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0章 影佐入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80章 影佐入榖

事实上,槿次郎这次对影佐祯昭的特别专访,就是为了这个,就是为了日军进入公共租界及法租界进行舆论造势!

  昨天刚领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槿次郎原本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是今天一大早,却发生了巡捕营对公共租界实施军管的事,这却给了日军一个极佳的进入公共租界的借口。

  当下槿次郎又道:“大佐阁下,我想请问,国际上有过这样的案例吗?”

  “当然有,而且,这个案例就发生在上海。”影佐祯昭说道,“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小刀会的暴徒攻占上海县,继而武装入侵上海租界,无视国际外交惯例,公然践踏国际法,最终由英法两国出兵镇压,维护了国际法的神圣庄严以及不容侵犯。”

  停顿了下,影佐祯昭又说道:“眼下英法两国深陷于欧洲不能自拔,美国又深受孤立主义思想的困扰,苏联则与中国沆瀣一气,甚至在暗中纵容中国胡作非为,所以,维护国际法的重任就只能够由大日本帝国来担负了。”

  槿次郎笔走龙蛇,将影佐祯昭的话一一记录下来。

  影佐祯昭又说道:“槿君,明天朝日新闻的专题上,一定要加上这么一句,大日本皇军进入公共租界只为了一件事,那就是镇压巡捕营的暴徒,一旦镇压完了巡捕营,大日本皇军将立即撤出公共租界,恢复旧有之秩序。”

  “哈依。”槿次郎站起身,鞠个半躬。

  专访才刚刚结束,河本亮太就进来报告:“大佐阁下,梁桑到了。”

  影佐祯昭示意槿次郎离开,然后吩咐河本亮太:“你让他进来吧。”

  “哈依。”河本亮太一顿首,转身走了,不片刻,徐锐便施施然走了进来。

  进门的时候,正好撞上收拾好东西离开的槿次郎,槿次郎还向着徐锐微微鞠了一躬,徐锐却是没有理会,昂然进了影佐祯昭办公室,这也是梁武义这个纨绔子弟的应有的作风,除了影佐和中村俊,谁都不放眼里。

  影佐祯昭伸手示意徐锐落座,然后说道:“梁桑,刚才我去了趟百老汇大厦,却发现你不在家,你的师爷说,你去忙一件大事去了,而且这件事还跟巡捕营有关?我能否知道,你在忙的是件什么大事?”

  徐锐沉声说:“我在设计一个陷阱,准备将巡捕营一网打尽!”

  “纳尼。”影佐祯昭闻言目光一敛,沉声说,“你要把巡捕营一网打尽?”

  “哈依。”徐锐微微顿首,又说道,“不瞒大佐阁下,陷阱都已经设计好了。”

  “先不说这个。”影佐祯昭摆摆手,又问道,“梁桑,你知不知道,巡捕营刚对公共租界实施了军管?”

  “知道。”徐锐干脆的道,“所以,才更要把巡捕营一网打尽,如若不然,一旦让巡捕营形成了气候,又有租界的庇护,上海就永无宁日了!”

  “那也不尽然,皇军如果下定决心,租界是庇护不了巡捕营的。”影佐祯昭摆摆手,又说道,“不过,经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的有些好奇,你究竟设计了一个什么样的陷阱,竟然敢自信的说,可以将巡捕营一网打尽?”

  徐锐说道:“大佐阁下放心,这次一定没问题的!”

  影佐祯昭从大板桌后面起身,绕过桌子亲自给徐锐倒了一杯水,然后说:“梁桑,说说你的行动方案。”

  徐锐说道:“我想先请问大佐阁下一个问题,据我所知,在虹口区和杨树浦也有国民军老兵在讨生活,对吗?”

  虹口区也就是租界北区,杨树浦也就是租界东区,淞沪会战后,日军为了淡化这两个区域的租界色彩,就改称为虹口区以及杨树浦区。

  “确实有,而且人数还不少。”影佐祯昭说,“不过,这些国民军老兵已经脱离军队,现在全都是良民,你可不能够随便找他们的麻烦,否则于皇军的形象不利。”

  徐锐嘿嘿一笑,说道:“但如果他们暗中勾结巡捕营,就必须抓起来!”

  “暗中勾结巡捕营么?”影佐祯昭闻言眉头微蹙,说,“你可有证据?”

  徐锐并没有正面回答,又接着说道:“我的想法是,在虹口设一座大狱,而且选址最好就在四行仓库,将虹口区以及杨树浦的国民军老兵全部抓进四行仓库大牢里,对他们进行严刑拷打,嘿嘿,巡捕营知道后一定会设法营救。”

  听到这里,影佐祯昭立刻反应过来,原来是这样!

