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6章 喜得千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56章 喜得千金

赛红拂很想忍,但是终究还是没忍住。

  对于女人来说,第一次生产是最困难也最危险的,尤其是对于像赛红拂这样的,胎位不是很好的产妇来说,那就更加危险。

  小鹿原纯子大概检查了一下胎位,便发现是臀位,还算好,要是横位那凶险了,横位就必须做剖腹产手术,但是大梅山医院没有这条件,而且小鹿原纯子也没有相应经验,她只是外科医生,而不是专业的妇产科医生。

  如果只是臀位,做一下会阴侧切,也还是可以顺利娩出的。

  但如果是横位,那么作为外科医生的小鹿原纯子就束手无策了。

  当下小鹿原纯子便对赛红拂说道:“赛当家,胎位不是特别好,不过没有关系,还没有到要剖腹产的程度,还是可以顺产的。”

  赛红拂双手绞紧床单,艰难的点点头。

  王大娘又劝道:“丫头,你就喊出来吧。”

  小桃红也心疼到不行,哭着劝道:“姐,你就喊出来吧。”

  赛红拂却倔强的摇头,然后紧跟着小鹿原纯子的节奏,开始使劲的吸气、呼气,然后用力收紧子宫,然后再放松,进入下一个循环,半个小时在艰难的煎熬中过去,赛红拂额头上便已经沁出了豆大的冷汗,嘴唇也开始泛白。

  看到这,小鹿原纯子便心下一紧,赛红拂开始虚脱了。

  事实上,赛红拂的体能已经算是很好了,换另一个人,只怕早就虚脱了,但既便赛红拂的体能远胜于一般的产妇,也快要撑不住了,因为她从昨晚上开始出现宫缩,到现在已经被折磨了差不多二十个小时,已经到达了极限。

  但是,对于产妇来说,虚脱却是十分危险的,这不仅会危及胎儿的安全,更加会危及产妇的性命,一个应对不好,就极可能出现一尸两命的结果,在古代医学还不发达时,产妇因为难产而一命呜呼可以说是常有的事。

  王大娘的心也往下沉,她曾经是村里的稳婆,知道赛红拂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口,最多不出一刻钟,赛红拂就要虚脱了,而如果不能在虚脱之前把孩子生下来,那就意味着,在胎儿跟产妇之间就只能选一个,这是一个残忍的选择。

  更关键的是,王大娘没办法替赛红拂做选择。

  想到这一层,王大娘都快急哭了,不过她必须强忍住不哭出声来,因为她一哭,就势必会影响到赛红拂的情绪,到时候赛红拂的情况就只会更坏,那时候就真的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不过在内心深处,王大娘却开始默默祈祷。

  王大娘祈祷着徐锐能够在这个时候赶紧出现。

  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王大娘还是本能的在内心祈祷。

  王大娘是过来人了,她知道,到了这个时候,也只有徐锐才能给予赛红拂力量,如果徐锐赶不回来,那就真的没办法了。

  (分割线)

  厢房外,豆豆正两手托腮坐在门槛上。

  这小子,开始替他未来的媳妇担心了。

  二皇似乎能感受到豆豆内心里的焦虑,巴巴的走过来,拿舌头去舔豆豆的小脸,二皇除了跟小桃红,就属跟豆豆和徐锐最亲密了。

  连雨生也十分嫉妒豆豆跟二皇的亲密。

  不过豆豆今天心情不好,一把将二皇狗头推开:死狗,起开。

  二皇的狗脸上便立刻浮起一抹极具拟人化的淡淡忧伤,然后无聊的走到了一边,懒洋洋的趴倒在地,最后干脆把整个脑袋伏地上,只用一对乌溜溜的眼睛定定打量着豆豆,似乎在时刻的等待着小主人的召唤。

  豆豆两手托腮,很忧愁的跟二皇对视。

  片刻后,豆豆喃喃自语:“要是徐叔能够回来就好了。”

  二皇低咽一声,狗头微微抬起,似乎极赞成豆豆的话。

  豆豆便立刻用脚尖踢了下二皇,骂道:“你个死狗,懂个屁。”

  二皇的鼻孔翕合了一下,忽然间扭头,一对狗眼转向了沙桥岗方向,原本耷拉着的一对狗耳朵也忽然之间竖了起来。

  “你搞什么啊?”豆豆哼声说,“搞得来好像真是徐叔回来了似的。”

  豆豆话音刚落,二皇却忽的站起身来,对着沙桥岗方向越发仔细聆听,一边聆听,一边还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叫,似乎真的发现了什么似的,过了几秒钟之后,二皇却忽然间甩开大步,向着前方飞奔而去。

  “徐叔?真的是徐叔?!”豆豆见状,顿时眼睛一亮,跟着飞奔而去。

  “这孩子,真是胡闹。”肖雁月一扭头就不见了豆豆,却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这可是在大梅山根据地,安全着呢,不过她绝对不相信徐锐会回来,眼下上海的局势正是最为紧张的时候,徐锐哪里抽得开身?

