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2章 上海市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72章 上海市长

青木重诚接着说道:“所以,市长还是由令叔来当,你当副市长,全面主持上海市的行政事务,你觉得怎么样?”

  徐锐闻言不免有些错愕。

  板垣这个老鬼子可以啊,为了拉拢他,真的是不惜代价了!

  因为梁鸿志不愿去上海,如果他当了上海市副市长,相当于就是市长了。

  如果徐锐是一般的豪绅或者纨绔子弟,那么这个委任就毫无价值,就算是当了市长也只是个傀儡,但是徐锐却不同。

  就凭梁武义眼下的凶名,再加上他手下控制的百老汇大厦,如果再委任他为上海市的实权副市长,那简直就是如虎添翼,那他简直就是上海的土皇帝,除了日本人,满上海滩谁还敢在他面前说一个不字?

  比如说投靠了日本人的土豪还有劣绅,徐锐一封公文过去,就能让他们倾家荡产!

  这话可不是瞎说的,青帮够牛逼的吧?百年大帮,帮众几十万人!可又怎么样呢?张啸林直接跟只蚂蚁似的让梁武义给拍死当场,黄金荣都求上门了,结果还是被梁武义不由分说给扣下当了人质,直到现在都是生死不知。

  杜月笙也就走得快,提前跑到了香港,要不然,杜月笙也绝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连名震上海滩的三个流氓大亨都是这样的下场,别人又岂敢在梁武义的面前炸刺?

  这也就是说,板垣征四郎是真打算把上海大权交给梁武义,换别人当这上海市长,只能是个傀儡,但是梁武义是能撑起这场面的。

  当下徐锐脸上装出了诚惶诚恐的样子,惶然道:“这个,司令官阁下,我怕是担不起这个重任哪?”

  “不不不。”板垣征四郎摆了摆手,说,“梁桑,你的能力是没问题的。”

  停顿了下,板垣征四郎又盯着徐锐的眼睛说道:“你的忠诚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所以你尽管放宽心,皇军一定会给予你全力支持!”

  “哈依。”徐锐立刻顿首说道,“多谢司令官阁下栽培。”

  徐锐谦虚了一句,就满口答应了下来,因为这符合纨绔的作风。

  “梁桑,拜托了。”板垣征四郎站起身,竟然向着徐锐微微一鞠躬。

  随行的青木重诚还有狗养次郎也赶紧跟着起身,向着徐锐微微鞠躬,然后三个人便告辞出了梁公馆。

  梁鸿志带着徐锐和梁文浩一直将三个老鬼子送到公馆大门外。

  送走板垣他们之后,梁文浩便立刻跑没影了,他是真不愿意跟梁武义呆一块,一秒钟都不想,因为看到梁武义,他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江南,想到江南,他心里就难受,难受到恨不得将梁武义掐死,可是他又没这个能力,就只能躲。

  梁鸿志有话要跟徐锐说,所以带着徐锐进了书房,又屏退所有人。

  “长官,军统意欲何为?”梁鸿志忧心忡忡的道,“你们的场面弄得太大了。”

  老实说,徐锐假借军统的名义找上梁鸿志的时候,梁鸿志内心其实并不抵触,甚至还有些暗自欢喜,因为真正铁了心要给日本人当狗的中国人还是极少,绝大多数汉奸不过是为了贪生怕死或者贪图荣华富贵。

  既然投靠日本人是因为贪生怕死,或者贪图富贵,就绝不会在一颗树上吊死,他们肯定希望能够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而军统就是最好的后路,所以徐锐当时找上门来时,梁鸿志内心是欢喜的,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但是局势发展到了现在,梁鸿志却是怕了。

  没别的,因为徐锐在上海弄出的动静实在太大了,杀掉张啸林、傅筱庵再把黄金荣绑票这也就算了,居然还把上海租界的黑产业也一锅端了,光是鸦片就抢了好几万箱,这是把道上的人往死里得罪了,军统的人不怕,但是他害怕呀。

  梁鸿志犹还记得,当徐锐在百乐门干掉张啸林和傅筱庵的消息传回南京之后,他恐惧得三天三夜都睡不踏实,经常会在半夜中被噩梦给惊醒,而且梦到的场景都差不多,都是他被人给暗杀了,梁鸿志之所以迟迟不愿意前去上海上任,就是因为他害怕被人暗杀。

  就这还不是梁鸿志最担心的,梁鸿志最担心的是,百老汇大厦的人员规模就像吹气球一样膨胀,这一来就难免人多嘴杂,一旦百老汇大厦暗中受军统控制这件事爆出来,百老汇大厦跟鬼子之间肯定会打起来,到时候他梁鸿志肯定会遭受池鱼之殃。

  梁鸿志之所以会跟军统合作,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可不是为了自掘坟墓。

  当下梁鸿志又低声说道:“你们军统可是秘密战线的,不是应该尽量低调么?可百老汇大厦的行事作风却是怎么高调怎么来,你就不怕走漏风声?”

