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章 两个月后-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54章 两个月后

一转眼两个多月过去,时间来到了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的五月。

  经过两个多月的发展,巡捕营已经扩充到了一个旅的规模,差不多六千人,这跟徐锐预期中有不小的出入,要知道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足有五万人,徐锐原本以为经过两个月的扩充,巡捕营怎么也能扩充到一个师一万五千人。

  然而,残酷的现实是,巡捕营仅只扩充到一个旅六千余人。

  剩下的那些老兵,无论巡捕营的人怎么做他们的思想工作,都是无动于衷。

  徐锐曾跟老王分析过,滞留上海的这些国民军老兵之所以不愿意重新入伍,是因为他们的心已经彻底的冷了,不过这也不能够责怪他们,谁让当初淞沪会战溃败之时,第三战区长官部还有国民军统帅部抛弃了他们呢?

  淞沪会战溃败前,国民军原本拥有至少三天的撤退时间,这是十分充裕的,足够第三战区长官部将超过二十万的伤员转移走。

  然而就在第三战区准备撤退之时,蒋委员长却一纸电令,将撤退给延期了。

  蒋委员长之所以要将撤退的日期往后延,是因为三天后在日内瓦万国宫召开的联大会议上,将调停中日纷争,蒋委员长寄希望于西方各国出面干预,所以勒令国民军坚守原地,以在谈判中争取更多的利益。

  然而,蒋委员长明显高估了西方各国干预中日争端的意愿以及决心。

  这个高估的代价就是,国民军丧失了最宝贵的三天时间,三天之后,在日内瓦万国宫的联大结束,以英法为首的西方列强只是不痛不痒的谴责了日本政府几句,就再没了下文,蒋委员长大失所望之余,赶紧命令国民军后撤。

  但是,这个时候,柳川平助的第十军已经从金山卫登陆。

  仅用了一天时间,柳川平助的先头部队就推到进青浦县,眼看着就要将滞留在淞沪战场的,将近一百个师的国民军精锐给包了饺子,这下老蒋急了,急令第三战区所有部队抛掉所有的累赘大踏步后撤。

  第三战区忠实的执行了蒋委员长的命令。

  被第三战区抛掉的累赘中,就包括二十五万重伤员。

  当时那场面简直不忍卒睹,从上海通往南京的几条主干公路上,全都堆满了担架,甚至就连公路两侧的田野上也满是伤员以及担架,触目所及,接地连天,全是国民军伤员,那痛哭声、哀嚎声及咒骂声简直无法用笔墨形容。

  这二十多万重伤员,绝大部份都牺牲了,不是死于鬼子的轰炸、炮击,就是死于缺乏及时有效的护理,再就是被鬼子追上然后用刺刀残忍的捅死,甚至还有被袍泽给踩死的,当时撤退时那场面,五十万溃兵沿公路溃败下来,都丧了胆了。

  所以最后,只有一小部分伤势较轻的伤员逃进了租界,再就是上海市民组织的担架队救回去了一部分,全加起来也只有大约五万人,不到所有伤员数的五分之一,剩下的将近二十万重伤员就这样牺牲了。

  这二十万重伤员原本是完全有机会痊愈,完全有机会重新踏上战场的,但是,因为蒋委员长的一个错误的决定,却屈死在了旷野上,说起来,实在让人扼腕叹息,所以,滞留租界的五万国民军老兵不愿意重上战场,也完全可以理解。

  这些老兵虽然很侥幸的活了下来,但是心却冷了。

  正因为心冷了,所以无论谢元和孤军营的将士怎么做工作,这些国民军老兵也都是无动于衷,他们宁可继续清苦的生活,他们宁可就这样卑微的活着,也不愿意重新拿起枪、踏上战场,他们已经被抛弃过一次,不想再被抛弃第二次。

  所以,两个月的时间过去,巡捕营也仅只是扩充到一个旅。

  为了应对巡捕营的威胁,百老汇大厦的兵力也得到了扩充。

  自从上次的洗劫事件后,影佐祯昭就对百老汇大厦还有七十六号重新进行了定位。

  在影佐祯昭的定位之中,七十六号是专门用来对付军统,还有**地下党组织的,而梁武义的百老汇大厦则是专门用来对付巡捕营的,随着巡捕营的扩充,百老汇大厦的人员规模也必须跟着扩充,直到现在,百老汇大厦也扩充到了差不多一个旅。

  这两个多月,徐锐的生活还是很惬意的,每天除了出入各种娱乐场所里耀武扬威,摆摆纨绔子弟的做派,就是隔三岔五的跟巡捕营干一仗,不是今天吃点小亏死个几十号人,就是明天占个小便宜打死巡捕营几十号人。

