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5章 回大梅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55章 回大梅山



    看到江南转过身干呕,徐锐立刻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搀扶住江南,关切的问道:“宝贝你没事吧?你可不要吓我。”

    “我没事。”江南便扭头冲着徐锐甜甜一笑。

    “还说没事,你脸色都不对,一定是这几天累坏了。”徐锐怒道,“狗曰的老王,每天都给你安排这么多的工作,回头我非骂他一顿不可。”

    江南最近这段时间确实很忙,她现在干的活,相当于是百老汇大厦的后勤部长,整个百老汇大厦六千多人,吃喝拉撒睡,还有弹药调拨,都要江南负责,尤其是百老汇大厦还有许多不可告人的机密,这些机密绝对不能假手他人,所以只能江南亲力亲为,也因此,江南几乎是一天十六七个小时的连轴转。

    “不要,这事可不能怪政委。”江南连忙说道,“再说我也不是因为累。”

    “不是因为累?”徐锐闻言愣了一下,讶然道,“不是累,那是因为啥?”

    江南的俏脸上便涌起一抹淡淡的晕红,小声说:“按时间,早在十天前,我就应该来那个了,可是直到今天都还没有来,再加上我这几天人也蔫蔫的,吃饭也是没有胃口,所以上午我就去同仁医院看了下,结果……”

    徐锐急切的道:“医生是怎么说的?”

    江南小声说道:“医生说,我有了。”

    “你有了?”徐锐一下没反应过来,茫然道,“有啥了?”

    江南便妩媚的白了徐锐一眼,嗔道:“医生说我怀孕了。”

    “怀孕了?”徐锐闻言先是愣了下,遂即心头便涌起一阵狂喜,心忖,前几天老子还纳闷呢,江南这块地这么肥,老子这头牛也没偷懒,几乎是一天一耕,甚至一天数耕,可怎么老也不见动静?今天却终于是有了动静。

    “快坐下,宝贝你坐。”徐锐赶紧搀着江南在床上坐下,然后在江南面前蹲下,伸手给江南捶腿捏脚,谄媚的道,“我给你捏脚。”

    江南妩媚的笑笑,低声说道:“你这样子会把我惯坏的。”

    “女人就是用来惯的。”徐锐嘿然说道,“我不宝贝你宝贝谁?”

    江南嘴角的便立刻绽起一丝似笑非笑的笑意,凝视着徐锐说:“你这话要是让白莲花和小桃红听到了,她们该有多伤心?”

    徐锐便立刻嘎了一声,神情尴尬。

    不过徐锐很快就调整过来,笑道:“在她们面前我也这么说。”

    徐锐的一贯原则就是,在江南面前只说江南的好,在赛红拂面前只说赛红拂的好,至于有一天如果两个女人一起时该怎么办,这个还没想好。

    江南便把徐锐拉起来,让徐锐坐在她的身边,然后将整个娇躯都靠进徐锐的怀里,低低的说道:“来上海这四个月,是我长这么大过的最开心的四个月,不仅因为工作顺心,更因为有你在身边,我真不能奢求更多了。”

    “什么话。”徐锐却撇了撇嘴说道,“这才哪到哪?你的好日子这才刚刚开始呢,要不了十个月,就会有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天使来到我们身边,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喊你妈妈,再过得一两年,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乃至第四个……”

    “尽胡说,哪有孩子一生下来就会喊妈妈的?”江南娇嗔道。

    徐锐笑道:“别人家的孩子不会,但是我们生的闺女她就会。”

    “为什么一定就是闺女?”江南满脸憧憬的说道,“我想给你生个小子,长大了像你一样强壮、聪明,但是不能像你这样贫。”

    徐锐笑道:“小子不好,小子太淘,会把你气坏的。”

    江南嗔道:“你带兵时,不常说乖乖孩子没出息么?”

    “带兵是带兵,儿子是儿子。”徐锐说,“儿子要是淘气,我可得教训他。”

    “那还是生个闺女好了,你下手这么重,真要生个小子,还不得打坏了。”江南拿俏脸贴着徐锐胸膛,脑子里却不可遏止的浮起另一个女人的影子,算算时间,留在大梅山根据地的白莲花差不多应该生了吧?

    当下江南说道:“阿锐,你是不是该回一趟大梅山了?”

