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章 军刀出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61章 军刀出鞘

“时间到!”伴随着小鹿原俊泗的一声断喝,石原莞尔便颓然停了下来。

  几乎是石原莞尔刚刚停下,井上千代子便从他的身后缓步走出来,然后,四周哨塔上的探照灯也再次亮起,将整个操场照得亮如白昼。

  围着两人的一百多个朝鲜籍士兵也散开来。

  井上千代子盯着石原莞尔说道:“将军阁下,你输了。”

  石原莞尔看着有些狼狈,问道:“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如果说之前石原莞尔还对小鹿原特战队的潜伏能力有所怀疑的话,那么,现在,石原莞尔就再没有怀疑了,因为刚才他虽然没能发现井上千代子究竟躲在哪,但是,他却可以肯定井上千代子没有躲出人群外。

  因为,井上千代子身上有体香。

  通过体香,石原莞尔可以肯定井上千代子没有躲出人群。

  所以,石原莞尔就格外的困惑,井上千代子究竟是怎么躲过他的眼睛的?因为整个区域是封闭的,直径也不过十米,按照正常逻辑,在这样狭窄的区域之内,一个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躲过另外一个人的搜索。

  速度再快,难道还能快过手电筒的光线?

  井上千代子冷冷的说道:“我怎么做到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输了。”

  “好吧,确实是我输了。”石原莞尔很光棍的点点头,说道,“说吧,你想怎样?”

  井上千代子的嘴角忽然勾起一抹浅浅的笑,然后说道:“不如就请将军阁下给特战大队的勇士们献上一群上方舞吧。”

  “纳尼,上方舞?”石原莞尔瞠目结舌。

  小鹿原俊泗和特战大队的两百多个特种兵则是想笑而又不敢笑,忍得很辛苦。

  上方舞是从江户时代伴随着艺妓同时出现的一种舞蹈,属于艺妓的专用舞蹈,井上千代子这是要石原莞尔妆扮艺伎给特战大队献舞。

  不过对于石原莞尔来说,跳上方舞还真不是什么问题。

  石原莞尔这厮平素就以放荡不羁而著称,在陆军大学时就经常出入烟花柳巷,偏偏各科考核成绩还总是优秀,校方拿他也无可奈何,后来到陆军部任职时,更是三天两头混迹在各家风月场所,所以对上方舞简直不要太熟悉。

  “八嘎。”石原莞尔猛一咬牙,沉声说道,“舞我可以跳,但是,我想要知道,是不是特战大队的每名队员都有井上小姐这样的身手?”

  “那是不可能的。”小鹿原俊泗回答道,“井上小姐这样的,全日本也就一个。”

  顿了顿,小鹿原俊泗又说道:“不过我可以向将军阁下保证,在夜间或者丛林环境,特战大队的每一名队员都可以确保不被发现,至少不会被未经专门特战训练的普通人发现,但如果对方也是接受过专门训练的特种部队,那就不好说了。”

  “这就已经足够!”石原莞尔击节说道,“因为苏联并没有特种兵!只要你们特战大队能够帮助我们摧毁苏军远东方面军的司令部,这次诺门坎战役就赢定了!”说到这里,石原莞尔又铿的抽出了挥刀,以刀尖遥指东北方,满脸狰狞的说,“小鹿原君,你们特战大队将成为我们关东军手中最锋利的军刀!拜托了!”比特王国1: 国王重生

  小鹿原俊泗便猛的收脚立正,应了声哈依。

  石原莞尔很快又换了副笑脸,先收刀回鞘,然后开始击打起了节拍。

  看到石原莞尔正准备要跳舞,小鹿原俊泗和特战队的队员惊讶之余,便也纷纷跟着打起节拍,然后,石原莞尔便翘起兰花指、扭着腰肢开始跳舞,还别说,这老鬼子跳起上方舞来还真是不错,一般的艺妓比他差远了。

  一曲跳完,关东军派来的六架运输机也降落在机场上。

  军用机场就建在特战大队驻地边,可以清楚的听到飞机掠过的尖啸。

  石原莞尔一挥手,随行的副官便立刻从挎包拿出地图,又示意步兵第七十七的两个朝鲜籍兵上前来,将地图展开。

  小鹿原俊泗下意识的就站到了地图前。

  井上千代子却并没有上前,只是神情恬淡的站在旁边。

  石原莞尔有些失望折掠了井上千代子修长的大腿一眼,然后手指着面前的地图,对小鹿原俊泗说道:“小鹿原君,出于保密需要,你们就不必去海拉尔集结了,你们将直接搭乘航空兵团的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直接空降到伯力!”

