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6章 大战开启-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86章 大战开启

巡捕营驻地,第一层会议室。

  除了谢元和杨瑞两个主官外,其余所有的连级以上军官都已经齐聚一堂,会议室足有一百多个平方大小,但是挤进了几十号人之后,立刻就显得有些拥挤,尤其是这些个主官还交头接耳说个不停,整个会议室热闹得就跟菜市场似的。

  “听说没有,法租界又有一百多个老兵被抓走了。”

  “我也是刚听说,据说也是八十八师的,跟我们一个团的。”

  “要我说抓的好,当初我们上门去请时,他们是怎么说的?说什么他已经为国家出生入死十几年,可国家又为他做过什么?”

  “对,活该被抓,这说的哪是什么人话?”

  “也不能这么说,当时战区长官部做的确实过分,也难怪他们会心寒。”

  “做的过分的是三战区长官部,跟我们可没关系,现在我们去请他们,他们凭什么给我们脸色看?还真以为离了他们我们巡捕营就不打仗了?”

  “但是百老汇大厦这次做的确实过分了,居然抓了这么多人。”

  “这还不是最狠的,最狠的是,据说这些老兵统统都要枪毙。”

  “要我说,这个事我们绝不能坐视不理,必须得想办法救人。”

  “救人?怎么救?百老汇大厦实力可不弱于我们,真打起来,我们未必就有胜算,更何况,还有小鬼子的第九师团在一边虎视眈眈。”

  几十个连长、营长还有团长正说个不停,会议室外面忽然响起高喊:“司令员到!冷副司令员到!谢旅长到!杨副旅长到!”

  正在议论纷纷的几十个部队长便立刻闭上了嘴巴,然后齐刷刷起立。

  接着,会议室外便响起清脆的脚步声响,再然后,徐锐便在冷铁锋、谢元和杨瑞的簇拥下走进来,四人径直走向会议室前排主席台,然后在主席台后面空着的椅子坐了下来,徐锐居中而坐,左边冷铁锋,右边谢元,再往右则是杨瑞。

  “坐,都坐吧。”徐锐先落了座,然后示意大伙落座。

  直到所有人落了座,徐锐才又说道:“先给大伙介绍个人,冷铁锋!从今天开始,他就是巡捕营的副司令,你们见了他就如同见我。”

  坐在徐锐左首边的冷铁锋立刻起立,抬手敬礼。

  现场不少军官便立刻拿眼睛看谢元,因为徐锐找来这么一个副司令,明显有架空谢元这个旅长的意思在内,这是对谢元不信任、不放心哪!然而,谢元的脸上却是毫无表情,似乎对此根本没有什么想法。

  事实上,谢元也确实没有什么想法。

  就整个巡捕营,也只有石长庆等几个团长还有谢元、杨瑞知道真相,剩下的营级以下军官甚至于还不知道巡捕营被收编的事情,虽然有些怀疑,但是真正知道其中的真相的,只有团以上军官,这个也是因为保密的需要。

  因为谢元知道真相,所以没啥想法。

  因为冷铁锋是淞沪军分区的副司令,根本不是什么巡捕营的副司令,所以也就不存在徐锐为了架空他而找来了冷铁锋这么一说。

  更何况,谢元还知道冷铁锋志在特种作战。

  等冷铁锋坐下,徐锐又说道:“这几天,百老汇大厦满上海抓捕国民军老兵的事,想必大伙都已经知道了,据说起因是因为有十几个被抓的国民军老兵越狱了,在越狱之前还干掉了百老汇大厦的十几个特务。”

  “百老汇大厦为了报复,所以才跟疯了似的满上海抓捕国民军老兵。”

  “百老汇大厦不光抓人,据说过几天,还要把抓到的这些国民军老兵集体押赴提蓝桥监狱执行枪决,这就有些过了。”

  “要说呢,我们巡捕营不该凑这热闹,毕竟当初我们找上门去请时,直接被人家给赶出来了,有些甚至还羞辱我们,说的也难听,说什么我爱国、可国爱我吗?我为国家打了那多仗流了那么多血,可国家又为我做过什么?”

  “这话乍一听,似乎很有道理,可是仔细一想,却又不是那么回事!作为一个人,爱国难道还讲条件?你在孝敬父母时,难道还得问一句,父母为我做了什么?如果不爱国,如果父母都不孝敬,那与畜生又何异?”

  “但是话又说回来,他们的话虽然说的难听,却终究曾经是我们的战友!有不少人甚至还曾经在战场上替我们挡过子弹!他们可以不仁,但是我们不能不义!所以,该趟浑水还是得趟,都是曾经的兄弟,且轮不到百老汇大厦的这些个狗汉奸来欺负!”

