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2章 武装游行-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82章 武装游行

钻山豹看着徐筱雅的倩影消失在校园里,怅然若失。

  莫子辰同样怅然若失,他还没来得及完成跟王嘉仪同学的第一次约会呢,说真的,这是莫子辰生命中遇到的最美的女生,没有之一!

  莫子辰觉得,王嘉仪比江南、赛红拂都还要漂亮些。

  “多好的女子。”莫子辰怅然若失的看着浸会大学的校园,喃喃低语道,“这要是能娶回家当婆姨,该多好?”

  正喃喃低语呢,校园里的口号声却忽然间变得大了起来。

  “收回租界!”

  “恢复治权!”

  “民族自决!”

  “废除领事裁判权!”

  “废除不平等条约!”

  伴随着一声大过一声的口号,一队队的学生打着一张张的横幅,犹如汹涌的洪水从浸会大学的大门口涌了出来,紧接着,从大街的另一个端也走来了一大群学生,这群学生同样打着横幅,却是另一所大学的学生。

  两股学生迅速合流,喊着口号往前推进。

  莫子辰刚想点颗烟,看到这一幕便之后,整个人便立刻傻在了那里。

  钻山豹和韩锋也同样被雷到,他们在战场上经历过无数的血雨腥风,但是学生的这种抗争模式却是头一回看到。

  “这能有个卵用么?”

  “喊口号要是有用,租界早收回了。”

  “你们瞧着吧,巡捕就要来镇压了。”

  三人正说话间,前方街上忽然响起一阵阵尖锐的啸子声。

  紧接着,一大群手持警棍的巡捕便气势汹汹的猛扑过来,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巡长高高擎起手中警棍,就照着一个领头的学生头上砸下去,就在这时,却突然响起叭的一声枪响,那个巡长便立刻惨叫一声,警棍失手落地。

  却原来,刚才那一枪打穿了他手掌。

  下一刻,一队荷枪实弹的巡捕营官兵便从大街的另一端冲过来,将手持警棍的百十个巡捕围了起来,面对着巡捕营的雪亮刺刀,刚刚还显得气势汹汹的巡捕立刻一个个全蔫了,继而扔掉警棍,两手抱头挨个蹲到了地上。

  再然后,一个巡捕营的军官纵身跳到了一辆卡车的前引擎盖上,然后高举着扩音喇叭对着四周高喊:“司令有令,学生有上街表达政治诉求之权力,任何人任何机构不得以任何理由加以阻挠,胆敢违抗者……格杀勿论!”

  听到这话,现场所有学生便立刻歇斯底里的欢呼了起来。

  欢呼过后,两所大学的男女学生继续喊着口号往前游行。

  这一次,却是再也没有一个巡捕敢来阻挠游行了,你没看见,巡捕营的那些大头兵一直端着枪,虎视眈眈的在给游行的学生进行武装保护吗?出动大兵对游行进行武装保护,这样的事情,恐怕也只有徐锐能够干得出来。

  (分割线)

  租界工部局大楼。

  史蒂夫、乔纳森、弗格森还有约翰逊正在开会呢,忽然听到外面街上喧嚣了起来,而且喧嚣声变得越来越大,几欲震碎了窗户,史蒂夫四人便立刻蹙紧了眉头,肯定又是哪所大学的学生上街来游行了,这些该死的学生。

  当下四人也没有心思再开会,都起身走到了窗前。

  透过敞开的窗外,史蒂夫四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前方四川路上的动静,四川路是联接租界北区跟中区的主干道,十分宽敞,可是这会却几乎被游行的学生挤满了,看着这些群情激愤的中国学生,史蒂夫四人便立刻下意识的蹙紧了眉头。

  “约翰逊,你们警务处在搞什么啊?”乔纳森怒道,“为什么不阻止?”

  约翰逊的脑门上便立刻沁出了豆大的汗珠,连声说:“我这就去打电话……”

  “行了,不用打什么电话了。”弗格森却摇摇头说道,“你们难道没看见,这些游行的学生有巡捕营的人进行武装保护么?”

  “喔特?武装保护?”史蒂夫三人闻言顿时面面相觑。

  不过再定睛细看时,史蒂夫三人却真发现,在这些游行学生的左右两侧,居然真有一大群的巡捕营官兵在保护,只是因为人流太密集,所以刚才他们三个没有看到,现在看清楚之后,史蒂夫三人的脸色便立刻黑成了锅底一般。

  学生游行虽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什么,但却可以极大的左右、引导舆论。

  今天在租界发生了这么大规模的游行,明天就一准会上报纸,然后就会对西方的舆论导向产生十分重大的影响,因为这些学生全都是中国的精英,西方可以污蔑中国还处于蒙昧时期,说中国民智还未开,却绝对不能够说,这些学生蒙昧!