    徐锐便沉默了下来,眸子里流露出一抹浓浓的歉收之色。

    算算时间,再有三五天,就该到赛红拂的预产期了,徐锐两世为人,这还是他生命之中的第一个孩子,孩子是他生命的延续,这个时候,他如果不能陪在赛红拂身边,亲眼见证孩子的呱呱坠地,这势必会成为他挥之不去的遗憾。

    这个念头一经生起,便如疯长的野草再也压制不住。

    我得回去!我得立刻回大梅山去!一个巨大的声音在徐锐的脑海里响起来。

    江南看出了徐锐的心不在焉,便轻柔的劝道:“阿锐,你若想回去就回去吧,正好梁鸿志还没来上海,你还可以借口去南京催他来上任,这样也能有个掩护,至于上海这边,这段时间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既便是有事,也还有我们在呢。”

    徐锐便立刻站起身,大步往外走,不过走到门口却忽然又折回来。

    江南还道徐锐有什么话要叮嘱她,便也赶紧站起身,徐锐却上前将她用力拥入怀,然后用力的吻下来,吻到江南几乎要断气,足足半分钟之后,徐锐才又再次抬起头来,深情的凝视着江南眼睛,低声说:“江南,谢谢。”

    江南只是柔媚一笑,说:“快去吧。”

    徐锐转身扬长而去,这次没再回头。

    (分割线)

    两天之后,大梅山。

    部队大院,徐家小院里,此刻正聚集了许多人。

    新四军的军部已经正式迁入大梅山,住进军部首长以及家属之后,原本空空荡荡的部队大院立刻变得热闹不少,不过像徐家小院这样的密集程度却是不多见,尤其是聚集在徐家小院里的人还是女性居多,这就更加少见。

    在这些人中间,还有不少的熟面孔。

    肖雁月站在大门口,满脸都是焦虑,豆豆像个男子汉,两手抱胸守在肖雁月身边,二皇则懒洋洋的趴在豆豆的脚边,晒着太阳。

    “怎么还不来?真是急死个人,纯子医生怎么还不来?”肖雁月在门口等了片刻,还不见小鹿原纯子到来,便索性走出门,到部队大院的大门口来等,豆豆见状,便赶紧往二皇肥肥的屁股上踢一脚,然后跟了上去。

    二皇呜咽一声,也跟着爬起身,很不情愿的跟了上去。

    豆豆跟着肖雁月来到大院门口,看到老娘满脸的焦急,便忍不住问道:“娘,白姨是不是马上要生宝宝了?”

    肖雁月训斥道:“小孩子家家的,关心这些做什么?”

    豆豆便立刻鼓起腮帮子,不高兴的说道:“那是我媳妇,我当然得关心了。”

    “咦呀,你个小兔崽子,知道的还真不少。”肖雁月一下就被豆豆给逗乐了。

    正说间,懒洋洋趴在豆豆脚边的二皇忽然间坐了起来,两只耳朵也竖了起来,一颗狗头也转了过来,专注的盯着前方的公路,似乎是听到了什么。

    豆豆便立刻对肖雁月说:“娘,一定是纯子阿姨过来了。”

    豆豆话音才落,前方山梁后便传来摩托车引擎的轰鸣声,紧接着一辆边三轮摩托车便从山梁后面转了出来,向这边疾驰而来,摩托车边斗里还坐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医生肩上还挎着药箱,虽然隔得很远,但肖雁月还是一眼就认出来是小鹿原纯子。

    小鹿原纯子身上的那种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气质,找遍大梅山也没第二个。

    不片刻,边三轮摩托车便已经停在部队大院门口,嘎吱一声停下来,小鹿原纯子背着药箱跨下边斗,先对着肖雁月鞠了一躬,然后抱歉的说:“肖部长,真是不好意思,我去了一趟苏中分区,回来的路上车子抛锚了,所以给耽搁了。”

    “没事,回来了就好。”肖雁月摇了摇头,带着千叶花子直奔徐家小院而来。

    才刚进院门,肖雁月就看到小桃红满脸惊慌的从西厢房里冲了出来,看到肖雁月,小桃红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雁子姐,我姐她快不行了。”

    “别胡说,什么不行了。”肖雁月便立刻打断小桃红,“纯子医生到了,你姐她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说完,肖雁月又转身对身后跟着的小鹿原纯子说道,“纯子医生,一切都拜托你了。”

    小桃红也赶紧给小鹿原纯子鞠了一躬,带着哭腔说:“拜托纯子医生了。”

    “大家尽管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小鹿原纯子摆了摆手,然后背着药箱,掀起布帘低头走进了西厢房。

    西厢房内,赛红拂仰躺在床上,满脸痛苦,双手更是死死的抓着床单,她必须强忍着才没有惨叫出声,她可是名震秘密战线的白莲花,不是那种闺中弱质,所以,她绝不会像别的女人惨叫出声,她就是死了也绝对不会叫出声。

    王大娘心疼得快要哭出声,说:“丫头,实在忍不住就喊出来吧,喊出来你就会感觉好多了,喊出来,快些喊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