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6章 三管齐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66章 三管齐下

蒋委员长颓然坐回椅子上,脑子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对日宣战的念头,如果苏军远东方面军注定战败,如果整个远东注定要落入日本人手里,那还宣个屁的战啊?一旦宣战,岂不是更加往死里得罪日本人?到时候就更没希望和谈了。

  不得不说蒋委员长很天真,这时候都还想着跟日本人和谈,甚至于,如果日本人真的答应和谈的话,允许华北、华中自治也不是不能考虑。

  这时候,戴笠却又小声说:“委座,卑职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的消息。”

  蒋委员长有些木然的抬头,看了一眼戴笠,问道:“还有什么消息?”

  戴笠说:“此前一直不知去向的徐锐,原来已经被调到了淞沪地区了。”

  “调到淞沪地区了?”蒋委员长讶然,“不能够吧,徐锐若真被调到淞沪,淞沪又怎么会如此安静?还不得被他闹翻天?”

  对于徐锐的性格,蒋委员长也算了解,这小子是到哪里都不肯安生,非把地方搅动个天翻地覆不可。

  戴笠说:“委座,淞沪地区已经被闹翻天了。”

  蒋委员长茫然道:“雨农,你这话什么意思?”

  旁边几个幕僚也是大惑不解,共产党在淞沪地区也有游击武装,这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在汪伪军以及日军的联络绞杀下,中共淞沪游击支队早已遭到重创,从几个月前开始,就已经没有再公开活动了,又哪来淞沪闹翻天之说?

  戴笠却小声说道:“委座莫非疏忽了,上海也在淞沪地区之内!”

  “上海?”蒋委员长和三大幕僚面面相觑,一下都没反应过来,因为一说到共产党游击武装,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山区游击队,强如徐锐,最开始时也只能够在大梅山立足,却不敢去直接占据某一个县城落脚,这是因为他们没有这个实力。

  所以蒋委员长他们几个根本没往上海去想,上海怎可能打游击?

  但是经戴笠这么一提醒,蒋委员长他们几个就立刻反应过来了。

  白崇禧第一个反应过来,立刻大声叫起来:“孤军营司令就是徐锐?!”

  “原来竟是这么一回事!”陈诚和何应钦也是先后反应过来,满脸的恍然。

  “娘希匹,我说孤军营怎么突然间这么大胆子!”蒋委反应最慢却最激烈,猛的一拍桌子又起身说道,“原来是早就被共产党给暗中收编了!”

  陈诚震惊之后却是骇然,骇然说道:“委座,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坐视不理。”

  蒋委员长深以为然,这事确实不能够轻视,要知道上海眼下可是整个远东最大的国际大都会,甚至比东京都大,在世界秩序中的地位也是远在东京之上,这就意味着,孤军营在上海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会被放大,再迅速传播到世界每个角落。

  或者说的更直白些,如果孤军营能够在上海打一场小型会战,无需像淞沪会战那样涉及到上百个师的大型会战,只需要一场涉及到一两个师的小型会战,共产党武装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就会获得极大提升!

  那么,共产党有没有能力在上海打一场小型会战?

  以徐锐的指挥造诣及影响力,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眼下虽然正值国共二次合作,但是蒋委员长的内心却从未放松过对中共的警惕,总而言之一句话,像阎锡山、李宗仁这样的地方军阀最多也就恶心他一下,绝对不可能威胁到他的领袖地位,但是共产党却是有可能动摇他统治根基的。

  所以,蒋委员长绝不允许共产党武装在上海坐大!

  不过,由于孤军营深藏在上海公共租界,国民军的军事力量根本够不着,所以蒋委员长能够用上的方法不多,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派出飓风队前去刺杀!

  当下蒋委员长说:“雨农,电令王天木,即刻取消对汪伪政府一应高层的刺杀,将飓风队所有骨干力量用于刺杀徐锐,要不惜代价、不择手段,除掉徐锐!哦对了,还有,你之前提起过的那个罂粟花,也要立刻派到上海去。”

  稍稍停顿了一下,蒋委员长又接着说道:“双管齐下,务必要除掉徐锐!”

