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1章 板垣的期许-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71章 板垣的期许

徐锐的电报到来得非常及时,有了徐锐的安抚,王沪生等淞沪分区的一干高层才终于镇定了下来,而没有贸然采取行动。

  不然,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人吓人,有时候真能把人吓死。

  回头再说徐锐,找一个隐秘所在给家里发完电报之后,便立刻驱车前往梁公馆,板垣征四郎可还在梁公馆,不去可不行。

  此时已是傍晚,街上行人已经不多了,所以车速很快。

  不到半个小时,奔驰车便出现在了梁公馆的大铁门外。

  梁公馆的下人全都认识那辆豪华奔驰,远远看到奔驰车过来,看门的下人便赶紧上前把大铁门给推了开来,不等大铁门完全打开,奔驰车便已呼啸而入,然后嘎吱一声就横停在了院子里的草坪上面,身为纨绔子弟,要的就是这么个嚣张的作风。

  然后车门打开,徐锐拎着鱼篓下了车,一边走一边就高喊道:“老叔!”

  梁公馆大厅里,梁鸿志正陪着板垣征四郎闲聊,梁鸿志的儿子梁文浩,还有第十二军参谋长青木重诚、南京宪兵队长狗养次郎在一边作陪。

  听到这声老叔,梁文浩便本能的起身,想要躲。

  梁文浩是实在不想跟他这个堂弟见面,丢不起那个人!

  “坐下!”梁鸿志便拿拐杖跺了跺地板,训斥道,“也不怕人笑话。”

  看到梁鸿志训斥儿子,板垣征四郎、青木重诚还有狗养次郎嘴角便立刻绽露出一丝揶揄的笑意,梁文浩跟梁武义之间的糊涂账,当时在南京闹得可是非常大,板垣征四郎他们也有所耳闻,不过认真说起来,梁武义做得还真有些过分。

  下一刻,客厅门便被人用力的推开,然后一个身影风一般刮进来。

  “老叔,刀鱼买来了!”那身影一进来就高声喊道,“你最爱吃的刀鱼……咦!”

  进来的人自然是徐锐,仿佛真的刚发现大厅里坐着的板垣征四郎等人,当即就轻咦了一声然后说道:“司令官阁下,参谋长阁下,还有大佐阁下,你们怎么也在?”

  “梁桑。”板垣征四郎便笑着站起身,青木重诚和狗养次郎也赶紧跟着起身。

  三个鬼子都站了起来,梁鸿志和梁文浩父子自然不敢再坐着,也赶紧站起身。

  “梁桑真是孝心可嘉。”板垣征四郎微笑着说,“梁院长想吃鱼,你居然就亲自跑去下关码头买刀鱼,这可真是让我们感到意外哪。”

  青木重诚也笑着说道:“连我也没想到,梁桑还有这样的一面。”

  狗养次郎却没有说话,只是用刀子一样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徐锐。

  徐锐察觉到了狗养次郎的目光,先瞥了他一眼,然后将目光转向板垣征四郎还有青木重诚两人身后,脑子里却忽然萌生出一个念头,此时,他只需动动手指,就可以将日军第十二军的司令官及参谋长干掉,甚至还附带个宪兵队长。

  只不过,这个念头在徐锐脑子里一闪便消失了。

  这时候干掉板垣征四郎和青木重诚确实很容易,但后遗症也不小。

  因为干掉板垣和青木之后,他的梁武义这个掩护身份肯定暴露了,百老汇大厦自然也就跟着暴露了,虽然现在百老汇大厦和巡捕营加起来已经有了一博之力,但是,这还得有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上海只有第九师团。

  如果上海的驻军只有第九师团,巡捕营和百老汇大厦确实有了一博之力,甚至可以说赢面很大,但是现在情况却有了变化,裕仁小鬼子在得知巡捕营司令是他之后,居然要把第七师团和第二十师团全部调过来。

  面对鬼子的三个常设师团,压力立刻就变大了。

  为了应付三个师团的威胁,淞沪分区必须得赶紧想办法扩充实力,至少要在第七师团和第二十师团到来之前将兵力扩充到两万人,甚至更多!

  要不然,等到第七、第二十师团一到,麻烦就大了!

  所以说,现在百老汇大厦还不能暴露,也就不能干掉板垣征四郎。

  更何况,就算现在干掉了板垣征四郎这个手下败将,裕仁小鬼子也会派另一个老鬼子过来担任第十二军司令官,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徐锐当即打消格杀板垣征四郎的念头,微笑着说道:“司令官阁下还有参谋长阁下如果了解过我们中国的文化,就知道我们中国历来以孝为先,所以,我跑一趟码头,给老叔买几条鱼回来吃,根本就不算个事。”

  徐锐的言外之意是,本少爷虽然纨绔,但是纨绔一样可以是孝子。

  青木重诚跟板垣征四郎对了一记眼神,微笑着说道:“我和司令官阁下对中国文化也算是略有研究,更知道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百善孝为先,不过我比较好奇的是,当孝和忠产生冲突之时,梁桑将如何取舍?”

