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1章 意外之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81章 意外之喜

徐锐的计划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之中,此时,上海的舆论场却率先发酵了。

  徐锐之所以在租界实行军管,一是为了筹粮,再就是为引发国际上的关注,为即将爆发的上海保卫战增加曝光度,为了达成这一个目标,徐锐甚至已经做好了、遭受西方各国所有媒体口诛笔伐的思想准备。

  巡捕营对租界实施军管,这行为简直就是极大挑衅。

  租界原本就是国中之国,只有洋人在租界享有特权。

  可是,现在,巡捕营不仅要剥夺洋人在租界的特权,甚至于还要收回租界!

  巡捕营无视租界工部局的权威,悍然在公共租界实行军管,可不就是等同于变相的收回租界?西方世界岂能容忍自己的特权受损?所以,口诛笔伐那都是轻的,如果不是因为条件限制,他们肯定会出兵镇压。

  所以,徐锐早已做好了接受口诛笔伐的准备。

  然而,徐锐却没想到,事情并没有向着他预想的方向在发展,至少并没有完全向着那个方向发展,而是出现了意外。

  受英、法、意等国控制的各家报刊杂志的评论员文章没有任何意外,无一例外都对巡捕营的“野蛮行径”大加挞伐,并且给巡捕营司令官徐锐安上了一个“暴君”的头衔,还拿徐锐跟小刀会起义的领袖刘丽川相提并论。

  但是,受美国人控制的《密勒氏评论报》却发表了美联社战地记者海伦娜的一篇评论员文章,文章的大标题是“野蛮或者正义?”

  文章的副标题则是“是什么导致了中国人的绝望抗争?”

  文章细数了公共租界自从成立以来,在近半个世纪之间的三次对外扩张,由最初的一小片区域扩展成为今天的涵盖了将近大半个上海,并且在文中直言不讳的指出,这是对中国主权的赤裸裸的侵犯,更是对国际法的公然践踏。

  文中更尖锐的指出:强国对弱国武装侵略,强行在弱国土地上圈占租界,在租界行使领事裁判权,就是正义和人权的伸张,就是对人类公义的维护,就是国际法的崇高庄严和神圣不容侵犯,就是文明世界的守护者。

  反之,弱国若对强国稍有反抗,那就是暴行,就是野蛮,就是对正义人权的亵渎,就是对国际法的公然践踏,就必须受到整个文明世界的联合讨伐!总而言之一句话,弱国就该像绵羊一样受强国奴役,任何的反抗都是非正义的。

  密勒氏评论报的总订量超过五千份,在上海的白领以及学生中间拥有广泛的受众,许多学校甚至拿密勒氏评论报作为英语教刊,于是乎,在读到这篇最新的评论员文章之后,上海的许多白领以及学生便立刻行动了起来。

  (分割线)

  租界中区,浸会大学门口。

  钻山豹头上戴着一顶毡帽,身上穿着黑绸衫,正从大门口探头探脑的往里边张望,他是偷偷跑出来的,因为狼牙大队自从到达上海之后,便立刻被限制在了百老汇大厦之内,未经允许严禁外出,如果有特殊原因非得外出,也必须有三人以上结伴。

  所以这次,钻山豹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韩锋和莫子辰一起,这会,韩锋和莫子辰两人正懒洋洋的靠在街角晒太阳,不认识的,只道两人是从外地逃难到上海租界的闲汉,很难把他们两个跟凶名昭著的狼牙给联系起来。

  莫子辰一边嗑瓜子,一边对韩锋说道:“疯子,你瞧瞧,你瞧瞧豹子那激动的样,还真以为人家姑娘会记得他,就他那个熊样儿,还真不是我瞧不起他啊,会有姑娘看上他那才叫有鬼了,更何况还是地主家的千金大小姐。”

  上一次的上海之行,狼牙骨干全来了,所以,对于钻山豹跟徐筱雅之间的那点事,狼牙的那批老队员全都知道,两人在临别之前,还互相赠了礼物,徐筱雅送了钻山豹一张背面有她签名的照片,钻山豹送了徐筱雅一支笔。

  那张照片,一直被钻山豹贴身收藏着,无论谁都不让看。

  莫子辰几次向钻山豹讨要,想要看看,却都被钻山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所以莫子辰言语间就难免有些吃味:驴曰的,偶这个风流刀客都还单着呢,钻山豹这狗曰的土匪却找了个地主家的千金,凭啥?老天爷也太不公平。

  韩锋却淡然说道:“那可说不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嘛。”

  “嘿,疯子你还不相信。”莫子辰说道,“要不然咱们打个赌?”

  “可以啊,我相信老豹。”韩锋无可无不可的说道,“你说赌什么吧?”

