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 全体会议-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74章 全体会议

会议散了,众人各自回房休息。

  王沪生和柳眉也一起回了房间。

  忘了说了,王沪生和柳眉早在徐锐大闹百乐门之后不久,就经组织特别批准,在华懋饭店秘密结婚了,所以他们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倒是徐锐,赛红拂女儿都生了,甚至江南也已经怀孕了,却还是没有结婚的打算。

  回房之后,王沪生就让柳眉先洗澡,柳眉就先去洗澡了。

  不过,等柳眉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却发现王沪生仍然坐在书桌前奋笔疾书,既没有换衣服,更没有睡觉的意思,倒好像准备挑灯夜战。

  柳眉款款走到书桌边,从身后贴住了王沪生,再伸出双手扶住王沪生的脑袋,轻轻靠在自己胸前,然后一边按捏,一边柔声问:“沪生,怎么还不睡?”

  “不行啊,还有事儿。”王沪生舒服的叹息了一声,又道,“老徐交待的事儿。”

  “司令员?”柳眉的小嘴微微撅起,低声说,“他还在电报里交待你什么了?”

  王沪生轻轻嗯了一声,又道:“刚才有个事儿我没说出来,老徐让我准备一下明天的讲话稿。”

  “讲话稿?”柳眉讶然问道,“什么讲话稿?”

  王沪生说:“咱们淞沪军分区第一次全体会议的讲话稿。”

  “咱们淞沪军分区要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了?”柳眉的小嘴微微张开,旋即又道,“不过也确实应该召开了。”

  (分割线)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徐锐就回到了上海。

  回上海后,徐锐就立刻召集淞沪军分区的高层召开紧急会议。

  这次会议,不仅王沪生、柳眉、江南、吴寒、陈柏西、刘一鸣等百老汇大厦高层全都出席,就连谢元、杨瑞、叶铭、吴亮、丁文豹、石长庆、秦刚、毕宪成等巡捕营的高层也秘密的来到了百老汇大厦,此外,还有刚到上海的冷铁锋。

  这也是淞沪军分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全体会议。

  会议由王沪生负责主持,王沪生首先介绍百老汇大厦的高层和巡捕营的高层认识,然后说道:“其实,老徐早就想召开一次咱们淞沪军分区的全体会议了,只是一直没机会,不是时机还不成熟,就是时间上不允许,所以一拖就拖到了今天。”

  停顿了下,王沪生又接着说道:“但是今天,咱们却终于聚在一起了,这次会议,也算是咱们淞沪军分区自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全体会议,我先说一下主要的议题,会议的第一项内容是宣布军部党委的委任令。”

  在座的所有人便立刻坐直身板。

  王沪生清了下嗓子,接着说道:“经新四军党委研究决定,委任徐锐同志为淞沪军分区司令员;王沪生同志为淞沪军分区政治委员;冷铁锋同志为淞沪军分区副司令员兼狼牙特战大队大队长;柳眉同志为淞沪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兼后勤部长;江南同志为淞沪军分区政治部副主任兼情报处长。”

  所有人都热烈鼓掌,然后都竖起了耳朵。

  就连谢元也不自觉的竖起耳朵,因为他知道,再接下来,作为军分区政委的王沪生就该宣布淞沪军分区的部队编制以及军事主官人选了,经过孤军营的一年多羁押,谢元原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淡定的看待世间所有事,可事到临头,却发现自己还是淡定不了。

  果然,王沪生稍稍停顿了一下,又接着念道:“现在我宣布一下咱们淞沪军分区的部队编制以及军事主官人选,根据新四军党委的精神,再行结合淞沪的实际情况,咱们淞沪军分区的部队将编为两个旅。”

  “第一旅,旅长为谢元同志,副旅长为杨瑞同志。”

  “第一旅共下辖三个步兵团、一个侦察营外加一个炮兵营,一团长为石长庆,二团长为吴亮,三团长为丁文豹,侦察营长为秦刚,炮兵营长为毕宪成。”

  “根据新四军党委指示精神,暂不给第一旅各单位派驻政工干部。”

  “第二旅旅长由司令员徐锐同志兼任,副旅长由冷铁锋同志兼任,政委由我兼任,第一旅同样下辖三个步兵团、一个侦察营外加一个炮兵营,三个步兵团团长分别由陈柏西、刘一鸣及吴寒同志担任,侦察营长为刘铭同志,炮兵营长则由任旭同志担任。”

  “至于二旅各团的政委、下属各营教导员以及各连指导员,于近期新四军军部就会下派一批同志过来担任。”

  话音刚落,会议室里便立刻响起一阵窃窃私语声。

  片刻之后,谢元举起手说道:“司令员,政委,我有话说。”

  王沪生看了徐锐一眼,说道:“谢旅长有什么话尽管直说。”

  “为什么不给我们第一旅委派政委、教导员还有指导员?”谢元说道,“司令员和政委是不是不信任我们?”