  原因也是非常简单,因为这些学生所接受的都是西方的教育!

  西方舆论如果敢说这些中国学生蒙昧,岂不是也等于承认他们的教育失败?这对于西方世界来说,属于政治不正确,史蒂夫他们是要吃果子的。

  既然学生并不蒙昧,那么他们的诉求就必须得到重视!

  所以,在民国时期,在上海、天津租界内爆发的游行,往往是影响最大的!

  但是租界当局并不乐见学生上街游行,所以更多时候,会出动巡捕进行蛮横的阻挠,不过现在,却是不可能了,因为有巡捕营的武装保护,公共租界警务处的巡捕根本就不敢上街去阻止,去了也没鸟用,分分钟就让人家给镇压了。

  所以,这次的游行,将注定成为上海有史以来规模最大、影响力也最大的一次游击!并且也注定将会载入史册!甚至可以预见到,这次大游行将会对西方舆论产生重大的影响,因而促使西方各国调整对华策略也不无可能。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华懋饭店的顶层天台上。

  中央通讯社的一个记者连连摁下快门,将四川路上的盛大游行实况照了相,然后下楼找了一家照相馆,以最快的速度冲洗了出来,又从中挑选出了视野最为开阔、场面最为宏大的两场全景照片,外加一张局部的特写照片,以编码的方式即时发回了重庆。

  早在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世界上就有了传真技术,不过由于技术限制,传真技术的代价太过高昂,所以并没有大规模的普及开来,但是在讲究时效性的情报战线,图文资料的无线电传真技术却是不可或缺的。

  所以,到下午时,中央通讯社的这个记者所拍摄的,那两张全景照片,还有一张持枪警戒的巡捕营官兵的特写照片,便出现在了蒋委员长案头,跟着这三张照片一起出现在蒋委员长案头的,还有一篇关于这次武装游行的详细的通讯稿。

  “娘希匹!”蒋委员长将看完的通讯稿重重扔到桌上,没好气的说道,“徐锐这个家伙就是花样多,居然搞也个武装游行!”稍稍停顿了下,蒋委员长又生气的道,“别人是阻止学生游行尚且还来不及,他倒好,居然还给学生撑腰!”

  陈诚嗨了一声,苦笑说:“共产党不一直擅长这一套么,这并不奇怪。”

  何应钦点点头,附和说:“而且让上海的学生这么一闹,影响就大了,媒体焦点立刻就转移到了收回租界治权的问题上,巡捕营对公共租界实施军管却反而没什么人关注了,如果从这单看,徐锐就已经达成目的。”

  说到巡捕营对租界实行军管,蒋委员长顿时越发的闹心。

  蒋委员长简直无法想象,徐锐居然敢于对租界实行军管!

  而更让蒋委员长大跌眼镜的是,在徐锐宣布对租界实施军管之后,租界工部局以及背后的美英意等各国政府居然毫无办法,事情发生都已经两天了,居然还没有一个政府对巡捕营采取任何实质性的惩罚行动。

  有时候,蒋委员长是真的很困惑,同样是西方列强,为什么在国民政府和他面前表现得如此之强硬?而在徐锐和巡捕营面前却表现得如此软弱?

  先前徐锐的巡捕营侵战租界西区,并且羁押廓尔喀皇家步兵营战俘,至今不放,英国政府也只是招安了事,现在徐锐又强硬的对租界实行军管,英国政府还是没什么表示,这他娘的哪里是英国政府,都快要变成软弱无能的满清政府了。

  难道西方列强真的只是纸老虎,你强硬,他就软了?

  想到这,蒋委员长便越发烦躁,扭头问戴笠:“雨农,飓风队什么时候能行动?”

  戴笠连忙说道:“委座放心,王天木已经在制定计划,快则五天,慢则半个月,军统飓风队一定采取行动。”

  “半个月太慢,还是太慢。”蒋委员长皱眉道,“要快,一定要快!”

  蒋委员长真的是一刻都不想等了,他恨不得立刻听到徐锐的死讯,因为徐锐和他领导的巡捕营跟国民政府形成了显明的对比,徐锐越能干,越是让洋人束手无策,就越显得蒋委员长无能,巡捕营在租界表现得越强硬,就越显得国民政府的软弱可欺。

  这样的对比,简直比杀了蒋委员长还让他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