  “赌什么?”莫子辰眼珠子一转,嘿声说,“疯子,我听说你媳妇家还有个堂妹,叫什么三丫的,小模样还挺俊俏,要不然,嘿嘿嘿……”

  莫子辰搓着双手,脸上却流露出一副你懂的神色。

  “行。”韩锋爽快的说道,“要是我输了,我就帮你介绍,可要是你输了呢?”

  “我输了?”莫子辰一拍大腿说,“要是我输了,我就替你擦半个月的枪,怎么样?”

  “半个月?美的你。”韩锋没好气的道,“至少也得三个月,否则免谈,我可告诉你,我们家三丫现在可稀罕了,打她主意的可不止你一个。”

  “成成成,三个月。”莫子辰连心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说话之间,前方浸会大学的校门口却有了动静,两人便立刻打起精神。

  稍顷之后,两个留着长发、上身穿蓝色宽袖袄,下穿黑色百褶裙的女学生便手挽着手从大门里走出来,右边个头稍矮的不是徐筱雅又是谁?不过徐筱雅左边那个女生尤其标致,而且个头也更高,看着亭亭玉立,当真是极品。

  韩锋只是觉得惊艳,莫子辰却眼睛都凸出来了。

  徐筱雅一眼就看到站在大门外的钻山豹,俏脸上便立刻露出惊喜之色,然后便毫不犹豫的松开了挽着女伴的手,向着钻山豹快步跑了过来,直到距离钻山豹只有不到两步远时,才矜持的收住脚步,羞答答的叫了声豹子哥。

  钻山豹嗳的应了一声,脸上露出一抹憨笑,却连手都不知道搁哪了。

  此情此景,若是让以前青牛寨的兄弟见了,一定会惊掉一地的下巴,这真是他们记忆中那个杀人不眨眼的二当家?

  两人正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时,徐筱雅的那个女同学微笑着走了过来,女同学笑对徐筱雅说道:“筱雅,也不给我介绍一下?”

  徐筱雅如梦方醒,赶紧拉着女同学的手对钻山豹说:“豹子哥,这是我同学王嘉仪。”

  钻山豹嗳了一声,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徐筱雅的脸,此时此刻,钻山豹的眼睛里就只有徐筱雅一个人,别的女人就再漂亮,对他来说也是空气。

  王嘉仪掩嘴轻轻一笑,吃声说:“筱雅,他就是你的豹子哥呀?”

  徐筱雅平时挺大方的,只不过见了钻山豹却忽然变得忸怩了起来。

  看着钻山豹和徐筱雅两人在那里眉目传情,王嘉仪便想找个借口离开,就在这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嘉仪同学,你好。”

  王嘉仪有些错愕的看着面前的这个高大男子,什么情况?

  不远处的街角,韩锋已经拿衣袖掩住了脸面:你个驴日的莫子辰,今后别跟人说你认识我,我丢不起那人。

  钻山豹也是错愕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莫子辰,叫道:“老莫你干吗?”

  莫子辰却毫不在意,脱下头上戴的宽檐礼帽,再向王嘉仪露出自以为最迷人的微笑,然后才自我介绍说:“我叫莫子辰,是豹子的朋友。”

  定定的看着莫子辰,王嘉仪忽然之间变得有些局促,俏脸也红了。

  作为一个漂亮女生,学校里也经常会有男生甚至男教员来向她表白,不过王嘉仪每次都能够委婉的拒绝,但是,眼前这个高大的男子却给了她一种异样的感觉,无论是刀削斧凿般的五官轮廓,还是那满脸的胡子碴,都给了王嘉仪一种强烈的心理冲击。

  王嘉仪没有学习过现代心理学,她并不知道,从莫子辰身上流露出来的这种气息,学名叫做雄性荷尔蒙,相比浸会大学的学生或者教员,莫子辰身上的雄性气息要浓烈得多,而王嘉仪就是被这种浓烈到几乎要液化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吸引住了。

  莫子辰轻咳了一声,镇定的说:“嘉仪同学,今天天气不错,要不我们出去走走?我听说外滩的景色可是不错,就去外滩,你觉得怎样?”

  说话时,莫子辰的一对虎目始终直视着王嘉仪那俏丽的脸庞。

  王嘉仪再受不了莫子辰那充满侵略性的眼神,转身落荒而逃。

  直到跑出了几十米,王嘉仪才又回头对徐筱雅说:“筱雅,我在浸会广场等你,游行马上要开始了,你也快些回来吧。”

  “嘉仪你等等我,我就来。”徐筱雅说完跟钻山豹挥挥手,也跟小鹿般跑开了。

  转眼间,两个漂亮女人便已经消失在了浸会大学的大门内,几乎是同时,校园内也响起了一阵阵激烈的口号:收回租界!废除不平等条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