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章 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60章 影

石原莞尔瞠目结舌了。

  这是什么情况?整个对抗演习总共三个小时,前面的两个小时四十五分钟,双方还是不分胜负,一个伤亡也没有,但到了最后十五分钟,藤室联队却一下就将小鹿原大队打了个七零八落?这简直不可想象。

  因为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小鹿原大队是故意的!

  也就是说,前面的三小时四十五分钟,小鹿原大队根本就是在玩,直到进入到了最后十五分钟,小鹿原大队才终于变得认真起来,然后三下五除二,就把藤室联队给干掉了,这也就是说,小鹿原大队赢得非常轻松。

  有些震惊的扭头看了小鹿原俊泗一眼,石原莞尔匆匆下了瞭望塔。

  “藤室君。”石原莞尔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垂头丧气的藤室良辅面前,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顶住了前面的三个小时又四十五分钟,却顶不住最后的十五分钟?在最后的十五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

  “顶住了三小时又四十五分钟?”藤室良辅摇头苦笑,“将军阁下,你就别往我们步兵第七十七联队脸上贴金了,事实上,前面的三个半小时我们一直在林中乱窜,我们甚至连特战大队的影子都没有发现。”

  “纳尼?”石原莞尔皱眉说道,“作为演习场地的这片林子总共也就那么点大,方圆最多不过十里,你们一个联队三千多官兵,一字摆开来几乎可以从林子这边拉到对面,却居然连特战大队的影子都没有发现?可能么?”

  说完了,石原莞尔扭头问小鹿原道:“小鹿原君,你们没有作弊吧?”

  也难怪石原莞尔会怀疑小鹿原作弊,因为方圆不过十里的一片林子,而且这还不是那种浓密到无路可通行的原始丛林,要想藏下两百多个人,并且躲过一个联队三千多日军官兵的地毯式搜索,确实是难以想象。

  面对石原莞尔的质疑,小鹿原俊泗只是微笑了笑。

  藤室良辅却苦笑说道:“将军阁下,一开始的时候,卑职也有跟你一样的怀疑,认为特战大队肯定是逃出了指定的演习区域,否则特战大队两百多人,绝对不可能躲过我们步兵第七十七联队的地毯式搜索,然而……”

  石原莞尔皱着眉头说:“然而什么?”

  藤室良辅紧接着说道:“然而,直到演习时限的最后一刻钟到来后,我才发现,我的想法是多么的主观并且幼稚,特战大队的两百多人从来不曾离开演习区域,他们一直就潜伏在我们的身边、脚下或头顶。”

  说话间,藤室良辅的眼前就又浮现起了当时的场面。

  在当时,整个对抗演习的时限已经只剩最后一刻钟,可是特战大队的特战队员却始终没有出现,藤室良辅笃定以为步兵第七十七联队即将获胜,然而就在这时,此前一直不见踪影的特战队员,却突然之间,鬼魅般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两百多名特战队员,从黑暗中一下就冒出来,向他们发动了袭击。

  步兵第七十七联队的官兵们毫无准备,再加上又不习惯夜间作战,而且特战大队的队员并不是从外围发动进攻,而是趁黑神不知鬼不觉的欺近到了他们身边,然后再发动突袭,所以藤室联队根本就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

  短短不到十五分钟,藤室联队就全军覆没了!

  作为联队长的藤室良辅也被一名特战队员一枪击中眉心,玉碎了!

  听完了藤室良辅的描述之后,石原莞尔整个个都不好了,因为这已经超出他的想象,不管多睿智、多客观的人,对于超出自己想象极限的人或事物,总是会从内心本能的抵制,石原莞尔自然也不能例外。

  当下石原莞尔问道:“藤室君,你是说,从演习开始到最后十五分钟之前,整整三个小时四十五分钟,你们对整个演习区域进行了不下十次的,地毯式搜索,但是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特战队员,你确定是这样的吗?”

  “哈依。”藤室良辅重重顿首道,“我确定。”

  “然后……”石原莞尔扭头掠了一眼小鹿原俊泗,又道,“然而,当时间进入到最后十五分钟之后,两百多个特战队员就突然出现了,而且直接就出现在了你们身边,从近距离向着毫无防备的你们发动了突然袭击,是这样吗?”

