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6章 实行军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76章 实行军管

徐锐也考虑过让中意轮船公司的货轮悬挂意大利国旗,不过估计也没什么卵用,泰米那齐不过只是个落魄的意大利商人,如果不是什么重大事件,鬼子或许还会给他面子,但如果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小鬼子根本就不可能鸟他。

  所以最后,只能假借上海华商总会的名义。

  也就是说,虞洽卿外对宣称,从东南亚购入的这些大米是上海华商总会购买的,用途是养活滞留上海的将近四百万难民!三百万石大米看似很多,但如果分摊给数量高达四百万的难民,每个人也就分到百斤大米,看着也就不那么碍眼了。

  不过,既然是以上海华商总会的名义买的,那暂时就肯定不能入巡捕营的库了,要不然肯定会被鬼子识破,后续的大米就别想入库了!所以,已到岸的两百五十万石大米,眼下暂时还储存在十六铺码头的仓库里。

  码头附近出现了大量不明身份的可疑分子,这个事情绝对不能等闲视之,因为这批大米绝不能出半点差错,一旦这批大米出现了差错,再从东南亚补购就来不及了,那接下来的上海保卫战就别打了,没有粮食你还打个鸟毛灰?

  所以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当下徐锐扭头对石长庆说道:“石团长,你现在立刻回驻地,立刻出动一团控制十六铺码头,将仓库里的大米保护起来,然后就地征集租界西区、中区所有的车辆,限一天之内将所有大米运回驻地。”

  “是!”石长庆答应一声,站起身就走。

  石长庆是个纯粹的军人,只知道服从命令。

  “石团长稍等。”王沪生却赶紧喊住了石长庆,又问徐锐道,“老徐,上次巡捕营去十六铺码头接应大卫公司的军火,还找了个借口,这次似乎也应该有个借口?我们不怕租界工部局的干预,但是好歹也应该给他们留点面子。”

  “行。”徐锐点了点头,又对石长庆说道,“石团长,如果租界工部局的人出面干预,你就这么说,自即日起,整个公共租界实行军管,租界内所有粮食一律强制收购,按平价,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抗购。”

  王沪生听得直翻白眼,你这叫给人家面子?

  徐锐嘿嘿一笑,又道:“还有,无论中国人或洋人,但凡只要是在租界的,即日起,口粮供给一律都实行配给制。”

  王沪生直接无力吐槽了。

  柳眉却又问道:“各国的驻沪使节怎么办?”

  作为外交人员,却是拥有外交豁免权的,也就是说,外交人员既便是犯法,也可以免受驻在国的法律惩罚,驻在国最多只能够驱逐,正因为此,古今中外几乎所有******或者叛徒都会逃到外国使馆寻求庇护。

  王沪生摆手说:“各国的驻沪使节例外。”

  “当然不例外。”徐锐却断然说道,“各国驻沪使节一样实施配给制!”

  “老徐你别闹。”王沪生立刻急了,说,“你这样会招来国际非议的,更会使我党陷入被动,你可不要忘了,租界还有苏联的使节!”

  徐锐眨眨眼睛,微笑说:“实施军管跟我党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王沪生急道,“现在谁不知道巡捕营是我党的武装?”

  “知道是一回事,我们承不承认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徐锐嘿嘿一笑,又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巡捕营现在都是租界工部局领导下的武装力量,我们的所有决定,都是奉了租界工部局的命令而执行的,包括对整个租界实施军管。”

  王沪生急道:“老徐,你这么做会引发国际事件的。”

  “国际事件个鸟蛋。”徐锐却轻哼一声,又对石长庆说,“石团长,去吧。”

  “是!”石长庆啪的立正,敬礼,然后神情振奋的说道,“卑职一定把那些洋人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准保比绵羊温顺!”

  说完,石长庆便转身扬长去了。

  王沪生只能叹息一声,默认了。

  徐锐嘿然一笑,又道:“现在再来说说,招兵的事。”

  “招兵的事确实麻烦。”王沪生也说道,“因为那些个老兵的心已经冷了。”

  “那就想法子让他们的心捂热。”徐锐轻哼了一声,又道,“你们别忘了,他们曾经也是一名军人,一日为军人,便一世为军人,他们的骨子里早已经深深的烙上了军人的印记,我就不相信,当祖国召唤,当民族召唤时,他们仍会无动于衷!”

  谢元闻言精神一振,问道:“司令员,我们该怎么做?”

