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3章 虚惊一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73章 虚惊一场

青木重诚点头说:“水牛体型庞大,牛角锋利,狮子捕猎不成反被顶死也属正常。”

  “索代斯。”板垣征四郎点头说道,“一群狮子捕猎非洲水牛时,都要冒极大风险,如果只是一头狮子,那就几乎没一丝可怕!但是……”

  停顿了下,板垣征四郎又接着说:“但是无论体型、力量还是咬合力都远不如狮子的非洲鬣狗,却有可能在单对单的情形下,咬死一头成年的非洲公水牛!而如果面对一群非洲鬣狗的话,再强壮的水牛也是必死无疑!”

  “是吗?”青木重诚讶然道,“这是因为什么原因?”

  “原因非常简单。”板垣征四郎道,“因为鬣狗独特的攻击方式。”

  “独特的攻击方式?”青木重诚讶然道,“鬣狗的攻击方式有何独特之处?”

  板垣征四郎微笑说:“因为鬣狗从来不会跟猎物正面交锋,既便是最弱小的猎物,它也不会与之堂堂正正交锋,而只会从猎物身后的**处发起进攻,而**则几乎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生物的最为脆弱处,一旦被咬住,就算是水牛也必死无疑。”

  “索代斯奈。”青木重诚恍然说道,“司令官阁下是说,梁武义就是那鬣狗,而徐锐就是那头强壮的水牛,我们皇军就是狮子,皇军在捕猎徐锐时,常常会被牛角刺穿,重伤甚至毙命,但是梁武义却有可能从意想不到处给予徐锐致命一击,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板垣征四郎点头说,“青木君,你千万不要小看梁武义此人,如果堂堂正正的交手,他当然不是徐锐对手,但如果让他抓住了机会,却也是能咬死人的!所以,皇军需要做的,就是从正面吸引徐锐的注意,让徐锐把**暴露给梁武义。”

  “哈依。”青木重诚心悦诚服的说道,“这么说的话,卑职就明白了。”

  这时候,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狗养次郎却忽然间说道:“司令官阁下,卑职对于非洲鬣狗也略有耳闻,卑职听说,鬣狗可是经常会跟狮子争夺领地,为了领地的控制权,鬣狗有时候会咬死狮子的幼崽,甚至直接攻击受伤的母狮。”

  狗养次郎的言下之意,是梁武义有可能反噬。

  板垣征四郎皱了皱眉,问道:“狗养君,你觉得梁武义不可靠?”

  “梁武义可靠不可靠,卑职并不敢断言。”狗养次郎摇了摇头,又说道,“不过,从梁武义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勃勃野心,虽然梁武义把这丝野心隐藏得很好,但还是没能躲过我的眼睛,所以,这毫无疑问是个有野心的男人。”

  “野心?有野心就对了。”板垣征四郎微笑了笑,又接着说道,“狗养君说的对,鬣狗有时候确实会咬死狮子的幼崽,甚至于攻击受伤的母狮,但这非常罕见,而且只要体型更庞大的公狮出现,鬣狗群立刻就会作鸟兽散。”

  顿了顿,板垣征四郎又说道:“所以,对于狮群来说,鬣狗可以说是毫无威胁,更何况梁武义并非真正的草原鬣狗,而只是皇军圈养的笼中鬣狗,什么时候皇军要用它了,就可以把它放出来,什么时候不想用了,还可以再关回去,呵呵。”

  狗养次郎说道:“司令官阁下,如果这条鬣狗不愿意回到笼中呢?”

  “那也没什么。”板垣征四郎淡然道,“大不了宰了吃肉,还可以给皇军这头体型庞大的公狮充当餐前甜点,不是么?”

  青木重诚闻言大笑,狗养次郎也不再多说什么。

  只不过在内心深处,狗养次郎却隐隐觉得,梁武义这头鬣狗恐怕不会那么听话,皇军把它从笼子里放出来,他未必会按照皇军的意思,谁咬谁它就咬谁,让它咬哪就咬哪,事后再想把它关回笼子里,那就更是千难万难。

  不过板垣征四郎此刻正在兴头上呢,狗养次郎不想扫他的兴。

  毕竟,梁武义都已经被板垣征四郎委任为上海市的副市长了,这也就意味着这条鬣狗已经从笼子里放出来,这时候再把它关回笼子里,只怕立刻就会遭到它的反噬,那还不如索性放纵它,或许真的会按着皇军的意思去咬徐锐。

  可怜的狗养次郎,可怜的青木重诚,还有可怜的板垣征四郎。

  三个老鬼子完全不知道,徐锐跟梁武义其实就是一个人,他们梦想着放出梁武义这头鬣狗之后,能够配合狮子,一起猎杀徐锐这头强壮的非洲水牛,却完全没有想到,到时他们这头狮子,不仅要面对非洲水牛那对尖锐的犄角,还要面对非洲鬣狗歹毒的*******分割线)

  与此同时,徐锐的奔驰车正疾驰在南京到上海的公路上。

  地瓜一边开车一边对徐锐说:“司令员,板垣这老鬼子可真蠢。”

  “板垣蠢?”徐锐嘿然说道,“地瓜,你为什么会觉得板垣蠢?”