  “哈依。”藤室良辅再次顿首说,“就是这样。”

  “那么我就不太明白了。”石原莞尔点了点头,又把目光转向小鹿原俊泗,问道,“小鹿原君,并不是我要怀疑你们特战大队,但是我觉得中间极有可能出了什么问题,为了确保这次演习的公平以及公正,我想进行一次现场测试,可以吗?”

  小鹿原俊泗点头道:“当然,将军阁下想要怎么测试呢?”

  石原莞尔说道:“我想从特战大队随意指定一名队员,然后让他重新演示一遍之前在丛林中的潜伏,当然,为了提高效率,这次就不必划定方圆十里那么大的区域了,就方圆五十米吧,只要他能在方圆五十米的区域内潜伏超过十五分钟不被我发现就可以了。”

  小鹿原俊泗知道石原莞尔是不相信特战大队的潜伏能力,所以本能的就认为特战大队是暗中作了弊,当下欣然点头说:“可以。”

  然而话音才落,旁边一直没做声的井上千代子却忽然说:“我看就不必如此麻烦了。”

  小鹿原俊泗闻言愣了一下,石原莞尔却转身饶有兴致的看着井上千代子,笑问道:“不知道井上小姐又有什么高见呢?”

  井上千代子冷冷的看了石原莞尔一眼,说道:“我看就不必去什么丛林了,不如就在这里好了,而且也不用方圆五十米这么大的区域,我保证不踏出方圆五米的区域,只要将军阁下能够在十五分钟之内发现我,那就算是我输。”

  “哟西。”石原莞尔两眼放光,笑着说,“如果你输了,该接受什么惩罚呢?”

  井上千代子的嘴角立刻勾起一抹鄙夷的笑,淡然说道:“如果我输了,将军阁下想要怎么样都可以,但是如果将军阁下你输了呢?”

  石原莞尔哈哈一笑,朗声说:“我输了也是一样,你想要怎样都可以。”

  看到石原莞尔笑得那么开心,小鹿原俊泗很想要提醒他一句,这场赌赛区还没开始,你就已经输了,但想了想,小鹿原俊泗却还是忍住了,因为石原莞尔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就代表了关东军高层的态度,为了使关东军高层重视特战大队,为了合作顺利,还是有必要让石原莞尔领教一下特战大队的厉害。

  当下小鹿原俊泗扭头一挥手,驻地四周的探照灯立刻熄灭了。

  探照灯熄灭之后,整个世界便立刻昏暗了下来,小鹿原俊泗又示意藤室良辅出动了一百多个朝鲜兵,团团围成了一个直径不过十米的圆圈,将石原莞尔还有井上千代子两个人围在了中间,最后还给了石原莞尔一支手电筒。

  石原莞尔啪的打亮手电筒,将光线照在井上千代子的身上,而且故意不照井上千代子的脸,而是一直照在井上千代子鼓腾腾的****上,然后笑着说道:“井上小姐,如果你没什么意见的话,我就让小鹿原君开始计时了哦?”

  井上千代子已经看石原莞尔很不爽了,只是轻轻哼了一声。

  石原莞尔嘿嘿一笑,对小鹿原俊泗说:“小鹿原君,开始吧。”

  小鹿原俊泗便从怀里掏出怀表,对了下时间,喝道:“计时开始!”

  小鹿原俊泗的“始”字刚落下,石原莞尔便立刻感觉到眼前一花,刚刚还一直处在他手电光照射下的井上千代子便已经消失不见,而且还是毫无征兆的消失,给人感觉,就好像她从来不曾站在那里似的。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石原莞尔都开始怀疑人生了,难道我刚才看花眼了?不过石原莞尔终究是意志坚定的,很快就冷静下来,开始拿着手电筒四下照射,心里想道,左右不过直径十米的区域,你就再能躲又能躲哪去?

  接下来的十五分钟,石原莞尔就像个疯子,拿着支手电筒在圈子里照来照去,左照照右照照,从胯下照,回头望月照,甚至趴在地上往四下里照,但无论他怎么个照法,都始终没有再次发现井上千代子的身影。

  四周围成人墙的朝鲜籍兵也同样没有发现井上千代子。

  就只有站在旁边的小鹿原俊泗发现了,在石原莞尔的身后始终吊着一个黑影,就连他趴倒在地上的时候,这个黑影也始终悬在他身后,但是这个黑影非常淡,只有用眼角余光才能发现,正眼去看,却又诡异的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就是影么?这就是传说当中的影忍者么?

  转眼之间,十五分钟时间就已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