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7章 裕仁的抉择-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67章 裕仁的抉择

中村机关发出的电报很快就到了东京。

  这个时候,日本天皇裕仁正在皇居召开御前会议,这次御前会议的主要议题就是对苏作战的策略问题。

  诺门坎战役已经打赢,对苏联也已经正式宣战了,所以,是否对苏联进行全面战争已经不需要讨论了,都已经变成了既成事实了,还讨论个鸟蛋啊?

  现在需要讨论的就是对苏作战的策略,是按照石原莞尔提出的长期围困的策略,还是按照陆军次长东条英机刚提出来的速胜战术?

  无论是石原莞尔的围困战术,还是东条英机的速胜战术,都是各有支持,而且都是振振有词,都能说出一大通的大道理,因为互相争持不下,所以只能召开御前会议统一思想,要不然任由这种情形继续漫延下去,将影响到对苏作战。

  “我认为采取长期围困战术是恰当的。”一个肩上扛着大佐军衔的军官站起身来说道。

  这个大佐名叫安达二十三,是刚刚才从关东军司令部调回陆军总参谋部任职的,而且还是石原莞尔力茬,而石原莞尔之所以力茬安达二十三回总参谋部任职,就是因为安达二十三跟他理念较接近,这样在总参谋部也能有一个替他说话的人。

  今天的这次御前会议属于幕僚会议,所有相关人员都有资格列席,安达二十三虽然只是陆军总参谋部一个小小的科长,但是因为他是刚从关东军调回国内的,对关东军的情况比较熟悉,所以被裕仁点名要参加。

  从这一点讲,石原莞尔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了。

  裕仁颔首说:“安达君,说说你的理由,为什么采取长期围困战术是恰当的?”

  从内心深处,裕仁是倾向于速战速决的,尤其是关东军在诺门坎战役中的表现,更给了日军速战速决的底气及信心,既然关东军可以在诺门坎战役中迅速打垮苏军,那么在接下来的远东会战当中,也同样的可以做到这一点。

  但是刚从关东军调回国的安达二十三却不这么认为。

  安达二十三顿首哈依了一声,然后说道:“陛下,还有诸君,你们只看到了关东军在诺门坎战役中秋风扫落叶般的胜利,却没有看到关东军战前的准备,以及战中的损失,如果你们关注一下战报,就会知道关东军在诺门坎战役中的损失甚至不在苏军之下!所以,如果关东军如果要采取速战速决的战术,那么能否打赢先不说,既便是最后打赢了,其战损恐怕也将是个天文数字!”

  听到这,东条英机就按捺不住了,站起身想要反驳。

  裕仁却摆了摆手,对东条英机说:“东条君,先让安达君把话说完。”

  东条英机便只能乖乖的闭上嘴巴,坐了回去,天皇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安达二十三向着裕仁微微一鞠躬,接着说道:“但如果采取长期围困的策略,皇军将要付出的代价就小得多。”

  顿了顿,安达二十三又接着说道:“苏联的远东地区,幅员虽然辽阔,但是与外界相连接的通道却只有两条,一是海上通道,二是西伯利亚铁路,苏联海军的远东舰队根本就不值一提,帝国海军足以封锁远东之海岸,那么唯一剩下的通道就只有西伯利亚铁路,所以关东军对远东苏军之围困,根本无需像通常意义上的四面合围,而只需攻占赤塔,切断西伯利亚铁路,就可以实现之!”

  说到这又停了下,等裕仁和东条英机等人消化完了他所说的话,安达二十三又接着往下说道:“苏联之远东,并没有完整的工业体系,尤其粮食无法自给,西伯利亚铁路一旦被我切断,则不出六个月,远东苏军就将陷入困顿,不出一年,远东苏军就将陷入绝境,如果围困超过两年,关东军将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而占领整个远东。”

  说到这,安达二十三的论点已经全部说完,正要落座时却让东条英机给叫住了。

  东条英机其实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霍然起身质疑道:“安达君,你刚才所说的,全都是纸上谈兵,我现在就可以明确告诉你,长期围困之策略,无论是从战术层面还是从战略层面,都不具备可行性,这根本就行不通!”

  安达二十三说道:“还请东条阁下不吝赐教。”

  东条英机哼声说:“就先说战术层面,赤塔深处内陆,与满洲仅有中东铁路相连,而且距离关东军囤积物资之前哨站海拉尔亦相距至少五百公里,一旦苏联空军炸断了铁路,赤塔守军的给养如何保证?”

