在徐锐的身后,摆放着昨天缴获的枪械,三八大盖、歪把子轻机枪、九二式重机枪还有八一迫击炮,堆得跟小山似的,重藤支队的武器装备几乎全都在这里了,也就损失了一些火炮还有马匹,美中不足的是,弹药却是少了一些。

徐锐请万营副、肖雁月、江南还有崔九几个人坐了,然后作揖说道:“南通之战,多亏了诸位的鼎力相助,我独立营才能大获全胜,如今我们独立营就要走了,我想听听诸位的打算,有愿意跟我们一起走的,我们不胜欢迎,不愿意的,这里边的武器装备还有弹药,你们随便拿就是,就当作是我们独立营的谢礼了。”

听徐锐这么说,肖雁月的眼睛便立刻亮了起来。

肖雁月是游击队出身,游击队一直过的就是紧巴巴的苦日子,就说苏南游击队吧,一百多号人却只有五十多条枪,这五十多条枪里,有一半还是老套筒,汉阳造还算是好的,相比之下,小鬼子的三八大盖那就是难得的好枪。

何况这里还有歪把子、野鸡脖子甚至是迫击炮。

肖雁月心想,这次就算不能够把徐锐和独立营争取过来,只要能从这里分润一批武器弹药那也是不枉了,有了这批武器弹药,他们苏南游击队的战斗力就会得到极大的提升,说不定就真有机会开辟抗据地,站稳脚跟。

费了好大劲,肖雁月才抵住了这些装备的诱惑。

肖雁月虽是农家出身,没上过学,可帐却还是会计算的。

如果从这里头分润一批武器装备,好处也就只是这些了,可如果选择留在独立营,他们就有机会将徐锐还有整个独立营都争取过来,到了那个时候,徐锐、还有整个独立营,以及这里所有的武器装备就全都是他们的。

孰轻孰重,肖雁月还是分得清的。

当下肖雁月毫不犹豫的对徐锐说:“徐营长,我们跟你走。”

徐锐嘴角便勾起一抹微微的笑意,说道:“肖队长,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如果跟我们独立营走,可是要服从指挥的哟,要不然万一中途遭遇小鬼子,令出多头那可是要出大问题的,也就是说,将来你们游击队必须接受我指挥。”

“我知道。”肖雁月大大咧咧的道,“我们接到的命令,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协助你们独立营突围,这中间当然也包括服从徐营长的命令。”

徐锐呵呵一笑,又道:“看来肖队长还是不太明白,那我就不妨把话说得更明白些,你们要跟我们独立营走可以,却必须接收我们独立营收编,也就是说,今后再也没有什么苏南游击队,而只是独立营4连。”

“独立营4连?”肖雁月道,“徐营长连番号都给我们选好了那?”

徐锐微笑着道:“愿走愿留,悉听自便,我们独立营绝不勉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