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 行业整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83章 行业整顿

蒋委员长的指示精神,很快就传到了上海租界。

  陈恭澍走进王天木的办公室时,发现王天木正仰躺在大板椅上,用双手不停的揉自己的太阳穴,脸上表情也是十分的疲惫。

  王天木确实是累坏了,自从军统改组以来,他就没怎么休息过,就像是上足了发条的时钟,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刻不停的连轴转!这样子的工作强度,就连铁人都受不了,何况是血肉之网?所以王天木累坏了。

  陈恭澍有些不忍的说:“区长,要不然你去休息一下吧?”

  “不行啊。”王天木放下双手,叹息一声说,“委座催得这么急,我又怎么敢去休息?还是赶紧想办法把徐锐干掉才是正经。”

  停顿了下,王天木又问陈恭澍:“林怀部什么时候能到?”

  陈恭澍说:“我刚才已经给虞公馆打过电话,应该快了……”

  话音未落,外面走廊便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高壮的身影便昂然走进来,可不就是林怀部?

  “王区长,陈副区长。”

  林怀部一进来就向王天木和陈恭澍两人见礼。

  王天木摆摆手,说道:“阿部,虞公馆那边有进展没有?”

  说起来,戴笠下达刺杀徐锐的命令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上海区的飓风队也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但遗憾的是,徐锐此人的行踪实在是太诡秘了,王天木派在巡捕营驻地外的眼线蹲守了三个多月,愣是没发现一次徐锐的行踪。

  徐锐当然不可能一直躲在巡捕营驻地不出门,所以这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他另外有外出的渠道,或者就是徐锐拥有某种高明的掩护,可以完美的避开他们军统的眼线,而无论是哪种可能,对于军统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最后实在没辙,王天木只能动用林怀部这张潜伏的王牌。

  早在三个月前,王天木首次看到虞洽卿跟徐锐有接触时,王天木就已经预见到,虞洽卿将成为行动的突破口,并且果断命令林怀部打入虞公馆,应聘成了一名保镖,经过三个月的努力之后,林怀部果然成功的当上了虞洽卿的贴身保镖。

  现在,守在巡捕营驻地外的眼线,迟迟没有发现徐锐的行踪,而戴老板那边却一天两封电报的催,王天木没办法,就只能动用林怀部这张王牌。

  王天木问完之后,满脸期待的看着林怀部,希望能有好消息。

  然而,林怀部却摇了摇头,说道:“虞洽卿近期似乎并不打算去拜访徐锐。”

  “这样啊?”王天木闻言便立刻蹙紧眉头,然后便感到牙龈一阵阵的发疼。

  看到王天木着急,陈恭澍提议说:“区长,要不然直接给虞洽卿亮明底牌,直接让他找上门去见徐锐,如有可能的话,最好是把徐锐给约出来。”

  “不行。”王天木却是断然摇头说,“虞洽卿虽然说忠于委座,可他终究只是个商人,并未接受过专门的谍报训练,一旦让他知道了其中的内情,他在徐锐面前就肯定无法镇定,到时候非但杀不了徐锐,说不定反而会害了阿部。”

  “那又该怎么办?”陈恭澍嘿声说,“真是急死个人。”

  “这事急也没用,今天晚上我亲自去蹲守。”王天木摆摆手说道,“阿澍你留在家里,如果虞公馆那边有消息,第一时间联系我。”

  说完,王天木便抓起宽檐礼帽走了。

  (分割线)

  王天木并不知道,徐锐多数时候并不在巡捕营驻地。

  此时此刻的徐锐,正好整以暇的坐在影佐祯昭的办公室。

  徐锐喝完一盅茶,影佐祯昭也已经看完了徐锐刚刚呈送上来的,关于诱歼巡捕营的详细行动方案,影佐祯昭是个非常苛刻的人,或者说是力求完美,但是苛刻如他,也无法从徐锐拟定的行动方案当中找出一丝的破绽来。

  “哟西,梁桑你的这份方案非常好,简直可以说是无懈可击!”影佐祯昭一点儿也不吝啬溢美之词,又说道,“你甚至于就连行动失败之后的应急预案都考虑周全了,并且提前在四行仓库的地基下埋设大量的烈性炸药。”

  “哈依。”徐锐顿首说,“大佐阁下过誉了。”

  “过誉?不不不,一点都没有过誉。”影佐祯昭摆摆手,由衷的说道,“事实上,就凭你拟定的这个行动方案,梁桑你的水准就已经远超从陆军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只可惜你不是日本人,否则我一定举荐你前往陆大深造!”