  徐锐的最后一句话,说的是掷地有声,一下就勾起了大伙对战友这个词的强烈认同,是啊,不管怎样,被百老汇大厦抓走的国民军老兵,都曾经是他们战友,都曾经跟他们在一个战壕里打过仗,都曾经跟他们一个锅里搅过马勺!不为别的,就只凭这一点,都不能由着百老汇的狗汉奸欺负他们!

  当下在场的军官们便纷纷叫嚣了起来。

  “司令员说的对,这事我们不能不管!”

  “他娘的,也该给百老汇大厦的人点厉害瞧瞧了!”

  “这些狗曰的汉奸,不给他们点颜色,还真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没说的,这次就是拼上整个巡捕营,拼上这几千号弟兄不要,也誓要把遭到百老汇大厦无端羁押的老弟兄给救出来!”

  “司令员,你就下命令吧,怎么打?”

  吵杂之中,徐锐霍然举手,会议室里的喧嚣声便嘎然而止。

  徐锐起身,和煦的目光从与会的几十个军官脸上逐一扫过,再微笑着说:“既然大家伙都没什么意见,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停顿了下,徐锐猛然收脚,厉声说:“现在我命令!”

  包括谢元、包括杨瑞在内,也包括冷铁锋,现场所有人便齐刷刷的起身,立正。

  徐锐的目光骤然转为冷浚,跟冷电似的从所有人脸上扫过,冷森森喝道:“一团,担纲主攻四行仓库,你们的任务就只有一个,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四行仓库,并且解救出所有遭到羁押的战友,交战中要注意,别误伤了战友!”

  “是!”石长庆猛然站起身,向着徐锐啪的立正,然后敬礼。

  “二团!”徐锐的目光又转向二团团长吴亮,接着说道,“你们团的任务是打阻击,在行动开始之后,一定要像钉子似的钉在阿拉白斯脱路,无论来的是百老汇大厦还是鬼子,无论来了多少人,至少两个小时内,不允许放一人过来!”

  “是!”吴亮霍然起立,立正敬礼,又奋然说道,“我们二团一定像钉子似的钉死在阿拉白斯脱路,绝不让一个百老汇的汉奸,一个鬼子过去,如果有小鬼子或者汉奸过去了,那只一个可能,就是我们二团一千多弟兄已经全部阵亡了!”

  “好!”徐锐的目光最后落在另外三个主官的脸上,沉声说,“三团、炮兵营还有侦察营负责接应,你们尤其要注意守好驻地,千万别让百老汇大厦的狗汉奸或者第九师团的小鬼子趁虚端了我们巡捕营老巢。”

  “是!”丁文豹、秦刚、毕宪成同时站起身,敬礼。

  “现在对表,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五时过五分,行动发起时间是深夜十时一刻!”徐锐看了看手表,又道,“都各自回去准备吧。”

  与会的团长、营长还有连长便纷纷散去。

  过了没一会,会议室里便只剩下了徐锐、谢元、杨瑞还有冷铁锋四个人。

  谢元忽然问道:“司令员,你不在百老汇大厦,影佐这个老鬼子会不会起疑心?”

  杨瑞也是不无担心的说道:“是啊司令员,要不然你就先回百老汇大厦吧,反正作战计划都已经拟定了,我们照方抓药便是,出不了岔子。”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我既然敢在这时候留在巡捕营,就一定有了应付影佐祯昭的万全之计。”徐锐摆了摆手,又问道,“倒是你们这边,我之前让你们准备的炮灰部队,可曾准备好了?”

  谢元点头道:“司令员你放心,之前那次严打时抓的流氓混混还剩下不少,但是为了确保有足够的炮灰,前几天我又让人上街抓了三千多青帮流氓回来,眼下全都关在事先准备好的几处秘密营地,必要时随时可以派上用场。”

  杨瑞补充道:“炮灰部队的数量已经超过五千了!”

  “很好!”徐锐点点头,又道,“用到这些炮灰时,别心疼钱,一定要给他们穿最好的军装,最好的靴子,最好配上新枪,一定要让鬼子相信,这些炮灰并不是什么炮灰,而是我们巡捕营当中最精锐的部队!”

  谢元点点头,不无担心的说:“我就担心七十六号的狗特务会嗅着什么气味,毕竟我们抓了这么多炮灰,而这些狗特务的鼻子又是比狗还灵,如果他们真的有心要追查,很容易就能查到我们关押炮灰的秘密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