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 戴笠的判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64章 戴笠的判断

军统眼线发现徐锐的行踪之后,第一时间上报给了重庆。

  昨天晚上戴笠正好加了个夜班,所以早上就起得晚了些,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前往罗家湾十九号上班,情报处长毛人凤接到从大梅山发回的电报之后,不敢有片刻怠慢,第一时间就驱车赶到了戴笠的私人寓所。

  让毛人凤有些意外的是,当他驱车赶到戴笠的公寓之后,却正好看到他的新婚妻子向影心从戴笠寓所的大门里出来,而且一副睡眼惺忪的慵懒样子。

  向影心是半个月前经戴笠介绍,刚跟毛人凤结为夫妻的。

  作为戴笠的心腹,毛人凤早就知道戴笠跟向影心有一腿。

  事实上,向影心作为军统头号交际花,她的工作就是利用自己的美色去替军统笼络形形色色的男人,就是军统内部,跟向影心上过床的也不在少数,但是毛人凤对此毫不介意,相反还因此格外的迷恋向影心。

  开车送毛人凤过来的是他的心腹阿六。

  阿六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但凡正常男人看到自己的新婚妻子跟别的男人***第一反应当然是生气,看到向影心从戴笠公寓出来,阿六便立刻扭头向毛人凤看过来,右脚脚尖也第一时间踩在了油门上,只要毛人凤吱一声,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开着车撞上去,将向影心这个荡妇撞死在戴笠的公寓门口。

  然而毛人凤却闷哼一声,说道:“阿六,今天你什么都没看见,知道吗?”

  “处座?!”阿六闻言立刻急了,作为一个男人,这种事情怎么能装没看见?

  “闭嘴!”毛人凤却冷着脸喝道,“你要是敢不听话,现在就给我滚回老家去!”

  阿六便只能乖乖的闭嘴,然后将车开进了戴笠寓所的大门停好,毛人凤这才挟着公文包下了车,直奔戴笠卧房而来。

  毛人凤敲门进去的时候,戴笠还没起床,正披着睡衣在看文件。

  “齐五你来了?”戴笠丝毫没有因为刚睡了心腹手下的新婚妻子而感到尴尬,一如往常般随意,摆摆对毛人凤说道,“坐吧。”

  毛人凤却没坐,上前说:“局座,大梅山有消息了!”

  “嗯?!”戴笠闻言便立刻坐起,刚刚那副懒散的样子顷刻之间便消失不见,然后冲着毛人凤伸出右手说,“快把电报给看。”

  毛人凤便从公文包里取出电报递给戴笠。

  看完电报之后,戴笠脸色立刻气得铁青。

  “娘的,原来是调去淞沪分区了!”戴笠放下电报,恨恨的说道,“共产党的保密工作做的可真好哪,徐锐调任淞沪军分区司令已经三个多月,我们愣是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害得罂粟花在大梅山白等了这么长的时间!”

  罂粟花,就是派去大梅山杀徐锐的女杀手的代号。

  “共产党的保密工作做的确实好。”毛人凤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又道,“只不过,现在知道这消息也不晚,因为情报上还说,再过一段时间,徐锐还是要从青训营调人前去,到时候我们背后使点力,罂粟花还是有机会跟着去上海的。”

  “嗯,这个事情就由你来安排吧。”戴笠点点头说,“一定要确保将罂粟花送到徐锐的面前,绝不能出差错,否则委座怪罪下来,你我吃罪不起!”停顿了下,戴笠又小声说,“齐五你不知道,委座一直就没有忘记这件事。”

  “是。”毛人凤肃然回答道,“属下一定办得妥妥的。”

  “行,那你就赶紧回去安排,我还得过去一趟委座那里。”戴笠说完便穿衣起床,毛人凤便殷勤的帮戴笠把大衣拿过来,戴笠匆匆穿上呢大衣,顺手又抄起刚才的那份电报,然后转身往外走,不过才走了两步忽又停住。

  毛人凤因为跟得紧,险些撞上戴笠。

  好在毛人凤反应快,一下就收住脚,问道:“局座,怎么了?”

  戴笠摆了摆手,说:“齐五,情报上说徐锐调任淞沪分区已经三个多月,是吧?”