  徐锐点点头,说道:“我们先这么做。”

  (分割线)

  外滩,十六铺码头。

  刘子尘一大早就驱车来到十六铺码头。

  对于刘子尘这样的夜猫子来说,早起真是十分罕见的。

  不过这么早就起床,并非刘子尘本意,而是没有办法,因为他得赶来十六铺码头附近跟潜伏的线人接头,这事,还得从两个多月前说起。

  两个多月前,虞洽卿忽然跟一个意大利商人合伙搞了个中意轮船公司,并且在公司成立之后不久,便开始从东南亚购入大量大米,由于数额巨大,李士群便本能的起了疑,虞洽卿是不是在暗中替国民军第三战区购入军粮?

  但是,李士群并没有掌握确切的证据,所以没有向中村机关报告这事,而只是派眼线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盯守在十六铺码头外边。

  李士群原以为很快就会有结果,却没想到两个月过去,居然还是没有任何收获。

  不过,越是这样,李士群就越是兴奋,这狗东西不愧是个老情报出身,他已经从中嗅出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这批粮食绝对大有文章!

  因为大烟馆的事,李士群被影佐祯昭骂了个狗血淋头。

  最近的这段时间,影佐祯昭见了李士群都没有好脸色,所以,李士群真是拼了命的想要挽回自己在影佐祯昭心目中的印象。

  于是,这批大米就成了李士群的救命稻草。

  于是,李士群加派了盯梢力量,最后几乎把整个特务一大队都派了来,刘子尘身为特务一大队大队长,当然不能置身事外,所以必须在每天上午到这里来露个面,然后才能去他老相好那里补个回笼觉。

  刘子尘打着呵欠从吉普车下来,正要上前跟自己的手下接头时,却忽然听到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当即便本能的停下了脚步。

  再回头看,刘子尘便看到一队荷枪实弹的巡捕浩浩荡荡开过来。

  刘子尘一眼就分辩出,这并不是租界工部局下属警务处的巡捕,而是租界西区的巡捕营的巡捕,因为警务处的巡捕穿黑衣,穿布鞋,而巡捕营的巡捕却穿的草绿色卡其布军装,脚下穿的也是板牛皮鞋,脚头硬得多!

  这他娘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巡捕,根本就是一支军队好不好!

  “他娘的!”刘子尘赶紧转过身装作点烟,然后在心里骂道,“这狗曰的巡捕营,越界执法还执上瘾了?前几天才刚来过十六铺码头,怎么今天又来了?真当警务处的巡捕是泥捏纸糊的么?这洋大人真就这么好欺负?”

  刘子尘愤愤不平的扭头看,还真找着了几个外国籍的巡捕。

  不过,让刘子尘失望的是,那几个外国籍的巡捕根本没敢出面阻止巡捕营的人,反而一个个躲了起来,有个大胡子的印度阿三更搞笑,直接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娘的,有必要装得这么像么?脑袋磕地上都发出咚的一声响,听着就觉着疼。

  转眼之间,巡捕营的巡捕已经到了码头外,迅速实施戒严。

  然后,一个大块头巡捕便手持着扩音喇叭爬上台阶,对着四周高喊道:“奉租界工部局董事会令,自即日起,对公共租界中区及西区实施军管,公共租界中区、西区一应物资全部收归公有,无论华人、洋人,自即日起一律实施配给制!”

  “我艹,什么鬼?!”刘子尘闻言顷刻间石化在当场。

  不远处,公共租界总董事乔纳森刚刚坐车从附近经过,骤然间听到这话,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法克油,租界工部局董事会什么时候下过令,什么时候说过要对公共租界的中区还有西区实施军管?

  还有,无论华人或者洋人一律实施配给制,这又是什么鬼?

  难道从今天开始,我堂堂的公共租界工部局的总董事,也要跟那些衣食无着的中国难民一样,每天到巡捕营去领取那一丁点的口粮?开什么国际玩笑!

  同样的场面,在公共租界中区、西区各个大街小巷反复上演。

  中区的圆明园路,一家英国人开设的粮店才刚刚开张,一大群的荷枪实弹的巡捕便蜂拥而入,将整个粮店控制起来,那些正准备买粮的市民一看,顿时作鸟兽散,粮店的英国经理立刻从二楼下来,准备跟巡捕理论。

  然而,巡捕根本就听不懂英语,浑不理会。

  英国经理就火了,当即掏出手枪试图恐吓。

  这下可是捅了马蜂窝了,英国经理才刚掏出枪,两侧警戒的巡捕便立刻一抢托打掉了他手里的枪,再把英国经理砸倒在地,然后一顿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