  “这个……”王沪生便不知道该怎么说。

  徐锐却直言道:“原因很简单,怕你们闹情绪。”

  “闹情绪?”谢元皱眉说道,“司令员,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瑞也道:“是啊,司令员,既然当初我们已经答应过你,那就绝不会背信充义,现如今我们已经是共产党的部队了,那就应该有共产党部队的样子,共产党的部队,又怎么可以没有团旅政委、没有营教导员和连指导员呢?”

  徐锐问道:“你们确定想要政委、教导员和指导员?”

  谢元反问徐锐道:“难道还可以不要政委、教导员和指导员?”

  “这当然不可以。”徐锐摇头说,“但是我原本打算给你们一个适应的时间。”

  “这就不必了吧。”谢元断然道,“我们连死都不怕,还怕适应不了这个吗?”

  “那好。”徐锐便立刻大手一挥,沉声道,“既然你们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我会立刻向上级党组织提出请求,让上级党组织给你们第一旅派一个旅政委及三个团政委,至于下面的营教导员和连指导员,则从原淞沪支队的党员中选派。”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说道:“但是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团旅政委、营教导员还有连指导员到任后,你们必须得给予足够的尊重,必须全力配合他们做好工作,如让我发现你们在暗中阻挠政工干部的工作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跟你们客气的。”

  “这个没说的。”谢元很干脆的说道,“如果我们暗中阻挠政工干部的工作,就按违反军法论处,该撤就撤,该抓就抓,该杀也别客气!”

  “行,那就进入下一议题。”徐锐沉声说道,“备战!”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道:“根据可靠情报,巡捕营暗中接受我党领导这一消息,已经泄露了,巡捕营司令是我的消息也同样已经泄露,为了对付我和巡捕营,日本天皇裕仁已经动员了驻北海道的第七师团及驻朝鲜第二十师团。”

  一听到这话,与会的不少干部便立刻变了脸色。

  尤其是一旅的干部,脸色顷刻间变得十分难堪。

  “第七师团还有第二十师团可都是常设师团!”

  “再加上第九师团,那就是三个常设师团了!”

  “一个常设师团就有两万五千人,三个常设师团那就是七万五千人!”

  “我们淞沪军分区两个旅,满打满算也就一万两千人,这也就是说,小鬼子的兵力是我们的六倍还要多!这仗怎么打?”

  “这还不是最糟的,别忘了这是上海!”

  “是啊,这是上海,小鬼子还有海军,小鬼子的海军才是最可怕的,淞沪会战,我们就吃够了鬼子海军的苦头,鬼子海军的舰炮口径动不动就二十、三十公厘,那大口径炮弹打过来,一发就能够打塌一栋大楼,一个连转眼间就没了。”

  “当初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就是让鬼子海军舰炮打惨了,三个团一万五千多人,最后活着穿过鬼子舰炮封锁线、到达吴淞战场的就只剩不到一千人,从杨树到吴淞的路上,铺满了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官兵的尸体,那场面,真是太惨了。”

  一旅的几个主官在那低语,徐锐的嘴角便立刻绽起一抹冷笑。

  “怎么,这就怕了?”徐锐冷浚的目光从谢元等人脸上扫过,又接着说道,“如果你们怕了,现在就可以退出,我绝不会留难,还会发给你们一笔路费!并且派人把你们安全送出上海,想去哪都由你们。”

  “请司令员不要羞辱我们,我们孤军营,哦不,是我们一旅!”谢元沉声道,“我们一旅绝没有孬种!临阵脱逃这种事,我们做不来!”

  徐锐道:“那你们叽叽歪歪的废什么话呢?”

  谢元道:“我们只是想提醒司令员,小鬼子的海军不可小觑!”

  “这个不需要你们来提醒,我比你们更加清楚!”徐锐说道,“但是,就算小鬼子的海军是世界第一,这仗也还是得打,不是吗?”

  “那是。”谢元握紧拳头说道,“这一仗当然得打,我们已经放弃过上海一次了,绝对不想再放弃上海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