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5章 四行监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85章 四行监狱

王嘉仪的小嘴便立刻再次撅起来,说:“哥,你这么说就是不对。”

  “我哪不对了?”王嘉庚哼声说,“各个阶层有各个阶层的分工,学生就该读书,当兵就该打仗,当官就应该治理好地方,至于那些高屋建瓴的事,自然有国家领导人操心,你说你一个在校的学生,想着收回治权,这不咸吃萝卜淡操心么?”

  王嘉仪反驳说:“可是顾炎武先生说过,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王嘉庚又说道:“就算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那也是男人的事,你一个姑娘家,上什么街游什么行?这不是胡闹是什么?”

  王嘉仪说:“哥,你这叫歧视妇女。”

  王嘉庚说:“我说的是实话,这哪是什么歧视?”

  眼看兄妹俩又要吵起来,杨雨希便忍不住白了王嘉庚一眼,嗔道:“你这当哥的,怎么跟妹妹说话呢?也没有个当哥的样子。”

  “就是,嫂子我们不理他,哼。”王嘉仪也走到床边坐下来,又从杨雨希怀里抱起小侄子,亲了亲婴儿粉嘟嘟的小脸,说,“小宝,不理你爹那个坏蛋,坏蛋!”

  婴儿便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一边又伸出了小手去触摸王嘉仪的俏脸。

  王嘉庚便沉默了,脑子里却再次响起了吕德明被抓走前跟他说的话:你真的要这样,一直跟咸鱼似的活下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王嘉庚去码头上工时,却从经理那听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昨天被抓去百老汇大厦的那一批装卸工竟越狱了!他们不仅是越狱了,而且在越狱的同时,还打死了百老汇大厦的十几个特务,这事闹大了!

  王嘉庚便立刻联想到了吕德明,这种事,也只有吕德明能够干得出!

  码头经理还告诉了王嘉庚一个让他心情沉重的消息,百老汇大厦已经查清楚昨天袭击他们的那批装卸工是国民军老兵出身,所以在接下来几天,要对虹口、闸北、龙华、江湾以及杨树浦等区实施全面的大搜捕,专门抓捕滞留在上海的国民军老兵!

  而且还听说,这些被抓起来的国民军老兵,将会被集中押往提蓝桥监狱处决。

  不过码头经理也让王嘉庚放心,他的身份没有问题,他已经向百老汇大厦做过担保,并且还给王嘉庚委派了个组长的活干,事实上,王嘉庚自从来到汇山码头,都是任劳任怨,平时一句闲话都没有,经理对他确实非常满意。

  接下来的几天,王嘉庚都在煎熬中度过。

  一方面,王嘉庚是替吕德明和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担心,另一方面,王嘉庚又生怕自己身份败露,一旦他被抓走,家里便只剩下两个女人一个婴儿,生活立刻就没有了着落,每每想到这里,王嘉庚便会心如刀割。

  然而世上的事就是这样,你越是怕什么,就越是会来什么。

  第三天,王嘉庚才刚走进汇山码头大门,便从四下里涌出来十几个身穿黑衣的特务,面对黑洞洞的枪口,王嘉庚没有反抗,王嘉庚并不怕死,但是他不能不担心,一旦他死了,家里的孤儿寡母还有妹妹又怎么过活?

  王嘉庚乖乖的束手就缚,不过,并没有被带到百老汇大厦。

  王嘉庚和另外的一百多个同时被抓的码头装卸工,被带到了四行仓库!

  作为一名曾经参加过淞沪会战的老兵,王嘉庚对四行仓库当然不陌生,开始的时候,他们还很纳闷,百老汇大厦的特务把他们带到四行仓库来做什么?直到被关进了四行仓库,王嘉庚他们才发现,四行仓库居然已经被改建成了监狱!

  事实上,被抓进四行仓库的远不止日占区的老兵,就连公共租界以及法租界的国民军老兵也遭到了波及,还不到三天时间,就至少有一千多名国民军老兵被抓捕,还有消息说,百老汇大厦在抓捕过程中至少打死了上百个国民军老兵。

  百老汇大厦在全上海大肆抓捕国民军老兵的行动,立刻引发连锁反应,最开始只有像杨雨希、王嘉仪这样的老兵家属控诉,紧接着受到这次抓捕行动波及的商户、小作坊主以及小资产阶级也发起了联名抗议。

  因为这些国民军老兵年富力强,是最好的劳动力。

  巡捕营对学生游行的武装保护,给了这些个商户、小作坊主以及小资产阶级以信心,他们开始史无前例的壮起胆子,向租界工部局发出声音,要求租界工部局给日伪政府施压,释放遭无端羁押的国民军老兵。

  紧接着,学生也再次参与进来,再一次上街游行,公共租界十几所大学的上万学生,成群结队走到了租界工部局的大门口,向租界当局请愿,要求租界当局立刻出面进行干预,迫使伪政府释放遭羁押的国民军老兵。

  “立刻释放人质!”

