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章 营救行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88章 营救行动

与此同时,四行仓库。

  王嘉庚背靠墙壁,正在闭目养伤。

  王嘉庚的表情看上去非常的平静,其实内心正在煎熬中。

  因为是由仓库临时改建成的监狱,所以连个窗户都没有,通风条件极其恶劣,再加上一间屋子里关进了几十号人,而且这几十号人全都是做苦力的,身上难免会有气味,所以,尽管只关了两天,但是囚室里的气味却已经变得十分难闻。

  不过,王嘉庚对此却是浑不在意,他也是军人出身,条件最恶劣时,他们甚至得在死人堆里作战,那气味比现在要难闻多了,不也照样得忍着?所以,王嘉庚并不在意监狱里边的恶劣条件,他唯一在意的,就是什么时候才能够放出去?

  家里的情况很不乐观,因为战争,上海的物价企高,仅凭王嘉庚在码头上卖苦力赚得的那点工钱,勉强只能够维持一家四口人的生计,现在他坐牢了,妹妹还要上大学,妻子生产之后因为体弱,需要卧床,家里一下就没有了生活来源。

  想到上学的妹妹、卧床的妻子还有嗷嗷待哺的幼儿,王嘉庚简直心如刀绞!

  王嘉庚无法想象,当他死后,当他被执行枪决之后,妻儿妹妹又该如何过活?

  也是到了这时候,王嘉庚才隐隐的有些后悔,看来,还是那句老话说的好啊,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如果国家都亡了,天下之大,又有何处可以安放他的小家?他原以为可以在日伪统治下勉强苟活下去,如今看起来却是大错特错。

  然而,现在后悔似乎已经晚了,现在却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了。

  因为,百老汇大厦的狗汉奸早已经放出话来,他们这些国军老兵,无一例外,全部会被押赴提蓝桥执行枪决!

  意识到时日无多,囚室里的老兵都非常焦躁。

  也有伤心欲绝的,躲在囚室角落里哭天抹泪。

  “哭什么哭?”一个大嗓门不耐烦的大吼道,“你还是不是男人?脑袋掉了,也不过碗大一个疤,还老兵呢,丢人不丢人?!”

  “我又不是为我自己个哭。”躲在角落的老兵抗声说,“我是在为我的孩儿哭,可怜我孩儿刚出生,他的娘就难产死了,甚至都没能喝上一口奶,是我拿米汤才养活下来,现在我被抓了进来,我的孩儿就只能饿死了,可怜他才半个月大,都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看一眼这个世界呢。”说到最后,那老兵已经是嚎啕大哭。

  老兵的哭声影响了更多的老兵,囚室里顿时哭成一片。

  之前那个大嗓门老兵也不再吭声了,而是蹲到地上抹起眼睛来。

  王嘉庚一直以为自己就是铁石心肠,自从七岁那年死了爹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哭过,不过此时刻,王嘉庚却也不免流下了泪水,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因为未到伤心时啊!真到了伤心的时候,又有哪个男儿不落泪?

  哭得正伤心,外面却忽然响起杂乱的脚步声。

  接着,沉重的大铁门就被人打开来,没等囚室里的老兵反应过来,一个接一个的国民军老兵就从大门外被推进来,敢情又有一队国民军老兵被百老汇大厦的狗汉奸给逮进来了,而且这些老兵个个鼻青脸肿、皮开肉绽,明显挨过一顿毒打。

  有个老兵因为腿受伤,行动稍微慢了一点,就立刻招来一顿毒打。

  “给我进去!”百老汇大厦的一个特务一枪托砸在那个老兵的背上,那个老兵便立刻呜哽一声摔进门内,借着门外透进来的路灯光线,王嘉庚却很意外的发现,这个摔倒在地的老兵居然是吕德明。

  “小明?!”王嘉庚赶紧抢上前将那老兵搀起,定睛一看,不是吕德明还有谁。

  “营座?”吕德明一抬头见是王嘉庚,先是面露惊喜之色,紧接着却又惨然说道,“没想到你也被抓进来了,这下嫂子、侄儿还有嘉仪可怎么办?”

  王嘉庚叹息一声,脑袋立刻耷拉下来,说道:“谁说不是呢?”

  吕德明擦去嘴角的血渍,问王嘉庚说:“营座,你老实告诉我,现在后悔不?”