  “怎么,怕了?想退出?”徐锐揶揄道,“现在想退出,却是晚了。”

  顿了顿,徐锐又哂然道:“现在你就算去向日本人告官,也是晚了,反正现在我们百老汇大厦已成了气候,就算鬼子知道了,大不了撕破直接开干,我们百老汇大厦就算最后难逃被剿灭的命,也至少能从鬼子身上撕下一块肉。”

  再一顿,徐锐又接着说:“鬼子一旦吃了亏,最后一定会迁怒于你,到那时,梁院长非但上海市长当不成,只怕还要被枪毙,啧啧,当汉奸当到被日本人枪毙,梁院长只怕也是古往今来唯此一人了,单凭这,就足以名垂史书了。”

  梁鸿志便立刻脸如死灰,因为徐锐的话击中了他的心坎!

  “所以。”徐锐淡然说道,“你还是乖乖留在南京当个寓公,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做,或许还能有个好结果,如若不然,日本人不会饶你,国民政府也饶不了你,全国四万万五千万人民更加饶不了你!”

  梁鸿志神色如土,就连徐锐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回头再说板垣征四郎,跟青木重诚和狗养次郎上了一辆车。

  青木重诚皱着眉头说:“司令官阁下,骤然间委任梁武义为上海市副市长,这么做会不会有些太过草率了?毕竟,梁武义可不是一般人,一般人就算是当了上海市长,也不过皇军掌中的傀儡,可梁武义就算只是个副市长,只怕也能唱台大戏。”

  “唱台大戏?唱大戏就对了!”板垣征四郎沉声说道,“我就是要他唱大戏!”

  青木重诚闻言脸色微变,沉声道:“司令官阁下,难道你对大本营制定的上海方略缺乏信心?难道你认为集第七师团、第九师团及第二十师团之力,还剿不灭区区一个巡捕营,还需要梁武义的百老汇大厦助力?”

  板垣征四郎反问青木重诚:“青木君,难道你就有信心?”

  青木重诚闻言立刻沉默了,坦率的讲,他也不是很有信心。

  因为徐锐这个人,实在是太能打仗了,前几次对大梅山的扫荡就不说了,就只说最近的一次对大梅山的扫荡,日军出动了足足两个师团又一个支队,外加一个战车联队,最后却被徐锐不到一万人打得溃不成军!

  这次日军的优势并不比上次更加明显,结果就很难乐观。

  也许,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上海紧挨着黄浦江,日本海军的军舰可以顺着黄浦江直达上海的近郊,给予陆军炮火支援。

  既便如此,青木重诚也不是很有信心。

  见青木重诚沉默了,板垣征四郎又道:“所以要想圆满解决这次的上海事件,单凭皇军的力量不够的,还必须借重中国人的力量,如果能够用好百老汇大厦,或许可以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毕竟,中国人更了解中国人,不是吗?”

  青木重诚皱眉说道:“梁武义只怕不是徐锐对手。”

  “梁武义肯定不是徐锐对手。”板垣征四郎说道,“从巡捕营跟百老汇大厦的交手记录就可以看得出来,巡捕营其实从未跟百老汇大厦正面交过手,每次交手都浅尝辄止,并没有给予百老汇大厦致命打击,甚至就连那次突袭百老汇大厦也没有下死手。”

  停顿了下,板垣征四郎又道:“徐锐之所以要这么做,无非是为了制造出一个百老汇大厦能够跟巡捕营势均力敌的假象,想籍此迷惑我们,然后就可以尽可能的将皇军发动重兵清剿的日期后延,他们就会有更充足的时候发展壮大。”

  青木重诚不解的道:“既然是这样,司令官阁下为何还如此看重梁武义?”

  板垣征四郎摆摆手,反问青木重诚道,“青木君,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大型的犬类,鬣狗。”

  “鬣狗?”青木重诚摇头说,“没听过。”

  板垣征四郎又说道:“这是非洲草原的一种犬类,无论体型、力量或者咬合力,它都远远不如狮子,但是狮子在捕猎体型庞大的非洲水牛时,常常要冒极大的风险,一个不慎就有可能会被牛角给刺穿,从而重伤甚至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