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2章 合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52章 合作

虞洽卿说的是实情,做生意从来就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更何况巡捕营这次需要的大米数量又是如此之巨,无论是西贡、仰光还是新加坡,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米商会有如此巨量的囤货,到时候就必然需要调运。

  “好,那就两个月。”徐锐拍板道。

  “行,我回去就组织船队去东南亚。”虞洽卿说完就准备起身。

  “倒也不急这一刻。”徐锐却摆摆手,示意虞洽卿重新落座,然后又笑着问道,“虞会长就不问问,我买这么多大米要用来干吗?”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为了救济难民了!”虞洽卿大手一挥说,“这事,虞某其实也早想做了,虽然现在有徐司令您来主持大局,但虞某也得略尽绵薄之力,所以,这三百万石大米的运输费我们中意轮船公司只收成本价,一分钱的利润都不收。”

  “那怎么好意思?”徐锐假惺惺的说道。

  要将三百万石大米从东南亚运回到上海,运费几乎与米价相当!这其中,大约有一半是轮船公司的利润,这也就意味着,只此一项,巡捕营就可以节省至少一百万美元的开支,这绝对是个大手笔,也是个大人情。

  不过,徐锐绝不相信虞洽卿会白给这么大的好处。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虞洽卿这么慷慨,一定有所图!

  果不其然,虞洽卿接着又道:“不过,徐司令,我们也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徐锐心说果然,脸上却微笑着说道:“虞会长尽管直说,只要我们巡捕营做得到的,就一定全部照办。”

  “这对巡捕营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虞洽卿说道,“我们希望巡捕营能够把多余的款项存入我们四明银行,如果想从海外购入武器装备之类,最好也通过我们四明银行与外商进行货款结算,当然了,如果巡捕营愿意购买我们华商证券物品交易所的股票的话,那就更好不过了,我们可以给出最为优惠的印花税。”

  徐锐必须承认,虞洽卿能成为江浙财阀的领袖人物,并不是侥幸的。

  仅只是他的这份敏锐的嗅觉以及过人的胆识,就可以说是无人能及,别人还在猜测的时候,虞洽卿就已经预见到巡捕营已经掌握了海量的财富,当别人还在观望或者犹豫时,虞洽卿却已经迈出实质性的一步,准备将巡捕营的这笔巨款揽入怀中。

  眼下巡捕营手里掌握的这笔财富可高达六千万美元,如果这笔巨款最终存入虞洽卿的四明银行,就可以为四明银行带来巨量的流水,如果这笔巨资进入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则瞬间可以将证券物品交易所股价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位。

  当然,徐锐绝对不会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不过,拿出一部分款项存入四明银行却也是可以的,不仅可以拉拢虞洽卿,诱使虞洽卿跟巡捕营展开进一步的合作,也可以适当的得一些利息,毕竟,只是把钱存入巡捕营的金库里,是不会产生任何收益的。

  “可以。”徐锐爽快的道,“虞会长,现在东南亚的米价是多少?”

  虞洽卿道:“东南亚去年风调雨顺,所以今年开年之后米价下跌,现在西贡、仰光等地的米价差不多都是每石一美元,也就是每石大米四银元。”

  每石大米四银元,三百万石大米就是一千两百万银元。

  当下徐锐便说道:“虞会长,这样,你在四明银行帮我们巡捕营开一个账户,我明天就让人去往账户里存入一千万美元,这一千万美元扣除购买大米的费用,剩余款项就全部委托给你们四行银行投资,但是盈利得跟我们巡捕营五五分账。”

  “这完全没问题。”虞洽卿闻言顿时大喜,因为有了这一千万美元,他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了,既便其中的三百万美元要用来购买大米,剩下的七百万美元也足够帮助四明银行度过眼下的困难期,甚至还可以把证券物品交易所的股价托起来。

  只要把证券物品交易所的股价逆市托起来,他就可以高位套现出逃。

  只此一项,虞洽卿就可以从股票交易市场获取两倍甚至三倍的利润!那么拿出其中的一半利润返还给巡捕营,也没什么不可以,因为这对于虞洽卿来说,自己一分钱都没出,这完全就属于空手套白狼。

  合作达成了之后,气氛就变得十分的融洽。

  虞洽卿年纪青青就从慈溪老家来上海打拼,察颜观色、交际能力那是绝对没说的,跟徐锐交流也是毫无障碍,两人甚至探讨了一下当今世界局势,徐锐又留虞洽卿吃了午饭,吃完了午饭才亲自送虞洽卿出门。