  毛人凤点点头,说:“局座,老猫确实在电报上说,徐锐已经调任三个多月了。”

  “那这事就古怪了。”戴笠下意识的摩挲着刚刚刮过的下巴,幽声说道,“徐锐都已经调任淞沪分区三个多月了,却没有关于他的一星半点消息,他就没有淞沪地区弄出一点什么动静来?这可不怎么符合他的一贯作风哪。”

  毛人凤起初不觉得,但是经戴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

  毛人凤轻咦了一声,说道:“局座,这个确实有些不符合常理。”

  戴笠轻嗯了一声,又说道:“徐锐这个家伙,能力有,手腕有,性子也是极野,以他的性子,到了淞沪地区之后肯定会弄出些大动静来,但是最近几个月,又确实没有关于新四军淞沪分区的任何动静,这事儿怎么看都透着古怪!”

  毛人凤猜测道:“局座,徐锐会不会正在做准备工作?”

  “不可能!”戴笠断然摇头道,“徐锐绝对不会有这么好的耐性!”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只是一颗烟幕弹!”毛人凤笃定的道,“徐锐并没有调任淞沪分区,而是调到别的分区了。”

  “调到别的分区?”戴笠说道,“可别的方向也没有啥大动静哪?”

  毛人凤便苦笑道:“那属下就想不出来了,不过这事确实透着古怪。”

  戴笠沉吟了片刻后说道:“齐五,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徐锐早已经到任,并且也在淞沪地区弄出了大动静,只是,我们还不知道?”

  “徐锐已经到任,并且也弄出了大动静,只是我们还不知道?”毛人凤将戴笠所说的话轻轻的复述一遍之后,遂即变了脸色,叫道,“孤军营?!”

  “对,就是孤军营!”戴笠沉声道,“当时我就奇怪,孤军营当初打四行仓库时,根本没那么大的胆子,怎么被英国人关了四年,还关出这么大的胆子来?而更加离奇的是,还突然之间冒出一个什么狗屁司令!”

  停顿了下,戴笠又说道:“如果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孤军营司令就是徐锐,那一切就都解释得通了,也只有徐锐这家伙才有这么大胆子,也只有徐锐这厮才敢替国民政府、替蒋委员长拿主意,也只有他,才敢把刀架到英国人的脖子上!”

  毛人凤道:“徐锐就是孤军营的那个司令,这可真是意外啊。”

  “一点都不意外。”戴笠沉声说道,“我其实早就这么怀疑了,只是没有证据!虽说现在我仍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现在我却敢于断言,徐锐就是孤军营的这个神秘司令,上海公共租界的这些事,都是他一手挑起来的。”

  毛人凤道:“如果是这样,那麻烦就大了!”

  “可不是。”戴笠沉声道,“之前,我们还只是担心孤军营的这个神秘的司令会倾向共产党,可是现在,却不是担心的问题了,而是孤军营的神秘司令根本就是个共产党,齐五,上次王天木发回电报说,孤军营发展到多少人了?”

  “至少有一个旅!”毛人凤说道,“差不多六千人!”

  “六千人?天哪!”戴笠沉声说,“徐锐这是要逆天啊,共产党这是要逆天哪!他们这是要借公共租界这只鸡,生一个属于共产党的天大的巨蛋哪!”顿了顿,戴笠又道,“不行,我得立刻把这件事报告给委座,请委座及早处置。”

  说完之后,戴笠便转身匆匆走了。

  (分割线)

  戴笠到来的时候,蒋委员长正召集几个幕僚讨论战局。

  不过,今天讨论的主题并不是眼下正在进行的随枣会战,而是坎门坎战役。

  军统的情报系统就要比徐锐他们落后多了,因为徐锐是从影子直接得到的内幕消息,不仅更快捷,而且更加准确,相比之下,蒋委员长他们获得的消息就十分的有限,而且时间上也比徐锐他们慢了一天多。

  对于日苏之间的战事,蒋委员长内心无疑是十分复杂的,蒋委员长行为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买办,但是从骨子里,他却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只不过,由于阶级的限制,蒋委员长很多时候不得不把他的民族性给隐藏起来。

  正是因为拥有民族性,蒋委员长对于诺门坎战役的感观就很复杂。

  因为这已经不是日苏两国第一次在中国的土地上开战了,只不过,之前那次日俄战争时苏联还不叫苏联,而是叫俄罗斯,但是苏联比俄罗斯还要更加的贪婪,不仅无意将割占的领土归还中国政府,还要把外蒙古也从中国分裂出去。

  作为一个民族主义者,蒋委员长当然不希望国家的领土从自己手上被割走,但为了换取苏联的经济援助,蒋委员长只能违心的让宋子文跟苏联政府签署协议,同意让蒙古人就是否独立这件事进行公投自决。

  所谓的公投,其实就是变相的承认外********。

  因为外蒙古早已经处在苏联人的实际控制之下,舆论机器一开动,一洗脑,到时候绝对不会有一个蒙古人愿意留在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