  吕德明指的是当初巡捕营的人找上门,游说他们参加巡捕营,而且保证说会妥善照顾王嘉庚的妻儿,只可惜,王嘉庚当时只想守着他的妻儿还有妹妹过小日子,因此拒绝了巡捕营的游说,而且当时闹的还不甚愉快。

  “后悔?”王嘉庚苦笑着说道,“后悔有用么?”

  吕德明坚持说道:“营座,你就只管说,后不后悔?”

  “好吧,那我告诉你,我后悔,我连肠子都悔青了。”王嘉庚摇摇头,又叹息道,“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这世上终究没有后悔药买。”

  吕德明脸上却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低声说道:“这世界上确实没有后悔药,许多事情一旦错过了,确实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但是如果营座你只是想参加巡捕营的话,却未必就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

  “未必就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王嘉庚闻言顿时目光一凝,从吕德明的话中,王嘉庚听出了一丝不一样的意味,不过他并不是很确定,当下又小声问,“小明,你刚才这话里好像还有别的意思?什么叫从头再来?”

  吕德明便附着王嘉庚的耳朵说:“营座,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吧,我自从百老汇大厦越狱之后,就去租界西区参加巡捕营了。”

  “这个我早就猜到了。”王嘉庚点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去的。”

  吕德明摇摇头,说道:“但是营座你一定猜不到,我还有跟我一起越狱的十几个弟兄,都是被巡捕营营救出去的。”

  “哦,是吗?你们居然是被营救出去的。”这个王嘉庚还真是没有想到。

  停顿了一下,王嘉庚接着说道:“不过,你怎么又让百老汇大厦给抓了?”

  “抓?”吕德明嘁了一声,不屑的说道,“就凭百老汇大厦的人,也想抓到我?”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是被抓进来的,而是……”王嘉庚说到这便停住不说,一颗心却开始不争气的噗噗狂跳起来,如果他的猜测属实,那就意味着事情仍然还有转机,就意味着他仍有可能逃过眼前这一劫,跟妻儿团聚!

  “没错!”吕德明点点头说,“我们是奉命打入四行仓库做内应的!”

  “内应?我们?”王嘉庚急声问道,“小明,你的意思是说,不只你一个?”

  “得有几十个。”吕德明小声说道,“而且都是带着枪进来的,百老汇大厦这边也有我们巡捕营的人,枪都是他们设法弄进来的。”

  说完了,吕德明便从衣袖里取出一把勃朗宁。

  看到勃朗宁手枪,王嘉庚的眼睛便立刻亮起来,有枪就好办!

  不过下一个霎那,王嘉庚的眼神便又黯淡下来,小声说:“不过据我的观察,四行仓库的警戒力量好像不少,少说也有三五百人,而且百老汇大厦距离这里也不是很远,鬼子宪兵队也在附近,就凭你们区区几十人,只怕不是对手。”

  “营座,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吕德明嘿然说,“我们巡捕营要救人,又怎么可能只来区区几十人?也就你是我的老长官,所以我就跟你说实话吧,这一次行动,我们巡捕营足足出动了一个团的兵力,而且还是由徐司令员亲自带队!”

  稍稍停顿了一下,吕德明又说:“我们的任务只是接应,等营救行动开始之后,保护好遭到羁押的这些弟兄,以免到时百老汇的人狗急跳墙,拿弟兄们当人质要挟巡捕营,这样的话巡捕营就很被动了。”

  “原来是这样。”王嘉庚小声说,“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有营座你帮忙那是再好不过了。”吕德明小声说,“营座你认识的人多,而且在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中的威信也是比较高,如果能有你出面,将弟兄们组织起来,那么呆会突围时就效率就会更高,伤亡也就会更少。”

  “这个没问题。”王嘉庚低声说道。

  王嘉庚他们的这个囚室里一共羁押了五十多个老兵,其中有五个是军官。

  当下王嘉庚便把囚室里的另外五个军官召集到一起,并且把吕德明带来的消息悄悄的告诉给了那几个军官,那几个军官听到消息之后大为振奋,当即把各自手下的十几个弟兄召集起来开了一个小会,宣布了营救的消息。

  与此同时,同样的场景也在另外的六十多个囚室里反复的上演,事实上,这次被百老汇大厦抓来的国民军老兵远不止一千多人,而至足足有三千多人,几乎把四行仓库六层大楼的六十多个大仓房都塞满了。

  四行仓库六层六十多个囚室里羁押的三千多个国民军老兵,正在迅速串联,而在外面负责警戒的百老汇大厦的特务却懵然不知,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深夜十点又一刻钟,伴随着一发红色信号弹的升空,营救行动正式展开!