  顿了顿,东条英机又说道:“安达君,你只看到西伯利亚铁路被切断后,远东苏军会成为一支孤军,却没有能力看清,深入赤塔之皇军,更会成为一支孤军,而且,这支孤军将会遭到来自远东及中亚两个方向之苏军之东西夹击!”

  再停顿,东条英机又说道:“我想请问安达君,面对如此之困境,关东军之前出集群如何守住赤塔?又如何确保西伯利亚铁路不被打通?又如何确保来自欧洲及中亚的军需物资不进入远东?安达君,请你回答我。”

  安达二十三答道:“这就需要比拼双方的意志以及忍耐力了,我从未说过,帝国可以轻而易举的击倒苏联,事实上,苏联之于帝国,不啻于岿然巨人,皇军如果不能付出十倍的坚韧以及百倍的忍耐,是绝无可能战胜苏军的。”

  “你这是狡辩。”东条英机闷哼了一声,又道,“再来说战略层面,安达君,你只看到围困两年之后,远东苏军会不战而溃,却没有看到,围困远东两年之后,帝国的财政也已经崩溃了,甚至根本用不着两年,六个月就可能崩溃。”

  财政大臣石射猪太郎立刻附和:“东条君所言极是,帝国之财政绝对支撑不了关东军长达两年的大型会战。”

  “这么说起来,只能速战速决。”

  “从短期来看,速战速决的代价虽然大,但是从长期看,却是可以接受的。”

  “我早就说过,远东战事必须速战速决,远东苏军看似强大,其实只是外强中干,关东军若真是下定决心,取胜并非难事。”

  与会者的态度,开始出现一边倒的情形。

  裕仁看看时机已经差不多,正要起身一锤定音之时,一个侍从忽然走进来,附着总参谋长闲院宫载仁的耳畔低语几句。

  闲院宫载仁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裕仁便蹙眉问道:“皇叔祖,有什么问题了?”

  闲院宫载仁吸了口气,说道:“陛下,刚刚接到中村机关急电,说是失踪将近四个月的徐锐,其实早已潜入上海,他现在的身份,是租界西区巡捕营司令!”

  “纳尼?!”裕仁闻言勃然色变,叫道,“巡捕营司令竟然是徐锐?!”

  列席会议的诸多幕僚也是脸色大变,徐锐是什么人,那可是帝国死敌!

  巡捕营的事情闹的也是挺大,对于在座的众人也不是什么秘闻,巡捕营除了闹得英国人灰头土脸外,日本人又何尝不在他们手下吃了亏?现在,徐锐这个帝国死敌竟然跟巡捕营这个难缠的对手合流了,那还得了?

  哦不,不是合流,而是根本就是一伙的!

  现在看,巡捕营根本就是徐锐一手打造的吧!

  “八嘎!”东条英机也意识到了局势十分不妙,凛然道,“这么说的话,上海的局面恐会在短时间内急转直下!”

  裕仁敲了下桌面,然后说道:“诸君今天就先不下班了,我会让皇居准备晚餐,诸君就留在皇居陪朕一起吧,吃完晚餐,我们接着再开御前会议,接着商讨如何应对徐锐,徐锐此人之威胁,绝对不能小觑,必须以最高等级对待之!”

  陆军大臣寺内寿一哈依一声,又小声说:“可是陛下,关东军还在等着回复呢?”

  是的,关东军眼下正在急切的等待着大本营的回复,如果是速战速决,那么关东军就将精锐尽出,从五个方向同时向苏军远东方面军发起进攻,赤塔、乌兰巴托、海参崴、伯力以及阿穆尔,都将成为关东军的攻击目标。

  但如果采取长期围困的战术,关东军主力就将会按兵不动,不过前出赤塔的攻击集群将会被加强,关东军拟将第二师团、第四师团编入攻击集群,以临时编成赤塔派谴军,籍以彻底切断西伯利亚铁路。

  无论是速战速决或长期围困,都必须尽快决定,不能拖延。

  寺内寿一说完后,在座的所有人便齐刷刷把目光转向裕仁。

  裕仁的脸肌抽摞了两下,说:“立刻回复关东军,长期围困!”

  “纳尼,竟然长期围困?”东条英机大惊失色道,“陛下,三思哪!”

  “难道还有别的选择么?”裕仁闷哼了一声,没好气的道,“如果要速战速决,则帝国所有之资源都必须向关东军倾斜,都必须优先保障远东大会战,上海可就顾不上了,真要是这样,徐锐还不得在上海闹翻天?中国还要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