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5章 对日宣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65章 对日宣战

所以内心里,蒋委员长更希望苏联能跟日本拼个两败俱伤。

  从这点来讲,蒋委员长是希望日军能跟苏军在坎门坎大战一场的,最好打到最后,日苏两国互相间宣战,然后日军将主要的精力都转向苏联,那么中国的压力就能极大减轻,抗战形势就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于是蒋委员长问白崇禧道:“健生,你觉得坎门坎事件会升级吗?”

  白崇禧人称小诸葛亮,而且还是公认的三个半军事家中的那半个,之所以要说白崇禧只能算半个军事家,是因为他相比另外三个在战略眼光上要欠缺些火候,另外的三个人,无论是蒋百里、杨杰或刘伯承,全都拥有非凡的战略眼光。

  此时,蒋百里已病逝,杨杰因为受到何应钦排挤,被派去了苏联,刘伯承则是共产党的人,所以,只有白崇禧在蒋委员长身边,蒋委员长对白崇禧还是十分看重的,每遇到重大事件,都必然会问白崇禧的看法。

  “我觉得不会。”白崇禧笃定的道。

  蒋委员长没想到白崇禧会回答得这么干脆,心下便难免有些失望,也有些不甘心,当下皱眉问道:“为什么?”

  白崇禧朗声说道:“因为诺门坎事件要想升级,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日军必须取得诺门坎冲突的胜利;第二,日本政府要有跟苏联全面开战的决心!卑职以为,眼下这两个条件日本全都不具备。”

  何应钦不服气道:“健生以为日军打不赢诺门坎战役?”

  “这是毫无疑问的结果!”白崇禧笃定的说道,“关东军虽然组建了两个坦克师团,但是他们的思想仍然停留在大步兵主力,对于坦克兵的运用肯定没有苏军更加熟练、高效,而且无论空军还是航空兵,日军都不占据任何的优势,失败也就是必然。”

  何应钦不吭声了,因为白崇禧的这一点判断,跟他是完全一致的。

  白崇禧又道:“关东军一旦在诺门坎冒险失败,就一定会快速缩回去,所以,诺门坎事件肯定不会升级。”

  陈诚揣摩到了蒋委员长的心意,当即提出质疑:“如果关东军战败了,苏军会不会趁胜追击打进北满呢?毕竟北满曾经是苏联的势力范围,九一八之后,日军强占北满,苏联人可是曾经吃过亏的,他们肯定会想着趁机报复回来吧?”

  “肯定不会。”白崇禧再次笃定的说道,“苏联人的工业基础确实雄厚,但是苏联的重工业基地全在欧洲,远东虽然也有一些工业,却根本支撑不起对日全面战争,所以一旦日苏之间爆发全面战争,苏联就只能够仰赖西伯利亚铁路运输军需补给,这是很危险的。”

  停顿了一下,白崇禧又道:“当年俄罗斯之所以会输掉日俄战争,也是因为受制于西伯利亚铁路的运力,现在多年过去,西件利亚铁路的情况非但没有改善,反而变得更糟,所以我敢断言,苏联绝不会趁胜追击,而只会见好就收。”

  必须得承认,白崇禧的分析还是有道理的,不过这次他却是错了。

  话音才刚落,侍卫长王世和就匆匆走进来,说:“委座,出大事了!”

  蒋委员长闻言顿时心头一凛,还道是随枣前线出了问题,当下问道:“什么事?”

  王世和答道:“苏共最高领袖斯大林刚刚发表了广播讲话,正式对日宣战了!另外,苏联塔斯社也发表了紧急通讯,播报了这一消息。”

  “什么?!”

  “苏联对日宣战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

  蒋委员长和几个幕僚闻言顿时间惊叫出声。

  白崇禧更是彻底傻了,这耳光打的也太快、太响亮了吧?他刚刚还说诺门坎事件不可能升级,更断言苏日不可能全面开战,然而言犹在耳,斯大林就发表了广播讲话,宣布对日开战了,连塔斯社也播送了紧急通讯,真他娘的邪门!

  “娘希匹!”蒋委员长错愕过后,却立刻变得兴奋起来。

  “娘希匹!娘希匹!娘希匹!”蒋委员长一连骂了三个娘希匹,然后扭头,满脸红光的对何应钦说道,“敬之,你立刻让中央广播台、中央通讯社做好准备,今天下午我要发表广播讲话,正式宣布对日全面开战!”

  何应钦却小声说:“委座,是不是缓一缓?”

