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0章 如临大敌-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70章 如临大敌

在上海,百老汇大厦。

  整个百老汇大厦外松内紧,已经是如临大敌。

  这次的变故来得太过突然,突然到让人毫无思想准备,所以,王沪生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说到底,谁也不知道鬼子知道的究竟有多少,只知道徐锐是巡捕营司令呢?还是连梁武义就是徐锐也一并知道了?

  如果鬼子只知道徐锐是巡捕营司柃,那还好。

  如果鬼子连梁武义就是徐锐也是一并知道了,那就麻烦大了!

  所以说,百老汇必须提前做好准备,随时准备跟小鬼子开战!

  从外面,丝毫看不出百老汇大厦有任何异样,该干吗还干吗,傍晚的时候,特务三大队甚至还派出了一个中队前往霞飞路上伏击巡捕营,双方混战一场,巡捕营扔下了十几具尸体仓皇撤回了租界西区,特务三大队也死了十几个。

  但是在百老汇大厦的核心层,却早已经是剑拔弩张了。

  王沪生更是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正在办公室里边来回踱步。

  这时候,王沪生真埋怨死了徐锐,身为司令,偏偏这个时候不在家!关键他这个政委根本不是军事干部出身,撑不起场面啊!

  来回踱走了半天,王沪生再次停下脚步,扭头问柳眉:“叶子,老徐还没消息?”

  “还没。”尽管这已经是王沪生第五次询问这个问题了,不过柳眉却没有丝毫不耐,一方面是因为她深爱着王沪生,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她可以深切的感受到、此时此刻王沪生内心的焦虑,因为徐锐不在,巡捕营和百老汇大厦一万多官兵的身家性命,乃至整个淞沪军分区的前途和命运全系于他一身,他能不紧张、能不焦虑吗?

  这种时候,柳眉帮不了王沪生什么忙,只能给他鼓励。

  当下柳眉走上前来,轻握着王沪生手,柔声说:“沪生,你能行的。”

  有了柳眉的支持,王沪生心神稍定,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吴寒却匆匆走了进来。

  看到吴寒走进来,王沪生便立刻精神一振,问道:“小吴,是不是老徐有消息了?”

  “没有,没有司令员的消息。”吴寒摇摇头,接着神情凝重的说道,“但是南京的交通站刚刚发回来一个奇怪的电报,就两个字!”

  “两个字的电报?”王沪生色变道,“两个什么字?”

  “警告!”吴寒将手中的电报抄写纸递过来,说道,“就这两个字。”

  “警告?”王沪生的脸色便立刻沉下来,心头掠过一丝非常不好的预感。

  警告这两个字显然不可能是完整的内容,警告后面,应该还有别的内容,这就只能够说明一件事情,南京的交通站还没来得及将完整的电报发出来,就中止了发报,而导致南京交通站中断发报的原因,恐怕只有一个。

  那就是,南京交通站已经遭到鬼子摧毁!

  想到这,王沪生的整颗心便立刻揪紧了。

  南京交通站已经暴露,并且遭到了破坏,会不会意味着老徐也已经暴露?他刚刚还给南京交通站发了个加急电报,让他们赶紧派人去联络老徐,现在南京交通站已经遭到摧毁,是不是也意味着老徐暴露了?

  这一刻,王沪生真是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让南京交通站派人去联络老徐,都怪自己沉不住气!

  更糟糕的是,南京的这个交通站当时还曾经担负过跟影子间的单线联络,他们知道我党有个打入日军高层的间谍,这会不会导致影子也暴露呢?虽然当初与影子直接联络的几个交通员已经全部去了大梅山,但他们仍然知道许多的机密。

  正所谓,关心则乱,因为关心,王沪生脑子里一下闪过无数可能。

  王沪生甚至预感到,上海的第九师团已经拉开了一张惊天的大网,而且,这张大网正朝着他们头上徐徐落下来。

  王沪生更加预感到,一场大战已经是迫在眼睫了。

  当下王沪生吩咐说:“小吴,你立刻派出十个侦察小分队,要派可靠的人,立刻前出百老汇大厦四周各个街口,严密监控,一旦发现有大队鬼子靠近,立刻鸣枪预警,还有,立刻派人给巡捕营传递消息,让他们做好接应准备。”

  “是!”吴寒也意识到事态严重,答应一声,急匆匆走了。

  吴寒前脚才刚走,江南后脚就回来了,而且跑得气喘吁吁。

  不等江南喘口气,王沪生便立刻问道:“江南,军统那军有没有什么消息?”