  “这不是明摆着的么。”地瓜笑道,“司令员你只是当个和平促进会的会长,就把上海的黑产业给一锅端了,真要让你当了上海市的市长,还不得把上海的那些投靠了小日本的汉奸王八蛋给敲骨吸髓?这不是明摆着给咱们送钱么?”

  徐锐笑着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对那些汉奸王八蛋敲骨吸髓?”

  地瓜笑着反问:“难道司令员你不打算对那些汉奸敲骨吸髓吗?”

  徐锐嘿嘿一笑,并没有否认,他当然不会放过那些汉奸王八蛋,对于那些甘愿出卖祖宗的汉奸王八蛋,徐锐从来就不会有一丝的怜悯。

  虽说现在淞沪军分区已经不缺钱了,但是谁也不会嫌钱多,是吧?

  以前他只是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会长,许多事情没办法操作,别的不说,光是影佐祯昭的擎肘就够他受的,影佐祯昭只让他对黑产业下手,他就只能对黑产业下手,但是现在他当了上海市的副市长,而且梁鸿志这个正市长还是他名义上的老叔,就不同了。

  现在许多事情做起来就名正言顺了,就算要对沪上的那些汉奸狗大户敲骨吸髓,理由也是现成的:派饷!

  现在就是影佐祯昭也不能再对他指手划脚了。

  地瓜又说道:“不过司令员,这不会是个陷阱吧?”

  “陷阱?”徐锐两眼微眯望着窗外,问道,“什么陷阱?”

  “挖个坑让你往里跳呗。”地瓜摇摇头说道,“说不定鬼子不仅知道了你就是巡捕营的司令,更知道梁武义也是你的化身,现在又故意委任你为上海市的副市长,目的就是为了让你放松警惕,然后再想办法把百老汇大厦还有巡捕营一网打尽。”

  “哈,地瓜你想太多了。”徐锐大笑着说道,“板垣老鬼子要是能有这个脑子,当初在九江也不会让我打成那个鸟样。”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道:“更何况,就算这真孤是个陷阱,我也会让板垣这老鬼子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跟我玩心眼,嘿嘿,他还嫩了!”

  地瓜摇摇头,又道:“司令员,政委他们现在一定很担心,要不要发个电报?”

  “哦,对对,你不说我还忘了。”徐锐赶紧点头道,“是得给老王发一个电报。”

  当下地瓜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将汽车停好,然后打开后备箱拿出电台,再架好,确定四周没人之后,给百老汇大厦发了个详细的电报。

  (分割线)

  上海,百老汇大厦。

  虽然徐锐已经发回来一封电报,嘱咐王沪生他们稍安勿躁。

  但是,王沪生他们的焦虑情绪并未缓解,因为徐锐并没有在电报里多说什么,仅仅只是嘱咐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所以,王沪生心下难免还是要胡思乱想。

  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深夜,才终于改观。

  直到十点钟,淞沪军分区的一干高层都还聚集在一起开会,其实也没什么好商量的,徐锐没回来,无论是什么事情都商量不出结果。

  好在,十点钟刚过,徐锐终于又发回来电报。

  这次,徐锐的电报就详细多了,不仅把南京交通站的交通员遭到特务跟踪、并且被他们反杀的事情说了,还把板垣征四郎去梁公馆拜访他的事也说了。

  听说板垣征四郎前去梁公馆拜访了徐锐,并且还有意委任徐锐为上海市副市长,王沪生和柳眉、江南、吴寒等人不禁变得欢欣鼓舞。

  “这么说,老徐还没彻底暴露。”王沪生说道,“鬼子只是知道巡捕营司令就是老徐,却不知道老徐还是梁武义,看来只是虚惊一场。”

  柳眉也道:“只要小鬼子不知道梁武义就是司令员,那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啊。”吴寒也深以为然的道,“这样的话,百老汇大厦跟巡捕营之间的双簧好戏,就还能唱下去,老实说,我还真以为只能跟小鬼子硬干了,虽说就算是硬干,我们也不见得就怕了小鬼子,但是能不硬干还是尽量别硬干的好,是吧?”

  “你这不废话么?”王沪生轻哼了声,又道,“行了,大家也担惊受怕了一整天了,既然现在没什么事情了,就赶紧回去休息吧,散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