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4章 老兵和咸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84章 老兵和咸鱼

徐锐站在台阶上讲话时,有两个人正在底下的人群中冷漠的打量他。

  这两个人一个叫王嘉庚,是八十七师的一个营长,另一个叫吕德明,是王嘉庚手下的一个排长,淞沪会战第三阶段,柳川平助的第十军登际金山卫后,淞沪战场的国民军兵败如山倒,当时王嘉庚身负重伤,正在野战医院养伤。

  结果前线部队一溃败,局面就全乱了套,所有伤员全部遭到遗弃。

  好在王嘉庚的副官吕德明当时也受了伤,也在同一家医院里养伤,而且吕德明的伤势比较轻,便赶紧找来一具担架拖着王嘉庚往南京方向走,但是没走多远便昏死在地,幸好这时有一群难民经过,把他们抬回了租界。

  在公共租界的难民营,王嘉庚每天只能够用盐水清洗伤口,然而,他竟然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挺了过来,半月后,王嘉庚伤势痊愈,吕德明提出回去找部队,却让王嘉庚坚决的拒绝了,他的心已经寒透了,他不想再当兵了。

  最重要的是,王嘉庚已经成了家,而且妹妹就在上海上学。

  王嘉庚就留在了上海,一开始是拉粪车,然后是拉黄包车,最后又找关系进入汇山码头当了一名装卸工,每天也能赚个三角五角的,好歹还能活下去,在这么一个乱世,人能够活下去就已经是殊为不易了,王嘉庚也知足了。

  “我呸,这个狗汉奸!”吕德明恨恨的道。

  “小明,当心祸从口出。”王嘉庚赶紧制止。

  吕德明便不吭声,不过他的眼神中却还是流露出刻骨的仇恨,跟王嘉庚不同,吕德明的心并没有冷,他的心都还是热乎的,要不是因为王嘉庚,他早回后方找老部队了,真要是那样的话,没准早就战死在某个地方。

  台阶上,徐锐的训话仍在继续。

  徐锐说:“某虽然不才,却刚被板垣阁下任命为上海市副市长,在今天之前,我对上海滩的各种乱象也是深有体会,我发现上海滩上偷盗成风,抢劫横行,一点都没有国际大都会应有的繁荣安定,所以我决定搞一次行业整顿!”

  “行业整顿?咋整顿?”

  “什么狗屁行业整顿,还不是想要捞钱。”

  “就是,以前又不是没人搞过,跟傅筱庵就是一路货色。”

  “惨了,咱们只怕又要出血了,这才刚被上任市长傅筱庵搜刮过一遍,现在又要被这个狗汉奸搜刮,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徐锐说完后,台阶下便立刻一片哗然声。

  吕德明更是恨恨的说:“王哥,要不然我找个机会做了他?”

  对于自己的身手,吕德明还是很自信的,当年他可是八十七师有名的枪王!整个八十七师九千多人,也就只有王嘉庚身手比他更好。

  “闭嘴!”王嘉庚脸色微变,压低声音说,“你就知足吧。”

  顿了顿,王嘉庚又小声说道:“就算再怎么搜刮,我们好歹还能有口饭吃,你再看看报纸上面说的,有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知足吧。”

  吕德明却愤愤然说道:“可是就这样活着,我们跟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那你还想怎样?”王嘉庚道,“你不想当咸鱼,你又想当什么?鲨鱼?”

  “我不想当鲨鱼,我只想抗日,打鬼子!”吕德明忿然道,“营座,你就跟我走吧,咱们还是找部队去吧,与其这样窝窝囊囊的活着,还不如战死在战场上更痛快,这种日子,我是一天都不想过了,营座,跟我走吧!”

  吕德明急了,不叫王哥,直接叫营座了。

  好在周围很吵杂,没有人听他们俩说话。

  王嘉庚皱眉说道:“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

  “营座你是咋了?”吕德明急声说,“以前你是多热血的一个人?我尤记得刚走进军营的那天,你跟我们这些新兵蛋子讲的话,你说,作为军人,当以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为荣,当以贪生怕死为耻,再看看你现在……哪还有当初的样子?”

  王嘉庚的眸子里便猛的涌起一抹精芒,不过很快,这抹精芒便又隐去不见。

  叹息一声,王嘉庚摇了摇头说:“小明,我已经为国家上过好几十次战场,已经为国家负过七八次伤,我已经不欠国家的,接下来,我只想为自己而活,我也有亲人,我也有需要我照顾的妻儿,我必须为他们考虑。”

  吕德明眸子里的神采暗了下去,沉默了。

  半小时后,台上那个梁武义终于讲完了,被码头公司的经理请到办公室喝茶去了,然后就有几个特务过来给所有的装卸工进行登记,登记完之后会发给一块新的号牌,据说是为了便于集中管理,一旦有装卸工犯事,很容易就能找到。

  不过这张号牌不是白给的,每人得缴纳十块大洋。

  十块大洋,几乎就是这些装卸工两个月的血汗钱!