  小鹿原俊泗微微颔首,这么安排确实更不易被苏联间谍发现。

  要知道,苏联的契卡可真是无孔不入,如果特战大队去了海拉尔,还真不敢保证说就一定不会被契卡的间谍发现。

  石原莞尔又接着说道:“第一飞行团的战斗机将会给运输机护航,确保你们安全降落在伯力市郊外,现在时间是晚上十点整,到达伯力上空时差不多会是明天凌晨的两点,第二十三师团协同战车第一师团,将会在凌晨四点向哈拉哈的苏军发动总攻,这也就是说,你们只有两个小时,你们必须在两个小时之内摧毁苏军远东方面军的司令部。”

  “两个小时的时间是绝对足够了。”小鹿原俊泗点了点头,又道,“但是,我需要关于伯力的更详细的情报,比如说伯力城市的结构全图,尤其是苏军远东方面军司令部以及发电厂的确切位置,再就是驻军军营的位置。”

  石原莞尔笑道:“这些我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就在飞机上。”

  小鹿原俊泗啪的收脚立正,沉声道,“将军阁下,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哟西,那就赶紧出发吧。”石原莞尔拍了拍小鹿原俊泗的肩膀,说,“我会在海拉尔等着你们凯旋。”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再转身向着列队的特战队员一挥手,两百余名特战队员便立刻分成几路纵队,一溜小跑向着不远处的机场去了,不到片刻功夫,特战大队的两百多官兵便已经消失在了夜幕下。
残汉逐鹿
  副官走过来,问石原莞尔:“将军阁下,我总觉得小鹿原君有些浮夸,这次针对苏军远东方面军司令部的斩首,能成功吗?”

  石原莞尔摆了摆手,沉声说道:“无论成功与否,军刀都已经出鞘了,刀既出鞘,那就必须得见血,不是敌人的鲜血,就是我们自己的鲜血!”

  “哈依。”副官肃然顿首说,“卑职明白了。”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海拉尔。

  植田谦吉裹着呢大衣,正站在凛冽的朔风中遥望西方暗沉沉的天际。

  大战在即,植田谦吉作为关东军的司令官,在司令部实在是呆不住,所以就索性跑到海拉尔来给攻击部队送行了。

  尽管已经进入到五月,但是********大草原上的气温却还是很低的,尤其是几天前又有一波寒流从西伯利亚南下,使得海拉尔一带的气温骤降到了零下十几度,庆幸的是,只是气温出现骤降,并没有降雪,否则诺门坎战役的发起时间就要往后推迟了。

  回头看,第二十三师团的四个步兵联队已经全部进入到了出击阵地,四个步兵联队一万五千多官兵,皆趴在地上,全场没有一丝异响,甚至连骑兵联队的战马也鸦雀无声,只是静静的侧卧在冰冷的荒原上。

  一万多人马鸦雀无声,只有人马口鼻中喷出的气息,化为团团白雾,隐约可见。

  再往后,则是一排排的装甲车,有九七式中型坦克,不过更多的,却是九五式轻型坦克以及装甲车,两百多坦克、战车在荒原上一排排展开来,就像是一尊尊的铁甲怪兽,蹲伏在冰冷的荒原上,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再往后面,则是一排排的卡车以及拖拽在卡车后面的野战榴弹炮,一根根粗壮的炮管斜指夜空,就像是一杆杆刺向虚空的巨型长矛!

  植田谦吉虽然看不清坦克阵列以及野炮阵列的全貌,但是仍可以看到一个轮廓,所以他完全可以想象,当时间来到凌晨四点整,当步兵第二十三师团在战车第一师团以及独立野战重炮第一旅团的协同下,向对面苏军发起进攻时的场面,该会何等雄壮?

  只是想象一下这股钢铁洪流往前滚滚开进时的场面,植田谦吉就激动得打哆嗦。

  这可是由一整个野战师团加一个战车师团及一个独立野战重炮兵旅团所组成的,战略级别的攻击集群!在大日本帝国的军史上,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强大攻势,单凭这点,他植田谦吉就足以载入日本史,甚至是世界史!

  不过,植田谦吉更希望能获得胜利!

  如果不能最终获胜,集结的阵容再庞大也毫无意义。

  时间在悄然的流逝,因为太过寒冷,植田谦吉甚至已感受不到自己鼻子的存在,就在他的整个人都快要麻木时,关东军参谋副长矢野音三郎终于匆匆的走过来,向他报告:“大将阁下,小鹿原大队已经顺利升空了。”

  “哟西。”植田谦吉欣然点头。

  PS:月初,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