  “向家属赔礼道歉!”

  “打倒百老汇大厦!”

  “打倒大汉奸梁武义!”

  “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去!”

  王嘉仪和徐筱雅混在学生群中,一边挥舞着小旗,一边高喊口号。

  只不过,徐筱雅喊得并不专心,在喊口号的同时,一对美目还在四周不停的搜寻,片刻后,她便在花旗银行大门口的台阶上面看到了钻山豹,几乎同一时间,钻山豹也看到了徐筱雅,便咧着大嘴冲徐筱雅挥了挥手。

  徐筱雅也向着钻山豹甜甜一笑,又继续高喊口号。

  不过在转身前,徐筱雅却看见那个莫子辰也来了。

  当下徐筱雅拿胳膊撞了撞身边的王嘉仪,大声说:“嘉仪,那个家伙又来找你了。”

  “谁呀?”王嘉仪下意识的扭头往后看,然后就看到了站在花旗银行门口台阶上的莫子辰,莫子辰就要比钻山豹风骚多了,看到王嘉仪扭头看过来,便立刻向着王嘉仪甩出一个飞吻,却换来王嘉仪一记狠狠的白眼。

  因为哥哥被抓,王嘉仪的心情正恶劣呢。

  莫子辰便立刻傻在那里,这又是咋的啦?

  昨天两人再见面的时候,还有说有笑的,被他趁机摸了一下小手也没生气,这才一夜未见,怎么就变成冰山美人了?

  莫子辰在看美人的时候,一对冷浚的目光正隔着车窗玻璃在看他。

  徐锐和冷铁锋坐车上街,想要实地察看一下上海各界对此的反响,他们从北西藏路开始就一直尾随游行队伍,结果却在工部局大楼外发现了莫子辰和钻山豹。

  看到莫子辰和钻山豹后,徐锐的眉头便蹙紧了:“老莫和豹子怎么又溜出来了?”

  冷铁锋闻言之后一张脸便立刻沉下来,沉声说:“我这就去把他们两个提溜回来。”

  说完,冷铁锋就要开门,却让徐锐伸手制止了,徐锐摇摇手说道:“算了,眼下我们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忙,回头再收拾他们俩。”

  冷铁锋闷哼一声,松开了汽车的门把手。

  徐锐拍了拍驾驶座椅背,对地瓜说道:“地瓜,去巡捕营驻地!”

  地瓜答应了一声,挂倒档再一踩油门,吉普车便轰鸣着往后退,然后原地掉头,顺着北西藏路直奔巡捕营驻地而来,为隐匿形迹,徐锐今天并没有让地瓜开他的那辆标致性的豪华奔驰轿车,而是换了一辆美国产的吉普车。

  吉普车从巡捕营驻地的大门口开过去,并没有引起什么人注意。

  但是,坐在吉普车里边的徐锐却一眼就发现了,隐藏在斜对面那家潇湘茶馆二楼临街的窗户后面的军统眼线,尽管窗户只是开了一道小缝,但是徐锐却仍能感觉到从窗户后边透出来的目光,看到这幕,徐锐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冷笑。

  就这么点儿水准,也想跟踪他的行踪?简直可笑。

  徐锐让地瓜把吉普车开进附近的一条巷子里停好,然后从后备箱取出事先准备的两套巡捕营军装,跟冷铁锋换好后,就大摇大摆的从侧门进了巡捕营驻地,平常时候,地瓜一般都会留在小巷子里等着,但是今天却直接开着车子走了。

  因为接下来几天,徐锐都不会在百老汇大厦呆着。

  再说徐锐和冷铁锋两人,在出了小巷之后,便大步走向巡捕营驻地的侧门。

  巡捕营侧门的岗哨一如往常,并没有特别,但是徐锐和冷铁锋两人却轻易的就从空气里嗅出了一丝肃杀之气,因为侧门的岗哨比平时增加了两倍,而且所有卫兵脸上的表情也要比平时凝重得多,显然,谢元已经下达了作战令。

  看到徐锐走过来,一个少尉便立刻迎上前,厉声喝道:“口令!”

  徐锐此时已经恢复本来面目,但是他在巡捕营露面的时候不多,所以巡捕营的大多数官兵都不认识他,能够认出徐锐的,也就是原来孤军营的那四百多人,至于后来加入巡捕营的六千多个官兵,却没人认识徐锐。

  “驱逐倭寇!”徐锐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回令!”

  “恢复中华!”少尉回过口令,又皱眉说道,“为什么到现在才归队?”

  好嘛,这是把徐锐和冷铁锋两个人当成外出的巡捕营官兵了,不过,谁让徐锐和冷铁锋只是穿了小兵的军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