  “好的,委座,卑职这就去安排。”戴笠微微一鞠躬,然后转身匆匆走了。

  蒋委员长想了想,又对何应钦说:“敬之,立刻通过汪伪政府,把徐锐就是孤军营司令这一消息告诉日本人,日本天皇不是视徐锐为帝国死敌么?没准日本人知道消息之后,比我们还急于除掉徐锐呢,那我们也就用不着费这心了。”

  “好的。”何应钦点点头说,“卑职这就去安排。”

  目送何应钦的身影离去,蒋委员长狞笑着说,徐锐啊徐锐,我这已经是三管齐下,倒要看看,你还怎么躲过这一劫?

  (分割线)

  仅仅两个小时后,徐锐就是孤军营(巡捕营)司令的消息就传到了上海中村机关。

  影佐祯昭闻讯后,第一时间来到了中村俊的办公室,报告说:“将军阁下,卑职刚获得一个绝密消息,巡捕营司令居然是徐锐!”

  “纳尼?”中村俊佯装大吃了一惊,失声说,“徐锐竟然是巡捕营司令官?”

  老实说,徐锐就是巡捕营司令的消息能够隐瞒到现在,中村俊就已经非常吃惊了,这足以说明徐锐行事还是十分谨慎的,不过,徐锐就再是谨慎,终究也还是暴露出了破绽,也终究还是让别人知道了,他就是巡捕营司令这一事实。

  影佐祯昭沉声说:“将军阁下,如果这一消息属实的话,上海的局势可就严峻了,巡捕营背靠着租界的庇护,原本就已经十分难缠,如果再加上徐锐的指挥,那就更加可怕,这已经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等于三甚至四了!”

  “那倒也不至于。”中村俊皱着眉头说道,“徐锐是厉害,但是他更善于丛林作战以及山区作战,城市作战却并非其所长,关于这点,从他在无锡时并没有什么出彩的表现就可以得出结论,更何况,上海乃是孤城,实在不行,皇军大不了彻底封锁上海就是,巡捕营外无援军而且内无军需,不出数月便会自行溃败的。”

  “将军阁下,你也未免太乐观了!”影佐祯昭却是很不客气的反驳说道,“在无锡,徐锐确实没有在城市作战中有太多的表现,但是这并不能证明,他就不善于指挥城市作战,至于说援军还有军需……”

  停顿了一下,影佐祯昭接着说道:“将军阁下别忘了,公共租界还有法租界滞留的国民军老兵足有数万!还有就在昨天傍晚,五艘美英烟草公司的万吨货轮到了上海,尽管美英烟草公司对外声称船上装的是日用百货,但据我所知,其实全是军火!”

  “消息可靠?”中村俊失声叫道,这次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吃惊。

  中村俊完全没想到,徐锐居然有这么大的手笔,一家伙就从美国买了五万吨军火!徐锐这是想要干什么?想要在上海跟日军打五年城市战?

  影佐祯昭说:“消息仍然还在核实,不过可能性非常大!”

  中村俊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上海的局面就真的很严峻了。”

  并不是中村俊不想替徐锐继续遮掩,而是到了这个份上,徐锐差不多已经要跟日军图穷匕现了,已经没办法再继续遮掩下去了,如果到了这个时候,中村俊还是要强行遮掩,影佐祯昭没准就要开始怀疑他这个机关长了。

  影佐祯昭说:“将军阁下,卑职建议立刻将这消息上报给派谴军司令部及大本营,再请求派谴军司令部立刻调重兵集团来上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破巡捕营,如若不然,一旦让巡捕营成了气候,再想解决他们可就难了。”

  “将这一消息派谴军司令部和大本营这是一定的,但是调重兵集团前来上海……”中村俊说到这停顿了下,又说道,“眼下恐怕是不太可能,影佐君你也知道,关东军在东蒙的军事行动才刚刚展开,这时候,大本营根本无暇他顾。”

  “就算不能够调集重兵,调一两个师团总是可以的吧。”影佐祯昭倔强的道,“这样加上金泽师团,上海就有了三个师团的兵力,差不多也够用了。”

  “影佐君,你说的在理,那就立刻给华中派谴军司令部还有大本营致电吧。”中村俊微微的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不过我必须得提醒你,眼下帝国已正式对苏宣战,国际上的压力已经今非昔比,这个时候最好还是别去挑衅美英法等国。”

  稍稍停顿了下,中村俊又道:“所以,除非有外务省授权,否则绝不允许在公共租界挑起事端,更不要随意派兵进入公共租界,你明白吗?”

  “哈依。”影佐祯昭顿首说,“卑职明白。”

  说完了,影佐祯昭便转身扬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