  所有的这些交锋当然只是在唱双簧而已。

  不过,演了两个多月的双簧还没有露馅,就不能够简单的归结为运气好,或者因为徐锐行事缜密,事实上,徐锐的行事确实很缜密,每次跟巡捕营交锋之前,都会事先准备好一百多名炮灰,然后强迫这些炮灰冲在最前面让巡捕营打。

  而且,这些炮灰还不是临时招募的,都是在百老汇大厦呆了一段时间的,事实上,特务三大队的特务基本上都是炮灰,每次跟巡捕营交锋,徐锐都会让特务三大队打头阵,任由巡捕营的狙击手射杀。

  同样的,巡捕营那边也有炮灰部队。

  所以,实际上每次交锋都是双方的炮灰部队在交火,但是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每一次交锋都是互有伤亡,这也的确唬住了随军的鬼子观察员,影佐祯昭虽然很信任徐锐,但还是往百老汇大厦派驻了大量的鬼子观察员。

  不过,无论徐锐行事有多缜密,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在多达几十次的交锋之中,要说一点马脚都没有露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无论运气多好,这也是绝不可能的,好在,中村机关还有影子这内奸,在替徐锐百般遮掩。

  所以直到现在,影佐祯昭都还没怀疑过百老汇大厦。

  所以直到现在,影佐祯昭对百老汇大厦都非常支持。

  徐锐刚刚又去了一趟中村机关,影佐祯昭这个老鬼子又给百老汇大厦拨了一部分武器装备,计有驳壳枪五十枝、汉阳造或者中正式步枪五百枝、仿捷克轻机枪二十挺,外加马克沁重机枪十二挺,用来装备百老汇大厦刚刚扩编的一个营。

  这种待遇,可把一道去中村机关的李士群眼馋死了。

  最近这两个月,军统飓风队在上海的活动越发猖獗,甚至连李士群都已经遭到了军统飓风队的好几次刺杀,要不是他足够谨慎,每次外出又是改时间又是改路线,而且还会在同行三辆汽车的顺序上做点文章,只怕早就被干掉好几次了。

  所以,李士群一直在嚷嚷着要扩充七十六号的人员。

  只是,影佐祯昭对李士群就没有对徐锐那么客气了,影佐祯昭不仅是没有同意李士群扩充人员的请求,甚至还把李士群给训斥了一通,这也是因为七十六号确实不争气,都已经两个多月了,大烟馆的营生都还没有正经做起来。

  影佐祯昭原本是对七十六号寄予了厚望的,满心盼望着七十六号能够尽快将日占区的鸦片业振兴起来,然后每个月给中村机关提供一大笔经费,可是谁又能想到,李士群和七十六号却始终没能够把鸦片业给重新做起来。

  因为每当七十六号开起一家大烟馆,不出三天就必然会遭到武装袭击,不是军统飓风队的人就是巡捕营的人,甚至还有**,七十六号尝试了十几次,前前后后开办了二十多家大烟馆及赌馆,就没有一家能撑过三天。

  李士群用尽了各种办法,甚至还向影佐讨来了两个鬼子中队,设了个杀局,企图通过假装开办大烟馆,伏击前来袭击的军统飓风队或者巡捕营官兵,但让人沮丧的是,军统和巡捕营的鼻子比狗都还灵,根本就不上这当。

  两个月已经过去,七十六号想开的大烟馆一家都没开成,反倒是白白损失了一万多箱鸦片膏,这可把影佐祯昭给气坏了,所以每次见面都必然要训斥李士群几句,若是还能给李士群好脸色那才有鬼了。

  再说徐锐,带着武器装备回到百老汇大厦。

  王沪生和柳眉外出办事去了,吴寒也不在,只有江南在。

  在明面上,江南可是梁武义这公子哥抢过来的女人,是他的贴身秘书。

  “事情还顺利吧?”徐锐一进门,江南就迎上前来,替徐锐把披风脱下。

  “很顺利,顺利得不能再顺利了。”徐锐顺手就在江南日见丰腴的****上摸了一把,又咬着耳朵说道,“有没有想我啊?”

  “说啥呢?”江南白了徐锐一眼,嗔道,“这才半天没见。”

  徐锐笑道:“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兮,半天那就相当于一年半,唉哟喂,咱们已经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江南又白了徐锐一眼,嗔道:“也没个正形。”

  徐锐嘿嘿一笑,又问江南道:“吃过饭了没?”

  “没,不想吃,没胃口。”江南话才刚说完,忽然转开头干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