  必须承认,徐锐的这个陷阱还是很歹毒的,尤其他选择了四行仓库作为羁押国民军老兵的大牢,这几乎是在往巡捕营的心口上捅刀子,因为巡捕营是以孤军营为基础扩编的,而四行仓库之战则是孤军营的最大骄傲、最大底气!

  徐锐将四行仓库改建成为大牢,相当于是给巡捕营下了战书,巡捕营的官兵但凡还有一点血性,就一定会接招的!再然后,日军和百老汇大厦就可以籍此提前部署,设一个圈套给巡捕营往里钻,这么一来,还真可能将巡捕营一锅端。

  影佐祯昭以双臂抱胸,开始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看到影佐祯昭已经有些动了心,徐锐又接着说道:“大佐阁下,此计既便是不成,损失的也不过只是些许的声誉,于圣战大局并无实质影响,但如果成功,却可以将盘踞在租界的巡捕营一锅端,从此上海再无隐忧。”

  “索代斯。”影佐祯昭停下脚步,也终于下定决心。

  不过,真正促使影佐祯昭下定决心的并不是徐锐所说的这席话,而是剿灭巡捕营、猎杀徐锐所能够带给他的巨大的政治红利!

  徐锐是什么人?那可是裕仁天皇亲口封的帝国死敌!

  巡捕营有了徐锐的领导,隐然已经成为华中派谴军的心腹之患!

  为了解除巡捕营这个心腹之患,大本营已经紧急动员第七师团、第二十师团前来,眼看着在上海就要有一场大战了!而且,结果还未必就能如大本营所愿,未必就一定能够消灭掉巡捕营,猎杀徐锐!

  这时候如果由他影佐祯昭出手剿灭了巡捕营,并且猎杀了徐锐,这又意味着什么?

  这不仅意味着第七师团、第二十师团就不用来上海,这不仅意味着可以节省一大笔的军费开支,这更意味着有时候,只要用好一个人就可以胜过十万大军,而他,影佐祯昭,就是那个胜过了十万大军的男人!

  如果真是这样,则完全可以预见得到,他影佐祯昭将平步青云,跻身少将、大将,甚至陆军元帅都是完全有可能的!一想到这里,影佐祯昭就再按捺不住,身为男人,又有几个能够抗拒得了更大权力的诱惑?

  当下影佐祯昭对徐锐说:“梁桑,你的这个想法很好,不过还有明显的不足。”

  知道影佐祯昭已经入榖,徐锐心中暗喜,不过脸上却不动声色,很谦虚的说道:“还请大佐阁下不吝赐教。”

  影佐祯昭说道:“我认为,单凭你们百老汇大厦一家,恐怕是不足以对付巡捕营,最近这三个月,你们百老汇大厦无论兵力还是装备,都有了极大的提升,但是如今的巡捕营也是今非昔比,所以对上了巡捕营,你们百老汇大厦并没有必胜之把握。”

  “那……”徐锐的脸上露出佯怒之色,说,“那大佐阁下的意思是?”

  “梁桑,你别生气,我并没有小看你们百老汇大厦的意思。”影佐祯昭竟然很难得的安抚徐锐一句,然后说道,“我只是觉得,如果能有第九师团配合,成功的把握会更大,不过梁桑你放心,此战若胜,首功定是你的!”

  徐锐脸上立刻露出狂喜之色,谄媚的说:“多谢大佐阁下栽培!”

  “梁桑,好好干,你的前途大大的!”影佐祯昭拍拍徐锐肩膀,又说,“你回去之后立刻就这个计划,拟一个详细的方案,然后尽快呈报给我。”

  “哈依。”徐锐重重的一顿首,“那我就先告辞了。”

  再然后,徐锐便离开影佐祯昭的办公室,驱车离开。

  这一次,跟车的除了地瓜之外,还有坐在副驾驶座的冷铁锋。

  徐锐才刚进后座,冷铁锋便说:“看你这眉花眼笑的样子,影佐似乎是入榖了?”

  “那还用得着说?”徐锐笑道,“你也不看看我是什么人?有我亲自出马,影佐这老鬼子又岂能不乖乖入榖?”

  冷铁锋摇头说道:“但这可是一步险棋!”

  顿了顿,冷铁锋又说道:“如果不能成功激发出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的血性,你的这一举动立刻就成了无脑的自投死路!整个巡捕营六千多名官兵,都将因你陷入绝境,我们计划中的上海保卫战也就胎死腹中了。”

  “险棋?”徐锐嘿然说,“孙子早在两千年前就已经说过,兵凶战危!这世上,又哪有一定能够打赢的战争?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尽量争取最好的结果,只要做到了这一点,就败了也是死而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