  青木重诚这么说了,就算是接受了徐锐刚才的解释。

  事实上,对于徐锐的回答,板垣征四郎和青木重诚还是很满意的,他们当然也希望梁武义是个孝子,因为这至少意味着梁武义还有个弱点,可以受他们控制,要不然,梁武义若真是毫无弱点,再加上他的能力又如此之强,那可真就让人担心不已了。

  板垣征四郎和青木重诚虽然不在上海,但是对于上海的关注却从未曾放松。

  就眼下上海的局势,若没有百老汇大厦在前面顶着,局面将变得恶劣得多!

  反过来,板垣征四郎和青木重诚就必须考虑另一个迫切的问题了,那就是,如何确保梁武义的忠诚?如何确保梁武义不会被策反?因为梁武义一旦被人策反,那对上海局势的影响将是致命的,甚至有可能导致整个淞沪地区的彻底糜烂。

  作为第十二军的司令官,还有参谋长,板垣和青木必须得考虑这个问题了。

  这次听闻梁武义回南京,板垣征四郎和青木重诚从百忙中抽身前来梁公馆,就是为了这个事而来的,他们必须得给梁武义点甜头,同时也必须得小小的给他一些警告,确保他不会有别的想法,确保他对皇军始终保持忠诚。

  这其中,板垣和青木有着明确的分工。

  青木负责唱白脸,板坦则负责唱红脸。

  于是乎,青木重诚就抛出了这个话题,当梁鸿志的利益跟皇军产生冲突时,你梁文浩又该如何选择?这其实是个陷阱,因为无论徐锐如何选择,都是错的,你选择孝,那就是罔顾皇军的利益,但是如果选择忠,那问题就更严重,你的忠是对谁忠?

  青木重诚的本意是想借这个话题发难,狠狠的训斥一下梁武义,然后再由板垣征四郎出面来安抚他,这种打一捧再给一颗甜枣的手法虽然低级,但却有效,因为这已经在历史上无数次证明过。

  只不过,徐锐根本没按照这个套路走。

  “我不需要面对这个问题,因为老叔绝不会为难我。”徐锐说完又扭头问梁鸿志,“老叔你说对不对?你一定不会让我为难,是吧?”

  “当然,这是当然。”梁鸿志赶紧起身,又冲着青木重诚点头哈腰道,“青木太君,老朽一定会时时刻刻督促他,让他全心全意的替皇军办事,替天皇陛下尽忠。”

  听了这,青木重诚的脸色立刻垮下来,就跟吃了个苍蝇似的,因为这戏没法唱了。

  节奏完全被打乱了,板垣征四郎也唱不成红脸了,当下对徐锐说道:“梁桑,咱们就先不讨论忠与孝的问题了,还是说些正事吧,是这样的,巡捕营司令就是徐锐这事,你想必已经听说了吧?”

  “我也是刚刚听说。”徐锐说道,“还真挺意外的。”

  顿了顿,徐锐又道:“不过这徐锐也就是那么回事,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至少我们百老汇大厦不会惧怕他。”

  板垣征四郎再次和青木重诚对了一眼。

  老实说,知道巡捕营司令就是徐锐时,板垣和青木都挺意外的,不仅是意外徐锐就是巡捕营司令这件事情本身,更让他们意外的,是梁武义领导的百老汇大厦居然能跟徐锐的巡捕营分庭抗礼,这么长时间下来还不落下风。

  正因此,板垣征四郎才会特意跑一趟。

  说白了,板垣征四郎就是专门跑来拉拢梁武义,来封官许愿的。

  老实讲,板垣征四郎现在对于梁武义还是有着非常高的期许的。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板垣征四郎也就不再藏着掖着了,也不再玩什么打一棒然后给颗甜枣的套路了,而是开门见山的说道:“梁桑,我今天就跟你实说了吧,对于你还有你领导的百老汇大厦,我是抱有很高期许的。”

  “哈依。”徐锐便立刻顿首说道,“我一定不负司令官阁下的信任。”

  “哟西。”板垣征四郎欣然点头,又道,“梁桑,我是这么考虑的,既然令叔不愿意去上海担任市长,那么由你当也是一样的,不过,考虑到你还是太过年轻,如果直接就走到上海市长这么高的位置,则难免授人口实,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