  原来,江南是找军统的熟人打探消息去了,虽说军统那边未必有什么消息,但是王沪生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万一探听到有价值的消息呢?

  然而,江南却摇摇头说道:“王天木到任之后,大量清洗了李红松的部下,我这次出去都没有找着什么熟人,跟我单线联系的联络人也是一问三不知,根本不知所云,不过我倒是从他那里打听出一些别的消息。”

  江南是军统上海区上任区长李红松手下的王牌,一直就跟李红松单线联络,所以整个上海滩都知道李红松手下有一朵扎人的黑玫瑰,却并不知道这朵黑玫瑰具体是谁,之后李红松调回重庆,却并没有把江南转到王天木手下,而是另外派了个线人跟江南对接。

  世人只知道国民军内部山头林立,却不知道军统内部也同样山头林立,各个小山头的山主恨不得把得力干将死扣在自己手里,根本就不会转交给别人,正因为此,直到现在军统方面都还不知道江南就在徐锐身边,并且还跟徐锐有亲密的关系。

  要不然,军统早就给江南下命令,直接让江南刺杀徐锐了。

  还有赛红拂,中统那边也曾经动过让她去刺杀徐锐的念头,毕竟徐锐跟赛红拂的事情并非什么秘密,甚至连赛红拂怀孕的事,中统方面也是一清二楚,不过,陈家二少几次派线人去大梅山联络赛红拂,却都没联络上。

  赛红拂比江南还狠,直接就跟中统断了联络。

  “别的消息?”王沪生皱了一下眉头,问道,“什么消息?”

  江南回答道:“军统飓风队暂停了针对汪伪政府高层的所有刺杀行动,看样子,近期似有什么大的动作,就是不知道具体的详情。”

  “军统要有大动作?”王沪生凛然道,“不会也是冲着我们来的吧?”

  “应该不会。”柳眉闻言便赶紧安慰道,“在别的战线上,国民军或许会在背后做一些小动作,但是在秘密战线,尤其是在大上海,无论军统或中统,跟我们地下党都还算默契,从来就没闹过摩擦,这次想必也是不会例外。”

  这也是实情,在上海、南京、天津、北平等广大沦陷区,国共两党三方的秘密战线一直都有紧密的合作,这也是因为他们有日军特高课以及汪伪七十六号这么两个强大的敌人,但是两党三方一直紧密合作,这却是事实。

  所以柳眉并不认为,军统会做些不利于中共上海地下党的举动。

  “那就先不管这个。”王沪生皱眉说道,“还是先设法联络上老徐再说吧。”

  相比别的事,王沪生现在更加担心徐锐的安全,他也知道徐锐身手高超,鬼子和七十六号的特务要想控制住他,简直比登天还难,但是在没有获知徐锐的消息之前,王沪生的这颗心始终都是悬着,他必须得跟徐锐联络上了才放心。

  停顿了一下,王沪生又扭头对江南说道:“江南,你立刻给军部发个电报,让军部首长立刻派出交通员,去南京找老徐,无论如何也要把老徐找到!还有,无论如何要告诉他,让他务必不能露面,一定不要露面……”

  话音还没落,一个通讯员忽然匆匆走进来。

  “政委!”通讯员喘息着说道,“司令员急电!”

  “老徐?快把电报给我!”王沪生倒也没怀疑,因为徐锐的奔驰车的后备箱里专门携带了一部电台,就是留着在关键时刻紧急联络用的,也正是因为这个,王沪生才更加担心,因为徐锐这么长时间不跟家里联络,出事的可能性就更加的大。

  当下王沪生就急匆匆走过来,又从通讯员手里夺过电报。

  江南比王沪生更加关心徐锐,还不等王沪生看完便问道:“政委,阿锐怎么说?”

  “老徐这家伙让我们不要急。”王沪生扬了扬电报说道,“不要做出任何挑衅的举动,尤其不要轻易针对驻沪日军采取军事行动,一切等他回来再说。”

  “政委,他有没有受伤?”江南又问道,她担心的是徐锐的安全。

  “老徐电报上面没有说。”王沪生摇摇头,又道,“不过,他没说应该就没有事,看来南京交通站的事只是孤立事件,老徐并没有遭到波及。”稍稍停顿了下,王沪生又道,“倒是影子那边,必须得提醒他一下,近期还是尽量别跟我们联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