  说这句话的时候,影佐祯昭的眸子里流露出了一抹异样的精芒。

  徐锐的心里便立刻暗骂了一声我艹,千算万算,居然把自己的屁股给露了出来,看样子影佐这老鬼子明显已经对自己起疑心了,好在这事还有挽回的余地,如果等到影佐祯昭把下面的那一句话说出来,那就真的麻烦了。

  当下徐锐摆手说:“大佐阁下您真的抬举我了,我也就打打杀杀还行,这种动脑子的事情可不在行,这计划,可真不是我弄的,而是我的那个师爷给弄的,我的那个师爷可是杨杰的得意门生,杨杰啊,大佐阁下知道吧?”

  “当然,三个半军事家之一嘛,我又岂能不知。”影佐祯昭道,“不曾想王师爷竟然还是杨杰将军的得意门生,却是不知道,梁桑是怎么招揽到王师爷的?”

  “这事,说来可就话长了。”徐锐说,“大佐阁下若不忙的话,我就从头说……”

  “算了,今天只怕是没时间了。”影佐祯昭很快就打消了心中才刚萌生出的一点怀疑,摆摆手说道,“王师爷的事情,咱们今后有的是时间慢慢说,现在,梁桑你还是赶紧回去,把整个计划的第一步,先做起来吧。”

  “哈依。”徐锐心下松了一口气,脸上却装出有些遗憾的样子,起身顿首说,“大佐阁下,那我可就先走一步了。”

  影佐祯昭摆摆手说:“去吧。”

  徐锐再次鞠了一躬,这才转身去了。

  目送徐锐的身影远去,影佐祯昭却又摇了摇头,不无遗憾的说:“可惜了,像王师爷这样的人才竟然是个支那人,他就是个日本人就好了,他若是日本人,进入陆军大学深造三年后出来,必定会成为最出色的作战参谋!”

  (分割线)

  回头说徐锐,离开中村机关之后,便立刻驱车来到了汇山码头。

  是的,没错,就是淞沪会战第一阶段,八十八师差点就打下来的汇山码头,当时八十八师团集中了一个团的兵力,在一个坦克连的协同下,向日本海军陆战队驻守的汇山码头发动猛烈进攻,八十八师一度突入到汇山码头,只可惜,最终还是败了。

  此战失败后,德国派驻中国的军事顾问法肯豪森气得破口大骂,骂八十八师的军官全部都是****,而事实上,在这次战斗中,八十八师也确实是暴露出了严重的问题,尤其是基层军官根本不懂得怎么跟坦克协同作战。

  在这次战斗中,八十八师的基层军官强迫坦克部队在前方开路,步兵却在后面躲得远远的,结果一个连十五辆坦克,大多在突进途中被鬼子用炸药包炸毁,最后仅剩两车坦克突入汇山码头,也惨遭停泊在黄浦江上的鬼子军舰击沉。

  坦克部队被歼,这次进攻也就失败了,法肯豪森也被气个半死,这个德国老头在中国当了多年的军事顾问,好不容易亲自出马,到第一线指挥了一次战斗,结果却居然败了,让他这个资深的军事家情何以堪?

  言归正传,此时的汇山码头却已经恢复了秩序。

  闸北江湾,虹口还有杨树浦区那么多人口,每天人吃马嚼的再加娱乐,消耗的物资可是不在少数,这些物资除了陆路运输,更多的还得靠从海路输入,所以码头就很繁忙,徐锐驱车赶到时,数以百计的码头装卸工正跟蚂蚁似的在卸货。

  徐锐这次过来,可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了十几辆运兵卡车。

  不等卡车停稳,车厢后拦板便打开,遂即挎着驳壳枪的特务便跟下饺子似的下来,将整个码头包围了起来,再然后,又将码头上的装卸工、旅客、还有码头公司的工作人员,统统赶到了码头广场上。

  整个码头便立刻好一阵的鸡飞狗跳。

  所有人敢怒却不敢言,没见百老汇的特务都挎着枪呢?

  直到整个码头都落入特务的控制下,徐锐才打开车门,在地瓜和冷铁锋的簇拥下,慢条斯理的跨出了轿车。

  徐名戴着墨镜,慢腾腾走到台阶上,然后对着下方聚集的人群说:“自我介绍下,我叫梁武义,就是那个东亚和平促进会会长。”

  听到徐锐这话,台阶下便立刻响起一片吸气之声。

  都说人的名,树的影,梁武义现在在上海滩绝对是凶名最盛的人,没有之一!梁武义凶名之盛,已经远远超过了青帮的三大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