  装卸工们闻言立刻不干了,嚷嚷着不要新的号牌,但是百老汇的特务又岂是善茬?对胆敢带头抗缴的,扬起皮鞭就一顿抽,这下人群之中的吕德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当即夺下皮鞭把负责登记的三个特务打翻在地。

  四周警戒的特务见状,便立刻围了上来,紧接着,码头广场便爆发了冲突,不过,当更多的特务从广场外围过来,拿黑洞洞的枪口那么一逼,闹事的装卸工便只能束手就擒,然后就被押上卡车,带到了百老汇大厦。

  王嘉庚没有参加斗殴,所以并没有被抓。

  这么一闹,码头已经无法正常的营业了,码头经理当即宣布下工。

  王嘉庚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里,脑子里想的却都是吕德明被抓走之前对他的质问:你真的要一直这样,跟咸鱼似的活下去?

  扪心自问,王嘉庚感到无比茫然。

  跟咸鱼似的活着,有错吗?我要留下来守护妻儿,保护妹妹,难道这也有错?我已经为国家、为民族负过伤、流过血,现在我想为自己而活,这也有错?王嘉庚很想说服自己说他没错,可是内心深处,他却感觉到越来越深沉的内疚,还有痛苦。

  带着无比的茫然,王嘉庚失魂落魄的走进了家门,然后他就听到了妹妹王嘉仪银铃似的笑声,还有妻子在逗弄幼儿的呢喃声,一听到这声音,王嘉庚立刻将所有的烦恼和茫然抛到脑后,心间也涌起了浓浓的幸福甜蜜。

  王嘉庚虽然干到了国民军的营长,却并没有积蓄,脱离队伍之后也只能靠着卖苦力维持生计,所以只能在最幽闭的小巷深处租一间破屋安家,不过,房子虽然破,却因为两位漂亮的女主人而增色许多。

  屋子里的陈设非常简单,一块布帘将单间隔成前后两间,前半间充当客厅、厨房,后半间便是卧房,妹妹王嘉仪正在外间洗菜、淘米,准备做午饭,布帘已经撩起来,所以可以看清楚里间摆的木板床。

  王嘉庚的妻子杨雨希侧躺在木床上,怀里抱着刚满月的儿子。

  杨雨希先看到进门的王嘉庚,便讶然问道:“嘉庚,你怎么这么早下工了?”

  正在淘米的王嘉仪闻声回头,见是王嘉庚,也是满脸的惊喜:“哥,你回来了。”

  “嗯,今天码头上没什么活,所以经理就放了我们半天的假。”王嘉庚并没有把发生在码头上的事情告诉妻子还有妹妹,这种事情说了只会让妻子和妹妹担心,有他一个人扛着也就可以了,又何必告诉家里人呢?

  “哥,那你可有口福了。”王嘉仪笑着说,“我刚给嫂子炖了鲫鱼汤,一大罐呢,嫂子一个人肯定喝不完,你也喝点。”

  “我就不喝了,有多的,你自己喝吧,你上学费脑,也该补一补了。”王嘉庚走到床前坐下,逗了下襁褓中的儿子,刚满月的婴儿便立刻咧开嘴甜甜的笑起来,看着儿子的笑容,王嘉庚骨头都轻了四两,顿时觉得吃再多的苦也都值了。

  看着哥哥在那里逗弄小侄子,王嘉仪忍了忍,最后却还是没忍住,说:“哥,你猜我今天上午干什么去了,可有意思了。”

  王嘉庚笑笑说:“你除了上学,还能干什么呀?”

  “瞧你这话说的,我也已经是成年人了好不好。”王嘉仪嘟着小嘴说道,“今天上午我跟同学一起上街游行了,巡捕房的巡捕原本还想抓我们来着,结果你猜怎么着?巡捕营派来了一大群官兵,把巡捕房的巡捕全打跑了。”

  王嘉庚的眉头便立刻蹙紧了,问道:“你们上街游行了?”

  “嗯呐。”王嘉仪点点头说道,“作为一名有正义感、责任感以及使命感的学生,我们必须得发出自己的声音,给予巡捕营的正义行为最坚定的支持!我们要跟巡捕营一起,与西方的强权抗争,直至最后收回租界的治权!”

  “胡闹!”王嘉庚的脸立刻黑下来,“作为一名学生,你们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老老实实读书,多学习知识!你说的那些事,不用你们来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