  陈诚也小声说道:“是啊,委座,既便苏联对日宣战了,也未必就一定是全面决战,毕竟有过日俄战争先例。”

  蒋委员长闻言便眉头一蹙。

  日俄战争时,日俄也曾互相宣战,但最后并没有演变成全面决战。

  停顿了一下,陈诚又说道:“就算真的决定要对日宣战,也至少要先弄清苏联突然对日宣战的原因吧,以免招致不测。”

  被两大幕僚一劝,蒋委员长立刻冷静下来。

  犹豫了一下,蒋委员长扭头吩咐王世和道:“世和,立刻给戴笠打电话,让他立刻想办法查清楚苏联对日宣战的原因……”

  然而,蒋委员长话音才落,门外忽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只是听这脚步声,蒋委员长便分辩出这是戴笠的脚步声。

  当下蒋委员长说:“说曹操,曹操就到,戴雨农来的正好!”

  话音刚落,戴笠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外,然后匆匆走进来,先是向着蒋委员长微微鞠了个躬,然后才直起腰。

  还没等戴笠说话,蒋委员长便抢着说道:“雨农,你知不知道苏联对日宣战了?”

  “回委座的话,卑职也是在来的路上才刚听说的。”戴笠神情无比恭敬的说道,“而且卑职还接到了奉天发回的密电,知道苏联为什么对日宣战!”

  军统在奉天也有联络站,并且奉天站的能量还颇不小。

  戴笠也确实接到了军统奉天站发来的密电,就在刚才的路上。

  “哦,是吗?”蒋委员长闻言大喜道,“密电上是怎么说的?”

  戴笠恭声说:“密电上说,苏蒙联军在诺门坎地区的会战中大败,苏军一个集团军外加蒙军一个骑兵军,几乎被全歼,眼下日军已经兵分两路,一路向西进逼乌兰巴托,另一路则往北直扑赤塔市。”

  “直扑赤塔?”陈诚叫道,“日军这是准备要切断西伯利亚铁路?”

  何应钦说道:“赤塔如果失守,西伯利亚铁路如果被日军切断,苏军的远东方面军转眼间就会成为孤军,就凭伯力、海参崴还有阿穆尔共青城的一点工业,是无论如何支撑不起整个远东方面军的,所以,赤塔若是失守,苏联必然战败!”

  陈诚更断言:“不出意外的话,日俄战争的戏码又要重演!”

  何应钦说道:“小日本还真是成精了,居然两次战胜俄国!”

  陈诚又说道:“这次若是胜出,只怕整个远东都是日本的了。”

  两大僚幕在那一唱一和,仿佛小日本已经赢得第二次日俄战争。

  蒋委员长听了难免有些烦躁,皱眉说:“赤塔不是还没失守么?”

  “这是早晚的事。”陈诚和何应钦异口同声的说道,“所以,对日宣战尤需慎重。”

  一直到了这时候,白崇禧才终于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说:“关东军居然打赢了诺门坎战役,这确实让人意外,但是要说关东军能够占领赤塔市,切断西伯利亚铁路,进而再全歼苏军远东方面军,却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

  “危言耸听?一点也不!”何应钦摇了摇头,又道,“从这次诺门坎战役的结果,就可以看得出来,日军在战前所做的准备工作要远胜于苏军,再加上西伯利亚铁路被切断,日军的最终获胜是完全可以预期的。”

  白崇禧说道:“我始终认为,小日本落后的大步兵主义会成为他们最大的累赘,只要苏军不自乱了阵脚,只要苏军能够顶住关东军的三板斧,关东军恐怕是没什么机会的,既便西伯利亚铁路被切断也没什么关系,因为这些年远东方面军在阿穆尔、伯力以及海参崴三地储略存了大量物资,支撑个三五年绝对不成问题。”

  然而,白崇禧的话音才刚落,戴笠却说道:“健公,苏军的阵脚只怕已经乱了!”

  “苏军的阵脚已经乱了?”白崇禧闻言微微色变道,“戴老板这话是怎么说的?”

  戴笠的目光从在场几个幕僚脸上扫过,最后落在蒋委员长脸上,说道:“委座,我这还有个消息,说是关东军出动了一支特种部队空降到伯力,奇袭了苏军远东方面军司令部,苏军远东方面军总司令布柳赫尔和政委切列夫已经失踪了。”

  “什么?!”

  “特种部队?!”

  “奇袭伯力?!”

  “布柳赫尔和切列夫失踪?!”

  蒋委员长和三大幕僚面面相觑,这消息也太让人震惊了,真要是这样,那苏军远东方面军肯定就输定了,整个远东的局势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若真是让小日本吞并了整个远东地区,就可以西向切断西北公路。

  真要是这样,那麻烦可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