  再说豆豆,等他跑出部队大院的大门,早就不见了二皇的身影。

  相比同龄的小孩,豆豆已经很很快了,但是他再快也绝不可能跟得上二皇,二皇那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狗皇!但是豆豆知道二皇一定去了沙桥岗,所以向着沙桥岗的方向狂奔,结果刚跑到半路,便看到一人一狗飞奔而回。

  虽然还隔着老远,但是豆豆一眼就把那人给认了出来。

  居然真是徐叔回来了!豆豆便立刻扬起小手大声高喊:“徐叔,徐叔……”

  还真的是徐锐回来了,昨晚上他在南京跟地瓜分开后,来不及等渡船摆渡,直接就泅渡过江,上岸之后就直接甩开腿丫子往回跑,也就是徐锐这样的兵王,换别人根本就吃不消这搞法,不到半路就直接累趴下了。

  但徐锐真是归心似箭,一刻都不想等。

  但既便是徐锐,回到大梅山时,整个人也几乎被灰尘给糊住了,沙桥岗外放哨的两个卫兵就一下没认出来,差点把徐锐当成奸细给抓起来,最后逼得徐锐洗了一个脸,两个卫兵这才终于把他们的老司令员给认出来,然后赶紧放行。

  “徐叔,徐叔……”豆豆挥舞着小胳膊高喊道,“快,快,我媳妇快生了。”

  纳纳尼?你媳妇快生了?徐锐眼珠子都凸出来,你个小屁股才五岁,就娶媳妇了,而且媳妇快生了?

  豆豆拿小胖手扇了自己一嘴巴,连忙说:“呃,不是,是你媳妇快要生我媳妇了,你还是赶紧回吧,我娘她们快要急死了。”

  徐锐长出一口气,抱起豆豆就往回狂奔。

  徐锐的速度多快,就相比二皇这狗皇也是不遑多让,只片刻功夫,徐锐便已经旋风般刮过部队大院的大门口,然后又风驰电擎般冲进自家小院,守在小院里的二丫、楚楚只感觉到一阵风刮过,徐锐便已经一头冲进了西厢房。

  只不过,在进门之前,徐锐还没忘把豆豆给放下来。

  “小白!媳妇!”徐锐一进门,一眼就看到了赛红拂,然后一个箭步抢到床前,伸手握紧了赛红拂的小手,触手只觉赛红拂的小手竟是冰凉一片。

  正在咬牙坚持的赛红拂便剧然一震,然后扭头呆呆的看着徐锐。

  “小白,媳妇!”徐锐在床前跪下来,语含颤抖的说,“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徐锐没出现前,赛红拂一直咬牙强忍住没有叫喊出声,不过,这会看到了徐锐,赛红拂却再忍不住,哇的一声就哭出声来。

  “不哭,不哭。”徐锐柔声劝道,“没事了,我回来了,没事了。”

  徐锐不劝还好,这一劝,赛红拂却爆发了,一下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反手就掐住了徐锐的胳膊,一边使劲掐一边还大声骂:“徐锐你这禽兽,老娘被你害苦了,你欺负老娘,你的小崽子也来欺负老娘,啊,疼死老娘了,疼死老娘了……”

  “快了,快了!”王大娘便立刻高声叫起来,“小白使劲,再使劲。”

  “禽兽,老娘饶不了你!”伴随着赛红拂一声凄厉的哀嚎,西厢房里忽然响起一声清亮的婴儿啼声。

  “生了,生了!”这一刻,王大娘泪流满面,小桃红也是喜极而泣。

  小鹿原纯子却一下子就瘫坐在了地上,刚才她可也是一直在使劲,现在赛红拂终于顺利的娩出了胎儿,她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面对他时也就无需自责了,想到这里,小鹿原纯子又仰起娇靥,有些幽怨的看了徐锐一眼。

  然而,徐锐却根本没有留意到小鹿原纯子这幽怨一瞥。

  此时此刻,徐锐眼里就只有赛红拂,还有他们的孩子。

  王大娘拿消过毒的剪刀剪断胎儿脐带,又把婴儿冼干净,然后用襁褓裹好了,最后把婴儿放在了赛红拂的枕头边。

  徐锐轻搂着赛红拂说:“小白,是个闺女,长大了一定像你一样漂亮。”

  赛红拂扭头看了一眼,只见初生的小婴儿皮肤皱皱巴巴的,红彤彤的,倒是一对大眼睛睁得老大,正在乌溜溜的盯着她看,赛红拂的眉头便立刻蹙紧了,很是忧愁的说道:“生得可真是丑,长大了怎么嫁得出去哟?”

  “傻丫头。”王大娘立刻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