  (分割线)

  徐锐亲自送虞洽卿出门的这一幕,却正好被王天木看在眼里。

  王天木在巡捕营斜择面的日升酒楼里蹲点,已经有段时间了。

  按理来说,王天木作为军统上海区的区长,根本是不可能亲自下来蹲点的,但是谁让这是戴老板亲自交待的任务呢?早在半个多月前,戴老板就交待下来,让军统上海区无论如何也要搞清楚巡军营也就是巡捕营那个什么司令的底细。

  但是王天木对这个什么司令的底细确实毫无头绪。

  王天木只知道巡捕营的这个司令员姓徐,他也曾经见过他一面,但是王天木也是老情报员出身,一眼就看出这个徐司令已经化过妆、易过容,所以见了基本等于没见,王天木对徐司令的身份来历还是一头雾水。

  王天木也曾经斥重金收买巡捕营的官兵,他也确实买通了其中的两个官兵,并且还把这两个官兵发展成了军统的眼线,但遗憾的是,这两个官兵就只是两个小卒而已,根本没机会接触什么机密,就只知道这个徐司令不是孤军营的人。

  戴老板催得紧,王天木又确实毫无头绪,就只能够采取最笨的办法,蹲守!

  这一蹲守就是差不多十天,但始终没有守到巡捕营的这个司令出现,王天木甚至都已经绝望了,如果今天这个徐司令还是没有出现,他就放弃了!不管怎么说,他王天木都是军统上海区的区长,还有大把的公务等着他处理,他可耗不起。

  时间过得飞快,眼看着今天又到了午后,再有几个小时天就黑了。

  然而,就在王天木准备走人的时候,久候的目标人物终于出现了。

  “区长,出来了!有大家伙出来了!”守在窗前的林怀部忽然低叫起来。

  林怀部原本就是军统的人,当初王天木派他去应聘张公馆的保镖,就是为了刺杀张啸林这个大汉奸,结果却没有想到,还没等林怀部下手,张啸林就在百乐门让梁武义那个纨绔子弟给干掉了,之后林怀部便回了飓风队。

  正在打瞌睡的王天木立刻精神一振。

  王天木一个滑步来到窗前,只一眼,便看到了巡捕营的那个徐司令正和上海华商总会的会长虞洽卿一路谈笑着走出来。

  看到这,王天木的脸色便立刻一沉。

  虞洽卿怎么跟巡捕营搞到一块去了?

  虞洽卿跟蒋委员长的关系,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对于虞洽卿跟巡捕营的徐司令搞在一起,王天木还是比较敏感的。

  林怀部低声问道:“区长,要不要让飓风队做好准备?”

  戴笠让王天木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搞清楚巡捕营这个徐司令的身份来历,王天木就只能采取最简单粗暴的做法,绑架!王天木的计划就是守株待兔,就让飓风队守在巡捕营门口,什么这个徐司令出门了,再跟上去绑回来!

  只要把人绑回去,王天木就不担心这个徐司令不开口。

  因为不管什么人,只要进了他们军统的地牢,就一定会乖乖开口,至少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够例外。

  王天木沉声说道:“嗯,立刻让飓风队准备好。”

  林怀部便转身走出包厢,对守在包厢外的一个特务低声吩咐两句,那个特务点点头,立刻转身下楼,林怀部却又推门回到了包厢。

  只不过,等林怀部再次回到包厢里时,却发现王天木在那里生气。

  再扭头,林怀部便意外的发现,巡捕营的那个徐司令居然回去了,他甚至连巡捕营的大门都没有出,徐司令不出来,军统飓风队就毫无办法,他们总不可能冲进巡捕营去绑人,真要是这么做,分分钟就会被巡捕营的官兵给打成筛子。

  巡捕营不仅人多,而且火力也比他们军统强多了。

  “怎么又回去了?”林怀部懊恼的道,“多好的机会啊,又没了。”

  王天木皱了皱眉,说道:“再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看来得改变策略了。”

  林怀部小声说道:“区长,要不然就让我混进巡捕营去?反正他们正在招人。”

  “这个用处不大,混进去也不过是个小卒,根本接触不到机密。”王天木摇了摇头,又说道,“不如,你就去应聘虞公馆的保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